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接你回家(下)

    187。接你回家(下)

    “阿璃,我来接你回家。”

    “修尧……”马车里,叶璃有些怔然的望着外面含笑对着自己伸出手的青衣男子。淡淡的斜阳透过林间的树荫洒落在他的身上,透过淡淡的光晕叶璃清楚的看到他比起从前更见苍白消瘦的容颜。不知怎么的,叶璃只觉得心中一酸,来不及阻止晶莹的泪珠已经从眼角滑落。望着马车里端着的清婉女子,目光落到她眼角跌落的泪珠上,墨修尧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惊慌了起来,却依然固执的将手伸向叶璃,“阿璃…阿璃是怪修尧来的太晚了么?”

    叶璃眼睑微微煽动,这才察觉自己竟然已经流下了泪水,连忙伸手抹去对着马车外的男子伸出了手。

    墨修尧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下了马车,却再也不肯放开。仿佛只要一放手怀中的人儿就会就此消失一般。抬起手来轻轻托起叶璃为易容过的容颜,依旧温婉柔美却与往日的清丽容颜多了那么几分不同。魔修尧取出怀中的手帕,仔细的将那一点点遮掩住清丽容颜的妆点拭去,露出了原本熟悉而美丽的娇颜。

    “阿璃……”痴痴的望着怀中的人儿,墨修尧眼中满是温柔和爱怜之意,“阿璃…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叶璃抬头,顿时落入了那满是温柔和爱怜的眼眸之中,顿时只觉得这些日子的小心翼翼瞬间的消失无踪,只想靠在眼前的男人怀中静静的休息。轻轻点头道:“嗯,以后咱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叶璃轻声叹息,魔修尧眸光一亮,小心的将她抱入怀中,英挺的下颚靠着她纤细的肩头蹭了蹭,微笑道:“好,咱们说定了。再也不分开……”

    被冷落在一边的谭继之脸色难看的盯着眼前这对目中无人的男女,但是当目光落在倒在不远处的几个侍卫的身上时眼中的怒意很快就被他强自按捺了下去。暗中随行的侍卫到现在还没有反映,很显然在他们还没察觉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制住或者消灭了。还有刚刚,魔修尧后发而先至,甚至中途还毫不费力的解决掉了几个阻拦的侍卫。单是这份功力就足以让他目中无人。谭继之从来没有小瞧过魔修尧和定国王府。不然他不会这么多年都小心翼翼的躲在墨景祁的身后暗中操纵着一切,因为他知道一旦暴露了自己,等待他的必将是魔修尧的致命一击。

    苏醉蝶…这个贱人?!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反而更加冷静了下来。无论愿不愿意他都必须承认,苏醉蝶出卖了自己。背地里,谭继之紧紧地攥起了手掌,心中飞快的思索着要如何脱身。

    “属下等见过王爷,见过王妃。”秦风等人解决了谭继之暗中安排的侍卫,又在暗处等待了半晌却依然不见王爷和王妃召唤,实在忍不住了只得自己现身,并且如愿得到了墨修尧暗中一个凌厉的眼刀。

    “属下见过王爷,王妃!”树林里三三两两的分散着许多人,齐齐向两人行礼。看似随意的站位,却将谭继之的退路完全封死了。见状,谭继之脸色变了变,最后终于归于平静。上前一步,谭继之含笑道:“在下见过定王殿下。”墨修尧仿佛这才发现此处还有外人一般,分给了他一丝丝的注意。瞥了一眼躬身见礼的谭继之,墨修尧淡淡问道:“谭大人,你…想要带本王的王妃去哪儿?”

    谭继之心中一沉,有些拿不定主意自己到底要不要赌一把。如果赌赢了…或许他还有机会平安离开此地,但是若是输了…不,如果不赌这一把他今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而且看定王看自己的神色,并不像是知道了那件事的样子。很快,谭继之已经下定了决心,拱手赔笑道:“确实是在下一时贪念想差了,既然王爷已经在此,在下也恭祝王爷和王妃合家团聚。今日之事…还请王爷见谅。”

    “见谅?”墨修尧笑容极淡,却让看得人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冷意。轻轻点头道:“本王想起谭大人差一点带走了本王的爱妃,心情欠佳。若是不小心让谭大人有什么损伤,也请谭大人见谅。”说完,似乎对谭继之完全没有了兴趣,一挥手道:“带下去,杀了吧。”谭继之心中一紧,没想到墨修尧竟然会如此决然说杀就杀。心中心念一转,道:“定王难道不想知道陛下的想法么?”

