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圣旨引发的反应

    173。圣旨引发的反应

    “下官吏部侍郎柳丛云见过定王殿下。”

    这一次,来传旨的使者和上一次那位倒霉的大人明显的不同。至少单就排场来说就能显示出两人完全的不一样。一个柳家出身的吏部侍郎,随行的居然还有几个武将。更不用提跟着一起来但是被拦在了城外的三千精兵和几百侍卫了。站在一边的凤之遥扯了扯嘴角,眼中闪过一丝嘲弄的笑意。墨景祁这是什么意思?座上,墨修尧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但是却丝毫也看不出来今天以前他还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的模样。早前的一头白发也在沈阳提供的药水下重新恢复了漆黑。再加上俊雅的容颜上那淡淡的微笑,墨修尧实在是好的不像是一个刚刚爱妻落崖失踪了的人。柳丛云看了看座上的定王,微微皱了皱眉,心中因为定王这完全出乎意料的模样而多了两份忐忑。因此,即使他是带着训斥墨修尧的旨意而来的,却依然恭恭敬敬的上前请安见礼。

    “柳大人免礼。”墨修尧平静的笑道,挥手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笑道:“柳大人请坐。”

    柳丛云有些拘谨的看了墨修尧一眼,徒劳的发现从对方平静幽深的眼中看不到丝毫的情绪,只得起身谢过,在旁边的墨修尧的下首落座。墨修尧扫了旁边的凤之遥一眼,凤之遥明了一笑,在柳丛云的对面坐了下来。不多时,驻守在洪州城的几位将军也纷纷到场,在下首的位置坐了下来,柳丛云看着眼前的情形,笑容有些僵硬了起来。墨修尧悠闲的放下茶杯,对柳丛云笑道:“柳大人,本王最近身体略有不适,没能亲自到城门口迎接圣使,还请恕罪。”看着墨修尧笑的如此和蔼可亲,柳丛云只觉得心中毛骨悚然。连忙陪笑道:“王爷说笑了,王妃的事…王妃乃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奇女子,吉人自有天相。还请王爷宽心。”

    墨修尧微微一顿,很快又笑了起来,点头道:“柳大人说的是,本王的阿璃确实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奇女子。”凤之遥也带着写意的笑容称赞起王妃如何贤德如何才貌双全,又如何率领墨家军歼灭西陵大军智计无双。让柳丛云也只能跟着赔笑不停地称赞起叶璃的功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正事。不过幸好墨修尧坐在这里并不是想要人不停地称赞自己的王妃的,在柳丛云接不上话之前从容的转变了话题,“本王记得柳大人的柳丞相的嫡长孙?柳丞相进来可好?”

    柳丛云谨慎的答道:“祖父身体康健,也时常挂念王爷征战在外的辛劳。”

    墨修尧淡淡笑道:“本王幼年时也多承教于柳相,老丞相身体康健本王也很是欣慰。对了,能让皇上将柳大人这位柳家未来家主派出来,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希望本王没有单独柳大人的公事?”

    柳丛云连说不敢,只觉得嘴里微微发苦。此时的气氛实在是好的让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将皇上的旨意拿出来,只怕若不是墨修尧主动相问,一直拖到最后他都可能找不到机会宣旨。他当然也可以一来的时候就光明长大的宣旨,但是柳丛云到底是柳家的嫡长孙,从小被当做未来的当家人培养的,可不是一般的庸碌之才能比的。若说当初王敬川的死没有什么猫腻柳丛云是绝对不信的。他同样了解王敬川的性格和为人,因此对待这个原本他根本不想来的差事更是小心翼翼,丝毫不敢在定王面前露出得意之色。

    站起身来,柳丛云对着墨修尧拱了拱手,道:“下官确实带来了皇上的旨意,请定王殿下接旨?”

    墨修尧含笑已对,但是斜靠在椅子里的身子却丝毫没有要移动的意思。别说是起身跪迎了,就连动一动坐正身子以示恭敬的意思都没有。不只是墨修尧,包括坐在下面的将领也没有丝毫的表示。柳丛云抽了抽嘴角,只当做没看见。他是来宣旨的,不是来维护皇上的威严的。只要能活着回到京城,想怎么在御前告状都行,但是前提是让他宣读完了圣旨还能活着回去。回头从跟在身边的侍从手里接过放在锦盒里的明黄色布帛展开,柳丛云朗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定王墨修尧擅动私刑滥杀无辜,实属欺君罔上。朕念起祖上功绩,赦其死罪。降世袭定王爵位为郡王,罚俸三年!”

