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醒悟

    175。醒悟

    墨修尧暂住的院外,凤之遥倚靠着墙壁看着徐鸿羽从院子里走出来,俊美的眸中多了几分探究和警惕的神色。现在王爷的状态确实让他感到有些不安,但是同样的,徐鸿羽的到来也没有让他和墨家军的将领们更加高兴。诚然,天下皆知徐氏之智冠绝天下,但是徐家多年来与定国王府一样对大楚忠心耿耿。如果徐鸿羽是来为了皇帝劝王爷的话,以王爷现在的状态和徐家与王妃的关系,王爷未必不会为徐鸿羽所动。而墨家军的将领们…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形。这些年来,其实早在摄政王墨流芳还在世的时候皇家就开始打压墨家军。这些年来,墨家军和王爷所遭受的待遇更是让所有忠心与定王府的将领们愤然。此次王妃遇难众人自然是难过的,但是王爷因此而发布的一系列命令却隐隐的让墨家军将士们心中看到一丝朦胧的希望。

    徐鸿羽在院门外站定,侧首看着站在墙角下的凤之遥淡淡笑道:“凤三公子是在等在下么?”

    看着丝毫不感到意外的徐鸿羽,凤之遥眼神微闪,挑眉笑道:“鸿羽先生一路辛苦了,不如先稍事歇息凤三再向先生请教?”

    徐鸿羽朗声一笑摇头道:“老夫想要喝一杯清茶,不知凤三公子是否赏光?”

    凤三淡淡微笑,垂眸道:“如此就叨唠鸿羽先生了。”

    两人移坐到了为徐鸿羽准备的客院,徐鸿羽亲自煮了一壶好茶,给凤之遥和自己各自倒了一杯才淡声笑道:“老夫明白凤三公子心中所忧何事?”凤之遥扬了扬剑眉,看着徐鸿羽没有说话。徐鸿羽含笑摇头,看着凤之遥戒备的模样宛如看着一个不听话的晚辈,笑道:“徐家…百年前能做的事,凤三公子以为百年后就没人敢做了么?”闻言,凤之遥心中一震,脸上惊愕的神色根本来不及隐藏怔怔的望着眼前儒雅的中年男子。蓦然发现本该饱读诗书温文尔雅的一代大儒眉宇间却流露出几分锐利的锋芒。这才有些恍然的想起,百年前,徐家可是…徐家家主亲自杀了前朝末代皇帝大开城门让太祖皇帝领命入城的。虽然当日那位徐家家主就提剑自刎追随前朝末帝而去,但是却也深刻的让世人明白了,徐家的骨子里从来都不是单纯的文人愚忠懦弱或者风骨,其中更有着就连武将也没有的决断和狠辣。同样的,当年徐家家主弑君开城并非是因为效忠大楚,而是为了饱经战乱的天下百姓以及为几乎已经快要满门灭绝的徐氏留下一缕生机。而后果然,徐家仅存的幼子徐厌离年方十九登上丞相之位,并且成为名垂史册的一代名相。而徐家…以徐氏家主和七十多位亲族的鲜血换来了世人的尊重,徐厌离的生命以及之后一两百年徐氏一族的鼎盛。

    如果没人刻意去提起,几乎在所有人的眼中徐家代表的就是书香门第,才华横溢以及文人风骨。直到此时,凤之遥才清楚的意识道徐家同时还代表着鲜血和杀伐,决断和无人可及的智慧谋略。一个历经两朝而兴盛不衰的家族,特别是在朝代更替中其家主所需要的智慧和决断,以及狠心绝对不是普通的文人心怀天下的悲悯就可以的。徐家人不喜欢血腥,但是绝对不表示他们害怕血腥。

    徐鸿羽悠闲的喝着茶,看着对面的年轻人神色变幻的模样笑而不语。没有哪一个延续了数百年的时间的家族是真的慈悲的,即使他们看起来是,他们一直努力在做,但是那也绝对不是事实。徐家人只是看的太清楚了,所以才会让人觉得无法理解。就像他们可以为了前朝的江山,以文人之身战死沙场。就像他们可以在皇家可以的打压下退居云州不再理会朝中庶务。就像…他们可以亲手斩下君主的头,彻底了解一个苟延残喘的王朝,就像他们能够为了家族的延续而陪葬几乎所有的族人。

    “徐先生……”凤之遥有些不自在的喝了一口茶,他素来自认为自己足够聪明,但是坐在这名风度翩翩的大儒面前,他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或者说,他不明白徐鸿羽为什么会在自己面前说这些。徐鸿羽看着他轻声笑道:“只是希望老夫此言能安墨家军诸位的心罢了。徐家…与定国王府不是敌人。”凤之遥猛然抬头,有些不确定徐鸿羽说的是否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只听徐鸿羽继续道:“但是…凤三公子…真的最好准备了么?”

