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北戎七王子

    106全文阅读。北戎七王子

    台上,瑶姬手捧着一个五彩的绣球含笑望着台下。台下的男人们无不激动的盯着那颗小小的绣球,只要抢到它就能和京城第一舞姬共度一夜这对于这些平时就连见瑶姬一面也是望向的普通百姓男子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诱惑。瑶姬目光落到叶璃身上,对她挑了挑眉嫣然一笑。叶璃皱眉,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只见瑶姬举起绣球朝着自己的方向用力抛了过来。人群里一阵惊呼,离得远的只能挫败的惋惜咒骂。离得近的无不全神贯注的盯着那空中飞来的绣球,高高的举起双手想要接住这从天而降的艳福。

    从瑶姬的手举起来开始的时候叶璃就看明白了她想要抛出来的方向。瑶姬当然不是想将绣球抛给自己,而是站在她身后的墨修尧。绣球脱手之后瑶姬还朝着她挑了挑修眉,无声的动了动嘴唇。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却难不倒擅长唇语的叶璃,她说的是,“你猜他接不接?”叶璃心里低咒一声,回头想要拉开墨修尧。如果是平时,以他们二人的身手自然不愁避不开一个小小的绣球,但是现在两人前后左右都挤满了人,连摞一下脚都困难更不要说闪开了。墨修尧低头看了一眼拉着自己衣襟的叶璃低笑一声,一抬手对着朝着自己本来的绣球拍了一掌,绣球立刻换了个方向往另一边飞去了。

    随着绣球的方向偏离,人群呼啦一下又往另一边涌去。墨修尧将叶璃揽在怀中护着免得被人群挤到,一边笑问,“阿璃刚才是在紧张么?”叶璃轻哼一声抬头去看台上,瑶姬见自己的绣球被拍飞脸上却并没有失望的神色,反而对着叶璃笑得更加妩媚妖娆,无声的笑道:“恭喜。”叶璃微微点头,算是收下了她的祝贺。

    五彩的绣球在人群中被争来夺去,往往一个人还没抢到手就被身边的人拍走或者抓走了,抢夺的战况之激烈让人叹为观止。只是一个小小的绣球,就算再多人抢也不可能一直永无休止的争夺下去。就在一个仗着自己高人一等的彪形大汉拔得头筹伸手要抓住绣球的时候一个卓然的身影踩着众人的肩头飞掠而至,一脚踢开了那大汉的手同时将绣球往台上站着的女子踢了过去。

    在所有人失望的惊呼中,一道迅捷的身影飞快的掠上台去,在绣球落到瑶姬身上之前接到了手里。台上,一个穿着褐色锦衣的青年男子悠然的站在瑶姬身边,俊挺的脸上棱角分明,比起大楚的男子更多了几分粗犷豪爽的气息,但是也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里闪烁着的锋芒却让人知道他并不是那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男人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绣球,对这台下已经落在人群中的男子笑道:“这位公子既然看不上瑶姬姑娘只在一边看着就是了,这般将人家的绣球踢回来未免太过无礼了。都说大楚是诗书礼仪之地,公子这般未免太过…唐突佳人了。”

    人群中的男子,沐阳侯府世子沐扬沉着脸,飞身上台一言不发的朝褐衣男子一掌拍了过去。褐衣男子显然早有准备,轻而易举的侧身让过。褐衣男子显然早有准备,轻而易举的侧身让过。两人就在台上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台下的人们也纷纷叫好。既然抢不到美人恩泽,看一场热闹也没什么损失。普通百姓得到的拥有的不多,所以也不容易产生太多的执念TXT下载。

    叶璃倚在墨修尧怀里,好奇的打量着台上和沐扬打斗的男子。只看外貌就能看得出来,这位绝对不是大楚人,“这是…北戎人?”叶璃对北戎人的印象不太好,上一次还是去年大婚的时候,那位北戎十三王子给她留下了非常恶劣的印象,这一次这位倒是好雅兴跑到这种地方来玩儿。墨修尧笑道:“之前传来消息北戎来迎亲的人提前来了大楚,倒没想到他这么快居然已经到了京城了。”叶璃挑眉,回头看他,“你认识?”

