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平寇大将军

    95全文阅读。平寇大将军

    小院的大树下,墨修尧靠着树悠闲的坐着,目光温和的落在园中伸手凌厉的窈窕女子身上。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在叶璃手中时隐时现,只见她敏捷的身体在几个摆成各种姿态的人形木俑间穿梭,不过是片刻之间所

    有的木俑或是脖子或是心口致命的地方都出现了明显的伤痕。叶璃的表演并没有太多的可观赏性,反而是充满了凛冽的杀意。但是看在在院子里的人眼中,却比这世上任何的舞蹈更加引人入胜。躲在暗处的暗卫们都

    不由的暗暗抹了抹自己的脖子,思量着能不能躲过王妃手里的匕首。难得闲来无事的凤之遥同样身体僵硬不住的偷瞄坐在树下神色平静甚至说得上是温柔的墨修尧。心中暗暗腹诽着:在那么多的大家闺秀中,能给王

    爷选这么一个凶残的王妃,皇上你的眼神得多差啊。黎王当初退婚的举动是对的,不然他早晚会被王妃打死啊。

    叶璃收起手里的匕首,皱了皱眉明显有些不满意。回身往树下墨修尧落座的地方走去。

    “阿璃虽然内力差了一些,不过近身功夫可算得上是极好了。”墨修尧点头微笑道。不过内力并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弥补得了的。以阿璃的身份真正需要她出手的决定高手并不多全文阅读。至少叶璃现在的身手已经远在墨修

    尧的预料之外了。叶璃微微点头,蹙眉道:“内力太差确实是个弱点,我会另外再想办法的。至于遇到绝顶高手…回头我再想一想。”

    凤之遥有些惊恐的看着她,“王妃你不是告诉我以你的功力还能想办法对付绝顶的内功高手吧?”

    叶璃撑着下巴道:“那要看高到什么程度。如果一掌就能轰掉十丈外的房子的话,那可能有点困难。”

    凤之遥望天翻了个白眼,“谁见过那种逆天的高手?根本不可能有那种程度好不好?”她以为能力是什么?一掌能震断一颗碗口粗的大树已经是非常高深的内力了,还打掉十丈外的房子?叶璃认真的点头道:“我

    也觉得不应该有这样的能力存在。”凤之遥好奇道:“那王妃想要怎么对付绝顶高手?”

    叶璃眨了下眼睛,平静的道:“以我本身的实力…对付王爷这样的高手可能有点难度。不过,全身而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说话间,叶璃忍不住去打量墨修尧。身为一个残疾了将近十年的人,就算墨修尧的

    武功身手不退步,至少也应该停留在十七八岁的时候。但是这几天她已经发现了,墨修尧的武功依然深不可测。至少对上他自己是没有半点胜算的。这让一向对自己身手颇为自信的叶璃有点沮丧。凤之遥已经不知道

    该摆出什么表情了。你那一脸的沮丧遗憾是怎么回事?你以为能从王爷面前全身而退的人很多么?

    “如果是这样,王妃的身手确实是足够了。毕竟…当今天下武功能和王爷相提并论的不超过三人。”凤之遥道。

    “哪三个?”叶璃奇道。凤之遥摸摸鼻子道:“阎王阁大阁主凌铁寒,西陵镇南王,还有咱们大楚第一高手沐擎苍。不过镇南王当年在战场上失了一臂,功夫可能有所退步也不一定。不过这几个人应该都不会对王

    妃出手,所以不用担心。”叶璃白了他一眼道:“我没有被害妄想症,提升自己的实力和有没有人要对我动手没有关系。”凤之遥忍不住抹了一把汗,你还要提升实力?

    “需要什么直接让人去办就行了,需要人也可以直接在暗卫和黑云骑里调。”墨修尧轻声道,既然未来注定了不会平静,他并不反对阿璃用任何手段加强自身的实力。就算只是为了自保也好,多一份实力就多一份

    安全保障。凤之遥有些惊讶的看了墨修尧一眼,暗暗挑眉。看来王爷确实把这位王妃看得非常重要,至少给予王妃的权限可以说是除了第一代定国王妃以外历代定王妃之最。不,或许并不比第一代定王妃差什么,因

    为王爷几乎是默许了王妃对黑云骑的所有权限。

    “启禀王爷,王妃。慕容将军求见,还有…朝廷的援军到了。”院门口驻守的侍卫禀告。

    凤之遥挑眉,“来的不慢啊,是哪位将军领军的?”

