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京城来使

    193。京城来使

    当凤之遥站在门口各种脑补的时候忘了去看墨修尧阴郁的神色,叶璃看着墨修尧盯着凤之遥一阵一阵的冒冷气,无奈地拉住他的衣袖摇了摇。虽然如此情境被人撞到多少有些赫然,不过叶璃到底不是土生土长的这个时代的女子,前世的时候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不过是被人撞到接个吻而已,他们还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呢。所以叶璃稍微不自在了一下也就过去了,反倒是站在门口的凤之遥,一看他那怪异纠结的神情就知道他脑补的过头了。

    轻咳了一声,叶璃轻声提醒道:“凤三,进来说话。”

    凤之遥蓦地回过神来,就看到墨修尧危险而阴郁的眼神,顿时恨不得给自己一拳头。撞破了王爷的好事还不快溜居然在这里发呆,他凤之遥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墨修尧,墨修尧冷哼一声算是允了。凤之遥这才欢喜的像叶璃道了声谢走了进来。,不过还是谨慎的选择了靠门口最近的位置以方便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好在第一时间逃走。

    墨修尧二人自然将他的做派看在眼里,叶璃掩唇偷笑墨修尧挑了下眉不予理会,“京城怎么了?”

    说起正事,凤之遥立刻恢复了正常,恭声道:“京城传来消息,墨景祈派出两位王爷以及苏老大人在内的几位朝中重臣往西北来了。只怕不日就会到了。”墨修尧扬眉,“派重臣来西北?做什么?”凤之遥抚着下颚笑道:“还能做什么?大约就是来游说王爷呗。飞鸿关以外的二十几万大楚驻军,被咱们毫不费力的赶回了关内。当时墨景祈气疯了连下数道旨意责骂王爷。这么久了也该回过神来了。”墨景祈也不是真的笨蛋,只要定王府没名目张大的说反了,他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和定王府兵戎相见。西陵和北戎那边他还没处理好呢,要是定王府如今再出来搅局,朝廷就危险了。他也正是看准了墨修尧不会轻易和朝廷翻脸,所以才想起来这么一出也让天下人看到他的宽厚。他却不明白,并不只是他需要时间,现在西北的墨家军同样也需要时间。

    “有那些人?”墨修尧问道。

    凤之遥道:“是德王墨瑕飞还有瑜王墨景瑜,还有苏哲老大人以及吏部侍郎莫渐。”

    墨修尧点头,苏哲和莫渐不说,德王墨瑕飞是先帝的亲二哥,墨景祈也要尊称一声皇伯父。瑜王墨景瑜,是墨景祈异母的兄弟,平生为人低调不爱理会世事,却不知道怎么墨景祈竟将他也派出来了。两个王爷两个重臣,墨景祈这一次派出的使者倒是诚意十足,可惜墨修尧却没打算太给他面子。叶璃秀眉轻蹙,道:“西北离京城山高路远,墨景祈怎么会派苏老大人过来?”苏哲已经年逾七十,这几年更是身体不佳。按理说这样的差事无论如何也不该派这样一位老臣来才是。万一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反而不美。凤之遥思索了片刻道:“墨景祈会不会知道了苏醉蝶还活着,所以才派苏大人过来的?”

    墨修尧道:“都大半年了,墨景祈确实也该知道消息了,就算之前不知道现在也知道了。苏醉蝶……”如果苏醉蝶竟然可以引起墨景祈的兴趣,那么……墨修尧脸色一沉,眼中的寒意越加的慑人。

    “王爷对这些人有何打算?”凤之遥问道,那两个王爷他没什么感觉,但是苏哲和莫渐却都是朝中难得的正直之士。更何况,苏哲还要算是墨修尧的半个老师,一直以来墨修尧对他都颇为尊重。

    墨修尧挥挥手道:“不必在意,本王让你拟的西北各处任命官员的名单,你拟好了没有?”

    凤之遥取出一本折子呈了上去,墨修尧随意翻了翻递给了身边的叶璃,一边道:“差不多就这样,消息…就定在墨景祈的人来了以后颁布吧。之前你说城中百姓想要办个灯会为王妃和世子祈福,也定在同一天吧。到时候城中官员一起与民同乐,也算是迎接朝中使者。另外,新的府邸建好了么?咱们总是占着太守府也不是个事儿。等到新太守上任了总不能还让人在民居里办公吧?”