    “耶律野,北戎七王子。”墨修尧沉声道,“沐扬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叶璃微微点头,只是几招之间她也看出来了。沐扬功夫的确不错,但是到底比不上耶律野那样明显是从战场上磨砺出来的。这也怪不得沐扬,大楚虽说尚武却也崇文,而一般的权贵之家更趋向于让子女走仕途而不是上战场。毕竟战场上刀剑无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丢了性命。沐扬年纪轻轻能够文武兼修在武功方面能有这样的成就以属不易。而北戎却更大楚完全不同,化外之地虽然受了不少中原文化的熏陶,却依然民风彪悍强者为尊。而耶律野身为北戎王最优秀的几个儿子之一,自然是十几岁就在战场上拼死出来了。

    不过上百招,沐扬就开始落了下方。而耶律野却显然正到兴头上越战越勇,一阵猛攻打得沐扬左支右拙节节败退。叶璃看了看墨修尧忍不住皱起眉来,她不想让墨修尧上台不管输赢最后必然是一阵风波,但是同样的无论是她还是墨修尧都不能眼看着沐扬被耶律野伤了。瑶姬原本有些失神,在看到沐扬快要落败时终于回过神来,有些气急败坏的道:“说要你多管闲事!我跑我的绣球干你什么事!”

    耶律野朗声笑道:“瑶姬姑娘说的不错。沐世子,你既然将绣球踢回来了,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

    沐扬看了瑶姬一眼,依然一言不发的应对着耶律野源源不断的攻势。只是台下即使不懂武功的人也看得出他有些辛苦,耶律野冷哼一声,似乎终于失去了耐性笑道:“既然世子无话可说,就不要打扰在下一亲芳泽了。去吧!”低叱一声,耶律野一掌拍向沐扬的心口,这一掌气势雄浑,显然又开山裂石之威。站在一边的瑶姬忍不住掩唇惊叫起来,“不要!”台子本身就不大,瑶姬离两人也近。眼见沐扬遇险瑶姬惊呼一声拼尽全力扑了上去。她从小习武,身体灵活并不输一般的习武之人,这情急之下全力一扑竟真让她插入了沐扬和耶律野之间。眼看耶律野这一掌就要拍到瑶姬身上了。

    台下观战的众人都忍不住闭眼不敢再看,刚才这两人动手时台上的东西被打的四分五裂,这一掌要是搭在瑶姬身上,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只怕立时就要香消玉殒了。

    “嗖——”一道莹光飞快的划过,耶律野只觉眼前莹光一闪连忙收回了掌力往后疾退数步站定。瑶姬脸色惨白正好跌落在模样怀里,原本闭目待死却发现那一掌并没有打在自己身上。睁开眼睛正好望见沐扬隐含担忧和怒意的眼眸,再想想两人如今的处境,心中一黯站起身推来了模样。

    耶律野负手而立,侧首看了一眼钉在一边的柱子上的珍珠花簪。虽然只是及其普通的珍珠银簪,但是整个簪子入木三分只留下一个珍珠珠花在外面,可见对方功力只高深。若不是及时撤回了掌力,耶律野相信这只簪子绝对会穿透自己的手腕。回头望向暗器的来处,入眼的是一对衣着低调素雅的青年男女。女子清丽婉约,眉宇间却流露出不同于一般大楚女子的大气和清贵,男子面具覆面,月白的衣袍却将人衬得宛如皓月,温文尔雅其实非凡。扬了扬眉,耶律野笑道:“这位公子已经有佳人在怀,难不成还对瑶姬姑娘有兴趣不成?”

