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接风夜宴

    汝阳城城门口,凤之遥含笑而立,带着城中几个执事的官员还有不少看热闹的百姓看着慢慢走近的队伍。在场的几个汝阳城中的官员都穿着便服,更映衬的凤三公子一身红衣风姿逼人。相比起东道主这边的随意,对方人马皆是一身官服显得格外的隆重而诡异。凤之遥握着折扇,靠着城墙倚着,漫不经心的问道:“这大热天儿的,穿那么多他们不热么?”所以他说嘛,做官有什么好的?大热天的上各朝还要里三层外三层的,也不怕把自己给捂出病来。要知道,大楚号称礼仪之邦,即使是夏天的朝服也足足有四五层,更何况朝廷的制服布料可都不是轻软透气的纱制品,而是为了显示皇家的气派庄严,朝服一般都是用厚重华丽的云锦制成,只看看那些侍卫汗流浃背的模样就知道有多热了。

    旁边没有人回到他的问题,因为前方的队伍已经到了城门口了。汝阳城的百姓们还是很有些好奇心的,西北偏僻若是没什么事几十年也见不到一个真正的达官贵人。百姓们能见到的最大的人物便是城中的太守了。如今汝阳城里住着一位定王,现在一下子又来了两位王爷和几位大官,百姓们自然是纷纷涌到城门前来看热…迎接朝廷使者了。

    上百侍卫护送这长长地队伍停在了城门口,第一辆紫檀雕花马车上下来一个略有些富态的老者,穿着一身绛紫色蟒袍,须发花白却是神态傲然颇有些睥睨众生之意。踩着一个侍卫的被落地,扫了一眼城门口站着的众人顿时脸色一沉。凤之遥只当没看到他的脸色,含笑迎了上去拱手笑道:“定王府凤三奉王爷之命前来迎接两位王爷和大人,凤三见过德王。”

    “凤三,凤之遥?”德王沉着脸看着凤之遥道。凤之遥的名声德王自然听说过,若是寻常时候他也不介意给后生晚辈一点面子,但是此时墨修尧派一个身为官职的布衣百姓来迎接,却是打了他的脸。德王一大把年纪便是皇帝也要敬他两分,哪里忍得了这个?凤之遥笑道:“真是在下,德王殿下好记性。”

    德王冷冷道:“墨修尧何在?”德王虽然一把年纪,但是论辈分却是和墨修尧平辈。加上定王府的地位平日见面德王也要称一声定王,但是现在墨修尧既然不给他面子,他自然也没打算给墨修尧面子,毫不客气的便直呼其名。凤之遥也不生气,笑容可掬的道:“王妃有孕在身,王爷心系王妃和小世子,因此无暇前来迎接王爷,还请王爷恕罪。”德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凤之遥说的委婉,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十分明了。定王忙着陪王妃呢,没空来迎接你。

    “放肆!皇上已经夺了墨修尧的爵位,尔等何敢再称其王爷!”德王怒斥道。

    凤之遥眼眸微垂,站在他身后的官员皆是定王府亲信岂能容忍德王如此无礼,正要上前理论后面马车里的瑜王墨景瑜已经赶了上来,连忙拉着德王打圆场,“皇伯父这是怎么了?咱们好不容易千里迢迢的到了汝阳,怎么站在这城门口生气起来了?哟…这是凤三公子?”凤之遥昔日在京城名声在外,墨景瑜自然是认识他的。凤之遥含笑拱手道:“凤三见过瑜王,苏大人,莫大人。”

    苏哲年事最高,长途跋涉之下苍老的容颜满是疲惫和苍白,却也对着凤之遥点了点头。凤之遥看看苏哲,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让开了城门请一行人入城。年少的时候他跟在墨修尧身边,也曾受过苏哲不少的教诲。再想想如今还关在地牢里的苏醉蝶,也忍不住在心中长叹了一声。

    “两位王爷和大人长途奔波必定是乏了。还请入城中稍事歇息。晚些时候王爷和王妃再为几位接风。”

    德王看了一眼周围盯着自己面色有些不善的官员和百姓们,也知道在这里闹下去难看的只会是自己。哼了一声甩袖往城里走去。墨景瑜看看周围含笑跟了上去,心中径自感叹墨修尧入主汝阳也不过是半年时间,竟能让城中百姓官员一心的向着他,定王府的实力和对民间的影响果然是深不可测。

    德王的性子是老尔弥辣,在城门口受了凤之遥的气自然不可能得到晚上接风宴上在向墨修尧发作,进了城也不管凤之遥给安排的暂住城中客栈,直奔太守府就去了。其实他不明白,墨修尧原本就没打算派人去迎他,如果凤之遥没有带人去,他摆着那么大的阵仗到了城门口却空无一人,那面上更不好看。到了太守府却被告知王爷和王妃刚刚搬家去了新的府邸了。太守府从现在起是汝阳太守的府邸了。于是气冲冲地,德王又带着人奔向在汝阳城东南的定王府。这次前来西北,本来就是以德王为主的,他不可休息非要找墨修尧理论,其他人自然也不能休息,只得跟着一起去了。