    魔修尧冷笑一声,淡淡的吐出几个字,“秦风,杀。”说完,俯身小心地抱起叶璃转身便要离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样打横抱起,叶璃很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魔修尧淡淡的微笑道:“阿璃,别动……”叶璃微微蹙眉,隐隐的觉得墨修尧有些不对劲,一时间却又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对。只是一对上他温柔的仿佛要滴出水一般的眼神,不知怎么的什么样的想法都说不出来了,只得任由他这么抱着。

    谭继之见他要走,心里明白一旦魔修尧和叶璃离开,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望了一眼被墨修尧抱在怀里的叶璃,谭继之突然开口道:“王妃,你不想知道定王身上的毒要怎么解么?”

    叶璃一怔,魔修尧却对此仿佛毫不在意举步往林外走去,谭继之高声道:“王妃,你真的不想知道碧落花在哪里?还是你以为冰火莲就可以解定王的毒么?”定王妃在暗中寻找碧落花并且为此和阎王阁的三当家结了仇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叶璃愣了一下,出声道:“秦风,带他回去。”墨修尧轻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反驳叶璃的话,抱着人头也不回的往林外去了。

    被留下的秦风等人脸色难看的目送魔修尧的背影离开。他们还没能和王妃说上一句话呢就被王爷带走了,不过这些日子都处在一种极其微妙的危险氛围中的众人谁也没有那个狗胆现在将墨修尧拦下来说任何重要或者不重要的事情。挥挥手让人将谭继之和舒曼琳押走,秦风看了一眼站在一边脸色犹豫的墨华,问道:“怎么了?”墨华沉声道:“王爷的身体……”今天正是月圆之日,这几个月王爷每次发作起来越发严重了。上个月月圆当天中午就开始发作了,按照沈扬的推测王爷现在绝对不会好受。但是现在……秦风望了一眼魔修尧离去的方向,犹豫了一下道:“应该…没事吧?”发作起来也没别的,横竖就是痛,以王爷的定力来说基本上不会有生命危险。何况任何药物对此都毫无用处,那么王爷现在在哪儿做什么也就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谁也不敢去打扰,“我让人保护王爷和王妃安全。”

    墨华点了点头,虽然这原本应该是暗卫的责任,但是这些日子墨华也承认麒麟比暗卫更优秀。

    靠在魔修尧怀里,叶璃突然觉得从未有过的心安。这些日子虽然表面上她表现的平静而从容,但是怀着几个月的身孕让她行动十分不便,心里又怎么可能真的轻松自在。特别是与谭继之相处时,看似每一句随意玩笑的话都是经过了小心翼翼地算计和思量的。此时突然全部放松下来了,一股困意顿时涌了上来,靠着魔修尧的胸口蹭了蹭便有些昏昏欲睡,“修尧…去哪儿?”

    墨修尧低头看着她半垂的眼眸柔声笑道:“困了就睡吧。”

    叶璃摇摇头,强撑着睁开眼睛看着前方越走越偏的路。只要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就连墨修尧自己也没有固定的目标,他只是再捡偏僻的小路一直往前走。叶璃不知道墨修尧想要带自己去哪里,但是她却能感觉到墨修尧眼中少见的固执和坚定。轻叹了一声,道:“修尧,我有点累了。咱们休息一下在走好么?”