    墨修尧淡淡笑道:“耶律王子说笑了,我家娘子生性纯善,最见不得血腥。王子一时兴起下手没个轻重不要紧,要是吓到我家娘子可就不好了。”闻言,沐扬有些惊讶的回头,看到人群中的墨修尧和叶璃不由得愣了愣,微微点头并没有开口揭穿两人的身份。耶律野没想到被人一语道破了身份,眯了眯眼打量着墨修尧和叶璃,半晌才笑道:“原来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王爷和王妃,真是幸会。”墨修尧淡然道:“本王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耶律王子。”

    耶律野笑而不语,避开了墨修尧对他私自潜入楚京的质问,指着瑶姬笑道:“既然王爷并没有打算来争夺瑶姬姑娘,那么是不是表示瑶姬姑娘依然是属于在下的?”

    “你休想!”沐扬沉声道,走到瑶姬跟前将她挡在自己身后。耶律野不屑的嗤笑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沐扬道:“沐世子何不问问瑶姬姑娘的意见呢?也许瑶姬姑娘更愿意选择更强的那一个呢?”瑶姬沉默的从沐扬身后走了出来,在沐扬惊怔的目光中走到了耶律野的身后,“瑶姬!你……”

    瑶姬淡淡一笑,表情却有些苦涩,轻声道:“今天的规矩是瑶姬自己定下的,瑶姬自然要要遵守。有劳世子特意跑一趟,也算全了你我这些年来的交情。世子请回吧。”

    沐扬盯着她绝艳的容颜,许久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瑶姬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开始有些僵硬,终于还是转过身去不在于他对峙。此时天色已晚,已经将近宵禁之时,台下的人们看着没有热闹可看的,有些扫兴的纷纷离去。台上耶律野朝下面叶璃和墨修尧一笑道:“王爷,王妃,今日一见也是有缘,不如找个地方喝杯酒叙叙如何?”

    墨修尧牵着叶璃走了过去,淡笑道:“耶律王子佳人在怀,还有心情和本王叙旧?”

    耶律野眼中闪过一丝锐气,笑道:“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去年不慎得罪了王爷。幸而王爷宽宏大量不予计较让他平安回到了北戎,小王正想亲自向王爷致谢呢。”墨修尧大方的点头道:“来者是客,本王并非无量的小人,一点小事耶律王子不用记在心上。”对于把本来就傻的耶律平弄得更傻墨修尧可没有半点愧疚,事实上能让他活着回去墨修尧就觉得自己这些年修身养性的果然不错了。耶律野心中一哽,只恨不得把墨修尧给一掌拍死。墨修尧若真的直截了当杀了耶律平他或许还没那么生气。但是他却将耶律平送去给自己的死对头太子,不仅如此他还让人对自己透露了消息。他担心耶律平对太子泄露什么己方的机密只得费尽心机将他从太子手上弄回来。谁知道救回来的却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当然他绝对相信墨修尧在弄傻耶律平之前绝对把他知道的事情都掏得一干二净了。定国王府的人有半个留在这世上都是祸害,父王诚不欺我。

    “这位便是定王妃么?在下北戎七王子耶律野,王妃有礼了。”知道扯嘴皮子扯不过墨修尧,耶律野也不为难自己。干脆利落的改变了对象对叶璃笑道。

    叶璃站在墨修尧身边,轻声浅笑道:“耶律王子有礼了。”

    耶律野有些放肆的打量着叶璃道:“来楚京的路上就听说王妃巾帼不让须眉,原本来以为…原来竟是以为如此婉约佳人么?定王真是好福气。”墨修尧眼神一暗,飞快的掠过一丝煞气却又极快的消于无形,对耶律野笑道:“耶律王子谬赞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耶律王子看是不是移驾到寒舍小坐?”侧首看了看台下,此时离宵禁不过一刻钟左右了,街上的人群早已散去。布置的热闹喜气的台上只剩下他们几个人看上去有些古怪和诡异。