    凤之遥一一应了下来,墨修尧此举分明是在跟墨景祈派来的使者挑衅,不过他喜欢。一边笑道:“府邸早就准备妥当了。原本是汝阳城首富的府邸,那人跟着驻军逃到关内去了,属下命人将左右两处院子府邸并在一起改建了一番。虽然不及京城王府宏大,倒也勉强住的。那府邸现在在城中东南的位置,不过按照下面呈上来的汝阳城新的规划,将来改建之后府邸正好在汝阳城中心位置。”这些琐事之前自然早就有人在办了,只是王爷心情不好也不提要搬家的话,下面的人自然谁也不敢说。也就导致了

    如今这样的情形,暂代城中事务的官员依然在太守府前面的衙门办公,但是办完公之后却得拿着一应的卷宗折子绕路回自己暂住的地儿去,平时还好,若是冬天或雨天,跑来跑去的好不麻烦。

    “很好。”墨修尧满意的点头道:“让人抓紧时间把地方收拾出来。”

    凤之遥笑道:“早就准备妥当了,王爷和王妃随时可以搬过去。不过,府邸的匾额还请王爷题字才好。”这事儿原本不用太过为难,但是如今墨修尧的爵位已经被墨景祈给夺了,一时间谁也拿不定新的府邸该替什么字。所以干脆还是请王爷自己题好了。墨修尧浑不在意,淡然道:“就题定王府。”

    凤之遥愣了愣,不是京城里的那块“敕造定国王府”,而是就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定王府。看着墨修尧毫不在意的模样,显然是根本没将墨景祈夺了他爵位的事情放在心里,不由一笑道:“属下遵命。”

    因为叶璃的归来,虽然汝阳城里并没有什么大的动静,但是所有的人都能感觉到不同。城中的百姓们忙碌着自己的生活,驻守的将士们似乎也和他们的主人一样摆脱了之前的沉郁显得朝气蓬勃,整个城里一片欣欣向荣之象。叶璃的院里却依然是难得的宁静而舒适,徐清泽回城第二天就被凤之遥抓去干活去了,徐清锋和徐清炎却是没什么事,每日徐清炎便拉着徐清锋到叶璃院子里还不是聊天就是下棋,日子过的悠闲又自在。每每看的墨修尧恨不得将他出汝阳城。不过有了叶璃那日亲口诉说的爱语,墨修尧显然心情好了许多,但是每次看到徐清炎还是忍不住皱眉。

    棋盘上,黑白子厮杀的正烈。院外的某处也正平平碰碰的厮杀个不停。徐清炎捏着棋子皱眉道:“璃姐姐,这府里当真适合养胎么?每隔几天都来上这么一回……”这才住了几日,徐清炎对时不时的闯入府中行刺的事情都已经习惯了。任谁天天看都会看习惯的,对此徐清炎当真只能佩服这些刺客的耐性,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就是忒烦人了一些。

    叶璃悠然的接过身边的丫头送上来的银耳汤喝了一口,浅笑道:“无妨,这府里就是太无趣了一些,偶尔热闹一下也好。”

    徐清炎对此深以为然,墨修尧怕别人打扰叶璃修养,除了秦风卓靖几个和为叶璃看诊的沈扬及林大夫,府里寻常人压根就靠近不了王妃的院子。府里有什么事也都是直接去禀告墨修尧处理,谁也不敢把这些琐事拿来烦叶璃。这原本倒是好意,但是这样一来叶璃就闲的有些无聊了。轻哼了一声道:“定王真是小气,璃姐姐出去走走怎么了?生怕别人多看一眼似的,璃姐姐这般出色,本就是要天下众人仰慕的。”说起这个,徐清炎不由得得意起来了,天下的美女才女多了去了,但是有谁的姐姐能够统兵

    数万力抗强敌?只有他徐清炎的姐姐啊。将来他一定也要娶一个和璃姐姐一样厉害的女子。

    叶璃抬手在徐清炎脑门上敲了一记,斜了他一眼道:“叫姐夫,你嫌修尧不够折腾你是不是?”

    徐清炎顿时郁闷了,这几天跟墨修尧斗法的经历告诉他。他暂时斗不过墨修尧那个奸诈小人,虽然在璃姐姐的面前墨修尧都会让着他,但是背后他就会想方设法的给他下绊子使阴招。昨天居然还给璃姐姐进谗言说他看上了城里的漂亮姑娘,要璃姐姐写信给爹娘给他定亲。这要是真的传到爹爹耳朵里,他还不被扒了一层皮?上面几个哥哥都还没成亲呢。他这个最小的倒是看上别人家姑娘了,喜好美色就是他的罪名!

    “璃姐姐都知道啊。”徐清炎垂头丧气,斗不过墨修尧被璃姐姐知道了让他觉得很没面子。旁边观战的徐清锋嗤笑一声,抬手往他头上敲了一下笑道:“二哥三哥早就告诉你了,别去招惹王爷,你偏偏不听。”

    徐清炎瞪眼,“明明是他针对我!”徐清锋挑眉,“那王爷怎么不针对你二哥和我?”所以,还不是你自找的么?徐清炎趴在桌上哀叹。“三哥,我是你亲弟弟啊。”他好想四哥啊,如果四哥在的话一定会帮着他对抗墨修尧的!

