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悬崖生死

    170。悬崖生死

    一行人往山上走去,途中叶璃发现有几个暗卫在墨华的示意下离开了他们的队伍。叶璃知道他们是要去设法引开后面随时可能跟上来的追兵。看了一眼悄无声息的离开的暗卫,叶璃没有多少什么只是沉默的跟着前面开路的暗卫的足迹往山上走去。追兵似乎来的很快,没过多久远处就传来了人潮声和短兵相接的声音,但是渐渐的又远去了,显然是被人给引向了相反的方向。墨华回头看了看远处已经声音越来越远的地方,皱眉道:“王妃,上山来的不像是朝廷的追兵。”叶璃默然的点了点头,那群人刚才还在山下能有那么快的速度追上来的,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士兵。很显然,对方个个都是高手,“雷振霆的人。”

    卓靖道:“镇南王府有一支秘密的私人卫队,名叫金衣卫。人数大约有一千多人左右,平时守卫镇南王府,镇南王每次出征都会随行左右。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镇南王好几次在战场上死里逃生。包括当年镇南王败在老王爷手下,就是这支金衣卫拼尽了将近全数的人将他抢了回去的。金衣卫救了镇南王一命,虽然被打的几乎全军覆没,但是事后镇南王又重新组建了。”一边往山上走,叶璃一边问道:“暗卫似乎没有收到过这个消息。”卓靖道:“自从当年金衣卫为了救镇南王被老王爷几乎全灭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人前过了。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已经不存在。是明月公子临走的时候告诉属下的。”行走在山林中,叶璃若有所思,“金衣卫与麒麟想必如何?”

    几乎没有怎么思考,卓靖答道:“不及。金衣卫只训练武艺,他们只需要负责镇南王的安全偶尔听从镇南王的命令处理一些人。明月公子的意思,他们的功夫不会比暗卫差。”

    众人心情都有些沉重,现在的情形不要说不比暗卫差了,就算是一般的精锐士兵来一两百个他们也未必受得了。

    一路疾行,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半山腰上的悬崖边上。虽说只是半山腰,但是西北一带的山却着实不低,而且现在又是初冬,夜色下往悬崖下望去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云海,下面什么也看不见。看着跟前的悬崖,叶璃回头问道:“到对面有多远?”墨华沉思了片刻道:“十五六丈的样子。”叶璃想了想,点头问道:“大家轻功如何?能不能过去?”墨华点头,在场的人出了两名轻功差一点的暗卫,剩余几人都能过去。叶璃对两名暗卫道:“你们一起或者分开下山去,小心一点不会引起追兵的注意。如果山下围的太严了,就等一段时间。”两名暗卫怔了怔,有些无措的望着叶璃。叶璃轻声叹道:“快走吧,只是两个人而已,我们马上要过去,你们留下也为什么意义。”身后,墨华无声的点了点头。两名暗卫对着叶璃一拜,转身离去很快的隐藏入黑暗中。

    “好了,准备过去吧。墨华之前看过地形,你先过去。”叶璃转身对墨华道。

    墨华也不耽搁,脚下一点往对面的悬崖飞了过去。落地之后站在这边几乎只能看到墨华在雾气中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叶璃挥挥手让几个暗卫一个个过去。等到卓靖和卫蔺时两人却谁也不肯先动。叶璃挑眉道:“你们这是想干什么?”卓靖沉声道:“王妃的轻功属下和卫蔺都见过,你过不去。”叶璃一愣,终于无奈的苦笑起来。如果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她就是累死了也要练好了轻功。她原本的轻功就只能算是二流,现在腹部更是隐隐传来一些不太舒服的感觉,想要自己飞过去根本是百日做梦。叶璃斜睨了卓靖一眼,道:“你们能带我过去?”卓靖低头,咬牙道:“不能。”十五六丈的悬崖,想要过去本身就需要一流的轻功,而要带着一个人过去,那需要的不仅仅是轻功还需要绝顶的内力支撑。卫蔺淡淡的笑道:“属下也不能,所以我们留下来陪王妃一起。”

    远处已经隐隐传来了喧闹声,叶璃没好气的扫了两人一眼道:“胡闹!陪我等死么?”

