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坦露心意

    192。袒露心意

    徐家三人公子果然如凤之遥所说的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汝阳城,只看那一身风尘疲惫就知道必定是连夜赶路的。这让还没将这个消息告诉叶璃的墨修尧心中暗自不爽,没事跑那个快干什么?阿璃在这里又不会跑掉。却完全不肯想一想徐家人乍然知道了

    叶璃还在世的消息是何等了欢喜,没有举家跑到西北来已经是因为局势不允许了,不然他还有的烦恼。

    对于三位兄弟的到来,叶璃却是万分欣喜的。她最近闲的很,两位大夫都不许她在处理任何公事,墨修尧更是变本加厉连女红也不许她碰,每天除了吃睡就只能在府中的花园里各处散散步,偶尔看看书。叶璃觉得自己这两辈子加起来也没有这么闲过。

    又经历了一番生死,再见到亲人的感觉自然是说不出的激动和喜悦,“二哥,三哥…五弟,你们……”

    “璃姐姐!”年纪最小的徐清炎更是止不住欢喜之情就如往常一样上前要拉着叶璃说话。站在旁边的墨修尧抬手隔开了两人,淡淡笑道:“五弟,阿璃现在有了身子千万要小心一些。”

    呃?徐清炎仿佛这才看到眼前的表姐已经不若往常那般轻盈纤细,依然不算圆润的身形更是衬得腹间那圆鼓鼓的摸样看的他心惊不由得手足无措可怜巴巴的望着叶璃,连墨修尧对他那有些诡异的称呼都忽略过去了。倒是坐在一边的徐清泽挑了挑眉,淡

    然的看了墨修尧一眼。叶璃含笑拍拍徐清炎笑道:“许久不见,五弟又长高了不少。坐下说话吧。”

    看着叶璃被墨修尧扶到首座上坐下,徐清炎有些不甘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望了望叶璃,只得在徐清锋的下首做了下来。徐家诸子中他的年龄最小,其他人哪怕是徐清柏都长了叶璃半岁算是哥哥,只有他才是叶璃的弟弟。两人年纪差的也不算多从小算是一

    起长大,与其他哥哥都护着叶璃不同,徐清炎却是从小被叶璃护着的那个,他从不当叶璃是表姐,只觉得就是亲生的姐姐。徐家搬离京城的时候还因为叶璃不能同行而哭闹不休,差点没也跟着留在京城了。徐清柏虽然年幼,但是墨修尧的占有欲他却丝毫

    不漏的收在了眼底,当场对墨修尧的不满就成倍的增长了。这个家伙害的璃姐姐为他做这做那不说,还险些丢了性命,现在什么意思居然还敢防着小爷?!少年人的报复是可怕的,当场徐清炎就决定了墨修尧不让他缠着璃姐姐,他偏要缠着璃姐姐!

    徐清炎不怀好意的挑衅目光墨修尧当然也收到了,凤眼微沉冷冷的扫了徐清炎一眼,眼中尽含威胁。徐清炎是什么人,又岂会被这区区一眼吓到?挑了挑眉对着墨修尧呲牙一笑。

    这厢眼神厮杀的厉害,那边叶璃却与徐清泽徐清锋相谈甚欢。叶璃看看许久不见显得沉稳了不少的徐清锋奇道:“二哥三哥和五弟怎么会走在一起的?”

    徐清锋朗笑道:“我原本就在西北,倒是小五,当初听说你出了事儿一个人连夜往西北跑。却迷路迷到南边去了。正好被我找到就带着她一块儿来西北了。”徐清锋没说的是他带着徐清炎两人在洪州附近转了一两个月只为了心存一点侥幸想要找到叶璃

    。最后正碰上了去洪州赴任的徐清泽,三兄弟这才聚到了一块儿。只是徐清锋和徐清炎的下落并不适合让外人知道,所以徐清泽就连对墨修尧也没有提过。那几个月墨修尧心烦意乱,自然也没有理会这些事情。

