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父子决裂

    184。父子决裂

    秦风和卓靖领命退了出去,韩明月惊疑不定的看着墨修尧半晌说不出话来。墨修尧揉了揉眉心,扔下手中的书卷冷漠的看着韩明月道:“韩明月,你应当知道本王为何容忍你至此。”韩明月低头,苦笑道:“我知道,自然不是为了我们之间的交情。”墨修尧道:“你确实该庆幸你有个好弟弟…你更该庆幸韩明晰是阿璃承认的朋友。不要给他惹麻烦,他不是每一次都能救得了你。”韩明月沉默,他知道这段时间韩明晰其实都在汝阳城中,兄弟俩虽然没有见面,但是韩明晰暗地里让人照料他他还是能够察觉的到的。韩明晰担心伤了他的自尊,做的这些也极少让他知道。只怕自己暗中打探麒麟的住所的是也是韩明晰事先替他求的情。有些黯然的低头道:“是我这做哥哥的对不起他。”

    墨修尧轻哼一声,这辈子除了对苏醉蝶执迷不悟,韩明月真正对得起谁过?

    “修尧…求你、放过醉蝶吧。”韩明月艰难的吐出自己的请求。早前,即使是放低了姿态他也还有筹码可以和墨修尧谈条件,但是现在,一无所有的他只能乞求…

    “出去。”墨修尧淡淡道。

    “修……”韩明月还想要再求情,却只见墨修尧眼中一道猩红闪过,一道极强的劲力扑面而来,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韩明月已经被撞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门外的院子里,书房的大门同时在他眼前被关上。墨修尧这一下又快又狠没有丝毫留情,韩明月连防备都来不及直接被打飞了出来跌倒在地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哥……”暗红的衣摆无声的出现在韩明月身边,韩明月抬起头来就看到韩明晰原本风流不羁的俊颜上写满了担忧和难过。扶着韩明晰的手站了起来,韩明月有些羞愧的看着弟弟,他并不想让自己这么狼狈的出现在弟弟面前,“明晰,抱歉。”韩明晰沉默的摇摇头,看着韩明月道:“哥,别白费功夫了。只要君唯一天不回来,谁也救不了苏醉蝶。”这些日子,韩明晰已经放弃了劝兄长忘掉苏醉蝶的想法,只是告诉他他目前的努力的不可取,“定王之所以还留着苏醉蝶的命,可不是因为舍不得她。”只不过是他需要苏醉蝶活着而已,那么轻松的让苏醉蝶死了只能算是便宜她了。就像墨家军明明有能力在战场上杀了沐阳侯,但是墨修尧却还是下令将他放了回去。只是不知道将来等待这沐阳侯的将会是什么。

    “叶璃已经死了。”韩明月咬牙道。

    韩明晰神色一黯,低声道:“只要没有亲眼看到她的尸体,她就还没有死。大哥,你最好还是祈祷君唯…不会真的被人找到…尸体,否则的话……”没有人知道墨修尧会干出什么事来。自从君唯出事之后,墨修尧给人的感觉太过目测。除了最开始杀了那七千搜捕君唯的将士和驱逐飞鸿关以外驻守的大楚将士以外,他没有表现过任何一点对王妃遇难的事情的态度。但是韩明晰毕竟是接近定王府核心的人,即使墨修尧没有说,他也隐隐能感觉到墨修尧正在布一个局,一旦他真正出手的那天,伴随而来的必定是无尽的腥风血雨。

    “如果定王妃……”

    韩明晰摇摇头,漠然道:“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大哥,你好自为之吧。”

    高祖皇陵

    阴冷的皇陵里,谭继之的脸色比整个皇陵更加阴冷。被自己的祖先耍了一把更是让他胸中的怒火无处发泄。叶璃也十分识趣的不在此时去撩拨他,三人离开了那座白玉宫殿,自从宫殿的门被叶璃打开以后,整个皇陵里的机关似乎都消失了,就连原本沉入水银河里的桥墩也重新升回了原本的位置。三人一路退到了皇陵外围的一间石室才坐下来休息。折腾了大半天,叶璃早就有些累了,也不客气走到墙角的石椅上坐下取出随身带着的干粮和水吃了起来。

    谭继之就坐在她对面,靠着墙随意的坐在地上,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信心满满的得意和傲然,本就气质阴郁的脸上更多了几分颓废和阴狠。

    “定王妃现在很高兴吧?”看着叶璃神态自若的吃着东西,谭继之阴森森的问道。叶璃拿着干粮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淡笑道:“谭大人这话说的,坐在这种阴沉沉的地方,本妃哪里高兴的起来。”谭继之怎么会信,冷笑一声道:“看到在下落了个空,王妃也看足了笑话,怎么会不高兴?”叶璃真诚的看着他,肯定的道:“本妃素来不爱幸灾乐祸。”闻言,谭继之脸色又是一阵扭曲,很快又盯着叶璃笑了起来,“虽然在下这一趟落了空,但是…遇到了定王妃和未来的定王世子,倒也不算吃亏。当然,这还要谢谢父亲。”

