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退守

    159。退守

    “王妃!”凤之遥如一阵风一般的从外面刮了进来,一贯潇洒肆意的脸上难得的冒着细密的虚汗,玩世不恭的俊雅也因为紧张而变得苍白。叶璃抬起头来看着他,含笑问道:“怎么了?”凤之遥失态的伸出手指着她,很快就收了回去脸上却依然一副消化不良的模样,“你…王妃…你、你真的……”

    “没错。”看不惯他哆哆嗦嗦的模样,叶璃大方的点头承认,“是啊,我有了。”

    “怎么会这样!”凤之遥一脸被雷劈了的衰样,可怜巴巴的望着叶璃。叶璃心中不由得一囧,无奈的放下笔道:“我和王爷成婚一年有余了,有了孩子有什么问题?”凤之遥默然,一对已婚夫妇有了孩子能有什么问题?当然没问题了。但是现在…两军交战之际,一军主帅有了孩子这算不算问题?哭丧着脸,凤之遥叹气道:“小世子…来的真不是时候…”就算早几天也好啊,至少王爷还没走的时候,有王爷在也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叶璃无意识的轻抚了一下平坦的腹部,轻声笑道:“不是时候也已经来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好吧,没有做好避孕的事确实是她思虑不周,“凤三有什么建议么?”

    “我要立刻禀告王爷!”那是墨修尧的孩子,定国王府的小世子,他哪敢有什么建议?

    “不行。”叶璃摇头道:“我怀孕的消息最多只能卓靖他们几个知道。武将里面就你知道就可以,不得外传。”

    凤之遥皱眉,“这是为何?”

    叶璃有些无奈的道:“王爷现在脱不开身又何必让他分心呢?而且,我有孕的消息传出去对咱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凤之遥担忧的道:“但是王妃和小世子的安危…还有之怕也瞒不了多久吧。”叶璃思索道:“我估计这场战事最多三个月内就会结束,到时候孩子还不满四月。只要小心一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凤之遥还想再劝,却被叶璃挡了回来,“王爷应付各路联军已经不易,若是还要他分神担心我们这边,你觉得对他有好处么?”凤之遥看看一脸坚定的叶璃,终于轻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属下遵命,还请王妃保重。”

    “我知道了。”叶璃点头道。

    九月底十月初,西北的天气却已经变得有些阴寒了。不时的下起的小雨刮起的寒风让生长在楚京的人们提前感受到冬天的到来。而进入冬季,也就因为这各种军用的粮草军马的草料开始变得紧缺了。而西陵国素来是不盛产粮食的,粮草储备自然称不上多富裕,更因为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场原本以为志在必得的战争会打到现在这样胶着的局面,西陵的粮草开始有了一些供不应求的迹象。到了十月中旬,除了依然留了一些人围困信阳以外,镇南王已经将大部分兵力转向了有西北粮仓之称的洪州,并且西陵士兵也开始了他们久违的掳掠行为。抢劫所到之处的官府粮草府库,抢劫农田里还没来得及收割的粮食,甚至发展到抢劫普通村寨的地步。

    消息传入信阳,叶璃自然是大怒。其实前世今生她经历过无数的战火,但是她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但是…她知道战争。因为前世她所处的太平盛世并未离开战争太久的时间。比起之前墨景黎的反叛,那甚至称不上真正的战乱。墨景黎是大楚人,更不是疯子,即使是两军交战中他也不会去随意伤害普通百姓。因为在墨景黎心里那毕竟还是他的黎民百姓。但是西陵人不一样,他们要的不只是大楚广袤的土地,还有上面的粮草,金银财富,他们甚至会想要尽可能的消灭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西陵苦寒,他们需要有人腾出这大片的富庶的土地给他们。她可以想象西北的百姓在遭受怎样的痛苦,然而…她却无能为力…

    “王妃……”宽大的书房里,在座的将领脸色都不好看。凤之遥担忧的看着叶璃紧紧握住的手和冰冷的神色,皱眉道:“王妃息怒,此事…实非王妃之国。”叶璃轻哼一声,扫了一眼底下的众将领淡淡道:“非我之过…那是谁的错?”众人低下头来,齐声道:“末将无能,请王妃责罚。”叶璃垂眸,轻声叹息道:“本妃没有立场罚你们。只是希望诸位记住一句话。墨家军的职责,保家卫国。而如今,西陵人在西北肆虐,百姓民不聊生。各位站在城墙上往外看看,各位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墨家军之耻。让需要自己庇佑的百姓遭异族凌虐,是为军人之耻。同样…也是定国王府之耻!”