    定王府坐落在汝阳城东南,城中的主轴线玄武大街上。自然比不上楚京的定王府面积庞大气势恢宏,但是经过这几个月的改建却也颇具规模。毕竟楚京的繁华更多了几分西北的简朴和豪迈,更平添了几分肃杀之气。大门上,简简单单的定王府三个字,飞龙走风气势磅礴。德王只气的手指头发抖,“放肆!太放肆了,墨修尧他想干什么?”身边众人默然不语,德王只是愤怒的想要发泄脾气,并不是真的想要人回答。墨景瑜更是事不关己的站在一边仿佛在观赏风景一般的悠然。

    不多时,就有人出来请一行人入内。同时德王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墨修尧没到城外相迎也就罢了,就连府门口都没有出来。他身后其他三人脸色也有些难看,却不是因为面子的问题,而是定王这样的做派是表明了不打算给朝廷面子了,这样一来…他们这次的事差事只怕是不好办。墨景瑜直接就在心里咒骂起墨景祈来了。他本就是个闲散王爷,谁当皇帝跟他都没关系。墨景祈自己将定王府的关系弄糟糕了如今却要自己千里迢迢来西北。墨修尧若是真有反心,他们这些人还有命会京城么?

    卫蔺木着脸将一行人领进了王府,太过年轻的脸让他看起来实在不像是能管理一府事务的总管。当然事实上他也不是,只不过他没卓靖和林寒躲得快,才被王爷抓来暂任总管之职。侧首看了一眼跟在一边悠闲自得的凤之遥,卫蔺默默在心中赞同他的看法。总管这个职位一听起来就很德高望重,实在是不适合他们这样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啊。听人叫自己一声卫总管,卫蔺就觉得淡淡的胃疼。

    大厅里,墨修尧正坐着和叶璃说话,看到卫蔺领着人进来也不客气,淡淡笑道:“德王,瑜王,苏大人,莫大人,请坐。”看到墨修尧一头华发随意的挽起,眉眼带笑的模样分明比从前在京城的温雅疏离多了几分暖意,却半点也让人生不出来亲近之感。反而更加的让人觉得心惊。之前墨修尧一直掩人耳目,是以即使墨景祈设法在汝阳布下了不少的探子,楚京里却依然没人知道墨修尧一夜白发的事情。如今乍然一见倒是吓了一跳。

    德王斜着眼,冷哼一声道:“离开京城有段日子,连礼数的忘了么?看来皇上说你目中无人果然是没有说错!”墨修尧玩味的看着眼前怒发冲冠的德王,礼数?是想要让他行礼么?在德王看来,墨修尧如今不过是被皇帝夺取爵位的庶人,按理说是该向他行礼。不过很可惜,从德王进入汝阳城开始就注定了他要一直憋闷下去了。

    “目中无人?本王怎么记得陛下说的是叛国谋逆来着?嗯,凤三?”淡淡的,墨修尧言语带笑,一双眼眸却是透露出丝丝寒意。

    凤之遥摇着扇子笑道:“回王爷的话,陛下的圣旨确实是这么说的。”

    “大胆墨修尧!你……”德王被两人这么一番抢白,勃然大怒。

    “啪。”一声脆响奇异的盖过了德王的怒吼,众人循声望去墨修尧手中握着的白玉茶杯瞬间破碎,几片碎玉跌落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墨修尧慢慢的摊开手,白色的粉末从掌心滑落飘落在他跟前的地上。德王的嗓子顿时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张了张嘴却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只听墨修尧笑道:“德王,小声一点。若是吓到本王的爱妃和世子…可真是会让本王为难了。”对上墨修尧冷冽的双眼,德王不由得心中一颤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那七千被墨修尧斩杀的将士。愣了半天,德王终究还是不敢再说什么,一张保养得还算不错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的变幻不定。

    墨景瑜看看大厅中众人,陪笑道:“皇伯父一路远来,难免火气有些大,还望定王见谅。”

    墨修尧扫了他一眼,淡笑道:“原来如此,那倒是不妨天气热难免火气重。西北又比不得京城繁华,回头本王吩咐人为德王多准备一下降火的吃食就是了。”墨景瑜笑脸有些僵硬,但是该说的话却还是不能不说。他算是看出来了,让这么脾气本就不好的皇伯来说的话,指不定惹怒了墨修尧他们谁也别想活着回去了,“西北苦寒,冬冷夏热,地方有偏僻的很。定王出征多时如今西北早已平定何不早日班师回朝?也免了王妃和小世子在此受苦?”

    “班师回朝?”墨修尧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扬眉看着墨景瑜。许久不见,墨景瑜这个闲散王爷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竟然也涨了不少。墨景祈都下旨夺了他的爵削了他的兵权,还有那宣扬的全天下都知道的谋逆叛国。现在墨景瑜居然告诉他该班师回朝了?是墨景瑜自己脑子出问题了还是他以为他脑子出问题了?

