266.茶楼谈话,拒绝合作

    266。茶楼谈话,拒绝合作

    走上茶楼的二楼,楼上却是一个客人也没有。这并不是一家十分高档的茶楼,里面的陈设布置自然也不会符合久居皇宫的柳贵妃的喜好,所以她之所以选择这里纯粹是为了在这里等墨修尧两人罢了。柳贵妃自然也不可能跟那么多的市井百姓共处一室,所以这茶楼早就已经被清空了。

    空荡荡的楼上一边宁静,一踏上楼梯口就看到柳贵妃面对着窗外站着只留下一个白色的背影。周围侍候的宫女太监都垂首肃立,谁也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

    墨修尧挑了挑眉,抱着墨小宝走到一边的空桌边见小包子放到桌子上。墨小宝撇了撇小嘴,他又不是小孩子,才不要坐在桌子上。伸出小手要叶璃抱抱,叶璃淡淡一笑伸手将他抱到旁边的椅子里坐下。墨小宝这才高兴的坐在大椅子里扭了扭小屁股,眨巴着眼睛望着叶璃道:“娘亲,不是那个大婶请咱们来喝茶的么?她为什么不理咱们?”

    大婶?叶璃嘴角抽了抽。别以为墨小宝不会说话一开口就得罪人。对于一个刚开始学说话就知道管秦筝叫姐姐,管大舅母二舅母叫姨姨的小人精来说,要不要哄人高兴只看他的心情罢了。叶璃有时候都在担心,这个儿子长大了会不会变成一个浪荡的风流公子,所以很难得的同意了墨修尧的建议,尽量杜绝墨小宝和韩明晰来往。所以,这会儿绝对是柳贵妃有什么地方让墨小宝不高兴了。

    柳贵妃回过头来,看到坐在叶璃和墨修尧之间的黑衣孩童不由得一愣。柳贵妃自诩美貌,虽然看不上墨景祈这个人但是不得不说墨景祈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但是两人所生的孩子两男一女加起来也没有眼前这个黑衣男孩儿漂亮。柳贵妃真正的看着眼前正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黑衣男孩,就连方才心中的怒气也消散了许多。只是更多出了几分不甘心她和定王的孩子…一定比这个孩子更漂亮……

    旁边的叶璃无语的望天,只看柳贵妃失神的模样就知道某人又在神游太虚了。说不定脑海中还有点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大婶?漂亮大婶?”墨小宝自认为自己是个极具审美的人,所以即使不喜欢眼前的大婶他也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大婶。只可惜…这个大婶的脑子好像有点问题。刚刚还一脸怒气的瞪着他,他都以为她要发火了谁知道他又望着他出神了。小爷知道自己长得好,不过大婶年龄太大了就别冲着小爷流口水了。墨小爷自恋的想着。

    “大婶,你到底要不要请我们喝茶?”墨小宝不耐烦的问道。

    接二连三的被一个孩子大婶大婶的叫,柳贵妃就算在迟钝也知道这孩子是故意的了。就算小孩子不懂事也必定是有人指使的。柳贵妃走上前来皱眉道:“小世子,本宫不是大婶。”墨小宝皱着小眉头盯着她打量了半晌,才默默道:“我父王说比我娘亲大十岁的都叫大婶。”

    他娘亲虽然有二十多岁了但是很多人都说娘亲像是还不满二十的芳华少女。眼前这个大婶看起来就已经年过三十跟他父王一样老了呀,“保养不好没关系,回头我介绍我娘亲的保养品给你用。”墨小宝怜悯的道,这么美丽的人因为不会保养变成了大婶,真是太可怜了。所以,墨小宝就是认定了柳贵妃是大婶了。

    “咳咳。”旁边低头喝茶的叶璃不小心被呛到了,墨修尧一边的眉毛挑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认真严肃的儿子。他怎么不记得他教过他比阿璃大十岁的就得叫大婶这种话?