    林大夫冷着脸不予理会,只当没听见他的话。

    叶璃笑道:“我也要谢谢师傅,若不是有师傅出手相救,本妃也等不到今天能见到谭大人了。”

    谭继之有些奇怪的看了叶璃一眼,不在用言语挤兑她。他在墨竟祁身边的时间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久,对叶璃自然还是有所了解的。如果说墨景祁在这世上最讨厌的人是墨修尧的话,最恨的人大概就要算是叶璃了。虽然在谭继之看来,这恨意其实纯属墨景祁自己脑抽。在墨景祁看来,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定国王府和已经半死不活的墨修尧完全是因为叶璃的出现才变得失去控制的,这让墨景祁有一种十年之功毁于一旦的愤怒和仇恨。大概比起墨修尧来,墨景祁更希望叶璃先死。谭继之虽然不认同墨景祁那莫名其妙的恨意,但是这不妨碍他因此对叶璃的重视。他当然明白叶璃这样的女子并不是自己三言两语就可以左右得了的。眼睛微微一转,谭继之很识趣的换了个话题,“这么长时间,王妃不想知道定王怎么样了么?”

    叶璃扯了扯唇角,给他一个虚伪的假笑,“谭大人肯告诉我么?”

    谭继之笑道:“能够跟王妃说话,自然是在下的荣幸。说起来…定王殿下对王妃可真是一往情深,王妃坠崖第二天,山下那七千将士全部人头落地不说,定王殿下还将原本抵抗南诏和西陵的墨家军全数撤回,如今大楚可说是战乱不休了。”看着叶璃皱眉,谭继之继续道:“若是这样也就罢了,定王还将飞鸿关以外的所有大楚驻军全部驱逐,反抗不从的将士全数被杀。如今…天下诸国谁不知道定王殿下已经反了…冲冠一怒为红颜,王妃可是感动不已?”

    叶璃神色不变,“多谢谭大人告知。作为一个女子,知道王爷如此作为,本妃自然是感动不已的。”

    谭继之挑眉,“王妃出身云州徐氏,徐家素来忠心不二,王妃就没有别的想说?”

    叶璃歉然笑道:“出嫁从夫,无论王爷做了什么,就算天下人都骂他在本妃眼里他总是对的。”

    “得妻如此,定王殿下真是福气不浅!”谭继之咬牙道。叶璃笑道:“谭大人过奖了。其实,比起我家王爷,本妃对谭大人的事更有兴趣一些。”

    谭继之一怔,警惕的盯着眼前笑容彦彦的布衣女子。叶璃摆摆手,浅笑道:“谭大人不必紧张。既然你已经让本妃知道了你的身份,想必也不在乎其他了吧?”

    谭继之沉默,不错,他最大的秘密无非就是他的身份罢了。如果这都已经不再是秘密了,那么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抬起头来,谭继之唇边噙着一丝笑意,可惜常年习惯了阴沉的容颜怎么也达不到风度翩翩的模样,不过也没人在乎就是了。谭继之挑眉笑道:“能让王妃有兴趣,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叶璃笑道:“谭大人何必客气。谭大人这么多年在墨景祁身边的用意本妃也就不猜了,无非就是为了那么一件事儿,可对?”

    谭继之微微点头,“不错。”身为前朝后裔,费尽心思隐藏在当朝皇帝身边是为了什么,根本就不需要费脑子去猜。

    “谭大人可见过历史上有几个前朝后裔复国成功过?”叶璃放下手中的干粮,倒出些许的清水净了手问道。

    谭继之脸色一沉,阴冷的盯着叶璃,叶璃笑道:“谭大人不必多心,本妃可不是在嘲笑你。本妃的问题,谭大人不妨想想。”

    “确实没有几个成功的,难道王妃有什么高见?”

    “高见不敢,其实复国…远比建国更难不是么?前朝距今已有两百年之久,老百姓谁会为了一个早已灭亡不知多少代的皇室后裔去冒掉脑袋的危险?而身为前朝后裔的谭大人又能给他们什么养的好处让他们去为你冒险?谭大人想要复国,却不知…金钱,兵马,人才从哪里出?谭大人不会以为定国王府没了,再弄死了墨景祁这大楚的天下就能归了吧?虽然这次谭大人没有得到想要的宝藏,但是这座皇陵还是值不少钱的。”

    “王妃提醒的事,在下多谢王妃提点。”谭继之打量了叶璃一会儿,拱手受教。

    叶璃默然:我没提点你,我想打击你来着。不过也对,一个想要复国还能够忍辱负重在墨景祁那样的人身边潜伏这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叶璃心中思索着刚刚从谭继之这里知道的信息,面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波动。与人相处的分寸叶璃一向很会掌握,她很清楚不能在说下去。再说下去谭继之就不该想用她跟墨修尧谈判而是想要杀人灭口了。

    叶璃不想说话,谭继之却显然对叶璃很有兴趣了,“话说回来,以王妃之智当初怎么会被迫嫁给定王?或者…在咱们那位皇上还不知情的时候王妃已经和定王殿下两情相悦了?”

