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定王的威胁

    191。定王的威胁

    深夜太守府

    月黑风高,正是夜行者最喜欢的时候。一道黑影飞快的掠上太守府的围墙悄无声息的落入了墙边的花圃中。然后更多的黑衣人从围墙后面潜入,向着太守府的某个地方而去。

    不远处的阁楼上,半开的窗户里几双眼睛将远处的黑衣人的踪影收入眼底。阁楼上,淡淡的烛光下墨修尧慵懒的倚坐在软榻里,居高临下的望着远处的夜色。旁边凤之遥,韩明晰秦风卓靖墨华等人也或坐或站在悠闲地欣赏着黑衣人自以为隐秘的行动。韩明月靠着窗户站着,脸色有些苍白疲惫,目光却半点也不曾移动,紧紧地盯着下面的黑衣人。

    凤之遥拈着放在身边桌上的精美点心,一边不解的问道:“这些人是真傻还是假傻?定国王爷驻扎之地这么容易让他们闯进来了他们居然一点都不曾怀疑?”若是墨景祁或者雷振霆的地方这么轻易的让他们闯进去了,他们第一件事绝对是怀疑有诈而不是就这么一往无前。秦风抱剑在身前,轻哼一声道:“只怕这些人不过是被派来试探的炮灰罢了。对方总要知道定国王府的戒备到底有多严才会真正动手吧。”墨华点点头赞同秦风的说法,就以普通刺客的水平来说这群人也太菜了一些,“是谭继之?”

    卓靖沉声道:“才刚刚离开西北他就迫不及待了?”韩明晰低眉笑道:“那就证明他确实迫不及待要苏醉蝶的命啊。看起来…苏姑娘确实隐瞒了什么比较重要的秘密?秦风,你们到底行不行啊?苏醉蝶交给你们可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提起这事秦风脸色不由得一沉,扫了一眼一边直挺着背脊站着的韩明月不无抱怨的道:“这个女人确实有点难搞,折腾了几个月差不多什么都说了,就是关于谭继之的事情不肯开口。”

    “什么都说了?”韩明晰嗤笑,摆明了就是不信。一群号称是专业刑讯的人,几个月了还搞不定一个没什么用的女人,居然还好意思说什么豆说了?

    秦风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道:“没错,包括她跟几个男人上过床都说了!”这话一说完,秦风就觉得说错话了。这个苏醉蝶曾经是王爷的未婚妻,但是从审问出来的一些消息表明这位好像不是贞静收礼的人,这样王爷的脸上是不是…不太好看?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墨修尧,却发现墨修尧正撑着额头靠着软榻出神,脸上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起来不像是生气的样子。秦风只好祈祷也许王爷没听见他说什么。正想着,墨修尧已经坐了起来,一头白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上,比起从前的淡然平静更多了几分冰冷和疏远。看了秦风一眼,墨修尧淡淡道:“不用着急,将事情问出来之前别把人弄死了。当然…如果你有其他渠道得到消息,就不用另外禀告本王和王妃了。”意思是,他只要苏醉蝶隐藏的秘密,至于苏醉蝶这个人的生死全权由秦风自己处理就可以了。

    秦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王爷果然还是听到他的话了吧?这几天一定要跟着王妃…不,这几天要出远门办点事儿。至于苏醉蝶…秦风有些苦恼的看了韩明晰一眼,他是无所谓了,既然王爷不在意那么就算他把苏醉蝶弄死了大不了以后想办法抓谭继之来问也是一样的。但是…好歹他和韩明晰的关系还不错,而韩明晰又刚好是韩明月的亲弟弟…所以,苏醉蝶那个女人还是适合被别人刺杀死了算了吧?

    看着黑衣人的踪影消失在太守府最偏僻的一个小院,墨华一挥手向外面打了个手势表示可以收网。不一会小院的灯火亮了起来,然后传来了隐约的兵器撞击声。墨修尧皱了下眉,道:“让他们快点,不要饶了王妃休息。”墨华道:“王爷请放心,声音不会传到王妃的院子的。”就是为了不绕到主院的众人休息,所以才特意把关押犯人的牢房放在了太守府最偏僻的地方。而且暗卫们下手也有分寸,就是他们这里也只能听到一个隐约的声音,何况王妃的院子离这边还有一半的路程呢。果然,前后不到一刻钟,远处的小院里灯火重新熄灭了,整个太守府又恢复了原本的宁静。

    秦风皱眉道:“这段日子的刺客只怕不会少,属下不明白为何要讲苏醉蝶迁回太守府。”放在麒麟的驻地多好,谁都不会被打扰到。

    卓靖道:“放在你那边刺客就不用来了。”因为根本就找不到地儿。

    凤之遥看看没什么事便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子,打了个呵欠道:“没什么事儿属下先告退了。”

    墨修尧随意的点了下头,凤之遥往外走了两步似乎想起什么来了,回过头道:“对了王爷,按脚程徐清泽明天大约就能到了,听说跟他一起的还有徐家另外两位公子……”

