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前朝秘闻

    179。前朝秘闻

    “什…什么人?”看着同伴突然软倒在窗户上毫无声息的身体,中年男子警惕的盯着窗口,声音里有些不自觉的颤抖。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林大夫,疾步上前将他挟持在自己身前,慢慢的走上前去,“什么人在外面,出来!”中年男人背心开始沁出汗意,原本这次只是为了主上来去东西,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他们并没有带太多人来,却没想到这样一个闭塞的小山村里居然会有隐藏的高手。

    “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杀了他!”拽着林大夫,中年男子紧盯着窗户的位置却不再上前,而是慢慢往书房的门口移去。

    唰——

    一道灰影从窗口一掠而过,中年男子睁大了眼睛,那灰影掠过的太快,他根本没有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紧了紧手里的匕首,中年男子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带着林大夫往门口退去。眼看就要到了门口,窗户嘎吱一声动摇了起来,男子吓了一跳,连忙将匕首指向窗口,却只见一道暗光激射而至,男子张了张嘴无力的低下头,只见喉咙上插着一支有些粗糙的木质发簪。他眨了眨眼睛,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只能颓然的放开林大夫向后面倒去。

    林大夫低头看着地上躺倒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中年男子,那喉咙上的木质发簪的主人是谁他当然知道。抬起头来望向窗口,窗口却并没有出现叶璃的身影。不一会儿,门外传来有些沉重的脚步声,叶璃出现在了书房门口,看着林大夫出神的模样,有些担忧的问道:“师傅…你没事吧?”林大夫无声的摇了摇头,看着叶璃。叶璃勉强一笑,“吓到师傅了?我……。”

    林大夫有些疲惫的在一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半晌才道:“当初老夫就觉得你这丫头不简单,如今才知道还是看走眼了。我也不问你是什么来历了,回头你自己走吧,这里不安全了。”叶璃看着地上和窗边的尸体皱了皱眉,在躺着两具尸体的屋子里谈话实在不是个好主意,但是现在她也没力气处理这两具尸体。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安抚了一下腹中有些不安的宝宝,叶璃皱眉苦笑道:“师父,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让我往哪里走?”不说可能会遇到的毒蛇猛兽,就只是翻山越岭的劳累她如今也吃不消了。

    林大夫叹气,摇头道:“你以为我是在赶你走么?老头子我自己也要走了,再不走…只怕要连累这村里的无辜人了。”说到此处,老人的神色有些凄然。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要孤身离开居住了几十年的地方确实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起来的事情。

    “是…林愿么?”沉吟了一下,叶璃轻声问道。

    林大夫一怔,沉默了许久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林大夫不愿意说,叶璃也不想勉强。虽然不知道这个林愿到底想要问林大夫要什么东西但是她也不希望林大夫将她当成觊觎他的宝物的人。想了想,才道:“师傅若真的不愿意给他,为何不将至毁了?以绝了他的念想?若是…他是师傅从小养大的,师傅不给他还能给谁?”林大夫勉力一笑,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叶璃并没有动,她有些烦劳的看着两具尸体发愁。若是从前这两具尸体对她来说自然不难处理,但是现在却不行了。林大夫一把年纪,更是没办法让他却处理这些。正想着,林大夫已经拿着一个朴素无华的小瓷瓶走了回来。走到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面前,打开瓷瓶将里面的粉末抖落了一些出来。然后叶璃就惊讶的发现那粉末在触及尸体的瞬间冒出了刺鼻的烟雾,然后开始腐蚀地上的尸体。不到片刻中,原本的彪形大汉只剩下了地上的一滩水,连衣服布料都没有剩下丝毫。然后看着林大夫走向另一具尸体,同样的抖落了一些粉末,看着那尸体毫无意外的被腐蚀融化,叶璃不由得抹了抹鼻子。相处这么久,她才发现原来她的这位不知名的师父竟然这么凶残。