    做好准备了么?凤之遥茫然。做什么准备?天下大乱逐鹿天下…凤之遥心中微微一怔,很快的又心中狂跳起来。因为徐鸿羽的一语,似乎有什么一下子点破了心中原本的一层模糊的帘幕。

    逐鹿天下…无数的墨家军心底生出期盼着王爷带领他们前进的方向,只有了解墨家军的人都知道,曾经最初的墨家军诸国中最有希望一统天下的雄师。然而只因为被历代的皇帝所忌惮,处处受制以至于大楚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从未实现。不仅如此,墨家军似乎也渐渐的熄灭了曾经的雄心。而现在…他们真的已经做好了逐鹿天下的准备了么?刚刚失去了王妃的王爷,确实弹指间让天下一片战乱,但是那其中更多的是想要搅乱天下,报复那些王爷讨厌仇恨的人们以及旁观者看戏的心态。而王爷似乎完全没有心思考虑过墨家军的未来,即使前期靠着墨家军的叫矫勇他们能得到一时的胜利,但是这样的局面显然是无法长久维持的。还有…王爷的身体同样也是时刻威胁着墨家军的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原本心中的兴奋不甘和对徐鸿羽的敌意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凤之遥忍不住在心中捏了一把汗。恭敬的望着徐鸿羽道:“请先生指教。既然徐先生不远千里来了汝阳,必然是不会眼看着王爷就这样……”

    凤之遥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对坐的徐鸿羽显然很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一丝,淡笑道:“王爷不过一时想不明白罢了,凤三公子且等着看罢。”

    凤之遥苦笑道:“王爷这样子已有数月之久,都怪凤三一时晕了头就没有想到…多谢徐先生指点。”

    徐鸿羽淡笑,抬头望着渐渐暗下了的天边升起的第一颗星辰,眼神悠远,“墨家军有墨家军的私心,徐家也有徐家的私心。楚京的那位……”徐鸿羽摇摇头,不再多言。徐家从未做过愚忠之人,不仅是为了天下黎民和璃儿的事,即使是为了徐家百年传承的延续,徐家也不会在扶持墨景祁。

    墨修尧独自一人在房里呆了两天,任何人也不见。第三天的时候又请徐鸿羽入内密谈。除了当事的两个人,没有人知道两人谈了说了什么。三天后徐鸿羽暗中启程返回了云州。

    徐鸿羽离开后第二天,墨修尧才从房里重新走了出来。看到漫步走出房门的男子,凤之遥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眼前的墨修尧依然憔悴苍白,而且比之前更加苍白,他的眼睛依然带着冷漠而无情的锋芒,但是却少了那让人心惊的危险,凤之遥知道,王爷总算是真正的平静下来了。平静下来的墨修尧重新拾起了这几个月被丢给下属的事务,有条不紊的吩咐这各项政令和兵马调度。烽烟四起的天下,原本毫无生气的西北一带开始渐渐的回复生机和活力。

    “属下秦风见过王爷!”秦风带着站在墨修尧跟前,年轻的脸上多了一丝浅色的伤痕。整个人的气质也和几个月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以前的秦风是一把藏在鞘中的宝剑,现在的他就是一把随时等待出击的利刃。这几个月西北边关每一处地方都留下了秦风和他的麒麟的踪迹。从最开始按照王妃的命令拦截西陵三十万大军,火烧西陵粮草,到王妃坠崖的消息传来之后,秦风和麒麟开始独立为战,疯狂的报复两国边境的西陵守军。短短三个月时间,西陵守军三易主将,军营两度失火。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西陵皇城的皇宫和镇南王府也没能幸免。虽然没有什么重大损失,却也闹得西陵皇和镇南王府灰头土脸鸡飞狗跳。同样,极高强度而且各式各样的战斗也让所有的麒麟们完全蜕变成身经百战的真正的精锐战士。如今在西陵边境,麒麟这个名字甚至比墨家军和黑云骑更具威力。

    墨修尧打量了秦风片刻,方才道:“你们这些日子的表现本王都知道了,可有什么损伤?”

    秦风沉默了片刻道:“多谢王爷关心,有三个兄弟阵亡,还有五人重伤。”

    墨修尧问道:“可知道本王为何招你回来?”

