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西陵来客

    94最新章节。西陵来客

    永林城外黎王大营

    “该死的!墨修尧怎么会现在出现在这里!”大帐里,墨景黎脸色阴沉扭曲。在这接近六月的时候竟让人感觉到严冬的阴寒彻骨。没有人敢开口说话,不只是因为黎王的怒气,更因为被定王突然出现在战场上而受到的惊吓。如果说有什么比定王出现更让人感到惊恐的事情的话,那就是定王身体健康的出现了。当看到那银白的身影纵马凌空而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在心底升起一股绝望和后悔来。那个少年时就已经有战神之名,那个被誉为才智更甚其先祖的定王真的是他们可以抵挡得了的么?更有人在心中暗暗迟疑和后悔,当初贸然决定跟着黎王起兵谋反真的是个正确的决定么?从龙之功固然可以荣华富贵权势滔天,但是失败的代价同样让人忍不住胆寒。

    一向从容的军师脸色同样煞白,在他们的计划里无论如何墨修尧都不会这么快出现在永州。不,应该说,墨修尧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永州。但是现在…一个双腿残疾的定王固然让人忌惮防备,但是一个身体康健行动自如的定王,却更是让人恐慌,“王爷,京城有没有信来?定王……”墨景黎冷哼一声道:“墨修尧早在我们起兵之前就已经离京了。还有叶璃!居然是她!”一想到这些日子让黑云骑挡住自己前路的人是叶璃,墨景黎就恨不得把她抓到跟前来扒皮抽筋。军师道:“之前传闻定国王妃失踪了,现在看来她应该是去了南诏。之前南诏传来消息,清尘公子不见踪影…只怕,是定国王妃去南诏就是为了清尘公子。”越说,军师的心里也越寒,定王,定王妃,慕容慎,还有很可能会出现的清尘公子。挡在他们前面的人几乎让他看不到攻破永林的希望了,“王爷,属下觉得,为今之计立刻放弃永州挥军东进,在朝廷援军到来之前夺下云澜江以南的所有地区。”

    墨景黎沉声道:“墨修尧已经到了永林,你觉得他会放我们撤军?”

    军师抚着胡须道:“以王爷对定王的了解,按定王的脾气今天会这么容易收手么?”

    墨景黎低眉沉思了片刻摇头道:“墨修尧少年时有烈风之称,行军打仗素来雷厉风行。以他从前的脾气今天一仗不让对方损兵折将绝不罢休。”军师含笑点头道:“既然如此,王爷觉得定王今天为何不乘胜追击?”墨景黎眼神一闪,声音微扬道:“他兵力不足!”军师抚掌笑道:“不错,永林地势所限,黑云骑来势又急我们根本看不出他的兵力多寡。但是定王不会不知道我们的兵力。他不乘胜追击只能说明我军的兵力至少还在他的两倍以上甚至更多。”墨景黎点头,“不错。我那皇帝哥哥怎么会轻易允许让他调动十几万大军?何况…十几万大军随行的话,他也没那么快赶到。既然如此我们何不……”

    “万万不可!”军师连忙打断他想要出口的想法,劝道:“王爷三思。定王的兵力或许真的不足,但是永林附近根本没有适合大军交战的地方,只要他死守永林,十天半月之内咱们绝对奈何不了他。十天半月之后…朝廷的大军就算再慢也该来了。到时候咱们再想要回军东进可就晚了。”说十天半个月是客气的,有定王两万黑云骑守城,别说十天半月,只要不缺粮不缺武器,两三个月能不能攻破都还难说。要知道黑云骑的箭术可是连北戎铁骑都闻风丧胆的存在,攻城的军队只怕连想要接近永林城都困难。

    “这……”墨景黎的神色变化莫测,既有不甘又有愤怒,还有旁人难以察觉的恐惧。这恐惧或许不是因为墨修尧本人,而是和所有大楚的将士一样,对于墨家军和定国王府几乎天生的敬畏。

    “王爷,只要我们占领了云澜江以南所有地方,再固守云澜江。永州不过区区弹丸之地,又有南诏作为牵制,朝廷根本无能为力。如今定王双腿突然复原,京城里那位只怕正惶恐着呢,如此一来他绝对不会用定王来对付咱们。只要定王和墨家军不来,大楚的半壁江山便是王爷的囊中之物。至于别的,将来在徐徐图之亦无不可。”军师苦心劝道,永州眼看已经无可作为,既然如初还不如趁着朝廷大军未至先收下整个江南。免得到头竹篮打水一场空。看着眼前游移不定的黎王,军师心里微微发苦。黎王遇事犹豫寡断,做一个封地的富贵闲王还好说,征伐天下真的还欠缺太多了。

    就在墨景黎犹豫之时,帐外士兵禀告,“启禀王爷,营外有西陵使者求见。”

    “西陵?”墨景黎皱眉,“他们来干什么?让他进来!”

