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阴谋

    御书房里

    墨景祈坐在高高的御座上面,神色变幻阴沉不定。舒殢殩獍许久,才出声道:“叫沐阳侯立刻进宫来见朕!”御书房里侍候的内侍也知道皇上此时的心情欠佳,不敢多说什么连连应声转身而去。

    沐阳侯来得极快,事实上自从唯一的爱子跟随定国王妃赴战场之后他就没有安心过,即使是一直跟他不对盘的南侯府被抄南侯父子死于非命的消息也没能让他释怀。沐阳侯府是绝对忠于皇上的,而正是因为这样沐扬跟着定王妃出征才是危险重重。虽然

    期间也收到过两封沐扬保平安的信,但是那又能有什么用?西北与京城相隔万里,若真是有什么,等皇上派人赶到了儿子只怕连尸骨都腐烂了。更重要的是,沐阳侯十分了解当今这位年轻的皇上的为人,疑心病之重可说是世间罕见。沐扬这些日子完全没

    有回报过什么对定王府不利的消息回来,这绝对是不符合皇上的初衷的。到时候皇上甚至有可能会怀疑沐扬和定王府勾结,到时候…只怕南侯府就是沐阳侯府的前车之鉴。所以,收到内侍传旨的消息,沐阳侯只是稍作收拾,半刻也不敢停顿的进宫见驾来

    了。

    “微臣见过皇上。”踏进御书房,看到皇帝来不及收敛的阴狠神色,沐阳侯心中一凛,毫不耽搁的跪倒在地朗声拜见。

    对于沐阳侯的恭敬显然很是满意,原本阴沉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爱卿平身吧。”墨景祈很是厌恶臣子拥有特殊的权利和待遇,比如说定国王府。他不止一次的在心中诅咒过先祖颁下的历代定王定王妃见君不跪的旨意,明明都是他的臣子,凭什么定国

    王府的人可以不跪?再比如说,历代都有七十岁以上的老臣皇帝会赐予殿上免跪的恩赐,但是包括军功卓越的华国公在内的所有老臣们却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一条恩典。墨景祈无比的享受那种所有的人仆跪在他跟前的感觉。

    “谢皇上,未知皇上召见微臣有何吩咐?”沐阳侯起身恭敬地问道。墨景祈并未说话,反而若有所思的盯着沐阳侯沉默不语。沐阳侯心中虽然焦急担忧,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只是脸上的神色越发的恭敬起来。许久,才听到墨景祈沉声问道:“沐卿可

    有收到令郎的平安信?”沐阳侯连忙道:“回皇上,收到过。最近的一封是半个月前。”

    “哦?信上说了什么?”墨景祈淡淡问道。

    “犬儿只是报了平安,顺便提了一句定王已经赶到了信阳与定王妃会师。想必…收复整个西北指日可待。”沐阳侯道,其实那封信到底说了什么墨景祈岂会不知,此看着有些战战兢兢的沐阳侯墨景祈突然一笑道:“沐卿不必紧张。沐扬也是…这么长

    时间才写两封信,也不怕老父在家中担忧。沐卿可知沐扬现在何处?”沐阳侯谨慎的道:“微臣…不知。只是犬子随大军出征,此时大约应该在定王军前吧。”

    墨景祈轻哼一声道:“不错,定王如今率领五十万墨家军正与南诏西陵还有黎王联军鏖战关内,令郎正是前锋校尉。”沐阳侯心中一跳,看了看皇帝的脸色故作震惊的问道:“皇上…如此…关外西北……”墨景祈笑道:“西北?西北定王妃亲自统

    帅二十万大军与镇南王交战。如今…已经退到了洪州。沐卿看看这个…”指了指御案上的几份折子,墨景祈道。沐阳侯谢过恩接过内侍送上来的折子一看,原来是靠近西北的各地驻军送来的请战书。如今关内虽然激战中,各地驻军收到的旨意确是驻守

    原地不得妄动。以至于那些将军们只能看着定王和三方联军周旋自己却动弹不得。虽然表面上不敢说什么,但是但凡有几分血性的人必然都对这道密旨有些不满。因此这几位将军请求出关增援定王妃倒也不算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皇帝对此却显然是非

    常不满。沐阳侯斟酌着言辞道:“皇上,将军们也是一片爱国之心,西北,毕竟是大楚的一部分是皇上的领土,这也是他们对皇上的忠心。”

    墨景祈倒没有真的怀疑这些将领的忠心,看着沐阳侯道:“沐卿认为如今谁更适合领兵出征?”