    听着徐清炎耍宝一般的唠叨,叶璃含笑落下一子,问道:“对了,三哥这些日子在府里可是无趣的很?”徐清炎还是个孩子,自己在哪儿都能找到乐子。徐清锋一个大男人在府里带着哪儿也不去,确实是有些为难他了。徐清锋笑道:“比起军中是无趣了一些,倒也不妨。等你将孩子生下来我就该回京城去了。三哥和你二哥都不在京城,爹娘总是会担心的。”

    提起这个,叶璃皱眉道:“说起来,二哥如今在西北,京城里皇帝可有为难二舅舅?还有筝儿,她与二哥的婚期本就定在去年,如今却是……”

    徐清锋安慰道:“没事,皇上想为难咱们徐家什么理由找不到?不会为了这个为难爹的,而且父亲也说了…不希望二哥现在回去。也不知道京城如今是个什么局面,二哥也不是四弟那样长袖善舞的人,陷入其中将来反而难以抽身。至于秦家小姐…”

    徐清锋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他现在也只能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订婚。不然如今这样岂不是耽误了人家姑娘?将来若是有个什么意外,只怕还要牵连上妻族,“如今咱们徐家也不好过,秦家小姐还没过门其实也算好事。听说二哥让人给爹娘带了信回去,若是有好人家,便请秦家小姐自行婚配了。”

    叶璃皱眉,她和秦筝关系极好,怎么会看不出秦筝对自家二哥情根深种?何况两人是从小便订了婚的,十几年秦筝的心思也只能挂在二哥身上,如今在让人家自行婚配实在是有些……虽然知道二哥是为了秦筝好,但是还是感觉很欠揍。另一方面,对秦筝叶璃也有几分歉疚。说到底二哥当初随军来西北,如今滞留西北不还还不都是因为她?徐清炎望着叶璃,笑嘻嘻的道:“璃姐姐,这也不怪你。咱们家如今这个情形能少牵连一些人总还是好的。指不定哪天宫里那么就来个满门抄斩呢,到时候不但秦家姐姐,就连秦家都要被牵连了。”

    徐清锋皱了皱眉,拍了徐清炎一下,“你这小子真是口无遮拦!”

    徐清炎做了个鬼脸,在西北特别是这府里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放心说话,不用担心什么隔墙有耳。

    叶璃低头看看自己越发的艰难的身形,叹了口气道:“现在也没法子可想了。回头还请三哥给舅母写信探探秦家的消息吧。三哥既然觉得无趣,这段日子不妨去城外军营待些时候。”

    徐清锋眼睛顿时一亮,就连徐清炎脸上也多了几分兴奋好奇的神色。墨家军本就是大楚的精锐之师,徐清锋自然也是慕名已久。只是因为身份特殊也不好往军营里串,以免外人说叶璃的是非。有些犹豫的问道:“这是不是不合规矩?”叶璃淡笑道:“有什么合不合规矩的,又不是让三哥去领兵打仗。”徐清锋点头笑道:“璃儿说的是,若是能去墨家军,便是当个小卒子也无妨。想来旁人也是不知道我的身份的。”

    一边迎面而来的秦风听了这话,看了看徐清锋笑道:“徐三公子若是吃的了苦,不妨去在下那儿。”墨家军大营毕竟人多嘴杂,而麒麟却是完全直属于王妃的,自然方便的多。徐清炎眨眼睛,“秦大哥,我能去么?”秦风看了看他摇头道:“五公子只怕一天也坚持不了。”徐清炎不服,瞪着眼睛道:“凭什么三哥可以我就坚持不了了?你看不起本公子年龄小本公子偏要做给你看!”秦风摇头笑道:“在下倒不是看五公子年纪小,这会儿我那儿还有两个比五公子更小的呢。不过五公子从小养尊处优又不习武艺,所以我才说五公子受不了。”

    叶璃笑看着秦风道:“三哥去你那儿成么?”秦风道:“不过王妃一句话的事,三公子随时都可以去。”

    叶璃摆摆手道:“我和王爷既将麒麟交给了你,便是由你说了算。”秦风脸上虽然没什么表示,心中却对叶璃的信任很是感激。看着徐清锋道:“既然如此,三公子明天一早到城外报到吧。不过在下可说好了,到时候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若是三公子受不住在下也只得将你送回来了。”徐清锋也听说过麒麟的神秘和威名,也是一脸的跃跃欲试,朗声笑道:“既然如此,秦统领也不必叫我什么三公子,叫我名字便可。”

