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前朝皇陵

    180。前朝皇陵

    自从昏睡中醒过来之后,叶璃第一次感到这么头疼。前朝灭亡至今已经二百多年,至少近近几十年没有听说过还有什么前朝余孽想要复国之内的消息。但是…国仇家恨这种东西谁又说得清呢。虽然定国王府不是如今坐江山的人,但是前朝覆灭至少有一半的仗是第一代定王墨揽云打下来的。所以,叶璃也不能确定那些前朝遗民到底是恨大楚皇帝多一点还是恨定王多一点。而现在,她很明显的落到了一个前朝遗民聚集的地方。不过可喜可贺的是,住在这里的居民们除了极少数的几个德高望重的,似乎并不知道什么改朝换代的事情,对谁做皇帝这种事显然也没有兴趣。

    看着她撑着下巴脸色变幻不定,林大夫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种事情却是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得了的。

    “师傅…是想要复国么?”好一会儿,叶璃才理清楚心中纷乱的思绪,似乎漫不经心的问道。

    “复国?”林大夫脸色古怪的看着她,仿佛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一般。半晌才轻哼了一声道:“你见过躲在这深山里好几十年复国的人么?而且…我是大夫,拿什么复国?毒死墨流芳和墨敬宣?”叶璃喝了一口清淡的茶水,淡定的道:“是墨景祈和墨修尧,墨流芳和墨敬宣已经过世很多年了。”林大夫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有些奇怪的皱眉道:“这一代定王叫墨修尧?我记得当年墨流芳的儿子刚出生叫墨修文来着…”叶璃这次相信林大夫真的几十年没有出去过了,认真的解答道:“墨修文是前代定王,九年前去世了。”林大夫看了她一眼道:“你这丫头倒是知道的清楚。”

    叶璃微笑道:“师傅不是也说我出身名门么,怎么可能连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

    林大夫摆摆手,有些烦躁的道:“国仇家恨…都过了两百多年了那些事情谁说的清楚?更何况,就算现在天下百姓对大楚皇室有什么不满,难不成还会怀念起前朝不成?”若是如此,前朝也就不会灭了。当初后面几代皇帝昏庸无能,老百姓民不聊生。即使末帝有心想要改革图新,却奈何他本身也不会个帝王之才。最终也无法力挽狂澜只得眼看着国破家亡,说起来,实在怪不得大楚太祖太多。说白了不过就是成者王侯败者寇罢了。

    “林愿要的是什么东西?师傅为何执意不肯给他?既然师傅对复国还有外面的事情已经都不在意了,为何……”

    林大夫叹了口气,看着她淡淡苦笑道:“不是我不肯给他,而是…我没有东西能给他。他想要的…是前朝高祖皇陵的宝藏。”

    叶璃蹙眉,帝王陵中藏有宝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叶璃不明白林大夫的没有是什么意思。林大夫淡然道:“高祖皇帝的皇陵的确在此,这个村子里的人就是当年追随高祖皇帝最忠心的侍卫的后人。高祖驾崩之后这些人立下誓愿永世为高祖皇帝守护皇陵。为了防止后辈中有不孝之人,他们还定下了规矩,后辈不得习字,众生不得踏出皇陵附近,不得离开村子到山外去。而且,皇陵的秘密也只有村中的族长世代相传,就连这些村民也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来历。

    对此,叶璃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索性也就不说了。抬头问道:”师傅现在有什么打算?如果发现属下没有将东西带回,林愿会不会亲自回来?“

    林大夫点头,想了想问叶璃道:”现在…世道不稳?“若是大楚国泰民安,完全复国无望林愿也不会将脑筋动到皇陵上去。

    叶璃也不隐瞒,点头道:”确实有点乱,不出意外的话…墨家军和大楚皇室很可能会决裂……“

    ”决裂……“林大夫有些感叹,悠然道:”当年都说大楚太祖和开国定王如何兄弟情深,联手逐鹿天下时何等的威风。没想到这两家如今也走到了决裂的地步了。难怪…难怪……罢了,这些事情我这老头子也管不着,丫头,收拾一下咱们尽快离开这里。“叶璃不由一愣,”离开,这里的村民怎么办?“林大夫轻哼一声,道:”我自然会留下信息告诉他,最好是不要对这些人出手。“叶璃挑眉,”他会听你的?“林大夫冷笑,”他不同我就把东西交给墨修尧……“叶璃沉默,心中对这位便宜师傅佩服不已。你自己都不知道皇陵里有没有宝藏或者到底是什么宝藏现在就敢把事情往墨修尧身上引?你是想墨修尧死呢还是林愿死?