    侍卫禀告道:“是皇上新封的平寇大将军柳靖云柳将军。”

    墨修尧淡淡道:“让他们进来吧。”侍卫犹豫了一下道:“柳将军还没进城呢。”

    “要本王亲自出城去迎接他么?”墨修尧声音清淡,却让人感觉一股无形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侍卫立刻果断的一拜道:“属下领命!”转身匆匆传话去了,让王爷出城迎接,开什么玩笑?

    “这柳靖云是谁啊?”凤之遥拖着脑门苦思。难道这些年他领导的暗卫真的太差劲了,所以连皇帝有这么一个亲信将军都不知道?墨修尧淡然道:“柳丞相已故四公子的遗腹庶子,柳家排行十一。今年应该二十七

    岁了。”凤之遥皱眉道:“柳贵妃的侄子?皇帝不会真的被墨景黎气疯了吧?朝中又不是真的没人了居然派个从来没上过战场的人来平乱?就算请华老国公出山也比弄个什么都不会的来强啊。”墨修尧摇头道:“皇

    上不会重用华家的人。”凤之遥不屑的冷笑,“所以他重用柳家人?”他当然知道皇帝在防着华家,不然身为华家嫡长女的皇后怎么会膝下只有一位公主。华家已经到了盛极,从前华老国公有何墨流芳交情极好,皇

    帝怎么可能不防着?

    “在皇上眼里,柳家显然比华家要忠心,也更容易控制一些。”墨修尧平静的点出事实。

    凤之遥点头,嘲讽道:“可不是么,柳家若不是对皇帝忠心耿耿怎么会这些年圣宠不衰?”卖女求荣什么的…就这一点来说华家的确比不上柳家。

    “皇上不可能真的让一个什么都不懂得人掌握十几万重兵。柳靖云不过是个明面上的棋子罢了。如今墨景黎反了,皇上不会再信任叶家,扶持柳家已经是必然之势。不过…皇上应该也会趁这短时间另外扶持一些

    新生的力量与柳家抗衡。”墨修尧漫不经心的道,仿佛对永林的战事已经好不挂心了,“等援军到了咱们就离开永林。皇上既然爱拖着就让他拖着吧,这场仗没有三五个月打不完。”

    “慕容慎见过王爷王妃。”慕容慎快步进来参拜道。

    墨修尧点头道:“将军请坐下说吧。这个时候过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慕容慎有些为难的点了下头,看着墨修尧道:“听说王爷今日就要离开永林,不知…王爷对如今永州的战事有何看法?”墨修尧挑眉笑道:“将军这是何意?朝廷援军一到,碎雪关自然平安无事。”慕容慎无奈

    的叹气,看着墨修尧正色道:“末将素来有话直说,还请王爷勿怪。如果有王爷相助,在下相信必定能在一个月内平息黎王之乱。只是王爷为何……”墨修尧含笑摇头,“将军,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你我都

    明白。但是真正能接受这句话的君王却是自古少有。不受君命的那些名将最后如何收场想必将军也清楚。”

    “这几日黎王大军一直按兵不动,在下担心黎王会挥兵东去,到时候东南一带的百姓只怕又要卷入战火之中了。”慕容慎沉重的道。他是武将对于朝政只是似懂非懂,所以才想不明白明明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解决问

    题,为什么一定要那样拖延反而让百姓受苦。墨修尧摇头叹息道:“晚了…墨景黎已经兵分两路往东去了。事实上这几日墨景黎只所以按兵不动就是因为墨景黎现在只怕已经不再军中了。”慕容慎大惊,道:“既

    然如此,王爷为何不阻止?”