    不多时,一个长相儒雅和善的中年男子被人带了进来,“在下西陵镇南王府何无缘,见过黎王殿下。”

    “何应离?”墨景黎微微眯眼,站在他旁边的军师却微微动容道:“镇南王麾下三英之智者,应离先生?”

    中年男子淡然一笑,“正是在下。”

    墨景黎盯着他道:“何先生是镇南王左膀右臂,突然出现在本王这里,所谓何事?”

    何无缘笑道:“奉王爷和世子之命,愿与黎王结盟。”

    “结盟?”军师不解。何无缘笑道:“听闻黎王在江南起事,我家王爷和世子佩服王爷雄心壮志。同样,王爷应当知道镇南王府和西陵与东楚定国王府皆有血海深仇。因此,我家王爷命在下为王爷效犬马之劳。待王爷功成之日,镇南王世子将会亲临翎州恭贺王爷登基大典。”墨景黎看着他问道:“你家王爷和世子想要什么?”有得必有舍,这个道理他早就知道。何无缘笑道:“西陵不需要王爷付出任何代价,只有一条…定王和墨家军。定王双腿已经复原,想必今天王爷已经见过了?墨修尧少年时便是野心勃勃,当年还不过十四五岁便打得南诏险些亡国。如今蛰伏数年东山再出,只怕就如猛虎出闸其势当世无人能挡。我主忧虑西陵安危,因此才想要与王爷结盟,以御定国王府之势。还请王爷三思。”

    墨景黎有些不悦,虽然何无缘说的是与自己结盟对抗墨修尧,但是话里话外对墨修尧却是多有推崇。淡声道:“墨修尧赋闲在家已经将近十年。何况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先生未免言过其实了。”

    何无缘也不生气,呵呵笑道:“不管在下是不是言过其实。定国王府世出名将从无虚名,而墨修尧本人生平未尝一败。总也是事实。”

    “难不成何先生有对付墨修尧之策?”墨景黎挑眉嘲讽道。

    何无缘笑道:“在下虽不敢保证能胜过定王,却可助黎王稳坐江南。”

    “哦?”墨景黎眼神微闪,打量着何无缘的眼神多了一些评估的意味。何无缘也不在意,从容笑道:“王爷只管放心。定王绝对没有多少时间能够留在永州。只要将他调开,朝廷别说派十几万大军,就是派出百万大军也阻不了王爷君临天下之势。”

    墨景黎沉默片刻,道:“请何先生先下去休息,本王需要好好地考虑一番。”何无缘并不着急,点头笑道:“既然如此,王爷不妨仔细思量。在下先行告退。”

    “属下凤之遥求见王妃。”

    凤之遥踏进素雅清净的小院,看到正坐在树荫下看书的女子便是忍不住头疼。早在一刻钟前他在城楼上布置防务的时候接到王妃身边的人通报王妃请他过去一叙,他就知道麻烦来了。可惜,王妃召见他还没有胆子敢不来。

    “凤公子不必多礼。”叶璃放下书回头笑道,“可是打扰凤三公子了?”

    凤之遥苦笑,“不敢,王妃召见凤三岂有打扰之说?”

    叶璃抬起头,认真看了看凤之遥,笑道:“凤三公子和在京城是几乎像是变了个人。若是平时遇到只怕我还当是认错人了。”

    凤之遥只得赔笑,总觉得王妃这会儿对他越客气待会儿要问的问题肯定就越麻烦。叶璃看着他强作欢颜的模样,微微垂眸,“凤三公子还是坐下说话吧。”凤之遥谢过,道:“王妃叫我凤三就好,公子之称属下愧不敢当。”叶璃摆摆手笑道:“我知道你和王爷可说是从小便认识的。私底下也是兄弟相称不必如此距离。”

    凤之遥只得坐下,与叶璃面对面让他更觉得压力巨大。笑了笑道:“不知王妃召见所谓何事?”