    “这……”沐阳侯显然没想到皇帝竟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增援定王妃的计划,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连忙道:“自然是皇上英明圣断。”墨景祈盯着他道:“朕要一个绝对值得信任的人去办这件事。”不知怎么的,沐阳侯突然觉得有些不妙。顶着墨

    景祈的目光勉力维持着面上的从容笑道:“朝中对皇上忠心耿耿的大臣比比皆是,皇上何愁无人?微臣…愿意领兵出征。”墨景祈满意的笑了起来,看着沐阳侯道:“如此甚好,爱卿明日一早不,今晚就可快马前往西北。距离西北最近的两州兵马皆随爱

    卿调遣。”沐阳侯强笑道:“多谢皇上,臣定不负皇上所望,誓死驱逐敌寇,平定西北。”

    墨景祈眼神一冷,淡淡道:“沐卿有次志向朕心甚慰。不过…朕还有一事要吩咐爱卿。”沐阳侯只觉得心跳的更快了,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听皇上接下来的话但是事实却是他只能更加恭敬的站在殿中道:“请皇上吩咐。”

    殿中的声音低沉了下来,许久之后,一个不起眼的小太监从侧殿出来,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见四下无人,连忙转了个方向飞快的往皇后的宫殿而去。

    无论别处如何,洪州的战事依然在继续。镇南王似乎对眼前的情形终于失去了耐性,每日不间断的强攻,夜间的夜袭越演越烈。墨家军小规模的偷袭根本无法阻挡西陵大军前进的决心和脚步。令人欣慰的是墨华终于带着暗卫赶到了洪州,这让一直为叶璃的暗卫胆战心惊的凤之遥终于松了一口气。面对镇南王越来越激烈的攻击,洪州城的破灭显然已经可以预见。

    “王妃,请你立刻离开洪州。”墨华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严肃的看着眼前正伏案疾书的女子道。只是若是仔细看,还是能发现那双眸子里流动着钦佩又担心的复杂眼神。曾经的墨华对于叶璃意图改变暗卫很有些不满和不以为然,虽然对她的能力也颇有了解但是也仅止于此。但是来的洪州他才知道这个清丽婉约却从容不迫的坐镇西北的女子甚至还怀着身孕。墨华心里终于有些信服,这位定王妃绝对不同于世上的任何一个女子。而正因为如此,他必须保证定王妃的安危。不管是为了王爷还是未来的小世子,亦或单纯的只是不想看着这个奇女子遇到什么不测。

    叶璃点头道:“我知道,三天后我会离开这里。”按照她的计算,洪州城最多还能撑三天。三天之后,就是西陵人攻入洪州城的日子,同样…也会是他们彻底覆灭的日子。叶璃眼中闪过一丝煞气,平静的放下了手中的笔墨。墨华沉默片刻道:“暗卫中有擅长乔装改扮的人,可以易容成王妃留在洪州。”叶璃无奈的摇头道:“你觉得这能瞒得过西陵镇南王的眼睛?墨华,你不必担心,本妃会在那之前离开洪州的。”低头轻抚了一下依然平坦的腹部,叶璃心中升起一丝惆怅。无论如何…为了还没出世的宝宝她也不能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虽然她其实更希望能够留下和墨家军的将士们一起守住洪州城。

    见叶璃起身转向后面的书架显然无意再说,墨华也明白自己劝不了她只得无奈的退了下去。

    关内北上通往洪州的路上,一片树林外几匹马安静的在一边吃草。不远处的火堆边上,墨修尧俊雅微沉不时的皱起了俊眉。

    “王爷,京城密信!”阿谨走过来,匆匆的送上一封用红色火漆密封的信函。墨修尧眼神一闪,接过信封拆开一看,信里的内容却让他脸色顿变。站在旁边的阿谨也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跟在王爷身边十几年,在阿谨的记忆中王爷的脸色从来没有这么难看过,“王爷…京城…京城出什么事了?”

    许久,才听到墨修尧咬牙道:“墨景祈!”

    阿谨心中一怔,他并不是聪慧的人,很多弯弯绕绕都不明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明白皇上和自家王爷的关系其实并不如普通百姓们以为的那么好,难道是皇上又做了什么事情惹王爷上起了?

    墨修尧慢慢的将手中的信函揉成一团,微一用力原本的纸团瞬间变成粉末滑落在地上,变成一片薄薄的白色灰尘,“墨景祈…你最好祈祷阿璃没事!阿谨,你拿着本王的令牌北上,命令北方所属墨家军立刻增援洪州!”阿谨一愣,有些不解的道:“王爷…北方如今只有五万人马,是为了防御北戎……”墨修尧唇边卷起一丝冰冷的笑意,“墨景祈自己都不在乎,难不成还要本王替他在乎?传令,立刻增援洪州!”

    阿谨终于明白王爷是认真的了,脸上正色道:“阿谨领命,阿谨告退。”接过墨修尧扔过来的令牌,阿谨毫不犹豫的转身上马绝尘而去。

    望着阿谨绝尘而去的身影,墨修尧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慢慢的从口中吐出的话让人心底顿生寒意,“墨景祈…你真以为本王的忍耐是无限制的么。阿璃和洪州若是出了什么事…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6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67.阴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67并对盛世嫡妃167.阴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