    大厅里一片宁静,柳丛云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人射在自己身上的不善的目光,还有握着圣旨的手心里隐隐的汗迹。力图让自己表面上看起来平静而从容,柳丛云合起明黄的绢帛上前道:“王爷,请接旨。”墨修尧轻轻一挥袖,袖摆一卷转瞬间明黄的圣旨落到了他的手里。墨修尧打开看了看上面的熟悉的笔迹,俊眸微微眯起。似乎沉思了良久,唇边的笑意越见明显也更加让人觉得冰寒。做的最近的凤之遥将自己往椅子里塞了塞,其余的将领们纷纷眼观鼻子鼻观心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降…为郡王,罚俸三年?”只听墨修尧的声音静静地在大厅里响起,其中仿佛带着一些古怪的笑意,“皇上要说的就是这些么?嗯?”

    柳丛云心中捏了一把汗,恭敬的道:“启禀王爷,皇上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此次的事皇上总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墨修尧挑眉笑道:“难道皇上就没有提起过诸如墨家军的兵权…定国王府啊不…定郡王府属下明显多于郡王府的产业?”柳丛云心中一跳,皇上确实提过这些并且暗示他最好能够从定王手里将这些拿回去,甚至许诺皆是必定会晋升他为吏部尚书。但是柳丛云心中却从头到尾根本没有打算跟定王提起过这个问题。比起那他早晚都能得到的尚书之位,不要惹怒定王活着回去显然更重要一些。虽然柳家从来都是效忠皇上的,但是在柳丛云心中因办事不利向皇帝请罪比惹怒定王要容易太多了。强笑了笑,柳丛云道:“这个…皇上旨意中并没有提及,下官不敢擅自揣摩圣意。想必皇上心中自有圣断。”

    墨修尧点点头,赞同道:“柳大人说的十分有理。按理说…皇上都已经下了降爵的诏书了,咱们做臣子的就应该识趣的自己将那些东西都交上去。只是无奈…本王手里的东西实在是…不方便随意交出去。倒是…定王这个封号是可以交还给皇上的。能否有劳柳大人回去跟皇上说一声,亲王还是郡王什么的,本王也不所谓。作为保留墨家军和墨家的祖业的交换,换上可以将本王所有的爵位都消了。如何?”柳丛云脸色一变,墨修尧话里的意思他自然明白。他墨修尧根本无所谓他到底是不是定王,就算他是平民百姓,墨家军依然只听墨修尧一个人的,定王府的产业依然只有墨修尧一个人能够调度。所谓的定王之位,不过是个虚名罢了。如果墨修尧愿意,他想封自己为什么王都可以。

    “王爷息怒,皇上并无此意……”

    墨修尧冷笑一声,“并无此意,那么请问柳大人汝阳城六十里外飞鸿关暗暗调集的六十万大军是怎么回事?南方墨景黎,南诏,西陵大军毫无阻碍有志一同的逼近西北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这个…下官不知请王爷恕罪。”柳丛云大惊,没想到这些暗中秘密进行的兵马调动定王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就连具体人数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墨修尧有些歉疚的安抚道:“柳大人你放心,这次本王一定会让你平安回去的。顺便麻烦你回去告诉沐阳侯一声…他有两个好儿子,可惜他自己太能糟蹋了。看在沐扬是个孝子的份上,本王将沐扬给你一起带回去。至于沐阳侯…让他在汝阳城等着,他的命本王要定了!”

    “王爷…”柳丛云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墨修尧笑道:“当然…前提是柳大人赶回去的时候沐阳侯还活着。”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柳丛云僵硬的问道。

    墨修尧侧着头微笑道:“墨家军上下有志一同的想要抓住害的本王的爱妃他们的主母失踪的罪魁祸首为爱妃报仇,本王很是感动也不好拒绝将士们的一片忠心,柳大人你说是不是?”柳丛云脸色大变,心中暗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痛彻心扉。刚才进城的时候他确实看到了一些兵马调动的情况,但是他以为那是为了防着西陵援兵以及关内正逼过来的三方联军。竟然没想到定王竟然是要去攻占汝阳的,“王爷三思!如今大楚兵乱四起,还请王爷以大楚江山为重。”

    墨修尧眼角微微上挑,似嘲弄似不解的看着他道:“江山为重?那是什么东西?”

