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唯你一人

    103.再见韩明晰

    103。舒榒駑襻再见韩明晰

    “见过王爷。”

    花厅里,看到从里面漫步而出的白衣男子,青霜等人连忙齐声见礼。墨修尧的目光平静的从四人身上扫过,淡淡问道:“有什么事?”看了其他三人一眼,青玉只得上前道:“启禀王爷,韩家新任家主韩明晰公子求见王妃。”她们都没有跟着王妃出去过,所以并不知道王妃和那位韩公子怎么认识的。只是跟着王妃的暗二暗三说那位韩公子是王妃的朋友。所以即使知道王爷现在跟定不高兴有人打扰,四人还是壮着胆子前来禀告了。

    “韩明晰?”墨修尧挑眉,淡淡轻哼一声道:“他来的倒快。带他去书房,本王去见见他。阿璃在休息,不要去打扰她。让人多准备一些吃食备着。青玉,你随本王来。”

    四人悄然对视了几眼,看来王爷现在的心情果然很不错。

    “是,王爷。”

    书房里,韩明晰负手而立望着墙上的一副字默然出神。一个忍字,看似内敛温润,细细品味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其中森然的杀意和凛冽锐气。他半生都在父母在兄长的庇佑下过活,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把一个字写的这样温润平和却内藏杀机。那就如同将带毒的剑锋包裹在自己最柔软的内心中一般的危险且痛苦。目光慢慢从那字上移开,转身看向门口。墨修尧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与上次在广陵城相见的时候比起来,现在的墨修尧似乎显得随意了一些。虽然韩明晰并不了解墨修尧,却只觉得觉得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韩明晰注视着眼前的男人,朴素无华的白衣,一绺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滑落肩头,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慵懒而无害。韩明晰的目光再落到他颈边一个淡淡的红痕时眼神猛的一缩,背在身后的手不自觉地紧紧握起,“王爷。”他是一个风流的男人,说是百花丛中过也不为过。所以即使墨修尧的仪容并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他依然能够看得出来在出现在书房之前墨修尧在做些什么。

    “韩公子,坐。”墨修尧踏入书房淡淡点头,“阿璃身体有些不适,今天只怕不能接见韩公子,还请见谅。”

    韩明晰默然落座,沉声道:“王爷客气了,韩家既然已经选择效忠王爷和王妃,自然是等王妃有闲暇再说。”

    墨修尧有些意外的看了韩明晰一眼。韩明晰是什么人墨修尧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从小被韩明月宠得无法无天,也养成了韩明晰人性张扬的性格。但是此时坐在自己对面的韩明晰确实难得的沉着隐忍,看来韩明月的离去无论是对韩家还是对韩明晰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沉思了片刻,墨修尧开口道:“本王既然已经说过韩家听阿璃的调遣本王就不跟韩公子多说什么。韩公子不妨先去客房休息,有什么需要可以问墨总管或者暗二暗三,他们想必跟韩公子还算熟稔?”

    韩明晰淡淡点头,“多谢王爷,韩某告退。”

    目送了韩明晰出去,留在门外的青玉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王爷。”

    墨修尧点头,“那杯茶查出来了么?”青玉点点头道:“奴婢检查过了,茶里面含有麝香和红花,还有一些阴寒的药物。回来之后也去请教过沈大夫,沈大夫说那茶确实有…令人绝育的功效,不过那是指宫里的宫妃们。许多宫中女眷常年使用麝香,龙脑香等香料,本就对体质有些影响。如果再口服大量的阴寒之物确实很有可能绝育,不过王妃从不用那些香料,而且身体也非常好。所以沈大夫说除非长期服用不然王妃就算喝了那杯茶也没什么大碍。另外,掺了麝香味道极重,茶叶的味道根本不可能盖住。非常容易被人发现,所以沈大夫认为下药的人或许并没有打算让王妃将那杯茶喝下去…应该只是一个试探。”

    “试探?”墨修尧淡淡挑眉道。

    青玉连忙点头道:“麝香这一类的药物对常人的危害并不大,一次两次也绝对不可能达到绝育的效果。但是对怀孕的人却十分危险,奴婢带回来的茶水沈大夫看过之后也说了。如果王妃有孕在身的话,那样的茶水只要和上一口就足以…流产。”