    叶璃皱眉道:“三哥不是在军中么?”徐清锋身份特殊,想要离开不可能不引起上面的注意。这让她不得不怀疑徐清锋是不是当了逃兵。徐清锋摆摆手笑道:“皇上可不是真的想要咱们徐家再出一个武将,我只说了小五离家出走我要去找他,没几日就

    批了。”叶璃有些歉然,她民百徐清锋在军中想必也是受了不少排挤,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徐家的儿子,同样也是因为他是定王妃的表哥。

    “外公和舅舅可好?大哥四哥如今又在何处?”叶璃有些焦急的问道。这些消息暗卫当然也有传回来,但是总归没有听自己的亲人说的那么让人感觉安心。

    徐清泽淡然道:“西南如今正在打仗,老四被召回京城去了。大伯的意思是让他和父亲看着机会辞官归隐。不过皇上可能不会答应。祖父和父亲都还好,大哥…”徐清泽皱了一下眉道:“大哥只传了消息说在南方,但是我们却不清楚他到底在哪儿做什

    么。”清尘公子行踪漂浮,就是暗卫和天一阁也未必能够十拿九稳的找得到,他若是不说谁也不能确定他到底在什么地方。

    叶璃微微皱眉道:“如今算来徐家竟只有四哥的下落在墨景祈的掌握之中,墨景祈会不会因此对徐家起疑?”徐清锋冷笑道:“当今什么时候对徐家不起疑了?只要祖父还在只要徐家没有光明正大的造反,他就算为了他的名声也不会对祖父大伯和爹怎

    么样的。”

    “三弟。”徐清泽皱眉,不赞同的看了一眼徐清锋。徐清锋轻哼一声闭口不言。叶璃秀眉紧蹙,明白了徐家的家史叶璃觉得自己有些明白外祖父和舅舅的想法。如今大哥在南方,二哥三哥五弟都在西北,就算皇帝真的想要对徐家怎么样也不至于一网打

    尽。而只要祖父和大舅舅还留在云州,只要二舅舅还在京城,就算徐家和定国王府因为自己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皇帝也不敢轻易就说徐家有不臣之心。毕竟,徐家身为天下文人清流之首,其影响力绝对称得上无远弗届。若是真的逼反了徐家墨景祈自

    己也逃不了好。祖父和大舅舅…是在为西北争取时间。

    深吸了一口气,叶璃心底盘算着等到去京城取碧落花的时候,无论如何也要去云州一趟。

    三人交谈也不过半个时辰,墨修尧便起身对叶璃笑道:“阿璃,该去让沈先生诊脉了。也让清泽他们歇息一下,他们可是连夜赶过来的。等到晚上咱们再设宴为他们接风吧?”叶璃看了一眼风尘仆仆的三人一眼,懊恼的道:“我竟忘了二哥三哥和五弟

    一路上辛苦了,就拉着你们说个不停。二哥,你的院子还留着,先同三哥五弟梳洗一番歇息了吧。晚一点咱们再说。”

    徐清炎眨巴着眼睛望着叶璃,“璃姐姐,小五还没同璃姐姐说上几句话呢。”

    叶璃含笑看着已经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少年,笑道:“二哥的院子就在主院旁边,咱们有的是世间。等到你休息好了,随时都能来找我说话。”徐清炎眼睛一亮,欢喜的笑道:“当真?”怀疑的目光若有若无的瞟了某人一眼道:“到时候该不会有人不

    许清炎陪璃姐姐说话吧?”叶璃拍拍他的脑门笑道:“怎么会?小五可是姐姐唯一的弟弟呢。谁敢不让你陪我说话?”徐清炎得意的挑了一边的墨修尧一眼。墨修尧眼一沉,眼刀从徐清炎身上掠过,笑道:“阿璃说的是,阿璃想要找人五弟聊天随时都可

    以。五弟年纪还小,有的是时间。”意思是除了陪叶璃聊聊天,徐清炎就是个白吃白喝什么都不会干的废物。徐清炎咬牙,笑的更加灿烂,“姐夫说得对,我一定会经常陪在璃姐姐身边,面得姐夫忙于政事,璃姐姐一个人孤单无聊!”

