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惊闻

    151。惊闻

    送走了南侯,南侯世子从里面冲了出来早已是泪流满脸。卓靖和林寒跟在他身后都是满脸无奈,若不是他们拉着南侯世子早就冲出来了。见南侯世子出来就朝门口冲去,叶璃起身道:“你去哪儿?”

    南侯世子一顿,卓靖和林寒一左一右早已封住了他前面的去路。南侯世子回头道:“为人子,为人夫,我怎么能看着父母妻儿含冤入狱?何况这事本就是因我而起。”叶璃走到他跟前,淡淡道:“你现在冲出去有什么用?出了多一个人被投入天牢押赴刑场以外?还是你想要去御前辩解,你觉得皇上会给你这个机会么?”南侯世子痛苦的掩面,叶璃说的这些他怎么会不懂。但是现在他出了陪着父亲一起回京,陪着家人共同面对这些,他还能做什么?

    “南侯此去,也未必就没有生路。”看着他们,墨修尧淡淡皱眉道。

    南侯世子惊喜的望向墨修尧,墨修尧蹙眉道:“华国公手中有高宗皇帝赐予华家的铁卷丹书,即使是死罪也可免。”

    “可是……”南侯世子迟疑,铁劵丹书他听说过,但是本朝却只有当年对高宗有过救命之恩的华家被赐过一份。就连世代护国的定国王府也没有这样东西。但是这么贵重的东西,华国公府……墨修尧垂眸道:“华国公必不会吝惜死物。本王只怕……”只怕墨景祁下定决心要南侯的命,就算铁劵丹书救了他只怕也难逃一死。叶璃显然也想到了墨修尧的顾虑,微微点头侧首对林寒道:“传信给墨华,尽力护南侯周全。”

    南侯世子也渐渐冷静下来了,对着两人一拜道:“南峻飞多谢王爷王妃。”

    叶璃摇头道:“世子何必多礼。”南侯世子苦笑道:“在下草字峻飞,以后王爷王妃还是直称姓名吧。我如今哪还是什么世子。”

    “启禀王爷王妃,刚刚那位周大人留下一封信给王妃。”门外侍卫呈上一封密封的信函。叶璃挑眉,有些奇怪的取过信函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周大人?”侍卫点头道:“刚才临走的时候,周大人私下将信函交给属下,请属下转交王爷王妃。”墨修尧皱眉道:“阿璃认识周煜?”刚刚周煜一进来的时候叶璃的神色有一丝意外,虽然一闪而逝不过一直关注着她的墨修尧还是看到了。叶璃摇头道:“应该是今科的进士吧。去年有过一面之缘。”叶璃记性就算不是过目不忘也不会差的太远,周煜一开口说话她就想起来了,正是去年在慎德轩卖画的那个书生。没想到他不仅考上了进士,如今还成了大理寺的主簿。虽然官职不高但是确实一个实缺。只要能力运气不是太差,将来应该有个不错的前程。

    打开信函,叶璃低头一看立刻变了脸色。沉默的将信函递给墨修尧,墨修尧一看,原本就不怎么和悦的脸色顿时阴沉起来。拍案而起厉声道:“来人!立刻追回南侯,胆敢阻拦者,杀无赦!”卓靖林寒脸色一凌,齐声应是快步走了出去。南峻飞也知道出事了,脸色一变也跟着卓靖和林寒奔了出去。

    大厅里只剩下墨修尧和叶璃两人,气氛却更加沉重起来。看着墨修尧阴沉的脸色,叶璃也不多话,无声的坐在一边看着他。许久,墨修尧似乎终于从极度的很怒中清醒过来眉宇间多了一丝疲惫和无奈。重新拿起放在桌上的信,墨修尧看着叶璃苦笑道:“阿璃,我好累

    ……”叶璃无言的靠在他肩头上,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墨修尧伸出一只手搂住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儿,汲取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暖意,却怎么也无法抵御心底升起的阴寒。看着手里写满了熟悉字迹的信函,定国王府果然已经遭人恨到了如此地步么?只是皇上…你如

    此作为就不怕大楚江山从此毁于一旦?