    “将军……”墨修尧笑容有些苦涩。慕容慎的话一出口也立刻后悔了,在皇帝眼里定国王府可比黎王的叛军更加可怕。又怎么会允许定王真的插手黎王的事,只怕墨家军一动皇帝立刻就会以违抗圣明为由治定王

    的罪。到时候…几十万墨家军…慕容慎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不敢再想,“东南战事势在必行,将军只要据守碎雪关莫要让南诏兵马进入入关与黎王汇合就是了。至于永州的黎王大军,不出一个月必定会推出永州的。

    ”

    难道大楚就此南北分裂?慕容慎在心里默问。难道对付护国有功的定王真的比平定叛乱的黎王还要重要?耿直的慕容将军当然不明白,在身为帝王的墨景祁眼里墨修尧和墨景黎根本从来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只要能对付墨修尧,别说一个墨景黎就是再多一个墨景黎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江南被墨景黎占去了他早晚能拿回来,但是如果让墨修尧盘踞江南,别说拿回来了只怕还要防着他会不会再伸手往江北而来甚至想要夺取整个大楚的江山。所以事实上除了刚一开始的暴怒墨景祁冷静下来之后对墨景黎的突然叛乱几乎是高兴的。只有这样,他才有一个完美的理由诛杀这个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平寇大将军到!”院外一声响亮的声音,却让院内包括慕容慎在内的所有人都变了颜色。在定王面前,别说是一个没上过战场才刚刚被赐封的大将军,就是战功显赫的华老国公也不会如此无礼。这个新任的大将军到底是太没脑子还是根本没把定王放在眼里。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显然进来的并不止一两个人。叶璃侧耳停了一下脚步声最少也有二三十人,不由得在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这个平寇大将军不会是专程来耀武扬威的吧?凤之遥接收到叶璃的眼神,不屑的撇嘴。在王爷面前耀武扬威,脑子被门给夹了吧?上一个在王爷面前耀武扬威的那位北戎王子听说现在还没恢复神智呢。

    刚到院门口,一行人显然被人挡住了。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传来,“放肆!平寇大将军在此还不放行?”

    门口的守卫显然并不惧怕,声音平淡的道:“请将军解下武器,随身侍卫不能进去。”

    “本将军是大军统帅,怎么能解下武器?定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另一个年轻一些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傲慢和不悦。侍卫沉声道:“未经王爷允许携带武器入内,一律以行刺论处。平寇大将军既然身为大军统帅应该清楚这一点,请不要为难属下。”

    听着门口的喧闹,墨修尧不耐的揉了揉眉心,道:“让他们两个进来。”

    院门外沉默了片刻,不一会儿两个男子走了进来。当先一人一身白衣,披着白色战袍腰间悬着一柄银鞘宝剑,整个人看起来…银光闪闪。叶璃眨了眨眼,不由想起前些天墨修尧似乎也是这样的一身白衣,再看看不远处走来的人,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发笑。墨修尧一身白衣白马银枪看上去确实风采卓绝气势逼人,但是眼前这位…叶璃诡异的想起一句话来。爱穿一身白的都是隐性的闷骚自恋狂。正默默低头想着,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她的手最新章节。叶璃抬头看他,墨修尧含笑看着她眼底多了一丝疑问。叶璃摇摇头表示没什么,抬头又去看后面被她忽略的人。后面的人并没有什么让人觉得印象深刻的特别,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就是他走路的时候一瘸一瘸的。叶璃想起了去年某个被墨修尧评为草包的前碎雪关守将。

    两人来到众人跟前站定,似乎丝毫没有要行礼的意思。当然这边也没有人要向他们行礼,在场的人除了凤之遥以外并没有人的品级低于他们。而凤之遥并不是朝廷册封的将领,自然也没有要行礼的打算。院子里沉寂了片刻,站在柳靖云身后的关珽似乎发现了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才站出来道:“王爷,柳将军和本将奉皇上之命前来接手永林城。”

    墨修尧也不为难,微一点头,侧首对凤之遥道:“凤三,下令让黑云骑全体撤出永林。”

    “是,王爷。”

    “慢着!”关珽连忙阻止,有些傲然的望着墨修尧道:“王爷可能没听清楚,柳将军和本将奉皇上之命接受永林,也包括永林城守城将士。”一句话,不仅是永林城,连永林城的两万黑云骑他也要一并接受了。在场众人都在心里抽了口气,看关珽的表情宛如在看一个死人。墨修尧似乎并不动怒,淡淡微笑道:“关将军,皇上…是让你来挑衅本王的么?”