    耶律野不动声色的笑道:“定王相邀是小王的荣幸,不过今天天色已晚,贸然拜访定国王府实在是有些失礼。改日小王一定亲自上门拜会王爷和王妃。”这个时候去顶王府小坐,耶律野相信只要脑子没问题的人都不会做这个决定。见他拒绝,墨修尧也不勉强,“既然如此,本王和阿璃就先告辞了。耶律王子和沐世子……”

    耶律野笑道:“小王也要回客栈了。至于瑶姬姑娘,刚刚不过是一场玩笑,还请瑶姬姑娘和沐世子不要介意。”似乎没想到他会如此轻易松开,沐扬先是一愣。瑶姬也有些惊异的望着耶律野,耶律野混不在意,挥手道:“在下看到沐世子身手了得一时技痒,多有冒犯还望各位见谅。”

    人家都如此说了,沐扬自然不会再计较。点点头道:“耶律王子技高一筹,见笑了。”

    耶律野挑眉一笑真要说话,街角处一道寒光闪过,几个黑衣人朝着这边扑了过来。耶律野侧首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刀光,随手一掌将刺客拍开,一边回头对墨修尧笑道:“王爷,原来楚京的夜晚竟是如此的危险啊。”墨修尧一手搂着叶璃,一只手扣住一个刺客握到的手轻轻一用力,深夜里骨头碎裂的声音清脆入耳,“或许是因为游客从远方来?毕竟本王记得之前京城夜晚都十分安宁。”耶律野朗笑一声也不反驳。

    另一边沐扬一边护着瑶姬一边应敌,瑶姬身子有些僵硬,虽然她不愿让沐扬再碰到自己,却也知道现在并不是任性的时候,只能一动不动的任由沐扬将自己搂在怀里。脸上的神色却是黯然忧伤躲过遇到刺客的恐惧。

    刺客们显然也发现眼前的三个男子都是高手,但是墨修尧和沐扬都各自护着一个女子,只有耶律野毫无牵挂自然放手大杀。刺客们暗中对视了一眼纷纷转身围攻起墨修尧和沐扬来,只要解决了这两个男人,剩下的那一个自然容易解决。被撇到一边的耶律野见状扬了扬眉,看看墨修尧这边应付自如转身便扑向沐扬那边的战团。

    叶璃有些无奈的被墨修尧搂在怀里,虽然知道墨修尧完全可以应付眼前的刺客,但是在这种情形下被人护在怀里实在是让她有些不习惯。但是墨修尧搂住她腰间的手告诉她墨修尧并没有打算放开她,叶璃只得无奈的叹息一声,小心的注视着周围的刺客以防万一。

    也不知这些刺客是什么人,看起来实在不怎么样。闲着无聊插不上手,叶璃有些无趣的想着。嫁入定国王府别的不用说刺客肯定是遇到过不少的。这些刺客在叶璃眼里的水平实在可以说得上是平平。看着三个男人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将刺客摆平了,叶璃微微皱起眉来。这些人说是刺杀还不如说更像是做一场戏给谁看的。别说是这三个人在场,还有定王府暗中的暗卫还有耶律野出门在外也不可能真的不带侍卫。就是这三个男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这几个刺客能应付的。

    “小心!”那边最后一个刺客被耶律野放到,瑶姬立刻就推开了沐扬退得远远地。沐扬看着远离自己瑶姬愣了愣只是微微苦笑,回过头去要跟耶律野致谢。身后一个漏网之鱼却趁机向瑶姬射出了一枚暗器。叶璃惊呼一声,随手拽过墨修尧腰间的一块玉佩挣了过去。噌的一声暗器被大飞出去,玉佩也跌到到一边地上摔成了几块。

    ------题外话------

    正写着电脑重启有够坑爹的~四川又地震了,望所有人安好。祈福雅安,天佑四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0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06.北戎七王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06并对盛世嫡妃106.北戎七王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