    亲自送了徐清泽三人回院子里休息,叶璃好笑的看着脸色阴沉的墨修尧轻叹道:“小五还是个孩子,你跟他计较什么?”之前徐清炎和墨修尧的互动她自然也看在眼底,只是不说罢了。此时再看墨修尧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墨来了,薄唇也紧紧的抿起倒

    更像个闹脾气的孩子了。墨修尧轻哼一声,半天才道:“他都十五岁了哪里算什么孩子?”

    叶璃抬手拉了拉他崩得紧紧的俊脸,笑道:“他就是二十岁了也还是我弟弟。”说罢,叶璃上下打量了墨修尧一番,偏着头道:“话说回来,墨修尧你最近吃醋上瘾了么?什么醋都吃你也不怕酸死自己?”对韩明晰挑三拣四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也就算了,韩明晰的心思虽然没挑明过但是叶璃自己也知道一些,也因此她一向对韩明晰并不比凤之遥秦风等亲近。但是如果连徐清炎都要挑剔那就有些过了。最重要的事,叶璃其实实在有些不明白墨修尧这样的警惕是从哪里来的。在叶璃看来,无论是武功才智权势,当世比得上墨修尧的寥寥无几,从前墨修尧也并不是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的。若说是因为自己刚刚历劫归来,但是她都回来快半个月了还没好就有些夸张了。

    墨修尧将她困在怀中,低头在芬芳的樱唇上轻轻咬了一口,低声道:“我就是吃醋不行么?阿璃,你不许对别的男人好,我会生气。”

    叶璃无奈,“小五不是别的男人。”徐清炎是她的弟弟,她从小当亲弟弟疼着的。

    “我以外的男人都是别的男人。”墨修尧霸道的判定。叶璃几乎想要翻个白眼给他看,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上笑问道:“那他怎么办?沈先生和林大夫都说了是男孩儿,他也是别的男人?”墨修尧理所当然的道:“当然。等他生下来就把他扔…交给清云先生承欢膝下吧。清云先生教导出来的孩子一定是出类拔萃的。”出类拔萃的让他恨,若不是早就知道阿璃只当徐家那几个是亲兄长,徐家那几个也只当叶璃是亲妹妹,他早就醋死了。在叶璃威胁的眼神下,墨修尧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那个扔字吞了回去换了一个委婉一点的说法。

    叶璃觉得总有一天她要被这个男人给气死,就这墨修尧的怀里转了个身正面对着他,抬手就去捏他的脸,“墨修尧,他是你儿子!”墨修尧眯着眼扫了一眼那圆滚滚的地方,冷哼一声,“别的男人!”他看那个东西不顺眼很久了,要不是怀着孕阿璃也不会因为行动不便而险些丧命,要不是怀着孕,他也不用…一直忍着不能与阿璃亲近。只因为沈扬那个混账说……想起沈扬那张幸灾乐祸的老脸,墨修尧更觉得眼前这个躲在阿璃肚子里的家伙碍眼了。当然他也有错,他发誓等到这一个生出来,他绝对不会在让阿璃怀孕了,既危险有麻烦还讨厌!

    对于这么出离幼稚的男人叶璃已经彻底无力了,但是看着他望着自己委屈有倔强的眼神叶璃又觉得莫名的可爱和心疼,竟是半点脾气也发不出来了。拉着墨修尧坐下来,叶璃也不在意的坐在他腿上扳过他的脸正对着自己,“公子爷,咱们能不这么幼稚么?”墨修尧不满的张口就咬,咬住了叶璃纤细的手指却不忍心用力,轻轻咬了一下就松开了,“本王才不幼稚,就算幼稚阿璃你也不许嫌弃本王。”