    “小世子真是聪慧!”柳贵妃咬牙冷冷道,“叶小姐教得好。”叶璃面色如常,含笑道:“贵妃过奖了。”

    谁夸奖你了?!柳贵妃心中暗恨不已,看着叶璃笑颜如花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抽。她一直认为叶璃容貌远不如她美丽,但是现在做的这么近仔细的打量才却发现叶璃并不是如她记忆中的那么平凡。眉目精致婉约,笑颜轻柔让人一见之下便有如沐春风之感。那眉宇间婉约温柔之下有隐约透出一丝清雅和尊贵之气。这本是两种极为矛盾的气质在眼前的女子身上却糅合出一种从未见过的自信和威仪。让人不由得记起女子不仅是出身名门的世家千金,还是一个能够策马征战的女中英杰。这样的气质不需要任何外物的装饰和表情神色的掩饰,即使她如此温柔的笑的仿佛任何一个普通的闺阁女子,却依然让人不敢轻易冒犯。

    当然,这并非柳贵妃最关心的事情。最让柳贵妃咬牙暗恨的是叶璃的年龄。比起十四五岁的及笄少女叶璃算是老了。但是比起年过三十的柳贵妃,今年二十一二看上去宛如十八芳龄的叶璃却是却是年轻的让人恨。无论柳贵妃怎么样不愿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跟叶璃比起来,她已经老了。

    想到此处,柳贵妃有些惊惶的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墨修尧。却见墨修尧一手端着茶却并没有喝,也没有看自己。而是将目光停留在隔着一个位置的青衣女子身上。看着叶璃唇边浅浅的笑涡,白发之下的俊美容颜也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容。这样一对俊美男女中间还坐着一个仿佛融合了两人所有优点的孩童,这画面美丽的让人沉迷,却让柳贵妃突然浑身发凉。

    “修…定王。”沉吟了片刻,见墨修尧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柳贵妃只得自己开口了。

    墨修尧挑了下眉,无言的看了她一眼露出疑问之色。柳贵妃咬了咬牙,道:“本宫有些事情想要单独和定王谈谈,叶小姐和世子可否回避?”

    叶璃还没开口,墨小宝抢先开口了道:“不可以!”

    柳贵妃再生气也不能当着墨修尧的面对他儿子发火,只得忍不住怒火挤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道:“小世子,本宫有正事要跟你父王谈。不如让你娘带你出去玩玩儿?”墨小宝瘪瘪小嘴,眼巴巴的抬眼望着墨修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瞬间蓄满了眼泪,眼看就要滴出来了。墨修尧挑眉看着儿子:你小子又想干什么?

    墨小宝可怜巴巴的望着父王,哽咽的道:“父王…你是不是不想要小宝和娘亲了?小宝最爱娘亲和父王了,父王不要小宝了。呜呜……”于是,借了柳贵妃的光,墨修尧平生第一次听到儿子说爱他。这小子平时只恨不得把他这个父王能有多远就踹多远,当然他也是这么想的。

    “父王不会抛弃你娘亲的。”墨修尧承诺道,只会抛弃你。

    墨小宝含泪道:“可是刚才这个大婶要娘亲带小宝走,呜呜…小舅舅说想要单独和父王谈谈的女人都是想做小宝的后娘的。小宝不要后娘……”墨修尧一头黑线,深觉当初只把韩明晰跟墨小宝墨小宝隔开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他应该连着徐家那五兄弟一起隔开才对。看看徐五都教了他儿子一些什么?还有跟着徐清尘学的一脑门子的心眼,整天大舅舅前大舅舅后的,要不是墨小宝墨小宝还经常缠着阿璃,他都怀疑墨小宝就干脆跟着徐清尘去徐家过日子去了。当然他现在也罢墨小宝扔到徐家去了,但是他这个当爹的扔过去和他儿子自己巴巴的跑过去是不一样的。

    “你小舅舅说的对,所以父王不会和别的女人单独谈谈的。”本王只想跟阿璃单独谈谈,所以你小子就不要经常缠着阿璃了。这样父王也会爱你的啊。

    “小宝就知道父王不是薄情寡义抛弃妻子的坏人。”墨小宝欣慰的道。

    这一回,墨修尧和叶璃两人都抽了。夫妻俩对视了一眼,五岁的儿子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谁教育失败了啊?