    关珽呼吸一窒,神色僵硬的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皇上命王爷带兵先行驰援永林,并不是命王爷做平乱的主帅。现在主帅以至,难道王爷不该将永林的兵权教出来么?”他当然记得临走时皇上吩咐过不要轻易招惹墨修尧,但是…想到墨修尧当年给自己的耻辱,关珽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仰起头来努力让自己显得更理直气壮。慕容慎皱眉道:“关将军,王爷只是下令撤走黑云骑,你应该知道黑云骑……”关珽高声打断道:“难道黑云骑就不是大楚的军队?还是定国王爷想要拥兵自重?!”说到最后,关珽看着墨修尧的眼神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恶毒的。

    墨修尧扶了一下扶手,慢慢的站起身来。关珽一怔,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只见墨修尧脚步平稳的上前了两步,脸色平静的看着他轻声问道:“关将军,你是否以为在府里修养了几年,本王的脾气就会比从前更好了?”关珽脸上一白,惊惧的等着眼前看似有些单薄的白衣男子。墨修尧的脾气好么?如果现在认识他的人十个至少有九个半都会认为他脾气很好。但是真正认识墨修尧很久的人都知道,这一位…从来都不是脾气好的人。他可以因为墨景黎暗中使绊子就把他揍一顿,也可以伙同凤之遥把墨景黎打一顿挂树上去。跟可以因为关珽的指挥不力一言不发在几千大军面前抽他一顿鞭子。这样的性子怎么也算不上好的。

    “你…你想干什么什么?”关珽惊恐的道。

    “如果你刚才的话不是皇上的意思……关将军,你可知道该当何罪?”墨修尧平静的问道。

    关珽心惊胆战的看着墨修尧,却怎么也不敢开口说是墨景祁的意思。墨景祁就是疯了也不会问墨修尧要黑云骑的兵权,先不说墨修尧会不会给,就算给了他也管不住用不了,反而只会给自己添麻烦。只得求救的看向旁边被忽略的柳靖云。柳靖云虽然不悦于定王的无视,但是也只有真正见到了定王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个气势去和定王抗衡。早先的傲然只剩下了不甘和畏惧。

    “王…王爷……”在墨修尧的目光下,关珽的神色开始战战兢兢,最后仿佛全身的力气被抽尽了一般,无力的跪倒在地上。墨修尧脚步平缓的从他跟前走过,“凤三,准备启程。”

    “是,王爷。”

    叶璃含笑对慕容慎点点头,也跟了上去。慕容慎无奈的看了看两个新来的将军,叹了口气也转身出去了。幸好这位平寇大将军和他没有从属关系,既然如此他平他的寇,自己守自己的关吧。

    被抛下的柳靖云呆呆的望着众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到底还有没有人记得他是新来的大将军?

    黑云骑果然是令行禁止,墨修尧的命令下达不到一刻钟,真正两万多黑云骑便已经全部撤出了永林城。黑云骑的异动倒是让对面对峙的叛军一阵紧张,等到确定了黑云骑并无意向自己进攻才松了一口气却丝毫也不敢放松戒备。叶璃和墨修尧也回房打点好了行装准备出城与黑云骑汇合。

    “王妃,云校尉求见。”门外暗二禀告道。

    叶璃挑眉,有些好奇云霆的来意,“请他进来吧。”

    片刻之后云霆带着一丝忐忑的神色走了进来,叶璃对这个年轻的小将颇有些好感,淡淡笑道:“云校尉可是有什么事么?”云霆看看叶璃轻便的着装,问道:“王妃和王爷马上就要走了么?”叶璃点头道:“王爷正让人跟柳将军交接呢,很快就走。云校尉和夏校尉也要回碎雪关了么?”

    “我……”云霆有些窘迫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咬牙单膝一跪道:“末将想要加入黑云骑,求王妃收留。”

    叶璃惊讶的看着云霆坚定的神色,蹙眉道:“云校尉若是想要加入黑云骑,应该问王爷才对,怎么会来问我?”

    云霆一呆,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之前只想着王妃在此正好求求王妃,却忘了现在定王也来了这种事八成要定王同意才行。看到云霆呆滞的模样,叶璃淡淡一笑道:“云校尉怎么会想要加入黑云骑?”黑云骑都是从墨家军的精英中选出来的,并不是想要加入就可以加入的。云霆咬牙道:“只有黑云骑才是大楚最好的军队,云霆想要加入黑云骑追随王爷和王妃驰骋沙场建功立业。”

    看着云霆认真的模样,叶璃卟哧一声笑了出来。

    “云校尉,你已经是慕容将军手下最出色的校尉,这次驻守永林立下大功,想必不出几年必定会成为大楚年轻的将军。若是加入黑云骑……”叶璃摇头笑道。云霆连忙道:“只要能够加入黑云骑,云霆宁愿做一个普通兵卒。”叶璃看着他,“云校尉,你可知道黑云骑为何只有区区数万人?”云霆理所当然的道:“黑云骑是精锐中的精锐,既然是精锐自然只是少数。”叶璃点头道:“没错,黑云骑的确是精锐中的精锐。但是…就因为是精锐,是少数。所有在真正的战争中起重大重用的永远不会是黑云骑。”

    “咦?”云霆不解,他们从小到大听到的故事只有黑云骑如何建立奇功,如何力挽狂澜。为何王妃的说法却不一样?