    书房里沉默了半晌,墨修尧才挥手道:“你下去吧。阿璃身边只有你懂药理医术,平常仔细一些。”

    “奴婢告退。”青玉悄悄松了一口气,福了福身连忙退了出去。王爷动起怒来即使根本不行于色,单单那低沉的气压就不是她们这些小丫头能够受得了得。

    青玉退了出去,书房里一边沉静,墨修尧平日里温和深沉的眼眸里满是阴霾。墨景祁还真是懂得未雨绸缪,他身体刚刚康复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试探阿璃了。或许还想要试探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完全康复了。或者他真的那么有自信以为他不敢动他?

    “来人。”

    “王爷。”一个灰衣身影出现在书房里,“王爷,已经查清楚了。是王昭容让人往茶里下的药。据说之前皇上在宠幸王昭容的时候无意中提过一句关于王妃子嗣的问题,王昭容想要借此邀宠才往茶里下的药。”墨修尧冷笑一声,“区区一个昭容,她的人有本事往皇后宫里的茶水里下药?”灰衣人自然不敢回答,他也明白王爷并不是想要听他的回答。只是问道:“王昭容意图谋定王府子嗣,王爷,咱们是否……”墨修尧摇头,笑意冰冷彻骨,“不,既然她这么喜欢往茶里加料。回到让青玉照着那杯茶配药,给本王看着她连喝三个月!”

    “王爷…王昭容可能已经有了身孕。”

    “本王的话,你听不明白?”

    灰衣人心中一寒,连忙低头道:“属下遵命!”

    卧室里,叶璃慢慢睁开眼睛身体的些微不适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那热情缱绻抵死缠绵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划过,刚刚承欢后越发娇艳的容颜顿时涌起一片红霞。无奈的伸手拍了拍热的仿佛可以煎鸡蛋的脸颊,叶璃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死命的摇头试图挥去脑海里那些让人脸红的画面。身体的不适让她忍不住轻吟出声,叶璃你真是太没用太丢脸了……

    翻滚在被子里,想起那个不知道去了哪儿的混蛋男人叶璃就忍不住磨牙。如果现在她还想不到他是故意的她就是个白痴。偏偏她这个白痴当时还就是当真了,看到他黯然的模样就慌了手脚。百般赔礼道歉劝慰不成还把自己给赔了进去。虽然后来她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冲动自己也没反对……

    “阿璃,你醒了么?”

    平缓的脚步声从屏风外面传来,叶璃抬头看到墨修尧站在床头含笑望着自己。看到墨修尧衣冠楚楚的站在自己面前,叶璃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问道:“你去哪儿了?”墨修尧剑眉微挑,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温水端过来要喂她喝,叶璃连忙伸出手接过来自己喝。墨修尧也不在意,淡淡一笑在床边坐下来道:“我怕坐在里面吵醒你,在外面看一点东西。对了…韩明晰下午来了,我让他先在客院住下来了。”

    叶璃一哽,吞下了口里的水才道:“韩明晰来了,怎么这么快。我去见见……”

    微温的唇贴上她的唇,将她到嘴边的话堵了回去。唇瓣温柔的厮磨了片刻,墨修尧取过她手里的茶杯放到一边,低声笑道:“阿璃,明天再去见他也不迟。”

    “可是……”叶璃微微皱眉,墨修尧不容她拒绝,食指轻轻点住她娇嫩的朱唇,“阿璃,你太关心别的男人的话我会吃醋的。”

    叶璃清眸一闪,眼眸流转看着他道:“吃醋又怎么样?”