    墨小宝可不管他此举也惊到了自己的爹娘,翻过椅子爬进墨修尧怀里,还挂着泪水的小脸露出幸福甜蜜的笑容。对着一边已经气的脸色发青的柳贵妃道:“大婶,男女授受不亲。我父王是不会不会和你单独淡淡的。男人的闺誉也很重要,大婶你不要害我父王。”

    叶璃无奈的抬手揉揉儿子的小脑袋,侧首对柳贵妃道:“小孩子不懂事,贵妃勿怪。”墨小宝笑眯眯的在娘亲手心里蹭了蹭,他虽然最讨厌父王了,但是父王是娘亲的。娘亲还要父王的话虽然唥然他讨厌也会大度的接受的。别的女人想抢?哼哼哼!

    柳贵妃冷着脸,知道今天想要单独跟墨修尧说话是不可能的了。只得忍下心中的怒气沉声道:“既然如此,叶小姐听一听也无妨。”

    叶璃含笑点头,表示洗耳恭听。

    等到墨小宝消停的趴在墨修尧怀里昏昏欲睡了,柳贵妃才开口说话。虽然才短短的一会儿交锋,但是她当真是有些怕了这个人小鬼大的男孩儿了。带着一张单纯无辜懵懂的小脸,但是每一句话每一句嬢都是给她难看,想让人认为他是无心的都不行。

    “如今京城的局势定王可有什么看法?”柳贵妃定定的望着墨修尧低声问道。

    墨修尧扬眉道:“本王回来只为祭祖,并不打算参与京城的事务。何况,墨家军与大楚已无瓜葛,本王贸然插手也是名不正言不顺。这话,柳贵妃不必再问,何况,这也并不是柳贵妃该问的的事。”

    不该问,这三个字对柳贵妃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因为这代表着墨修尧依然将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后宫女子。墨修尧即使惊采绝艳他也还是一个古代帝制时代的王侯,绝对不会有天生的男女平等的想法。但是他又和一般的男人不一样,他相信有一些女子能力是不输男子的,所以她们习文习武为政为将他都可以接受。比如,叶璃和安溪公主。

    但是同时他依然认为大多数的女子已然是普通的闺阁女子,她们需要做的事情就只是安安分分的待在闺阁里而已。前者,代表着与他平等的地位与尊重,而后者代表着男人的附庸。

    所以,在墨修尧眼中叶璃无论过问什么事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柳贵妃根本就不应该去管朝堂的事情。不是因为她是后宫嫔妃,而是因为她根本不够格。柳贵妃显然是了解墨修尧的想法的,也正是因此而更加气愤。

    好一会儿,柳贵妃才咬牙道:“王爷应该知道,我儿已经被封为太子。一旦皇上驾崩,他会成为大楚的皇帝,而本宫将会是大楚的皇太后。”墨修尧点头,他当然知道但是那又如何?“皇太后多的是,仅大楚一朝就除了七八位皇太后。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大楚从来没有过能够在前朝把持幼主,兴风作浪的皇太后。不是她们不想,辛苦一生好不容易坐上皇太后宝座的女人没有几个不想垂帘听政的。但是…大楚有定王府。有定王府在一天,朝堂上就轮不到深宫妇人指手划脚。所以自大楚开国以来,权柄最盛的皇太后也不过就是如今的皇太后,墨景祈的生母。即使如此,她也没能达到以前的朝代后宫掌权的地步。一是因为墨景祈登基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而墨景祈此人最不能容忍大权旁落。二是因为大楚的臣子们已经不习惯让后宫掌权了。

    柳贵妃垂眸,她无法跟墨修尧争辩。不仅是因为她爱他,更是因为她没有跟他争锋的筹码。只得换了一个方式说道:“定王应该知道如今朝堂上的处境,墨景黎毒害皇上不说还逼迫皇上封他为摄政王。一旦皇上驾崩,墨景黎身为摄政王必定狭天子以令天下。到时候大楚只怕就变成墨景黎一人的天下了。如此一来,对定王只怕也没什么好处不是么?”