    众人不由的脸色通红,几个年轻的将领早已按耐不住跳了出来,“请王妃下令,末将等愿为先锋驱逐西陵贼寇,震我墨家军魂!”

    叶璃摇头叹息,拿起案上的折子递了出去道:“看看吧,这个账要怎么打你们说说看?”

    接过叶璃递下来的折子,看过之后的人都变了脸色。镇南王又朝西北增兵了,显然是想要灭了西北境内的墨家军然后包抄王爷的后路。这几日,西北各处的驻军都损失不小。

    “凤三,你的意见。”叶璃问道。

    凤三抬头看了看那叶璃,有些踌躇不前。叶璃道:“照实说便是。”

    凤三咬牙道:“属下的意见是弃守信阳!”众人一片哗然,信阳之前被屠,王爷亲自从西陵人手中夺回,若是再次失守墨家军的脸上可不好看。叶璃神色平静,淡声道:“说说理由吧。”凤之遥道:“信阳城三面平川,易攻难守。而且如今也只是一座空城,死守此处毫无意义。一旦西陵大军占据西北十一城,信阳势必成为古城。到时候就算咱们能收几个月又有何意义?”叶璃点头,道:“继续说。”凤之遥走到挂在不远处的一副大型地图跟前,抬头看了看指着某处道:“属下的意见是弃守信阳,从漓水夺道拒收洪州。洪州是西北粮仓,地势复杂险峻。如今西陵大军虽然竭力想要打通前往洪州的路,但是依然连连遇挫。而我们熟悉西北地形,绝对可以在他们大队人马赶到之前赶到洪州,并且清理掉已经在洪州的先头部队。另外洪州地处要塞,乃是西北门户,只要我们死守洪州,镇南王就算有千军万马也别想从西北进入中原。”

    书房里一片沉默,所有的人都盯着地图似在思考着凤之遥的话。

    叶璃抬头看向众人,“各位以为如何?”

    许久,年轻的云霆出列道:“末将同意凤将军的提议,末将愿为先锋为王妃开道!”

    很快,又有更多的人附议。

    看着底下群情激昂的将领们,叶璃点头轻声道:“本妃知道了,诸位先回去做准备吧。无论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战斗,本妃都希望诸位能够有足够的准备和精力。”

    “是,王妃。”

    众将领纷纷告辞,书房里只留下凤之遥和卓靖等人。凤之遥看着叶璃了然的道:“王妃也同意属下的意见?”叶璃浅笑道:“在信阳拖了这么久,凤三着急了是么?”凤之遥摇头道:“属下明白王妃自有考量。何况…王妃如今的身体实在是不适合长途奔波…”想要把镇南王拖在西北,退守洪州就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太早了会让镇南王看破他们的用心,太晚太迟了又可能真的葬送整个西北三州十一城。叶璃道:“我的身体不碍事,你去准备吧。还有一件事你亲自去办。”凤之遥见叶璃说的郑重其事,也端正的神色,肃然道:“王妃请吩咐。”

    叶璃垂眸道:“就算我们退守洪州,我也不想让西陵人在西北能再得到一粒米,一颗粮食。”

    凤之遥一怔,“王妃的意思……”

    “坚壁清野。”叶璃幽幽吐出四个字来。

    凤之遥默然,他虽然未曾听过这个词,但是并不妨碍他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有些恍然的望着眼前神色清冷的清丽女子,凤之遥神色变了变,恭声道:“属下领命。”

    “退下吧。”

    “属下告退。”

    看着凤之遥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叶璃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眉宇间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卓靖看了看她,低声道:“王妃,西陵大军如今在西北烧杀掳虐,百姓本就苦不堪言,并非王妃之过。”叶璃摇头苦笑道:“可是本妃只怕是让他们苦上加苦了。”一旦西陵人抢不到粮食,怎么会不将怒火发泄到普通百姓身上?卓靖道:“信阳附近已经没有多少百姓了。”

    叶璃抬手揉了揉揉眉心,轻声道:“罢了,去准备吧。要走也不能白走了,总要给西陵人留下一点礼物才能离开。”

    一边秦风眼睛一亮,上前道:“王妃,属下请求留下断后。”

    叶璃看着他,“你有什么主意?”

    秦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确实有一些小主意,不过…天机不可泄露。”叶璃唇角微微勾起,莞尔笑道:“正好我也有一些小主意,不如咱们一起参详一下。”

    不止秦风,卓靖等人也来了精神,秦风朗声道:“属下遵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5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59.退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59并对盛世嫡妃159.退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