    “本王吃醋…说不定就想要把他灭口了。”墨修尧淡笑道。叶璃挑眉,“所以你今天是故意的?嗯?”墨修尧并不否认,他的阿璃实在是太过聪明否认也没有用,“我只是觉得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轻轻靠在他怀里,叶璃轻叹一声道:“只要你不负我,我必不会负你。”

    “墨修尧就算负尽天下也不会负了阿璃的。”

    叶璃终究还是拗不过墨修尧的。有人曾经说过当你开始习惯对一个人退步的时候,你很有可能已经爱上了他。叶璃并不是喜欢掩耳盗铃的人,墨修尧是她的丈夫,是她在这个世上除了血缘亲人以外最亲近的人。她并不想否认自己可能爱上墨修尧的事实。因为即使在缠绵间听到墨修尧低沉的爱语,她的心中同样感到发自内心的欢喜和愉悦。在这样一个时代,身为女子还有什么比嫁给了一个爱你也为你所爱跟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情?

    “韩公子。”叶璃踏入客院的时候韩明晰正坐在一株玉兰树下出神,微风中轻轻飘落的紫红色的花瓣飘落在他月白的衣衫上,交织成一种奇异的奢华。习惯了韩明晰无论到哪里都是一身张扬的红色罗衣,再看看眼前的人竟有些一些陌生的疏离感。韩明晰回过神来,看着缓步向自己走来的清婉女子不由微微失神,但是很快便回过神来,“君唯……王妃。”

    叶璃无奈的一笑,道:“听你这么称呼我还真有些不习惯。”

    韩明晰扬眉笑道:“虽然王妃一直称呼我韩公子,不过其实我也不太习惯。何况,以后韩明晰便是王妃的属下了,若是王妃一直这么称呼,岂不是让人觉得怪异?”叶璃侧首笑道:“既然如此,我叫你明晰,你…你随意吧。韩家可还好?”韩明晰点头,“韩明月如今已经和韩家再无瓜葛,将来就算有什么事也不会牵连到韩家全文阅读。对了,韩家的账册我已经整理好了,王…你可要看看?”终究,他还是不愿用王妃这样生疏而遥远的称呼叫她。

    叶璃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我和王爷并没有吞并韩家的意思。”

    韩明晰挑眉笑道:“定国王府富可敌国我自然明白定王看不上小小的韩家。不过既然已经宣誓效忠,自然也要表示一下诚意。”叶璃笑道:“就算韩家真的效忠定王府也没有搬空了韩家的道理。韩家依然是韩家,韩家的产业自然依然姓韩。那些账册我看着就头疼所以韩家的明晰还是自己收回去慢慢看吧。嗯…或许你可以跟暗二暗三就是林寒和卓靖交流一下心得,他们最近也在看账册。”韩明晰沉思片刻,点头笑道:“明白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或者韩家做的尽管吩咐就是。”叶璃点头,“很好,正好我有一些新的合作,如果你用过早膳了咱们一会儿可以去书房里谈,如果还没有不妨一起吃个早膳。”

    “我以为你应该陪着定王用过早膳了?”

    叶璃淡淡道:“王爷内力深厚,少吃一餐也不会嫌饿。”想起某个得寸进尺的男子,叶璃心中轻哼一声,不生气不代表她不记仇。韩明晰回头,看着身后女子眉宇间不经意的流落出从前没有的妩媚,心中一黯转身往屋里走去,“那么在下有幸请定王妃一起共用早膳。”

    选择和亲人选的事被叶璃往后推了一些,定国王府依然闭门谢客倒是免了预计中的喧闹嘈杂。但是每天源源不断送进定王府的拜帖请帖依然络绎不绝。叶璃也只是随意看看便放到一边交由墨总管和孙嬷嬷处理去了。暗二暗三在墨总管和韩明晰的联手调教下进步神速,韩明晰虽然从前从不管事,但是到底是商业世家出身,本身又聪明,就是从小耳闻目睹的也比寻常人强上许多,不然韩明月只怕也未必敢那么放心的把韩家交给他。叶璃所谓与寒假的合作更多的是叶璃出个主意在出一部分资金,而具体的操作就要全部由韩明晰来运作。等到和韩明晰谈的差不多了,已经是好几天以后的事了。叶璃想了想被她扔在山谷里不知道折磨成什么样子了的定国王府的精锐们,看看时间决定先去看看他们。