    对面,一个黑影凌空而来,落到地上皱眉看着三人道:“怎么还不走?”目光在叶璃身上停顿了一下,墨华顿时想起来,王妃修习内力轻功才一年多时间,这样的距离根本无法靠轻功跃过,“属下考虑不周,请王妃恕罪。属下带王妃过去。”叶璃含笑看着他,问道:“你有几成把握?”墨华默然不语,许久才沉声道:“两成。”如果是白天的话或许还能多两成把握,但是现在天色以沉,又生气了浓雾,他最多也只有两成把握。叶璃摇头笑道:“那就是说我们有八成的机会摔下悬崖尸骨无存?你们先过去,我自有办法。”卓靖几个怎么会肯?卫蔺道:“那就请王妃先过去,横竖我们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墨华皱了皱眉道:“追兵已经接近了,如果他们真的都是武功高手,被他们发现了踪迹就算过去了我们也逃不了。”

    三人都是一般的固执,叶璃只得道:“墨华和卫蔺先过去,卓靖留下。”从身边的包裹取出收好的绳索,递到卫蔺手里。卫蔺沉默的接过,纵身跃向了对面的浓雾。卓靖看着叶璃将绳索在崖边的大树上固定好,问道:“王妃……”叶璃无奈的笑道:“其实这个…我也只有五成把握。”两边的悬崖显然很有些不给面子,他们这边的低一些,对面的地势还要高一些。也就表示叶璃无法用省力的方法滑行过去,而必须自己拉着绳索慢慢的移过去。因为肚子里的宝宝,她甚至不能用太过危险的动作。固定好了绳索,叶璃刚刚想要动手,一只羽箭从树林中射了出来,插着她的身边划过。很快,一群黑衣男子从林中冲了出来,将两人包围在了悬崖边上。

    “定王妃?我等并不想伤害王妃,请跟我们走一趟吧?”为首的黑衣男子盯着叶璃,阴鸷的眼中充满了恶毒和贪婪的意味。叶璃放开绳索,淡然道:“西陵镇南王,金衣卫?”男子眼神一缩,冷笑道:“王妃知道的当真不少。既然王妃已经知道了咱们的身份,还请不要做无谓的反抗,若是伤了王妃,我等也不好向王爷交代。”叶璃挑眉,轻声问道:“我若是不听又如何?”男子狞笑道:“洪州的事王爷心情很是不好,王妃到时候若是有什么不好,想必王爷也不会怪罪的。我们王爷乃是当世豪杰,对定王妃也是真心倾慕。王妃何必一心跟着墨修尧那个废物,我们王爷也说了,只要王妃肯跟我们回去,必许以镇南王妃之位。至于墨修尧那个残……!”

    嗖!嗖!两声破空之声,两缕劲风夹着银光疾射而至,一高一低在说话的男子脸上和脖子上各留下了一道血痕。叶璃冷眼望着对面的人,寒声道:“你若是找死,本妃成全你!”那人一摸脖子上的伤痕,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听到叶璃冰冷的话语,心中一寒一时竟不敢接话。

    “既然王妃如此不识时务,就别怪咱们无礼了!”为首的男子脸色一沉,挥手道:“抓住定王妃!”

    周围的金衣卫一拥而上,卓靖挡在叶璃身边将人挡开。对面墨华和卫蔺等人也明白了这边的状况纷纷反了回来加入战团。金衣卫确实不愧是韩明月所说的战力可与暗卫媲美的精英,以一挡十的情况下,暗卫根本无法招架。叶璃看着本就不对的暗卫一瞬间又倒下了两个,叶璃深吸了一口气高声道:“墨华,带着人立刻撤!”墨华手上毫不停滞,一剑刺穿了一个金衣卫的胸膛,一边道:“暗卫以王妃的安危为重,无法奉命。”叶璃一手割断一个金衣卫的喉咙退到了一角,一手按住隐隐抽痛的腹部,道:“你觉得现在还有意义么?撤!”