    靠在墨修尧怀里叶璃轻声叹息,墨修尧的状况沈扬为她诊脉的时候不经意的提起过。若是寻常人家寻常时期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独占欲强一些也是证明墨修尧确实爱她。即使现在她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又何尝没有一丝丝欢喜。但是现在却不能让墨修尧这样总是这样对自己毫无信心。她知道,她那一次坠崖将墨修尧隐藏在心底的诸如自卑怨恨无力的负面情绪都释放了出来甚至无限放大。虽然墨修尧看上去总是将她坠崖的原因归咎与孩子或者镇南王墨景祈甚至是苏醉蝶,但是他心底其实真正觉得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错。他认为是他无力保护才导致了她遇到的危险。叶璃一直想要跟他谈谈,但是面对着墨修尧却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修尧。”抬手取下来他脸上的面具,林大夫的药效果然不差,虽然才不过几日但是墨修尧脸上的伤痕却已经可以看出变化了。就算将来不能完全消失,叶璃也相信会好上许多的。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叶璃轻柔的吻落在他左脸的疤痕上。墨修尧一怔,搂着叶璃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一般的僵在了那里。叶璃亲吻着他的脸颊,低声道:“修尧,无论世上有多少人,在我心中,只有你才是最优秀最好的那一个。你可明白?”

    墨修尧修长的睫毛动了一下,抬眼望着眼前笑容嫣然的美丽女子。他的妻子,他今生唯一的也是最爱的女子。她说在她心中只有他才是最优秀最好的那一个,轻柔的话语让他心中涌起无限的欢愉,甚至比年少时父王的称赞更加让他欣喜若狂。同样的却也让他心中涌起更多的歉疚和怨恨。为什么不能让我在一生中最好的时候遇到你?

    “修尧,这世间俊美无俦,才华横溢位高权重的男子有很多。但是我遇到了你…我遇到的不是曾经那个骑马倚斜桥的少年定王府公子,而是你定国王爷墨修尧,你明白么?修尧,如果早十年遇到你,我必定不会爱你。”叶璃轻声咛喃道。十年前的墨修尧太过年轻,年轻的会让她这样历经两世的人觉得太小了。当时那样风华绝世,光芒四射的少年只会是叶璃避之唯恐不及的的存在。而当时的墨修尧也必然不会看上一个尚书府籍籍无名的千金。并非说年少的墨修尧以貌取人,而是那个年龄的墨修尧只怕还没有将任何女人看在眼里过。所以就连如苏醉蝶那样的天下第一绝色,在墨修尧心中也不过是一个背叛了的前未婚妻罢了,无爱故无恨。如果没有这十年的经历,叶璃不会看上墨修尧墨修尧也不会爱上叶璃。他们在彼此都最糟糕的时候相遇,但是叶璃却觉得他们依然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那么,阿璃现在爱我么?”墨修尧低声问道,目光一瞬也不动的望着眼前的清丽容颜。他知道阿璃说的是对的,但是却无法想象如果今生错过了这个女子他将会如何?

    “我爱你。”叶璃毫不掩饰的低声说道。她爱这个男人,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爱上。所以她愿意为他劳心劳力的筹划,愿意为他做所有的事。所以她骄傲于他的优秀卓绝同样也心疼他的痛苦和脆弱。当一个女人愿意无条件的纵容一个男人的时候,她必然是爱他的。

    “阿璃。”墨修尧满足的轻叹,低头噙住那一抹觊觎已久的香唇,撬开她的贝齿挑动着她与自己共舞,“阿璃,我爱你…墨修尧今生只爱你一人……”

    “启禀王爷,京城……”

    一声急促的男声打断了房间里的热烈缠绵之意。站在门口的凤之遥心中只有两个字——完了!他居然打扰了王爷和王妃亲密相处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该死的你们要亲密难道不会进里面去么?就算有个屏风当着也好啊。墨修尧,你用不用那么饥渴,王妃是个孕妇啊你个禽兽!

    ------题外话------

    如果早相遇十年,阿璃不会爱墨修尧,墨修尧一不会爱阿璃。早十年阿璃不会喜欢墨修尧那样神采飞扬的少年,阿璃心理年龄本来就比较大,十年前的墨修尧在她眼里不过是个孩子。在怎么风姿卓越功勋彪炳也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十年前的墨修尧不会爱阿璃,不是因为他看不上阿璃,而是那个时候的少年,其实心中还没有情。他在意的是他的朋友,兄弟,沙场征战建不世之功勋。阿拉,还有我好想看几个长评还没得急看,谢谢小香宝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9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92.坦露心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92并对盛世嫡妃192.坦露心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