    看着林大夫脸色平静的处理完两具尸体,叶璃现在相信自己刚才的举动并没有吓到这位老大夫了。看他这熟练而平静的模样,显然并不像是新手。

    做完了这一切,原本就不熟悉的师徒俩面面相觑看了对方许久才想起来移坐到外间去。虽然房间里已经没有了碍眼的东西,但是老实说留下来的那味道并不怎么好闻。

    在外间坐了下来,林大夫平静的到了两杯茶给叶璃和自己一人一杯。喝了两口茶,似乎缓过来一些了,林大夫才道:“我不能连累村里这些无辜的人,这里不能再留了…”叶璃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听师傅的意思,那位…并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师傅又怎么能保证师傅离开了他就不会对这些村民不利?若是如此…师傅又怎么会劝我离开?虽然我与师父相处不久,但是总觉得师傅是个好人。”

    林大夫无言,他确实不能保证自己离开以后那人回来找不到东西不会恼羞成怒对无辜的人下手。不然的话,他只需要把叶璃安置在村里任何一户人家就可以了,而完全不必让她听着几个月大的肚子离开这里。

    不管怎么说,外面的路对于一个几个月的孕妇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许久,林大夫才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叶璃摇头,有些遗憾的看着林大夫道:“我现在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除非我能够最快的离开这里回到洪州…”

    “洪州……”林大夫看着她,“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有办法?”

    叶璃抿唇微笑,指了指里面书房里满满的书籍,“村里的村民告诉我这三十年来你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但是…他们同样也说过当年你只带了一些简单的行礼和一个孩子在这里住下。那些书显然并不是简简单单可以送到这里的,所以,这些年你至少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离开过这里很多次。而且绝对不需要来去几个月那么久。”

    林大夫看着她叹气,“你确实很聪明,从一开始你就看出来了吧?”叶璃淡笑不语,林大夫看着她摇摇头道:“没用的,那条路我也有二十几年没走过了。你现在走不了,我也走不了了,我老了。”叶璃心中早就有数,并没有因此太过失望,侧首想了想问道:“我猜走的是水路。我在洪州附近的坠崖,砸入水中时正好被卷入了一个暗处的漩涡中,然后被地下暗河冲到了这里?”林大夫赞赏的点头,“你却是很幸运,既没有被水淹死,也没有被激流冲倒水中的石头上撞死,甚至连孩子也没事。”叶璃扬眉浅笑道:“我倒觉得不是因为我幸运,而是因为修那条地下河的人修的太精细了,随意我才没有被河道里可能有的石块阻碍或者撞死。那么师傅…什么样的人会花费这么多力气修这样一条暗道?或者…这座村子本身就隐藏着什么秘密吧?”

    林大夫愣了一下,看向叶璃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和危险。叶璃也不再相逼,安静的坐在桌边垂眸看着自己多了一些细茧但是依然纤细的手指。这双手,一刻钟前刚刚轻而易举的扭断了一个人的脖子。

    “丫头,你到底是什么人?”林大夫盯了她半晌终于开口问道。

    叶璃沉吟了片刻,轻声道:“如果师傅你真的已经二十多年没有离开这里,那么我是什么人对你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不是么?”林大夫看着她道:“我至少必须知道你不是大楚皇室的人。”叶璃心中轻声叹息,林大夫这样的问话本身就透露出了许多的答案。摇了摇头,叶璃肯定的道:“我不是大楚皇室的人。”墨修尧虽然也姓墨,虽然和大楚开国太祖同一个祖宗,但是论血缘其实已经非常遥远了。如果不是有一个世袭的爵位,他们与皇室可以说基本上没什么关系了。而在所有人的认知里,似乎从来都把墨家军和大楚皇室分的清清楚楚。所以叶璃也毫无负担的认为她和大楚皇室没有任何关系。

    得到叶璃的答案,林大夫神色缓和了许多。叶璃认真的看着他,出其不意的问道:“师傅,你和前朝皇室有什么关系?”