    墨修尧脸色一沉,冷眼瞥了凤之遥一眼问道:“之前怎么没听你说?”凤之遥的眼神里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耸耸肩道:“这个…属下也是用晚膳的时候才接到消息的。那时候王爷不是陪着王妃用膳么属下哪敢打扰?”墨修尧轻哼一声道:“你去安排,府里没地方住了,去城里给他们找个宅子住。”凤之遥摇头,“王爷,这恐怕不成…徐二公子之前的院子还空着呢,若是王妃问起来徐家三位公子为何要住到府外属下要怎么回?”这些日子,墨修尧恨不得把原本住在太守府的所有人都给赶出去,首当其冲的就是经常在叶璃跟前晃的凤之遥和卓靖林寒卫蔺四人。无奈卓靖三人是王妃指定的随身助手,原本就是要住在府里的。于是凤之遥独自一人承担了墨修尧的所有怒火。偏偏凤之遥突然体会到与大伙儿同住的乐趣,死活不肯搬出府去住独立的府邸。于是每天就在墨修尧的蹂躏下痛并且愉快的忙碌着。此时有机会给墨修尧添堵凤之遥自然是不遗余力了。

    “凤三…”墨修尧阴沉着脸,轻柔的念道:“滚。”

    凤之遥耸肩丝毫不在意墨修尧的话,心情不爽的人有理由发泄一下。拱了拱手,凤之遥笑道:“属下告退,属下会好好安排徐家三位公子的住处的。特别是徐五公子,听说是打算留在汝阳陪伴王妃了,五公子年纪尚幼正好给王妃做伴,免得王妃无聊王爷你说是不是?”叫你自己不肯干活就算了还不让王妃干,据他所知徐五公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到时候郁闷死你!

    “凤三。”墨修尧蓦然一笑,看着凤之遥道:“被你一提醒本王想起来了,这府里确实还少了一个总管。正好墨叔要收拾各地的产业,不如以后就由你来做这府中的总管如何?”

    凤之遥脸色一僵,匆匆的败退而去了。风流天下知的凤三公子成了王府的总管?对比一下全天下各种府邸各种总管,凤之遥顿时觉得自己绝世翩翩公子的形象瞬间崩溃了。

    其他人也纷纷告退,只留下了韩明晰和韩明月兄弟两人,阁楼里一片静谧。墨修尧抬手为自己斟了一杯酒握在手中漫不经心的浅酌着,一边思索着刚才凤之遥所说的话没有心情开口。徐清泽在洪州,徐清炎在云州徐清锋在关内军营,这三个人是怎么搅到一块儿去的。最重要的是,这三个人不好好的待着跑到汝阳来干什么?现在的墨修尧打从心底不愿意任何和叶璃有关的人出现在府中来引走阿璃的注意力。但是这三个人却该死的明显的阿璃非常重要!出神的同时,阴沉的寒意不经意的散发了出来,让原本就有些冷清的房间里的气氛更加凝重而低沉了。

    “修尧……”犹豫了一下,韩明月还是开口道。

    墨修尧抬眼看了他一眼,眼底写满了明显的不耐烦。然后淡淡的扫了韩明晰一眼,韩明晰无奈的皱眉。从前韩明晰敢毫无负担的挑衅墨修尧是因为他能够看清楚墨修尧的性子。但是自从叶璃出事再到这次回来之后,韩明晰越来越觉得自己看不懂墨修尧了。就像以前,他可以笃定墨修尧看在叶璃的面上绝对不会对他出手的,但是现在即使理智上明白墨修尧不会对他动手,但是每每看到墨修尧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韩明晰心中就不那么肯定了。所以他现在一般情况下也不太会去挑衅墨修尧了,想到此处韩明晰也不经苦笑。这就是他和墨修尧的差别,没有那个实力他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与墨修尧去争君唯的注意。

    韩明晰明白,墨修尧是在警告他如果韩明月再不知道收敛,他就不客气了。但是韩明晰又能如何?韩明月就是再糊涂,也是他唯一的哥哥,从小将他养大,疼他,教他为他遮风挡雨的哥哥。即使他再如何的想不明白他那天纵英才的哥哥为什么就会死心塌地的为着一个根本不值得的女人抛弃一切,即使他再如何气如何很韩明月抛下家族抛下了自己,真到了韩明月有危险的时候他还是要去求叶璃。韩明晰更明白墨修尧为什么一直没有对韩明月动手,不是因为他顾念曾经的兄弟之情,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必然会去求叶璃,而墨修尧根本就不想让他去求叶璃,更不想让他和叶璃有过多的接触。

    无奈的叹了口气,韩明晰起身道:“大哥,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和王爷谈。”

    韩明月皱了皱眉,看着弟弟强撑着疲惫的模样,终究还是不忍再纠缠下去让弟弟为难。他可以为了苏醉蝶付出一切,但是这其中从来都不包括他的弟弟。

    看着韩明月走了出去,韩明晰心中松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墨修尧有些意外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韩明晰挑了挑眉。韩明晰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看着墨修尧道:“王爷,求你帮帮我大哥。”墨修尧唇边勾起一丝冷淡的笑意,“求我?韩明晰…你求本王帮你大哥?本王看不出来韩明月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的,他明显是甘之如饴啊。更何况,本王为何要帮?”