    ”师傅还是换一个人吧?西陵镇南王雷振霆怎么样?“叶璃衷心劝道,看林大夫的样子和林愿显然还是有些感情的,叶璃心中还是不愿意让他和墨修尧对上,免得将来伤了她们师徒的感情。林大夫瞥了她一眼,眯起眼睛怀疑的道:”丫头,你是墨修尧的什么人?我之前好像听那两个家伙说,墨修尧现在也在洪州附近,这么巧你……“

    叶璃浅笑,”师傅,我是什么人现在不重要,你说呢?你只要知道徒儿绝对不会对你不利就是了。“

    林大夫盯着她打量了半晌,叶璃也不动,神色从容的坐在那里任由他打量。好一会儿,林大夫才轻哼了一声,点点头算是将这个话题揭了过去。

    要离开这样一个闭塞的小山村并不是说走就能走的,特别是要上路的人是一个年过六旬完全不会武功的老人和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的时候,更糟糕的是他们要走的路是一座事先根本没有人走过的皇陵。因为以他们这一老人一孕妇的阵容,根本不必幻想能够走得出对成年男子来说都危险重重的巨大山脉,而且路上极有可能会与林愿或者林愿派来的人相遇,所以,那条皇陵中据说存在的通往外界的路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叶璃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看过的某些盗墓类的小说,希望这个皇陵没有真的如那些书里写的危险诡异,不然的话……如果可以选,叶璃宁愿等宝宝出生了再从安全的路离开。但是现在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一旦那个名叫林愿的人出现了就不一定了。如果他真的有着所谓复国的雄心或者野心的话,那么绝对不会猜不到她就是墨修尧的妻子,定国王府的当家主母,到时候就麻烦大了。

    几天之后,林大夫才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包括他那些可称得上是古籍和孤本的书籍。而叶璃也趁着这段时间准备了一些需要的东西,然后才在早上全村人们都还在睡梦中的时候,由村里已经年过古稀的老族长亲自将他们送进了山里。果然就是叶璃之前察看过的那个瀑布下面,老族长带着两人闪进了瀑布下面,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溶洞。叶璃早有准备,扯下了身上披背的斗笠抖了抖上面的水。早在她拿出斗笠披在身上的时候,老族长和林大夫都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叶璃嫣然微笑,”我这不是为了宝宝么,以防万一……“林大夫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没多说什么,白发苍苍的老族长看了看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显然林大夫之前已经和他交涉过了,带着两人往溶洞里面走去。

    这个溶洞既大而且深,显然是一个天然的溶洞,顶上挂着形态各异的石笋不时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落着水珠。中间是一条水流湍急的人工河流,不止是河道修的整齐美观,就连两边的路都是用石块细心雕琢出来的,虽然因为常年无人行走而长满了苔藓,但是仔细看依然能看见石基上精美的图案。叶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据说每个皇帝一登基开始就要为自己修皇陵,如果都是这个前朝高祖的规模的话,那确实需要一登基就开始修,就连和皇陵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都修成这样,要不早点开始说不定人死了还没地儿埋呢。

    三人沿着溶洞一直往里走,大约走了近半个时辰才停了下来,已经都到了尽头了,只看见激流的河水从石壁下方冒出来。叶璃只希望现在这种情况不是要他们潜水。

    老族长在四周长满了苔藓和各种野草的石壁上慢慢的摸索着,好一会儿功夫才摸到了一个地方然后从怀里取出一把形状怪异的钥匙按在了石壁上转动。不一会儿,轰隆一声,石壁上裂开一道门来。老族长看着两人道:”你们进去吧,好自为之。“

