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交战

    深夜

    墨家军某处大营主帅账里,烛火依然静静地燃烧着。舒殢殩獍墨修尧坐在书案后面看着手中的折子,清隽的眉头不时微微皱起。墨景祈想要摧毁墨家军的决心确实不容小觑,这些日子五十万墨家军只明面上需要面对的敌人就高达八十万以上,再加上暗地里的敌人,保守估计也在一百万左右。虽然墨修尧确实是行军打仗的天才,但是这样的情形依然让他颇感压力。不仅要分兵应对来自南诏,西陵和黎王的军队,还要随时放着墨景祈在身后作怪。不过一个月不到,墨修尧竟是比从前病中更瘦了一圈。

    “王爷。”许久不见的阿谨出现在门口,年轻的脸上依然如往常一般的沉默寡言。

    墨修尧抬起头来,问道:“西北的战报传来了么?”阿谨点点头,将刚到手的战报送到了墨修尧跟前。无论多晚,王爷总是坚持每天看完了西北的战报才能休息。深知这一点的阿谨也习惯了每天一收到消息就立刻送过来给王爷过目。墨修尧伸手接过,低头看了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对于战报中提及的墨家军一路撤往洪州的消息让他剑眉深锁。这不像是墨家军惯用的打发,而且西陵大军也远没有厉害到能够让墨家军以那样的速度撤退的地步。看着战报上写着的伤亡数字,墨修尧抬手揉了揉眉心,“是阿璃的意思么?阿璃你在想什么?”沉思了片刻,墨修尧抬头道:“把前些日子的战报全部拿过来,还有地图!”

    阿谨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王爷猛然起身神色剧变的模样,连忙应了声是匆忙转身去取墨修尧要的东西。

    阿谨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墨修尧要的地图和战报都摆在了他的跟前。墨修尧仔细拿起每一份战报琢磨着上面的每一句话,不时的看了看地图,最后沉思起来。

    “王爷?”阿谨有些担心的叫道,王爷的脸色实在是不算太好。

    墨修尧垂眸,脸上的神色有些苦涩和无奈,“阿璃……”墨修尧看着眼前画满了标记的地图心中五味杂陈,他看明白了叶璃的布局,也明白了她的用心。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觉得分外的痛苦。他挚爱的妻子,他的阿璃,原本应该是人人艳羡养尊处优的定国王妃,如今却只能远在西北那样的荒凉之地,指挥着千军万马行走在腥风血雨之中。这一切…只因为他的无能……“切断西陵大军和西陵边境驻军的怜惜,全歼二十万西陵大军…阿璃,阿璃……”墨修尧心中蓦地仿佛被什么扯了一下,似乎一瞬间痛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平息的心中翻腾的思绪,墨修尧心中一跳。阿璃的计策或许是不错,但是西陵镇南王也不是普通人,若是被他看破了阿璃的想法……

    猛的站起身来,墨修尧沉声道:“去备马,本王要出去一趟。军中暂时交由几位大将军负责!”

    阿谨一愣,不解的看着墨修尧。此时已经是三更时分,王爷怎么会突发奇想要出去?看了看桌上摊开的卷宗和地图,或许是王妃出了什么事?阿谨并未领命,沉声道:“王爷,马上就是十五月圆了。万一你在途中…而且,如今战事紧急,你突然离开只怕有些不妥……”墨修尧垂眸,同样也想起来今天已经是十月十三,而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两天之内感到洪州去的。而军中的大事也却是需要处理…沉吟了一下,墨修尧很快回过神来,道:“明天一早通知所有将军以上的将领来见本王。另外,通知墨华,立刻带人前去西北保护王妃安危。必要时候…不惜一切代价将王妃带离战场。立刻启程!”

    “是,王爷!”阿谨应声而去。

    墨修尧有些无力的跌坐回椅子上,轻声低喃道:“阿璃…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西北的战事仿佛因为压抑的太久,终于在一瞬间爆发开来。进入洪州以后镇南王很快便发现了墨家军的攻势一次比一次猛烈,他们想要往前推进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远远地看着遥遥在望的洪州城,镇南王阴沉的脸色再也没有见过晴天。他知道他上了叶璃的当,被诱人了西北腹地。但是那又如何?纵然西陵大军损兵折将,墨家军也不会比他们更好。他绝对不相信同等兵力的情况下他会斗不过一个女人。而且时间也不允许他停下来等待西陵边境的援军到来了,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夺下洪州城,控制整个西北为即将到来的援军开路,也同样是为了进入大楚府邸做准备。

    “王爷,墨家军大部已经退回了洪州城,应该是准备死守洪州了。”

    镇南王扬眉一笑,“本王还以为叶璃有什么高招呢,死守洪州…她能守十天还是半个月?等到我军东征大军到来,区区一个洪州城她还能受几日?”手下将领谏言道:“王爷不可掉以轻心,叶璃当初在碎雪关以区区两万兵力死守永林不破,实在是不可小觑。”镇南王收起了笑容,淡然道:“本王自然不会小觑了叶璃,以最快的速度攻下洪州城!”他当然不会小瞧她,随意他会用他全部的力量攻破洪州。大意轻敌并非他这个年纪的人容易犯的错误。想起那个看似婉约清丽的女子,他实在是有些好奇等到他攻破洪州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是否还能保持那样的淡定从容?