    “累了?”墨修尧低头看她,果然发现清瘦的容颜带着掩不住的疲倦,眼睑下也带着淡淡的暗影。看了看四周,墨修尧脚下一点带着叶璃腾空而起踩过了路边的树梢往对面的山头的路边飞去。

    身后,悄然跟上来的秦风拉住了想要施展轻功飞过去的墨华。墨华回头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秦风耸肩道:“你没看出来,王爷就是想要避开咱们才一直往前走的么?再跟过去王爷还得往前走。”

    墨华无言的停了下来,皱眉道:“王爷和王妃的安全……”

    秦风望天翻了个白眼,在山路边挑了一块平坦的石头坐下来,“山下都是墨家军,中间还有暗卫和麒麟。若是还让刺客混进来咱们也别活了。一起从这儿跳下去吧。”

    墨华沉默片刻,默默的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秦风撑着石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好心情的叹道:“天真蓝啊…”

    墨修尧回头看了一眼对面抱着叶璃转过了山脚拐进了另一条更加偏僻的小路。很快的遭到了一出僻静而平坦的地方将搂着叶璃坐了下来,这才对她得意的一笑道:“总算把他们甩掉了。”叶璃无言,终于明白了自己之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她没有见过这样的墨修尧,以前的墨修尧即使偶尔会故意挑拨逗弄她,成功之后也会得意的对着她挑眉微笑。但是那笑意总是温和而自信的笑容,即使温雅也依然让人觉得强大而安心。但是现在的墨修尧,得意的笑容里却带着一丝任性和肆无忌惮。

    “修尧…你怎么了?”叶璃蹙眉,抬起手轻触他苍白的面容,“抱歉,让你担心了。”

    墨修尧将脸埋进她的发间,闷声道:“阿璃,我想杀了他们。”

    叶璃一愣,“他们?谁?”

    “所有的人!”墨修尧声音里杀意毕露,紧紧地将叶璃捆在怀中道:“将所有的人都杀掉…伤害阿璃的人…他们都该死!还有那些碍眼的家伙,我只想要阿璃一个人……其他人都去死!”叶璃心中一颤,有些颤抖的微微推开墨修尧,将他埋在自己发丝间的脸抬了起来,看着墨修尧脸上还未及掩去的杀意和狠戾。墨修尧同样从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样,曾经伪装出来的温文尔雅荡然无存。其实…墨修尧从未真正的温雅过,他也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在叶璃的眼中看到的自己无疑是难看的,被叶璃轻巧的取下了脸上的面具,左边脸上略显狰狞的伤痕加上脸上残存的狠戾的杀气,不像是往日人们眼中温文冷淡的定国王爷,更像是地狱里出来的夺命修罗。

    “阿璃怕我么……”墨修尧紧紧的盯着怀中的女子,语气里多了一丝委屈和脆弱,脸上的气焰却反而更甚。温和淡然,从容睿智,那从来都是伪装。真正的他从来都是爱恨分明肆意妄为的,曾经的墨修尧纵马京城神采飞扬,手中长鞭下打纨绔无赖,上打皇孙贵胄。手中宝剑神挡诛神,佛阻杀佛。而现在的墨修尧,褪去那一层伪装却已经是满身伤残,满心怨恨杀虐。早已不复当初那个火一般明媚的少年。他不知道该庆幸阿璃没有看到过自己曾经的神采飞扬还是该怨恨自己只能给她如今这样不完美的自己,“阿璃……”

    “说什么傻话。”叶璃轻叹,坐起身来轻轻在他唇边落下一吻。她不知道这几个月眼前的男子是怎么度过的,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他此时的担忧,伤痛,怨恨都是因为自己。搂着他的脖子,叶璃认真的看着他,低声道:“修尧,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这里……”执起他的手轻轻覆上圆鼓鼓的腹部,柔声道:“这里已经有了我们的宝宝了。修尧…很快,我们就会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墨修尧愣住,其实从最开始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孩子。也幸好他太过的小心翼翼抱着叶璃这一番折腾才没有伤到孩子。怔怔的望着手下已经很大的肚子,感受着手下不时的轻轻的动静。墨修尧皱眉,重新将叶璃搂入怀中,闷闷不乐的道:“我讨厌孩子!阿璃,我只要你……”叶璃眨了眨眼,看着眼前仿佛孩子一般任性的男人却说不出半句嗔怒的话来。墨修尧从来都不讨厌孩子,曾经两情缱倦之时也曾期待着孩子的到来。很快,叶璃就明白了他为何会有此反映。正是因为她怀着孩子行动不便,才导致了撤离的时候一路慢行。墨修尧是将她坠崖的原因怪到孩子身上。无奈的安抚着难得闹情绪的男人,“我爱他…他是我们的孩子…”