    这几天秦风虽然没有和同袍们一样留在山谷里,但是日子过得也一点都不轻松。毕竟王妃已经提出了最后那支队伍训练出来是要由他来带的。既然如此他身为统领的人自然不能比自己的手下差劲。所以那日一回府便去请教暗二和暗三两人。正好暗三被满屋子的账册弄得头晕脑胀,秦风自己送上门来当出气筒暗三半点也不知道客气,每天繁重且花样百出的训练把秦风这个原本满身傲气骨子里隐约有些看不起暗卫的黑云骑统领折腾的没有半点脾气了。

    再次跟着叶璃来到黑云峰下的山谷,秦风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些好奇那些精锐们被折腾成什么样子了。等到下了崖底真的看到崖下宽阔的场子里在灰尘中摸爬滚打的同袍和战友们时,秦风也不由得捏了一般汉。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丢黑云骑和墨家军的脸了。

    叶璃依然坐在房顶上,耐心的等正在跑圈的人跑完。直到众人灰头土脸的回到院子里才跳下了房顶笑容可掬的问道:“精锐们,感觉怎么样啊这几天。”

    精锐们一脸土色个个面无表情,他们能说他们累的想死么?如果是从前谁告诉他们只是跑跑步在做一点奇奇怪怪的运动就能累趴下,只怕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他们是什么人?整个大楚最优秀的暗卫和军人。怎么可能被这点小事难倒?现在他们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觉得跑步不难,是因为他们从未正儿八经的跑过。事实上最倒霉的暗卫在第一天只是跑步这一项就累的爬都爬不动了。看看精锐们的脸色,叶璃满意的点头笑道:“我早就说过,这个武功好不代表身体好,身体好不代表体力就一定好,就算体力好也不代表耐力就好。经过这几天的训练,我相信诸位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必然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希望继续保持。另外,跑步每天再加五里,其他的动作各加一百。”这话一出,底下的队伍里终于忍不住一片哀嚎。叶璃不以为意,继续道:“我不需要你们中多少人练成绝世高手,我只需要你们成为最强的军人,你们将会是墨家军甚至整个大楚精锐中的精锐。”

    “公子,你的意思是我们还是会回到军中,依然是墨家军的一员么?”下面有人忍不住问道。这同样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惑,大多数人更倾向于王爷准备训练他们成为另外一只比暗卫跟隐秘也更加厉害的队伍。却没想到他们依然还是军人,而且听楚公子的意思他们将来还会回到墨家军中。叶璃淡淡微笑道:“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们,不过我可以保证到最后你们会拥有光明正大的名号。所有的职位晋级与黑云骑和墨家军一样甚至更优。到了不适合在留下的年限或者因为意外受伤的,平调到墨家军或者定王府能力所及的地方。”

    众人不由哗然,这样的待遇即使是黑云骑也是没有的。这也让众人更加好奇他们将会是一支什么军队了。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们能够顺利的留下来。虽然这七天你们完全没有人掉队让我有点惊讶,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秦风,这是下面半个月的训练计划。”

    秦风看着那一卷白纸黑字的纸卷的神色像是在看催命涵一般。慢慢打开看了看,秦风的眉头就结成了一团,“公子,这些…属下都看不太明白。”叶璃笑道:“不明白不要紧,从明天开始卓靖和林寒会轮流过来看着他们。在他们没来之前,校场上那些玩意儿你们可以自己研究看看。事实上前一个月完全是体能训练,我不会太管着你们。明天那八位看着你们的高手也要撤走了,所以大家全凭自觉。另外,闲暇的时候看看我带过来的书,能看多少算多少。这些会让你们后面两个月过的容易一点。”

    秦风将手里的纸卷穿了下去,让大家自己欣赏一下顺便在心里有个底。这些天被折腾的不行的士兵们心中默默吐血,加上新出现的一些内容,训练量至少比之前多了五成。这位楚公子其实是想要整死他们吧?更要命的是之前只要求完成任务,现在这张纸上面却连跑步都要求多少时间内完成。经过这些天的磨练,大家心里多少还是有了个底儿,这上面的要求即使是对他们这些精锐士兵来说也太过严苛了一些。

    “楚公子,这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站在前排的一个士兵不服的道。

    叶璃瞟了他一眼,挑眉笑道:“不可能?”

    “不错,不准用轻功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么多的任务!”