    说完了这些,叶璃才问道:“这时候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秦风点头,送上一份密封的卷宗道:“虽然王爷不许打扰王妃修养,但是属下还是想请王妃看看。这是下个月的训练计划,想请王妃指点一二。”这几个月都是秦风一人负责麒麟的新人训练,偶尔和卓靖林寒等商量一二。麒麟的起点太高,因此秦风心里总有那么几分忐忑。如今叶璃回来了自然忍不住想要让叶璃看看,不说称赞至少能让他知道他的训练到底有没有问题。叶璃将卷宗放到一边笑道:“回头我会看的,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行了。能教你的我也大都交给你,再过三个月…我大约就能行动了。你手下的人也该训练完了。到时候我会亲自去看看他们。”

    秦风大喜,笑道:“谢过王妃,属下明白了。”当下便决定了到时候便请王妃亲自设计那群小子的最后考核。去年他们第一批的最后考核因为突发事件没能进行,一直让秦风深以为憾,这一次就连他们老人一起好了。

    “对了王妃,属下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暗卫又抓了几个刺客。”秦风想起刚才过来看到的情形便随口道。

    叶璃莞尔笑道:“这几日暗卫那边快要人满为患了吧?”天天抓刺客,而且全部都要留活口,也不知道墨修尧打算留着这些人干什么。秦风笑道:“可不是么,今早看到墨华脸色难看的很。还说要跟咱们借牢房关人呢。”叶璃想了想,道:“无论如何,别把那些刺客和苏醉蝶关在一起。跟墨华说一声,不那么重要的人就别留在他那儿了。”

    秦风点头道:“属下也这么说。不过王爷不让杀,说是有用。”叶璃点头,“王爷怎么说怎么办吧。”

    “本王怎么了?”墨修尧一身青衫,白发如雪,站在月洞门下含笑看着众人问道。

    叶璃身子不便,也懒得起身笑问道:“怎么回来了,仔细一会儿凤三又过来叫苦。”众人起身见礼,墨修尧随意的挥挥手,走到叶璃身边坐下。有些不悦的道:“墨景祈的人来了,他们正准备去迎接呢。不然本王哪儿能闲着回来?”叶璃坐正了身子,“德王他们到了?王爷不去迎接?”墨修尧撇嘴,“本王哪有那个功夫?凤三去了。”叶璃忍不住嘴角一抽,让凤三去你还不如随便在军中找一个将军去呢。虽然说凤之遥是墨修尧身边一等一的亲信,但是凤之遥也不知是性情古怪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肯接受朝廷的封赏。于是直到现在其实凤之遥也还是个白身。而且他管的事情也多,大家称呼起来也就随意了。上了战场叫他凤将军,汝阳城里大小官员叫他凤大人,墨修尧身边身边的亲信叫他凤三公子。其实凤之遥本人连个最末品的官衔都没有。听闻德王此人最讲究排场和面子,派凤之遥去还不把他给气着。

    “是凤三自己要去的。”墨修尧道,他可没打算派人去城门口迎接他们,能让他们进城就不错了。

    叶璃默然,所以凤之遥怕你直接把人气死了,所以决定自己去把人气个半死?

    墨修尧靠着叶璃懒洋洋的坐了下来,笑道:“阿璃不用操心这些破事儿,德王他们想说什么本王还不知道么?懒得起理会他们罢了。”

    叶璃无奈的将他推着坐正了,道:“今晚的接风宴总是要办的吧?王爷可别告诉我连这个都省了。传了出去人家还以为咱们不懂得待客之道呢。”墨修尧皱眉,叹气道:“墨叔不在可真是麻烦不少。”若是往常这些小事墨叔直接就办好了,只需要禀告他们一声就成了。但是如今定王府的大半势力都转移到了西北,墨叔就不能立刻过来了,不然关内的事情无人主持也是一个麻烦,“可惜凤三不肯来当总管。”

    叶璃瞥了他一眼,让凤之遥当总管,真不愧是定王想出来的主意。

    摇了摇头,叶璃道:“算了,一会儿我让卫蔺林寒去办。”堂堂定王府找不到一个能当总管的人,说出去也是个笑话吧?墨修尧满意的点头笑道:“阿璃身边卓靖几个都是能干的。完全可以分一个出来当先替着墨叔嘛。”

    叶璃想了想卓靖几个如墨叔一般整天操心着王府各种事物的老成模样,不由打了个寒战。那三个好歹跟了她不少时间,她这个做主子的也不能太不讲义气了,“他们几个太年轻了,回头还是从下面提一个信得过的管事上来吧。”

    墨修尧不无遗憾的耸了耸肩表示赞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9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93.京城来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93并对盛世嫡妃193.京城来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