    墨修尧挑眉,看看的看着柳贵妃没说话。柳贵妃继续道:“定王应该知道,黎王跟你从小便不合,因为叶小姐现在更是有了夺妻之恨。一旦他朝黎王重权在握,到时候倾举国之力跟西北为难的话,定王只怕也要头疼的吧。”墨修尧随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不算好的茶叶微微的苦涩让他皱了下眉,淡淡道:“柳贵妃说这话,只怕是没有跟柳丞相商量过吧?”柳贵妃脸上的笑意一凝,有些疑惑的道:“定王这是何意?”

    墨修尧道:“本王说过,柳贵妃没事就安分的在皇宫里呆着,不要去干涉你根本不懂得事情。如果你事先跟柳丞相通过气,想必他就会告诉你,无论是你的儿子,还是墨景黎登上皇位。都没有跟本王为难的能力!”

    柳贵妃脸色微变,紧紧握着手指,强自道:“定王未免太过自信。”她确实不信,西北才多大的一块地方,在柳贵妃看来大楚的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将西北那小小的地方给淹死。但是她却忘了,大楚的百姓到底有多少肯替她去吐定王府唾沫。

    “不过,你说的也却是不错。小太子登基对本王来说却是比墨景黎登基好处多一些。”墨修尧垂眸凝视着手中的茶水,淡淡道。

    闻言,柳贵妃心中一喜,微笑道:“这么说,定王同意帮助本宫了?”

    墨修尧抬眼,看了一眼旁边沉默喝茶的叶璃问道:“阿璃,本王同意了么?”叶璃抬起头来,淡淡道:“本妃没听见。”

    “定王这是什么意思?”感觉仿佛是被人耍着玩儿,即使这个耍着她玩儿的人是墨修尧,柳贵妃依然觉得无法忍受。不过事实上墨修尧并没有耍着她玩儿的意思,平静的看着她道:“本王已经答应过墨景黎,不插手朝堂之事。”

    “为什么?”柳贵妃问道,同时心中也是深深的失望。她希望能够与墨修尧合作,至少一定要让墨修尧看到她的不同之处。墨修尧一定会发现,比起叶璃她才是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与我合作能够得到些什么,你当真不在意么?只要你帮我,定王府依然是大楚的定王府,你可以成为下一代的摄政王,甚至是……”甚至是他想要成为皇帝她也会帮她的,比起皇太后,她更想成为他的皇后。

    一边的叶璃眼角抽了一下,淡淡开口道:“跟柳贵妃合作能得到什么本妃不知道,不过…至少可以气死墨景祈。王爷,是吧?”自己最宠爱的妃子,太子的生母,以自己最恨的仇人,最忌惮的敌人合作。墨景祈不病死毒死也会被气死吧?

    “叶小姐!本宫在跟定王说话。”柳贵妃冷声道,隐含怒气的眼警告的盯着叶璃。叶璃神态淡定而从容,淡淡道:“啊,本妃也是在和王爷说话。本妃只是就柳贵妃刚才的提议提供意见给王爷参考。王爷,对吧?”墨修尧宠溺的一笑,柔声道:“阿璃想的周到,本王的事情就是阿璃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何况,本王不跟柳家合作,一样可以气死墨景祈。阿璃,你要相信为夫的实力。”

    “王爷这是拒绝了?!”柳贵妃对墨修尧道,目光却是狠狠地盯着叶璃。

    墨修尧漫不经心的道:“不是拒绝,是本王从头到尾就没考虑过如此——无聊又浪费时间的提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6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66.茶楼谈话,拒绝合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66并对盛世嫡妃266.茶楼谈话,拒绝合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