    叶璃抬头正视他,沉声道:“我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凤公子,王爷的身体到底如何了?”

    凤之遥一怔,连忙笑道:“王爷的身体?王爷的身体不是好好地么?话说回来,这么多年王爷的身体终于康复了,王妃应该高兴才是啊。”叶璃淡淡的看着他,目光清晰而明澈却没有半点懵懂天真。凤之遥心中暗暗叫苦,只能强迫不将眼睛移开,定定的和她对视。半晌,只见叶璃莞尔一笑道:“凤公子,你知道么。一个人的真正的笑容正常情况下只能保持很短的一段时间,而超过了这个时间的…一般都是假笑。”凤之遥一愣,眨了眨眼睛终于把脸上已经有些僵硬的笑容收了回去,“王妃的见解…十分独特。”

    “那么…凤公子可否愿意告诉我真话?”叶璃含笑问道。

    凤之遥苦笑,“王妃为何不直接问王爷。”

    叶璃轻声叹息,“他如果不想说,我又怎么问得出来?”

    凤之遥道:“王爷不说也许就代表王爷的身体确实完全康复了。”叶璃看着他,笑道:“凤公子,我虽然看不出来他是不是会说谎。但是至少有一件事我是明白的。一个双腿残废八年之久,而且还身中剧毒的人,无论用什么奇药都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康复到那样的地步。即使是沈先生已经找到了解药,已经治好了王爷的双腿。半年之内他也绝不可能恢复到如此地步。”反常即为妖,如果真的能有这样的奇药,墨修尧又何须等那么多年?

    凤之遥为难的看着她,叶璃毫不退让定定的望着他。半刻钟后,凤之遥无奈的败退,思虑了片刻才道:“即使我不说,王妃早晚也会知道的。王爷用了凤凰草。”叶璃一惊,她还记得沈扬所说的话,服用凤凰草之后所产生的火毒会让墨修尧体内寒火并存,就是有了烈火莲也无法再解开他体内的寒毒,“为什么没有人阻止他!”

    凤之遥无奈的低头道:“王爷下的决定,谁能阻止得了?”

    叶璃脸色一沉,“好好地他为什么一定要……”话只说了一半,叶璃的声音戛然而止。有些颓然的跌落到凳子上。凤之遥离京的时候墨景黎起兵的消息还没有传到京城。他是…因为她……

    “王妃……”凤之遥见叶璃脸色难看,转念一想也明白了其中关键。有些艰难的安慰道:“其实…就算再晚两天王爷接到黎王起兵的消息还是会……王爷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等两年后的烈火莲了。”叶璃有些茫然的点头道:“沈先生可来了永州?”凤之遥点头,“沈先生执意要来,不过他无法长途快步奔波,要晚几天才能赶到。”

    叶璃微微一闭眼,点头道:“我知道了全文阅读。多谢凤公子了。”

    凤之遥有些担心的皱眉道:“王妃……”

    叶璃摆摆手,道:“没事,凤公子有事先去忙吧。”凤之遥看看她只得告退了,叶璃坐在树荫下默然出神,如果她没有到南疆来…不,如果她没有送回去那该是的密信墨修尧也不会因为这个急着到南疆来。也许真如凤之遥所说的,他们根本没有时间等两年后的烈火莲,也许最后墨修尧还是会服下凤凰草。但是…现在墨修尧却依然是因为她才……

    “暗三。”

    “王妃?”暗三出现在她身后,有些担忧的望着树下女子有些虚弱的背影。

    “暗四现在在哪里?”

    暗三道:“暗四刚去了西陵。王妃之前命他去查韩明月在西陵的事。现在应该刚进西陵边境。”叶璃点点头,道:“派人给他传信,先不管韩明月的事情。想办法盯着病书生,一旦他再想要取得碧落花。不惜一切代价抢到手。”暗三犹豫了一下,道:“碧落花就在南疆境内,不如属下带人去找找看?”叶璃摇头道:“南诏并不小,何况咱们谁也没见过碧落花到底长什么样子。姓梁的现在应该在天一阁手上,不对…姓梁的现在应该也在西陵。但是不在病书生手里。派人去告诉韩明晰,他答应告诉我的事情该兑现了。”

    “是。”暗三点头,利落的消失在她身后。

    等到暗三离开,叶璃又坐了许久才起身回自己和墨修尧暂住的院落。回到房里却没有看到墨修尧的人,想了想叶璃出门转身往前院的书房而去却在门口被两名暗卫挡住了去路,“王妃,王爷吩咐现在谁也不见。请王妃停步。”叶璃侧首扫了一眼低头不敢看自己的两名暗卫道:“你说什么?”