    墨华不搭,手下的动作更加狠辣了起来,表明了要违抗命令。叶璃只觉得心中一酸,正要开口夜空中一道人影掠过,向着她的跟前扑了过来。叶璃举刀挥出,那人往旁边一让,一把抓住叶璃的手臂道:“是我。”

    叶璃一怔,“韩明月,你怎么在这里?”

    韩明月外表有些凌乱,不复从前的风度翩然。抓着叶璃道:“快走!镇南王来了。”看到韩明月,卓靖和卫蔺一喜,默契十足的隔开了跟前的金衣卫挡在他们前面道:“韩公子,你带王妃先走。”韩明月点点头,抓住叶璃的箭头脚下一点就要往对面飞去。

    “韩明月,你好大的胆子!”树林里一道厚重的男声夹带着怒意传来。同时一道宛如实质的劲风袭向韩明月,韩明月身在半空又带着一个人有些狼狈的躲开了这一道劲风。内力确是窒了一下,原本腾空而去的身形只能重新落回了地上,肩膀上白色的衣衫被划开了一道裂痕染上了淡淡的红色。镇南王从树林中走了出去,身边跟着的是与韩明月一起离开洪州的苏醉蝶。此时那绝色的容颜上写满了得意和幸灾乐祸,笑吟吟的盯着叶璃。

    镇南王一到,原本的厮杀立刻听了下来。墨华等人退到叶璃跟前围成一个半圆将她护在身后。镇南王看着站在人群后面,脸色有些苍白的叶璃,眼中闪动着复杂的光芒。再看看地上的尸体,点头赞道:“不愧是定王府暗卫,本王的金衣卫果然还是差了一些。”卓靖冷笑道:“王爷过谦了,定王府的暗卫身兼多职岂能和金衣卫相比。”一出口,便讽刺镇南王胆小怕死,不然怎么会专门训练上千人的队伍只为了保护他一个人。镇南王却并不动怒,看着叶璃笑道:“你很好,完全出乎本王的意料之外。只要你过来,之前的所有事情本王皆可以既往不咎。”

    “王爷……”苏醉蝶不赞同的娇嗔道,却被镇南王一个冷淡的眼神给吓得将不满吞了回去。叶璃看着眼前的一脸志在必得的镇南王,微微一笑道:“王爷好快的脚程,叶璃佩服。想必洪州城里城外的事王爷都处置妥当了。倒是…王爷竟然半点也不关心西北边境的几十万援军么?”镇南王脸色微沉,很快又笑道:“本王确实有些担心援军的事。不过…摆在女人手下还是本王平生头一遭。所以…本王觉得还是你比较重要一些。况且…不知为何,本王突然觉得失去了王妃或许要比丢失了西北更让定王觉得痛苦呢。而且…如果这个定王妃成为了本王的镇南王妃……”似乎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十分绝妙的主意,镇南王忍不住仰天长笑起来。原本因为洪州失利脸上还带着的一丝阴霾也消失无踪了。站在他身边的苏醉蝶听了他的话确实变了颜色,狠狠的瞪着叶璃却碍于镇南王的威严不敢多说一句话。

    叶璃冷笑一声道:“只怕王爷想得太多了。”

    镇南王悠然道:“是不是本王想的太多了马上就知道了。小璃,乖乖等着做本王的王妃吧。”