    墨修尧的身体微微的僵硬了一下,重新抬起头来紧紧的盯着她。叶璃有些不解的望着他,轻声道:“怎么了?”墨修尧抿唇不语,只是死死地盯着她不放。

    叶璃无奈的叹息,闹脾气的男人的心思很难猜。墨修尧望了她半晌,将目光移到了那圆滚滚的肚子上,眼光中充满了怒气和嫉妒。叶璃一愣,回想起自己方才到底说过了什么不由莞尔一笑。伸手抬起墨修尧的脸正对着自己,叶璃低声浅笑,在他耳边轻语道:“修尧,我爱宝宝是因为…我更爱他的父亲…你明白么?”

    一瞬间,仿佛春回大地。原本沉郁的眼中洒满了点点柔和的星光。墨修尧低头,狠狠的吻住了那一抹微甜的芳唇。从未觉得,世间有过如此动人的言语。让他忍不住想要沉溺其间永远也不愿清醒,“阿璃…阿璃,我爱你…墨修尧今生只爱阿璃一人……”

    叶璃抬手搂住他的肩膀,回应这久别的亲吻,“我知道…我也是…”

    黄昏的夕阳下,幽静的山坡上,久别重逢的两人缠绵的交换着对彼此的爱念和思念。唇舌纠缠间让彼此的气息融为一体,墨修尧紧紧地将眼前清婉的女子嵌入自己的怀中,“阿璃…阿璃,谁也不能将你从我身边带走……”

    “修尧……”

    晚风轻轻吹拂着为燥热的夏日带来一丝清凉。叶璃睁开眼睛看着搂着自己靠着山坡熟睡的男子不由莞尔一笑。他们都太累了,两个成年人竟然就坐在这里毫无防备的睡了过去。若是让他们的仇敌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的扼腕长叹。她一动墨修尧就立刻睁开了眼睛,“阿璃?”叶璃安抚的浅笑道:“没事,累了就再休息一会儿,咱们晚一点再回去。”既然已经晚了这么久了,就不在乎再晚上那么一会儿。墨修尧即使在沉睡中也依然紧皱的眉头让叶璃心中微微发酸。

    墨修尧重新闭上了眼,将脸埋进叶璃的怀中吸吮着熟悉的馨香。紧皱的眉头见见的舒展开来,已经熟悉的疼痛渐渐的从腿上传遍了全身各处,但是他却不想理会。经过了这几个月他才明白其实那每月一次的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有时候他甚至期盼着那样的疼痛到来。因为只有那样剧烈的疼痛的时候他才能忽略心中那仿佛无底洞一般的黑暗和冰冷。才能压抑下那中几欲毁灭一切的疯狂想法。现在这样…很好…

    叶璃低头轻轻弹落落在他肩头的树叶,夕阳的余晖照在他乌黑的发上叶璃的手停顿了一下,指尖微微的一颤。她小心翼翼的轻触着他的发丝,那乌黑的发丝间泄露出一缕灰白。她抬手轻轻的摩挲着发丝,手指上渐渐的染上了一抹淡淡的黛色。顿时,清丽的眼眸中蕴满了水光,如断线的珍珠滑落了脸颊。

    “阿璃……”墨修尧轻声唤道。

    “没事,睡吧。风吹着很舒服。”叶璃轻声微笑道,滴滴晶莹的泪珠无声的滑落,浸湿了她的手背。

    “嗯。”

    ------题外话------

    呜呜…我讨厌感情戏,写剧情都好啊…这一章废了我好半天功夫,亲们看看吧。不知道到底怎么样,话说写到最后几句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酸酸的感脚…谢谢亲们一直为凤的票票努力哈~41了唉…好像梦一样…深刻的感脚这两章的名字应该改一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8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87.接你回家(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87并对盛世嫡妃187.接你回家(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