    “王爷说现在不见任何人。也…包括王妃。”

    叶璃淡淡往后退了一步,道:“我知道你们是奉命行事也无意为难。不过…我现在要进去。”

    两名暗卫对视一眼,双双挡在了门口,“请王妃不要为难属下。”

    叶璃道:“打倒了你们过去,你们就不算抗命了吧?”

    “这……”两名暗卫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王妃的身手他们早就见识过了。在不能伤人的情况下他们还真的没有信心能挡得住王妃,“王妃,只怕不行……”门口的暗卫一扬手,几个人影从墙头,树上房顶落下。叶璃一扬眉,冷笑一声道:“暗三,暗四,拿下他们!”

    “是!”两声低沉的应道。两个身影如电一般的一左一右掠入院中。不过片刻之间几个暗卫都被制住了,看着对方愤怒不甘的眼神,暗三安慰的拍拍对方的肩膀道:“兄弟,别难过。暗卫也有高低之分嘛。”大家的起点都是一样的,所以他们很了解暗卫,但是别的暗卫却不了解他们。哥几个那几个月的苦也不是白受的,现在不就看出效果来了吗?不是他们太弱,而是他们已经完全脱离了暗卫的境界。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暗三真相仰天大笑一番。

    叶璃回头笑看着挡在门口的两名暗卫,“要我亲自动手?”

    两名暗卫叹了口气,将门前的路让开,“王妃请。”

    他们暂住的地方是永林城里的一座富商府邸。早在永林被围之前主人就逃到江北去了,有钱的人总是比普通百姓怕死一些的。前院的书房面积很大,甚至还配有休息的卧房。所以昨晚墨修尧在书房休息叶璃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刚到永林需要他忙得事情着实不少。但是在见过凤之遥之后叶璃才突然想到,自从昨晚回到永林之后到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墨修尧了。早餐午餐她都是单独用的,如果墨修尧真的忙到这样的地步,没道理凤之遥可以在城楼上闲晃而且在京城的时候墨修尧抓她帮忙一起忙这忙那可是半点愧疚都不见。

    踏进书房,果然没有人。叶璃快步走向书房后面的卧室,还没有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什么东西碰撞到地面的声音,连忙快步冲了进去。

    一进门,眼前的一幕让叶璃心中一颤。昨天还在战场上英姿飒爽所向无敌的男子狼狈的跌倒在地上,床上的被子被撕裂成碎片扔在地上和床上。床边不远处放置的花几倒在地上,旁边还有一些瓷器随便零落。墨修尧双目紧闭,身上的衣衫尽湿如同在水里沁过一般。一双手上十指早已血迹斑斑。

    “阿璃,出去……”听到脚步声,墨修尧并没有抬起头,只是淡声道。

    叶璃脚下一顿,却并没有停下来或者转身而去,而是快步走到他身边将他扶了起来,“好点了么?”

    墨修尧疲惫的点了点头,任由叶璃将他扶回床上躺下。苦笑道:“阿璃,似乎总让你看到我最狼狈的一幕……”

    叶璃淡淡道:“这次是你自找的。我们…我们是夫妻并不是陌生人,不可能永远只看到对方最完美的一面不是么?”墨修尧闭着眼,淡淡笑道:“应该说你从来没有看到过我完美的时候。”他最完美的样子,早在遇到她之前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叶璃伸手握住他因为激烈的痛楚依然痉挛的手,淡然笑道:“怎么会?昨天不就很不错么?”低头看着他指尖已经凝固的血迹和手心的斑驳伤痕,轻声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似乎痛楚渐渐平息了的墨修尧意外的好说话,片刻之后便开口道:“天快亮的时候……”

    叶璃手上一顿,只觉得胸口一阵绞痛。现在已经是下午未时末了,整整七八个小时么。

    “不难受了就睡一会儿吧。”