    “呕……”终于忍不住胸中的不适,叶璃侧身对着一边的大树干呕起来。悬崖边顿时一片寂静,镇南王脸色铁青的盯着对面扶着大树呕吐不止的女子。韩明月随手处理了一下手臂上的伤痕,笑容可掬的道:“王爷,看起来定王妃对镇南王妃之位并没有什么兴趣。王爷何必强人所难呢。”卫蔺嗤笑道:“有的人就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么。”金衣卫那边却是谁也不敢贸然开口。定王妃一定要做镇南王妃就吐了,可见是真的对这个提议厌恶到一个程度了。他们也不敢开口万一马屁拍到马腿上也是不好受的。

    镇南王铁青着脸,冷哼一声笑道:“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拖延时间么?放心,本王会留你们一条命回去…告诉墨修尧来参见本王的立妃大典。抓住定王妃!”

    悬崖上的厮杀再一次展开,镇南王并没有打算在一边观战。反而毫不犹豫的朝叶璃的方向扑了过去。卓靖和卫蔺欺身上前想要拦住他,却只是两三招便被扫到了一边。韩明月和墨华一左一右攻向镇南王,镇南王虽然只有一只手臂但是那纵横开阖之间掌气如刀,压得几乎用尽了全力才勉强挡住不后退。镇南王轻哼一声笑道:“所谓的少年英杰,连墨修尧十几岁的功力都没有还想拦住本王?去吧!”一掌照着韩明月的胸前拍了过去,韩明月心中一惊连忙在空着一个侧翻避开了这一掌落到了一边地上却立刻被几个金衣卫缠住了。解决了韩明月,镇南王以同样的方法避开了墨华,从他出手到来到叶璃跟前一共也不过才用了七八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花俏的招式都没有任何意义。

    叶璃手中匕首一翻,飞快的刺向镇南王。刚刚那番剧烈的呕吐和这几日的劳累不仅仅是让她脸色发白,更重要的是她明显的感觉到体力在以不慢的速度流失着。镇南王侧身让开,心情颇好的跟她过了几招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笑道:“功夫不错。可惜内力差了点。若是从小习武,凭你的资质也可位列世间高手之列。可惜现在…等等,你!”扣住叶璃手腕的人顿了一下,镇南王脸色一变厉声道:“好一个定王妃,你倒是当真对墨修尧一心一意。本王绝对会让这个孽种……”

    “贱人,去死!”不远处的苏醉蝶神情扭曲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抬手接起衣袖露出绑在手腕上的暗器对准叶璃射了出来。一丛银针如骤雨一般射向叶璃,正与金衣卫纠缠的韩明月脸色大变,“醉蝶,不要!”可惜已经来不及了,银光一闪暗器出匣,韩明月根本无暇多想,一剑扫开身边的金衣卫飞身扑了上去。同时,镇南王也听到苏醉蝶的声音,侧首看去叶璃趁机一翻手腕,匕首在镇南王手上留下一道血痕。镇南王受伤一痛放开了抓住叶璃的手。叶璃脚下一滑,身子瞬间往悬崖边上倒去。

    “叶璃!”

    “王妃——!”

    镇南王反应极快,伸手变向崖边抓去,然而迎接他的却是叶璃唇边淡淡的笑容和手中寒光熠熠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匕首让他只能以比伸出去更快的速度将手收回。镇南王是独臂,这一下的放手就意味着他根本无法再次抓住叶璃。有些出神的望着下坠的女子唇边的微笑,还有她无声的话语:你…休想伤害我的孩子…

    一道银梭从崖下射了上来,镇南王的胸口绽出一朵妖艳的血花,仿佛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惊醒,镇南王低头看着胸膛的匕首。因为劲力不足,并没有真正伤到要害,抬手握住胸前的匕首,“叶璃……”

    “王妃!”

    ------题外话------

    至此,女主角已死。本文完…咩哈哈,别砸我,开玩笑拉拉~本卷基本介绍是真滴。虽然掉下悬崖神马滴很狗血,但是某凤写的时候很带感啊。璃璃不会有事滴,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要给她一个奇遇做补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7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70.悬崖生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70并对盛世嫡妃170.悬崖生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