    信函,并不是周煜写的。而是华老国公的笔记,没有人知道华老国公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只能找周煜这个入朝为官才不过半年的小吏来送这封信的。信中提及的情况才真的让人心寒。墨景祁答应将西北三州十一城的土地割让给西陵,而条件就是与西陵里因外合消灭

    整个墨家军。同事参与行动的还有盘踞南方的墨景黎和南诏国。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此时…南诏已经挥兵进入碎雪关了。

    “墨景祁疯了。”叶璃轻声道。积三国之力对付墨家军,或许能行。但是墨景祁有没有想过一旦墨家军湮灭西陵和南诏真的还会按照约定退回去么?这与让人将吃到嘴里的肉吐出来有什么差别?墨修尧沉声道:“他确实是个疯子。阿璃,你似乎嫁了一个永远麻烦不断地夫君。”叶璃无奈的笑道:“现在才知道也晚了。”

    南侯等人回来的很快,卓靖和林寒截到他们的时候一行人也才刚出了城门口。不过一刻钟功夫就从新回到了太守府。王敬川脸色很是难看,沉声道:“定王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南侯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墨修尧,但是他也明白无缘无故定王不会让人将他们拦回来。墨修尧神色冷淡的盯着王敬川,淡淡问道:“王大人是否还有什么事忘了告诉本王?”

    闻言,王敬川心中一凉。不知为何突然觉得现在神色平静淡然的定王比刚才刻意释放出威压的定王更加可怖。强笑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请恕下官驽钝。”

    墨修尧冷笑道:“好一个驽钝。本王倒不知道皇上会派一个驽钝的人前来西北。既然王大人不记得,本王不妨提醒王大人两句。比如…在回京途中暗中处决南侯的事情。想必王大人是不会忘记的?嗯?”王敬川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这道密旨是他出京的前一刻才亲自在皇上跟前接到的。可以说这世上出了他自己就只有皇上知道。接旨之后他更是快马加鞭的赶到西北,王敬川实在想不明白定国王府的探子就算有通天本领又到底是怎么得到这样的绝密消息的?听了墨修尧的话,南侯一怔随即苦笑起来。站在他身后的南峻飞却是目眦欲裂,若不是被林寒拉着只怕就要冲过去把王敬川给撕了。

    王敬川也知道,落到定王手里自己是无处可逃了。身子一软跪倒在地上,“王爷恕罪,微臣也是奉旨行事。求王爷饶命。”

    墨修尧连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叶璃挥手道:“带下去吧。”

    王敬川很快被两个侍卫拖了下去,叶璃这才看向沉默的站在一边的周煜浅笑道:“周大人,你不怕么?”

    周煜神色从容,拱手道:“微臣相信王妃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叶璃淡淡微笑,点头道:“此事还要多谢周大人。只是周大人此举…回京之后恐怕有些不好交代。”皇帝和西陵的交易消息是华国公请周煜送来的,但是关于南侯的事情却是周煜自己揣摩出来之后加进去的。王敬川自以为消息隐秘,却不知道周煜跟在他身边这些天,只从他平时行事和神态中就推测出了皇帝对南侯一家的处置。周煜沉默了片刻道:“去年多亏王妃援手,微臣才能够及时筹到银两请大夫为家母诊病。前些日子家母寿终正寝,微臣本该请旨丁忧为家母守孝,却被派来跟随王大人来了西北。可见是机缘巧合要微臣报答王妃大恩。微臣如今孑然一身,并没有什么顾忌。”

    墨修尧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既如此,周大人可愿舍弃功名暂时留在西北?”

    周煜一怔,他虽然不怕死但是并非想要寻死。定王此举显然是有意保下自己,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含笑已对的叶璃,周煜很快做出了决定,“多谢王爷收留。”

    “南侯还有王大人该怎么办?王爷可有什么主意?”叶璃含笑问道。

    墨修尧笑道:“阿璃这么问想必是已经有了主意了。”

    叶璃莞尔一笑,“西北正值战乱,西陵人四处为虐,王大人一行不幸遇到贼寇或是西陵士兵全军覆没也不足为奇。王爷以为呢?”墨修尧赞道:“阿璃所言极是。”南侯上前拜谢道:“多谢王爷王妃。”叶璃摇头道:“侯爷安心住下便是,只是要委屈侯爷一些时日了。南侯府……”南侯凄然一笑道:“听天由命吧,只盼着皇上听到了我父子俩丧命的消息能够高抬贵手放过一家老小。”