    “属下不知。”说到此处,秦风的语气有些僵硬。他们正打算全部人前往西陵皇城为王妃报仇,但是王爷却派人来命令他必须即刻启程反悔汝阳。这不仅仅是他自己心中不愿意,而是所有的兄弟心里都不乐意。他们所有人几乎都是王妃教导出来的,王妃被镇南王害死的仇若是不能抱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王妃?墨修尧取过手边压着的一份卷宗放到桌边道:“雷振霆没那么容易杀,而且,就算要杀他你打算付出多少人的性命?”秦风朗声道:“就算麒麟所有人全部战死,也要为王妃报仇!”墨修尧点了点手下的卷宗道:“拿回去看看,想明白了再来见本王。”秦风伸手取过,低头看着卷宗上熟悉的笔迹即使是铁血的男儿也忍不住眼眶一热,抬头道:“启禀王爷,这个王妃给属下看过。原本王妃打算等到西北战事平息在开始执行……”

    墨修尧看着他,“那么,你可能做到?”

    秦风沉默片刻,重重的点头道:“能!属下定不辜负王爷和王妃厚望。”

    墨修尧点头,“很好。这些都交给你了,本王只给你一年时间,我要麒麟之名响彻天下!”

    “属下领命!”

    墨修尧挥挥手道:“去吧,需要什么去找凤三和卓靖。”

    “是,属下告退。”

    “对了……”秦风转身还没出门,背后传来墨修尧的声音道:“你去找墨华,他那里有个人以后交给你了,墨华知道需要怎么做。”秦风沉默的点点头,回来之后他已经见过卓靖和林寒了,自然知道墨修尧指的是什么人。眸中闪过一道冷光,心中却不知道是对那个女人还活着表示高兴还是鄙视墨华连个女人也弄不死。

    “韩公子。”一出门就看到迎面快步而来的韩明月,秦风皱了皱眉点头打了个招呼。因为叶璃的关系,跟在叶璃身边的人几乎都不喜欢韩明月,即使叶璃还在的时候看起来跟韩明月关系还算平和。韩明月看着变化颇大的秦风,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点了点头问道:“王爷可在?”秦风点头道:“在下还有事,先行告辞。”看着好不停留的离去的背影,韩明月怔了怔不由得苦笑。这几个月在他在汝阳城中并不怎么受人待见,虽然墨修尧并没有赶他走但是底下的人却都明显的表现出不欢迎的态度。若不是看着韩明晰的面子,卓靖几个只怕直接就将他扔出去了。韩明月也从未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还要靠从小带大的弟弟的面子立足。但是…他却不能离开这里。他不知道墨修尧是怎么想的?明明已经恨极了醉蝶却依然没有下手杀她。甚至韩明月看得出来,虽然让人折磨这苏醉蝶,但是墨修尧并没有让人下死手,甚至还允许他每个几天去探望苏醉蝶。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始终狠不下心离去。有时候他甚至再想若是墨修尧直接让人杀了醉蝶会不会更好一些。

    “修尧…”踏进书房,就看到墨修尧端坐在书案后面看着什么出神。

    回过神来,墨修尧神色平静的看着他,“何事?”

    “你究竟想要怎么对醉蝶?”韩明月忍不住问道,他已经听墨华说了,今天醉蝶会被转交给秦风。他不知道秦风能做什么,但是直觉的认为醉蝶的处境会比现在更糟糕。

    墨修尧莞尔一笑,抬头看着他问道:“苏醉蝶是不是觉得本王对她余情未了?”

    韩明月沉默不语,这几个月醉蝶确实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痛苦,至少比起之前在悬崖边墨修尧的狠绝的态度差的太远。墨修尧甚至派人治好了她的手。所以苏醉蝶见见的也认为墨修尧确实是舍不得他的,之所以现在还关着她让她受苦,不过是因为气还没消还有做给别的看罢了。但是韩明月清楚,这一切不过是苏醉蝶自作多情罢了。自从多年前苏醉蝶转身而去的那一霎那,那就永远失去了动摇墨修尧的能力,或者说她从来没有拥有过。而现在,提起苏醉蝶的时候墨修尧眼中的阴狠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你放心,她不会死的。至少…今年十月之前她不会死的。”

    韩明月心中一惊,“你…你打算把她……”

    墨修尧淡然道:“就是你想的。如果今年十月之前还没有阿璃的消息,本王打算拿她的血来祭山,就在阿璃坠崖的山上。明年的话…就该轮到雷振霆了……你说这个主意怎么样?每年一个,所有伤害了本王的阿璃和孩子的人,直到阿璃回来为止…”或者这个天下彻底被染成红色为止。

    “可是……”韩明月艰难的道。定王妃已经死了啊。

    ------题外话------

    那嘛…阿璃很快出现,木有失忆!氮素亲们不能要求她马上回来啊,她怀着孩子从悬崖上掉下去,不是身强体健从山坡上摔下去爬起来拍拍灰就能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7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75.醒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75并对盛世嫡妃175.醒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