    十月十三,西陵大军终于兵临城下,洪州城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猛烈攻击。但是同样的,西陵大军也遭遇到了从未有过的顽强抵抗。城楼上,黑云骑的箭如骤雨一般的射向城下的入侵者,而城下的人却也同样前赴后继舍生忘死的前进这。镇南王策马伫立在大军的后面,隐约的看到洪州城楼最高处一个青衣女子安然而坐,平静的俯视着底下的厮杀。青衣女子身后,几名挺拔的男子负手而立,同样旁观者这一场厮杀。遥遥的,镇南王依然能认出,那其中一袭红衣的俊美男子正是定王的心腹凤之遥。看到自己的对手如此悠闲的安坐高台,镇南王眼中杀气毕露,怒极反笑,“好一个定国王妃!”

    高台上,叶璃同样远远地望着远处西陵大军后面的某处,回头对凤之遥笑道:“凤三,这还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的和镇南王对战吧?”凤之遥无趣的翻了个白眼道:“可不是么?之前不是玩什么诡计就是一路边打边退,再这么打下去都要让别人怀疑咱们墨家军是不是只会退了。”听着凤之遥怨气颇重的抱怨,叶璃莞尔一笑道:“既然如此,合该好好庆祝一番才是……”说罢,叶璃转身从身后秦风手里接过琵琶,轻轻抚弄了一下,清脆的音调从指间流出。叶璃浅浅微笑,十指灵活的在琵琶上翻飞挑拨抚弄,琵琶声由小渐大,渐渐地传遍整个战场。

    厮杀中的将士们却没有功夫欣赏着气势磅礴的乐音,战场上即便是分毫的闪神需要付出的都可能是自己的生命。但是那样似乎沉郁却又似高昂的声音却清楚的传到每一个将士的耳朵里。墨家军的将士们在那曲声中仿佛忆起了墨家军昔日的荣光,仿佛看到了当年历代定国王爷带着他们冲锋陷阵的豪迈和霸气。

    “驱逐贼寇,振我墨家军魂!”不只是谁喊了一句,战场上的人们立时杀气腾腾,“杀!”

    站在叶璃身边,凤之遥微微变色道:“这是…《越王破阵曲》……”叶璃不答,手中十指疾飞流出一串气势磅礴杀气凛然的曲声。叶璃从小被徐氏以及徐家众人教养,怎么可能真的不通乐理,只是不太喜欢罢了。这首入阵曲本是古琴曲,大气雄浑,古朴高雅有上古之风。但是叶璃觉得它更适合用琵琶来演绎,就像前世的十面埋伏,别的乐器未必不能演奏,却绝对很难达到琵琶的效果。琵琶的指法和音域很十分这样激烈而大气的曲子。凤之遥显然也没指望叶璃回答,只是轻声道:“越王破阵曲失传已有两百多年,大约也只有徐家才会藏有这样的古曲谱了。”

    两军交战,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当墨家军将士因为自家王妃而杀气腾腾的时候,相比之下西陵将士的气势就要弱一些了。远处西陵大军旌旗飘扬出镇南王有些出神的盯着远处那一抹青衣,眼中精芒湛然。身边跟随的将领低声叫道:“王爷…墨家军气势正盛,不如我们先…避其锋芒?”不得不说,那位定国王妃确实是一个人才,区区一段琵琶声,就将整个墨家军的气势提升了一个层次。镇南王仰天长笑,手中的马鞭往城上最高处一指朗声笑道:“这样的女人才有意思,跟她一比天下的绝色都是废物!哈哈…敢后退者杀无赦,这个女人…本王要定了!”

    身边的将领喏喏的应下不敢再劝。镇南王笑道:“听闻墨修尧是排兵布阵的天才,只是不知道墨修尧如今不在军中,墨家军可还有人能破阵否?”镇南王显然也听出来了刚才的曲子正是越王破阵曲,西陵东楚千年前本就是同出一源,许多文化虽然不尽相同却也大同小异。一挥手,身后响起了战鼓,几名士兵舞动手中的红色小旗。很快,西陵士兵的阵势开始改变,这样的变化自然瞒不过居高临下的叶璃等人。凤之遥皱眉看着底下的阵势变化,道:“六花阵…不对…有什么不同…”

    只见城下西陵士兵极快的形成一个内圆外方的巨大阵型,而这个巨大的阵里面又套着无数个小阵。墨家军出城迎战的人数原本就少于西陵军队,此时一如阵中仿佛水如汪洋一般渺小了。

    凤之遥轻哼一声,一挥手城头上打出青色的旗帜,墨家军的阵势也随之一变一条巨大的黑龙盘踞在整个战场上,霸气嚣张的龙头是墨家军最精锐的黑云轻骑,所到之处无人敢触其锋芒。黑龙摆尾之时敌军的阵势也只能七里八落摇摇欲坠。

    西陵大军后面,升起黑色的小旗,战场上的六花阵重新演变化作一只巨鹏厉爪飞快的抓向黑龙的身躯,瞬间将巨龙截为两段。

    “该死的!”凤之遥低咒一声,城头再次变换旗帜,墨家军被截断的巨龙立时化作无数的黑色利箭冲向那巨大的鹏鸟。

    叶璃起身看着城下的交战,现代战争所谓的阵法早就失传,也并不太需要了。所以叶璃对此很是陌生,虽然在兵书上看到过许多,但是实际应用起来却是一片空白。此时看着凤之遥指挥大军阵法,心里总算有了一些真正的概念。顺便低头思索起破阵之法来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6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65交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65并对盛世嫡妃165交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