    林大夫怔怔的望着叶璃,显然没有想到叶璃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好一会儿才问道:“你为何会觉得我跟前朝皇室有什么关系?”叶璃启唇浅笑,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粗糙的茶杯道:“师父这么关心我是不是和大楚皇室有关,又避世于此,很明显与大楚皇室…就算说不上不共戴天之仇,但是也绝无好感。鉴于此地依然是大楚境内,而师傅你看起来也不像是外族人。另外…从我坠崖的那条河到师傅救我的地方,据我估计即使是直线距离也至少超过了二十里。那样一条地下人工水道并不是水边什么人都能修的出来的。而且修建的出口还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里,这很奇怪。最后,据说这个村里已经有将近五百年的历史了,而且祖先规定了村里的人代代不得识字。我觉得…他们不是偶然避世到这里的,他们是在…守护什么东西。虽然很可能这些村民中的大多数人已经不知道了,但是总还是有人知道的不是么?”

    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女子,林大夫不得不感叹,“你知道的太多了。”

    叶璃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眼巴巴的望着眼前的老人,“师傅要杀我灭口么?就想刚才两个人一样?”说完,叶璃还指了指里间的书房。林大夫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那两个人到底是谁杀的?!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林大夫道:“你不必试探我这个老头子,就你刚才那几下我也看出来了咱们俩谁杀谁灭口还要两说呢。”叶璃笑眯眯的端起茶杯,让自己笑的更加纯良和善,“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徒儿绝对不会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的。师傅,咱们还是想想以后该咱们办吧?鉴于咱们都想好好活着。”

    林大夫没好气的瞪着她道:“是你想活着,我一个老头子早就活够了。”

    叶璃含笑给他填了一杯茶道:“这村里的左邻右舍们还没活够呢。”提起这些淳朴的村民,老人端着茶杯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有些纠结和歉疚,“这些人…他们都是忠臣之后…只不过这么多年,他们只怕早就忘了自己的先祖了。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平平安安的日子过起来不比外面那些人舒心百倍?但是…如果还让他们因为那些旧事而丧了命……我实在是…”于心不忍啊。

    一边听着林大夫的话,叶璃一边努力的在心中回想自己能够想起来的关于前朝的旧事。西北这样一块地方,自古以来就算得上是偏僻了,至少比起楚京和江南的繁华实在算不得什么好地方。叶璃实在是想不明白前朝能有什么事和这个地方扯上关系的。许久,一个念头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叶璃眨了眨眼睛,试探的问道:“前朝皇陵是不是在这里?”

    看着林大夫惊愕的神色,叶璃知道自己蒙对了。

    前朝皇陵!

    叶璃脑海里迅速翻过一部部的史册古籍。前朝历经三百七十多年,历经二十一位帝王。其中除了末代皇帝被大楚太祖以王侯之礼下葬以外,另外十九位帝王陵墓或毁于战乱或被盗墓贼洗劫,几乎都毁于一旦了。但是有一位帝王的陵墓却始终没有人知道下落。那就是前朝开国高祖皇帝的陵墓。叶璃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前朝皇家国姓似乎是姓林。

    似乎察觉到叶璃的目光,林大夫看着她淡淡道:“不用想太多,我不是前朝后裔。”

    “那该不会是林愿吧?”如果林愿找的是前朝皇帝的陵墓,那说是他的也说得过去。

    林大夫闭口不言,叶璃无语问天。所以…又蒙对了?

    ------题外话------

    那嘛…关于收费的问题凤以为是看字数不是看篇数的。好嘛…今天凤自个儿买了一章去看,却是只有一页来着,凤不爱分段的毛病好像又出现了。不知道有没有影响亲们阅读实在抱歉的很。另外…关于贵不贵的问题,凤没有调过价格,一直是按照书院的价格收的…那嘛…亲们是嫌我太罗嗦了么?

    ps:咱们要不要一起去盗墓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7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79.前朝秘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79并对盛世嫡妃179.前朝秘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