    “谭大人话本子看多了吧?本妃眼光好。”叶璃撇了他一眼淡淡道。

    “眼光好?”谭继之有些好笑的反问,显然对叶璃的说话嗤之以鼻。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嫁给墨修尧都算不上好事。叶璃撇撇嘴决定不跟外人解释自己的眼光问题。如果单纯的以这个时代的女子的眼光来看,嫁给墨修尧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对于叶璃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不用在无数的后院的女人中周旋,不用花一辈子时间跟深闺贵妇们讨论胭脂水粉家长里短,也不用一辈子蜗居在小小的一方天地里。即使对这样的生活早有准备,但是能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不要?即使和原本希望的平静安宁相去甚远,但是有得到必然就有付出。她不可能奢望既享受与前世一样的自由自在又同时不用尽到任何的责任和义务。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不重要,很多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墨修尧给予她的让她心情愉悦,也心甘情愿为他做自己能做的一切。如此而已。

    这座皇陵的宝藏虽然是假的,但是面积却依然不负他皇家陵墓的名声。照着地图,一路上除了必要的休息基本上没有什么耽误,三人也足足走了一天多才走到了出口处。

    走出皇陵出口,迎面而来的阳光让叶璃有些不适应的闭了闭眼。抬手遮住眼眸适应了一会儿才从新睁开,就看到谭继之正含笑盯着她打量,“王妃对在下可真放心。”叶璃浅笑道:“谭大人要对本妃出手,早在皇陵里就能动手了不是麽?谭大人放心,本妃不会逃跑的,毕竟…我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谭继之满意的点头,“王妃想明白了就好。说实话,在下也不想对王妃动粗。”

    自从遇到谭继之,林大夫就变得十分沉默寡言。大多数时候都是叶璃在和谭继之两人说话,林大夫只是冷着脸听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试探对方。站在山崖下看着皇陵的入口慢慢的在跟前合上变得没有丝毫踪迹可循,林大夫转身往前方走去。

    谭继之脸色一沉,盯着林大夫的背影道:“父亲,你想去哪儿?”

    林大夫回头,冷漠的道:“皇陵你已经进去了,如今我这个老头子去哪里你还需要关心么?”谭继之神色复杂的看着林大夫,沉吟了一下才道:“父亲,我要真正的皇陵地址。”

    林大夫脸上露出一丝惊愕,盯着谭继之道:“你认为这座皇陵是假的?”

    谭继之负手而立,“里面什么都没有,显而易见不是么?”

    林大夫嘿嘿一笑,“我告诉过你,皇陵里根本没有什么宝藏,你自己不信。现在你自己也亲眼看到了,现在又来怀疑这里不是真正的皇陵?你是想说我这个老头子将真正的宝藏藏起来了?”

    谭继之不语,那神色竟像是默认了林大夫的说话。林大夫脸上划过一丝黯然和伤痛,瞪着谭继之连连冷笑道:“好!好!就算是我将宝藏藏起来了,你待如何?杀我我这个老头子?”

    “父亲!”谭继之咬牙,盯着林大夫的目光里多了一丝狠意,傲然的盯着林大夫突然间显得有些伛偻的身影冷然道:“你是否忘了…你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那些宝藏也并不是谭家的。”林大夫脸上扯出一丝嘲讽的笑,在叶璃看来那却更像是哭,“那你也别忘了,你现在还挂着谭家的姓!”谭继之神色变幻不定,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

    “我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离开这里。这儿应该还在汝阳附近吧?”叶璃突然开口道。

    谭继之一愣,终于将到口中的话咽了回去,看着林大夫**的道:“跟我一起走。”

    林大夫白眉一扬刚要说话,却被叶璃伸手抓住了手臂。叶璃歉然道:“师傅,徒儿好像有点不舒服,还要劳烦你一会儿替我瞧瞧。”林大夫怔了一下,深深的看了叶璃一眼终于不再反对。

    按下了这对差点就要爆发激烈冲突的养父子,叶璃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不经意的摸了摸放在袖带中的那一方布帛,跟上了走在前面的谭继之的脚步。

    谭继之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看着叶璃道:“我的人在里这里不远的地方。王妃不用激动,我们这次就不去汝阳了。所以暂时你可能见不到定王殿下了。”

    叶璃淡淡一笑道:“既然落到了谭大人手里,自然一切听凭谭大人安排。不过本妃有些好奇,谭大人打算带本妃回京么?”

    谭继之笑道:“王妃怎么会这么想?将王妃带回京城对在下能有什么好处?”

    叶璃垂眸,“那本妃就更好奇了,谭大人是用什么借口离开京城这么长时间的?墨景祁的疑心病可是不清的。”谭继之略显得意的笑道:“在下既然能得到陛下的信任,又怎么会连区区这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至于王妃要去哪里…等王妃到了就知道了。”

    叶璃莞尔一笑,“既然如此,本妃拭目以待。”能够欺骗墨景祁这么多年那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走出飞鸿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8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84.父子决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84并对盛世嫡妃184.父子决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