    叶璃脸上的笑容更深,“黑云骑的?没听说你们那么依赖武功啊?喜欢专研武功的应该是暗卫才对啊。如果有人做到了,你们打算怎么办?”士兵傲然道:“如果真的有人能做到,我们自然也能做到。”叶璃满意的点头,“很好,校场集合。”看着士兵们列队出去,秦风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叶璃低声道:“王妃…你说的该不会是你吧?”他相信有人能做到,王妃不会故意拿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来戏弄他们。但是怎么可能是看起来娇滴滴的王妃本人?虽然他知道王妃很厉害,但是就像王妃说的一样。武功好和体力好完全是两回事,而这上面写的东西明显更需要体力而不是武功。要是王妃出了什么事,王爷非砍了他不可!

    叶璃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为了应对诸如此内的突发事件叶璃特意穿了一身合适的衣服。毕竟照旧有过不少训练的经验,这些个精锐们会有些什么反应也基本上都是叶璃曾经训人和被训时经历过的。就算猜也能猜到几分。

    负责建设这个山谷的工匠都十分敬业,院外的教场基本上完全符合叶璃的要求。一群不服气的士兵们站在校场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长得比他们挨了一大截,人也瘦弱的很的楚公子背着几十斤的重物气定神闲的跑步。一开始也没人在意,但是等到她绕着教场跑了五六圈依然还是连气息都没有乱的模样时,众人终于知道这位楚公子确实不简单了。十圈之后,楚公子并没有停下歇息而是直接冲向了教场中间那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爬过挂满了铁蒺藜和各种锐利东西的却压得低低的网,攀过了高达两丈多的网绳,翻过一丈多高的土墙,抓着绳子荡过两丈远的的距离准确的落在一个还不到半尺宽却有五尺高的木头上。在众人惊怔的目光中如履平地的冲了过去。最后冲到终点,那里已经摆好了弓箭。叶璃拿起长弓,抽箭开弓,信手一箭正中红心。而放在一边的沙漏里还有一点细沙正在慢慢的往外流淌。

    叶璃回头,挑眉看着眼前一群呆头呆脑的人。心中却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其实昨晚这一系列的动作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还是有点勉强。虽然她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停止对自己的训练,嫁入定王府这一年更是可以毫无阻碍的锻炼自己。甚至因为墨修尧是不是的指点在古武方面也颇有进步,但是这样的一个系列的动作到底有好多年没有完整的做过了。幸好还是顺利完成了,要是在这些家伙面前出了岔子以后可就不好教训他们了。暗地里动了动累的有些僵硬的身体,叶璃面上却是含笑从容以对,“怎么样?”

    “好!”人群里沉寂了片刻,才爆发出一片叫好声。不过他们之前是怎么想的,眼前这位楚公子轻易的做到了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就是比他们强。而他们毫无疑问的都佩服强者。

    “那么…各位会好好听从后面的教头的教导。并且在半个月后让我看到你们的成绩?”

    “是!公子!”众人异口同声地应道。

    挥退了众人,叶璃原本还笑容自若的神色顿时垮了下来。靠着一边的平衡木苦着脸直叹气。秦风看在眼里挑眉道:“属下以为王妃做起来很轻松呢?”

    叶璃无奈的挥挥手,“再轻松也经不住太久不练,手生啊…我刚才差点从上面掉下来。果然还是托大了,回来之后也忙得很,连熟悉场地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也没什么…真上了战场谁给你时间熟悉场地啊?”

    秦风皱眉,不解的道:“王妃不必如此拼命。”

    叶璃笑道:“也不算,比起在京城里你来我往的试探这个揣摩那个,我宁愿在这里呆着。不拼命那些心高气傲的家伙肯心服口服么?这只是个开始,以后还得经常吓吓他们,免得一个个都目中无人了。”

    秦风忍不住抚额,您今天已经够打击人了,还要吓吓他们?

    “会吧。我快累死了,休息一会儿再打道回府。”叶璃揉了揉手臂,转身往小院里走去,“对了,不用我提醒你什么叫保密吧?让王爷知道了今天的事你的所有任务就再翻一倍。”

    “是。王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0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02.唯你一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02并对盛世嫡妃102.唯你一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