    韩明晰咬牙道:“我知道苏醉蝶必定是死路一条。只求王爷到时候放我大哥一条生路。”

    “死路一条?”墨修尧坐起身来,打量着韩明晰,有趣的看着他问道:“你为何不求本王放过苏醉蝶好成全了韩明月?虽然本王不会答应,但是以你和阿璃的交情,你去求她她定然不会拒绝你的。”说起和阿璃的交情,墨修尧有些咬牙切齿。阿璃身边所有的人,他最讨厌的就是韩明晰了,偏偏他答应了阿璃不杀韩明晰。但是每次看到韩明晰看着阿璃的眼神,他就想将他的眼睛抠出来!

    韩明晰沉默了片刻,苦笑道:“王爷何必明知故问。若是之前在下说不定真的会去求王妃高抬贵手。但是现在…苏醉蝶死咬着不肯说出口的秘密必定是事关重大,一旦说出口她就必死无疑。虽然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倒时候只怕…王妃也未必做得了主。何况……”韩明晰冷笑一声道:“苏醉蝶是我什么人?本公子凭什么要为了她去求人?她若是早死了也没有如今这么多的事情了!”

    “你倒是比韩明月看的清楚。”墨修尧淡淡道,两人都明白,韩明月不是看不清楚而是他不肯承认罢了。曾经名满天下的明月公子,为了苏醉蝶这个女人早就坠入迷障醒不过来了。都说美人乡是英雄冢,这句话果然不假。

    “不过有一句话你说错了,定国王府没有任何事是阿璃做不了主的。”看着沉默的韩明晰墨修尧继续道:“只要阿璃高兴,别说是区区一个苏醉蝶的生死,就算她想要本王的命,本王也会送到她手里的。当然,你没有去求阿璃是对的,若是你让阿璃为难了,本王会让所有人跟着一起为难。韩明月的命,你自己留着吧本王没兴趣。但是你最好记清楚了,再敢用你那双眼睛盯着本王的阿璃,本王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韩明晰只觉得喉咙里发苦。墨修尧所说的盯着自然不是一般的盯着看,叶璃身边那么多人,比他亲近的也不少。墨修尧没有去警告凤之遥,没有警告秦风,也没有警告卓靖林寒卫蔺,淡淡却来警告他韩明晰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虽然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但是即便可以瞒过任何人却瞒不过身为叶璃丈夫的墨修尧。抬起头来,看着墨修尧韩明晰冷笑道:“王爷想必也知道君唯是世间难寻的奇女子,难不成王爷还能挡得住天下人的目光?还是王爷想将君唯藏在深闺里不让任何人看?”

    墨修尧眼神一冷,笑容更加冷漠无情,“本王当然不会将阿璃藏在深闺里。无论本王在哪儿阿璃必然都会伴在本王身边。但是…谁敢看本王就挖了他的眼珠子!”

    韩明晰心中蓦地升起一股寒意,终究是无话可说,“你不过是运气好先遇到她而已!”

    墨修尧扬眉,眉宇间不无得意,“本王就是运气好又如何?韩明晰,牢记你的本分本王答应过阿璃不杀你你最好别逼本王违背诺言。”

    韩明晰低头沉默良久,方才抬起头看着他淡笑道:“王爷过滤了。韩明晰…并没有非分之想,与君唯不过是君子之交而已,难道这王爷也要阻止?”他知道自己比不上墨修尧。风月公子说得好听,也不过是个没什么本事的采花贼罢了。君唯不嫌弃他的名声肯与他相交,然而在这乱世之中他却无法保护她的安危。韩明晰自从遇上了叶璃,从未那么后悔过年少时总是赖皮偷懒不听哥哥的教诲,结果只落得文不成武不就。他若是有如同兄长一般的才华智谋武功,就算不及墨修尧他也有那个底气与他一争高下。

    墨修尧微微眯眼,怀疑的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子。虽然极度的厌恶眼前俊美非凡的男子,但是墨修尧却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心一意帮着阿璃的。而且…阿璃终究是需要有自己的朋友。说穿了,他墨修尧不过是在嫉妒韩明晰罢了。韩明晰容貌比他好,性格比他好。虽然不比他武功高强,地位非凡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如果是韩明晰的话,自然可以毫不犹豫的带着阿璃退隐山林悠闲平静的过一生。他不过是害怕阿璃更喜欢韩明晰这样的男子,害怕阿璃会后悔嫁给他罢了。无论如何…这世间谁也不能将阿璃从他身边抢走!

    “本王便信你一次,不过你记着本王说过的话永远都有效。”墨修尧起身,淡然丢下一句话拂袖而去。

    韩明晰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看着墨修尧下楼穿过花园往太守府最中将的院子走去。那里…有着他平生唯一一次心动过的女子。轻风透过窗户回来,韩明晰只觉得心中一阵阵发冷。

    ------题外话------

    明晰这个可怜的娃,阿尧实在是太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9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91.定王的威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91并对盛世嫡妃191.定王的威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