    从新安置了南侯父子,林寒领命去布置王敬川一行遇难的场景。虽然南侯父子还有周煜是假的,但是王敬川至少是货真价实的。林寒也是叶璃亲自训练出来的伪装高手,自然不会在现场留下可以的破绽,只是南侯父子短期内免不了必须隐姓埋名了。这些事情现在也只能算是小事,叶璃和墨修尧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了华国公送来的密函上面了。

    得到消息,即使是平时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凤之遥也忍不住怒火三丈,从椅子里跳起来就要领兵杀回京城,却被墨修尧叫住了。凤之遥沉着脸道:“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王爷还要护着墨景祁?还要护着大楚?这江山他墨景祁都不在乎,咱们这些人多什么事儿?”墨修尧神色漠然,沉声道:“本王要护的从来都不是墨景祁,墨家军要护的也不是大楚的千里江山。而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黎民百姓。凤三,这个时候和墨景祁决裂,不必管西陵南诏北戎,大楚自己就会战乱四起狼烟满地。”

    凤之遥冷声道:“那现在怎么办?就算咱们什么都不说,墨景祁就会这么算了么?如果咱们在前方与西陵交战,王爷能保证他不会在背后捅咱们刀子?”墨修尧默然,他无法保证。墨景祁能和西陵签下这样的协议,就表示他本身就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随地的在背后捅墨家军刀子。但是现在……一双温暖纤柔的素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墨修尧抬起头来对上叶璃含笑的眼眸。叶璃看着从未有过的暴怒中的凤之遥道:“现在不公开是对的,我们没有证据。这些年墨景祁培植的势力并不在少数。墨家军一共只有七十万大军,凤三可还记得大楚统共有多少人马?”

    凤之遥一怔,渐渐地冷静了下来,思索片刻道:“超过两百万。而且…墨景祁是皇帝,暗中甚至还可能有我们不知道的军队存在。”

    叶璃点头道:“一旦撕破了脸,其实大多数时候老百姓还是信皇家的多一些。就算普通百姓都相信咱们…长远来说却是有利,但是短时间内没有任何益处。而我们,却很有可能要同事面对超过两百万的军队。墨家军…便是再如何英勇善战也无法在这么多军队中站到上方。”凤之遥不甘的道:“难道就这么忍了?”

    叶璃摇头道:“不是就这么忍了,而是我们需要时间。”

    凤之遥沉默良久,齐声道:“我明白了,但是王爷王妃,我要回京一趟。”

    墨修尧皱眉道:“你回京能做什么?”

    凤之遥苦笑道:“王爷,这消息如今连京城的暗卫都还没有得到。是从哪儿传出来的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不放心……”墨修尧道:“你回去对她更危险,凤三,你从来就不是能隐忍的人。”凤之遥颓然道:“没错…这些年若不是王爷拦着,我……”墨修尧看着他,挑眉道:“你在怪我?”凤之遥摇头苦笑道:“不,我知道…无论我怎么做她都不会跟我走的。王爷…救了我们两个人的命。”墨修尧道:“安心在西北待着。本王保证就算楚京的人都死光了她也会活着的。”凤之遥猛然抬头,目光湛然的望着墨修尧,“王爷有安排人……”

    墨修尧道:“我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何况这些年她也帮了定国王府不少。本王岂会不顾她的死活?”

    凤之遥眼中闪过一丝安心,重新坐了下来,“多谢王爷。”

    墨修尧淡淡道:“本王不是为你。”

    凤之遥笑道:“我知道,我为自己谢王爷。”

    ------题外话------

    大家都讨厌皇帝哈,木办法,皇帝也很无奈他很想变强很想让自己流芳千古,奈何他很脑残。表认为皇帝不能那么脑残,事实上咱们看历史书的时候,总会想这昏君咋会这脑残呢…很多行为别说皇帝根本是普通人也明白做了不对滴嘛~至于定王府,他们并不是死忠愚忠,现在这情况不撕破脸皇帝只能暗中捣蛋,撕破脸墨家军马上就可能面对西陵,南诏,大楚,甚至是北戎的围攻。墨家军和周边各国的仇接的太深了,除了你死我活,没别的路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5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51.惊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51并对盛世嫡妃151.惊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