    叶璃微笑道:“两军相争是为了什么?”

    “攻城掠地。”

    “不错,黑云骑可以千里奔袭,可以伏击斩首,很多普通士兵无法完成的任务他们都可以完成。但是…他们无法单独攻城,也无法独自守城。所以,他们其实是作为军队的辅助作用出现的。”叶璃轻声道。

    “辅助?”

    “很重要的辅助,危及适合他们会是一张最好的王牌,可以出现在最不可能出现的地方。但是平时他们却只能悄然蛰伏,默默无闻。云校尉,你可曾听说过黑云骑出过什么名将么?”

    云霆摇头,所有的人都知道黑云骑厉害,但是黑云骑的将领却从来都是默默无闻的。黑云骑虽然不多但也有数万之众,虽然有定王亲自掌控但是却不可能事事都有定王亲自安排。然而,从黑云骑建成之日起,似乎就只有这一个名字,一个黑云骑就代表了所有人的名字。大楚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黑云骑将领的真实姓名。

    叶璃轻声叹息道:“我看云校尉性情豪爽,也是心怀大志的人。而且才二十出头就有如此功勋将来前途必不可限量。若是真的成为普通的黑云骑一员,只怕反而会误了云校尉的志向。”黑云骑是定国王府真正的利剑。剑不需要太多的想法,定王所指之处便是他们的意志。其实跟她前世的特种部队有异曲同工之妙,云霆的性格就算真的进去了,若不经历一番磨砺将来必定会后悔。云霆果然涨红了脸,有些焦急的道:“王妃,我……”叶璃抬手阻止他,轻声笑道:“你不用着急,我并不是说你有什么不好,只是希望你想清楚,你的志向到底是做一个横刀纵马笑傲疆场的将军还是做一把隐伏暗处,择机而出的暗箭。”

    云霆沉默,王妃说的这些他确实从来没有考虑过。难怪自己说要来求王妃的时候夏殊并没有如往常一般支持或鼓励,难道他早就看出来自己并不适合黑云骑。但是…云霆有些茫然的望着眼前亲切优雅的女子,还崇拜强者,而定王和定王妃无疑都是强者。他知道自己是真心想要追随他们。

    “这是怎么了?阿璃。”墨修尧慢步进来,看了一眼一脸纠结的云霆问道。

    叶璃淡然一笑,将刚才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墨修尧回身打量了云霆一会,云霆被他盯着顿时有些局促不安却依然努力保持从容镇定。

    “慕容将军怎么说?”墨修尧问道,从慕容慎手下调人肯定不能不通知一声。

    云霆心中一跳,连忙道:“慕容将军说只要王爷和王妃同意就可以。”

    墨修尧沉吟片刻,道:“加入黑云骑,你不合适。”云霆心底顿时一阵失落,又有些五味杂陈的意思。只听墨修尧继续道:“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先跟着阿璃。”

    云霆和叶璃同时看向墨修尧,叶璃不解的挑眉。跟着她做什么?收个校尉当侍卫,云霆只怕还未必是她的对手。

    墨修尧道:“你身边没什么能用的人,那四个要论调兵遣将还差得远。我让秦风跟着你,在加上云霆。虽然还稍显浮躁了一些,看慕容将军的意思也是个可造之才。稍加调教若是能用再调他进墨家军。”

    叶璃倒是无所谓,云霆心中却是难掩震惊。听定王的意思竟是在为王妃培养能用的亲信,定王妃将来不仅能调动黑云骑,甚至还可以掌握几十万的墨家军,“多谢王爷,末将愿意跟随王妃!”云霆当即应道。

    墨修尧点头,“既然如此,你去向慕容将军辞行吧。半个时辰后随军出发。”

    “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9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95.平寇大将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95并对盛世嫡妃95.平寇大将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