    林大夫点头道:”你们……“

    老族长抬手阻止他,点头道:”我知道,我们守着这个地方几百年了,从来没有人进去过。这么多年…我们也不想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既然当年太祖并没有将里面的东西留给后人,那么现在我们不想改变。我老了,只希望以后这个村里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村子,再也不用守护什么。这个秘密到我这里就此了结罢了。老夫谢谢你这些年一直没有将这个秘密透露给少主…你们进去以后,这个也用不着了,一起带走吧。“”

    林大夫点点头,道:“保重。”接过老族长递过来的钥匙,林大夫拉着叶璃走了进去,石壁慢慢的在两人面前重新合上了。

    石壁合上的同时,两人眼前一片漆黑,林大夫点亮了火折子走到石壁上的油灯面前点亮。很快,石壁上的烛火照在斜对面的铜镜上,然后光线折射出去照在另一个铜镜上。片刻之间原本细黑的通道已经一片明亮。叶璃挑了挑眉,一言不发的跟在林大夫身后往前走去。

    通道里一片宁静,只能听见两人的脚步声。叶璃一边走一边观察着两边的墙壁,不得不说,这前朝高祖皇帝的确是财大气粗,叶璃身为定国王妃还是参加过一两次皇陵祭祀活动的。先皇的地宫也进去过,虽然只是在最外面,但是绝对没有连这样最边毫不起眼的通道也用大理石精雕而成。墙壁上和地上的龙形浮雕栩栩如生,每一条龙的眼睛上都镶嵌着各色宝石,帝王和皇家的富贵霸气扑面而来。

    两人一路沿着通道前行,倒是并没有碰到什么传说中的各种机关陷阱。在这样不见天日的皇陵里,叶璃也只能大概的判断出他们所走的方位和距离。

    半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一间耳室。殿上油灯顿时满室生香,叶璃警惕的往后退了几步远离油灯。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香味并不是什么毒而是龙涎香。不过那对孕妇依然没有什么好处,叶璃还是尽量离它远一些。林大夫低头看着手里破旧的地图一边打量空荡荡的房间,“先休息一下吧,你也累了…”

    叶璃看着他手里的地图,有些好奇的问道:“既然老族长不愿意让皇陵里的宝藏重见天日,他就不怕咱们出去以后再回来将里面的东西带走么?”林大夫回头看着她,淡淡道:“据说…皇陵我们进入的那个口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而我们要出去的那个出口…只能开启一次,每次只有一刻钟。”叶璃忍不住滴汗,“师傅你确定那个出口还没有被人开过?”师傅这个称呼显然让老人心情愉悦了一下,脸上的神色也轻松了许多,道:“若是开过,你要如何?”叶璃莞尔一笑,无奈的道:“那就只能陪着师傅同生共死了,只是可怜了我的宝宝……”林大夫也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看着她道:“这小子命大的很,跟着你这么久都还好好的,不会有事。”

    “承师傅吉言。”叶璃笑道。心情放松了一些,叶璃很是不解的问道:“前朝开国皇帝到底留了什么东西在皇陵里,还有老族长为什么不愿意让林愿拿到呢?”林大夫淡淡道:“不知道,但是高祖却是吩咐过守陵的侍卫不得将里面的宝藏流传出去,至于老族长…他们只是想要好好活着而已。”叶璃挑眉,林大夫道:“林愿从小在村子里长大,老族长自然知道他的心性。如果他拿不到东西还好说,若是让他得到了东西,这个村子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叶璃疑惑,林大夫摆摆手表示自己无意再说。

    叶璃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轻抚着腹部安抚这宝宝。然后低头研究其石壁上的雕刻来。空荡荡的石室中静悄悄的只听到叶璃偶尔以手指轻叩着石壁的声音。

    、

    ------题外话------

    啊啊,刚刚发现,前面两章的结尾和开头好像重复了几百字,因为我是用写字板写的,偶尔发表之前又会补上一段,接过昨天打开写字板继续写就忘了前面一段已经写过了,还因为写了两个版本出来。谢谢亲们的提醒,已经改掉了,但是因为没办法删掉,多的字数凤会在后面的章节补上,或者亲们喜欢一个后面给个公众的番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8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80.前朝皇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80并对盛世嫡妃180.前朝皇陵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