    柳丛云胸中险些喷出一腔热血。从世代守护大楚的定国王爷嘴里吐出这样一句话,实在不得不让人喷血。旁边的凤之遥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连忙忍住。王爷这是跟着王妃学的吧?这明显是属于王妃偶尔的说话风格。再想到此时已然生死不明的某人,原本往上翘起的唇角渐渐地下沉了。柳丛云沉声道:“王爷,定国王府世代守护大楚,王爷万不可因为一时之气而毁了定国王府也毁了大楚江山。”

    墨修尧不在意的端着茶道:“哦?大楚江山?那不是墨景祁的事么?至于世代守护大楚的定国王府…本王现在不是定国王爷而是定郡王。说不定过两天就是普通的布衣百姓了。”柳丛云努力想要自己苦口婆心的规劝,奈何被劝的那个完全的不以为意。最后,柳丛云只能无奈的带着人告退走了。他必须立刻回京将这个消息禀告给皇上。

    看着柳丛云匆匆而去,墨修尧也没有阻止。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圣旨轻哼一声甩手将明黄的绢帛扔到了大厅里的某个角落里。凤之遥起身笑道:“王爷就算看不顺眼,也没有必要丢了啊。那写着旨意的布可是最好的蚕丝,最好的染工最好的织工做出来的,寻常人一辈子也别想摸到一块。”墨修尧点点头,赞同道:“有道理,那就挂到城外城门上让过往的百姓都一饱眼福吧?”凤之遥收起地上的绢帛,看着墨修尧问道:“王爷,真的就这么放柳丛云和沐扬离开?”在场的众将领也纷纷看向墨修尧,显然他们对这个决定也有疑惑。墨修尧笑道:“放,为什么不放?柳丛云这人…比他爹比他祖父都聪明,他都这般委曲求全了,本王若是还对他下手,岂不是让人觉得本王心胸狭窄?”当然,柳丛云也比他的父亲和祖父更有野心。墨景祁,养着这么一个能屈能伸,背后还有那么一个大家族支撑的臣子。本王倒想看看,就算没有了定国王府你要怎么样君臣和睦成就千古佳话?

    “那沐扬……”提起沐扬凤之遥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倒不是他对沐扬本人有什么意见,而是沐扬的爹,沐阳侯。这一次王妃被大楚兵马追杀虽然不是沐阳侯亲自带兵的,但是却是沐阳侯指挥的。同样,沐阳侯从墨景祁那里接到的旨意全部内容是什么他们也清清楚楚。这样的情形下,就算杀了沐扬也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所以凤之遥完全不明白王爷为什么要将沐扬放回去给沐阳侯。

    墨修尧眼中掠过一丝寒光,淡淡道:“沐扬这个人本王还有用,还有沐阳侯…你让人小心一点,别让他真的死在战场上了。”

    见墨修尧明显心中自有打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打算,但是凤之遥也不再过问。只是偶然抬头看到墨修尧某种一闪而过的红光让凤之遥心中默默为沐阳侯哀叹一声,被王爷盯上了其实死在战场上才是沐阳侯最好的归宿吧?

    墨修尧站起身来,脸上淡淡的笑意变为肃然端凝的神色。原本坐着的将领们立刻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恭听王爷吩咐。

    墨修尧眼神悠远的望向大厅外面的苍蓝的天空,声音空洞而肃然,“号令全军…所有正与南诏西陵交战各部,全部撤离。往汝阳城靠拢。以飞鸿关为界,十天之内本王要看到所有墨家军全部齐集!”

    “是,王爷。”众人齐声领命,对于这样的决定没有丝毫的质疑。凤之遥出列问道:“王爷…汝阳等地的朝廷驻军…”

    “全部驱逐,不服者,杀!”

    ------题外话------

    呐呐…有木有亲看出来,阿尧现在有点不正常。不是说他疯了啊,而是怎么说…有点魔障了吧。所以关于墨家军突然撤军之后带来的后果之内滴咱们就不讨论了。并不是他真的就不关心黎民百姓了,毕竟是上百年的家训和职责。而是他现在根本不愿分清百姓江山和墨景祁的江山有什么差别,还有就是…打仗木有牺牲是不可能的。抓头…不知道我说的明不明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7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73.圣旨引发的反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73并对盛世嫡妃173.圣旨引发的反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