    这一会墨修尧并没有在回话,浅浅的绵长呼吸显示他已经陷入了沉睡中。但是即使在睡梦中,眉头依然微微皱起,偶尔会显出痛楚之色。叶璃起身想要重新那一套被子过来给他盖上,却发现一只手被墨修尧紧紧地抓住动弹不得。无奈,只能重新坐了下来皱眉看着他依然汗湿的衣服,希望不会因此而着凉了才好。但是要现在叫醒他却又让她于心不忍。只看那眼底重重的暗影,就知道他肯定是许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直到日暮西沉,墨修尧才从沉沉的睡眠中醒过来。虽然其实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但是感觉却比之前好了太多了。墨修尧不由得轻轻的松了口气,这一次总算过去了。

    “你醒了?”叶璃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墨修尧抬头便看到叶璃端着一只托盘走了进来,将托盘放到桌上才抬起头对他道:“既然醒了就先去沐浴,然后再用晚膳吧。”

    墨修尧微微一怔,“阿璃,你怎么……”临睡前的一幕幕重新出现在脑海里,那昏昏沉沉和一刻也肯停止的痛楚中叶璃清淡的声音却清楚地传进了他的意识之中,奇迹般的安抚了他近乎快要崩溃的神智。然后他才听着那清淡的声音慢慢的睡了过去。叶璃见他望着自己不说话,走过去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我让人去请大夫过来?”

    墨修尧拉住她道:“没事,只是睡的太久了还有些不清醒。现在不能叫外面的大夫。”

    叶璃没有揭穿他并不高明的谎话,墨修尧只怕即使在睡梦中也没有不清醒的时候,“那就先去沐浴吧,我让人准备好了。”墨修尧低头看看,发现自己确实非常需要沐浴打理一番。

    墨修尧很快梳洗完毕带着一身水汽走了出来,叶璃连忙起身上前,看看他身上单薄的里衣转身取了一件披风给他披上。墨修尧无奈的看着她道:“阿璃,我没有虚弱到弱不禁风的地步。”叶璃点点头,认真的道:“是啊,弱不禁风跟你比起来实在是太轻松了。坐下,吃饭。”将一碗香浓可口的粥塞进他手里,叶璃看着他吃。

    墨修尧只得低头尝了一口,不仅闻起来清香扑鼻,吃起来也非常美味。让从昨晚之后就一直没吃过半点东西的墨修尧只觉得胃里一暖,原本因为过度疲惫和痛楚并不太想吃东西的胃口也好了许多,“不像是他们做的。”这座府邸的主人早就不在了,下人自然也没有。墨修尧和叶璃住在这里也不能用外面来历不明的人,所以衣食住行都是有暗卫们负责。王府的暗卫虽说训练有素,但是做出来的饭菜也只是到能入口的程度而已。叶璃撑着下巴看着他用饭,“我做的,不好吃么?”

    墨修尧手下停了一下,摇头淡笑道:“不,很好吃。”

    叶璃满意的点头,她的厨艺也没多好不过煮点家常小菜和煮点粥还难不倒她。这些鸡肉粥整整熬了一个时辰,她自己也尝了尝味道确实还可以接受。

    “阿璃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么?”看着叶璃眼睛转也不转的盯着自己,墨修尧放下手中的碗问道。叶璃接过碗再为他盛了一碗递过去,一边道:“我个人一向认为什么事都一个人强撑着是不可取的,也不是夫妻之间该有的相处之道。王爷觉得呢?”墨修尧无奈的接过她塞过来的碗,轻叹一声道:“你知道了…阿璃,这并不是因为你…你知道的,我身上的毒暂时解不了早晚都得到这一步。”

    “是不是因为我事情不都已经这样了么?我说的是…王爷你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不怕一时受不了弄死自己?”叶璃挑眉问道。

    “我不会。”墨修尧道,“我不会死。凤凰草要不了我的命。沈先生也说过,这个只会让我有些痛苦而已。”

    只是有些痛苦而已…叶璃忍不住想要把他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阿璃,你知道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情况了。如果沈先生没能带回凤凰草……”那么他会来不及支援永林,碎雪关被破,南诏人入关。阿璃……

    “以后我陪你。”叶璃淡淡道。

    “…好。”

    ------题外话------

    我是不是在虐男主?我木有虐啊~剧情…就是这样木办法~好吧,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加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9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94.西陵来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94并对盛世嫡妃94.西陵来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