    墨景瑜的脑子没问题,是他上面的人脑子有问题!竭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墨景瑜在心中将墨景祈骂了无数遍。别说墨修尧终于忍不了他了,也不提他亲弟弟都反他了,再怎么下去他都想要反了。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苏哲,墨景瑜盼着墨修尧能给这位老大人一点面子。毕竟苏哲也算是墨修尧半个老师,而且素来墨修尧也对这位老大人敬重有加。

    苏哲看着墨修尧那一头华发,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们这些老头子可以说是亲眼看着墨修尧怎么从当初那个意气飞扬,如火一般夺目耀眼的少年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墨修尧是他曾经最得意的学生,也曾是他寄予厚望的未来孙女婿。然而这近十年来看着他艰难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他却是无能为力。这次的事是不是墨修尧的错苏哲不知道,苏家里朝堂的核心已经太遥远了。但是有一点苏哲却是心知肚明的,那就是墨修尧绝对不能现在回京!所以,发觉墨景瑜看向自己的目光是,苏哲只是垂眸平静的喝茶,仿佛什么不知道一般。苏哲不肯开口,莫渐人微言轻自然说不上话,墨景瑜心中暗自恼怒却也无法可施。

    大厅里气氛一直有些凝重起来,叶璃沉静的目光淡淡的从众人身上扫过,轻声道:“几位远道而来,想必已经乏了。何不先歇息梳洗一番,有什么事晚上再谈?”

    进退两难的墨景瑜自然是求之不得,连忙笑道:“王妃说的是,是小王唐突了。”

    叶璃开口,墨修尧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关切的看着叶璃问道:“可是累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说完也不理会大厅里还坐着的客人,扶着叶璃起身朝凤之遥和卫蔺丢下一句招待好客人便带着叶璃扬长而去了。

    看着墨修尧和叶璃在门口消失,德王这才顺过气来。指着门口气喘吁吁的道:“他…他这是什么态度?”墨景瑜苦笑,按住德王劝说道:“定王妃头一次有了身孕又刚刚历劫而归,定王紧张是难免的,皇伯父何必动怒?”德王哼了一声,端起旁边的茶猛灌了一口才勉强将怒意压了下去。一边的凤之遥挑了挑眉笑道:“两位王爷,原本我们王爷住在太守府中地方狭小才将下榻的地点安排在客栈,如今碰巧王爷王妃搬到了新府邸来,就请王爷和两位大人在府中歇息吧。”德王翻了个白眼给他,他当然不可能去住客栈。身为皇帝的伯父又兼着钦差之职,若是被扔到客栈去住,他回京城还不给人笑死?

    卫蔺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众人,转身吩咐人安排住所去了。

    夜晚,整个汝阳城里灯火通明。与早前只有寥寥几人的迎接不同,接风宴却是格外的隆重。接风宴就拜在汝阳城东门的城楼上。正对着玄武大街从上往下看去街上到处都是人潮涌动,街道两边处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城楼上同样也是觥筹交错,歌舞升平。只要是在汝阳城或者汝阳附近的文官武将还有汝阳本地的名士望族通通出席的今晚的夜宴。虽然定王入驻汝阳城已经有半年半年光景了,但是城中的百姓真正见过定王的却依然只是极少数。至于定王妃更是可以说从未在外面露过面。因此看到一身白衣银龙滚边袍服,白发如雪气势卓然的定王牵着一个身怀六甲容颜清丽气度雍容的青衣女子走上城楼时所有人都不由得愣住了。一白一青两道人影并肩而立,竟显得无比的和谐而自然,仿佛他们天生就该如此一般。

    墨修尧扶着叶璃步上高台,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坐下。底下在座着的许多将士已经有许久没有见过墨修尧了,更有之前跟随叶璃的将士更是分外激动,齐声高呼,“属下等参见王爷王妃!”受到他们的感召,另一边的文官们也纷纷起身参拜,“属下等参见王爷王妃,恭祝王爷王妃喜得小世子!”

    虽然不怎么待见那个来赖在阿璃肚子里不肯出来的小东西,但是墨修尧此时心情颇佳,一挥手道:“诸位免礼。”

    同时,城楼上的声响也影响到了下面的玩乐的百姓,只见城楼下原本嬉闹游玩的百姓们纷纷转身向着城楼的方向跪下,有人带头喊道:“恭祝王爷王妃千岁安康,恭喜王妃平安归来!”有人带头,后面的百姓自然也跟着喊了起来,一时间声音几乎穿透了整个汝阳城。

    墨修尧端起一杯酒,站起身来,看着城下的百姓提声道:“免礼,今晚官民同乐,大家随意。本王敬诸位一杯。”带着内力的声音想着四周远远的传开了。城下的百姓们站起身来齐声欢呼着,气氛比方才更加热闹起来。

    城楼上,众人纷纷起身端起酒杯道:“多谢王爷,王妃。”

    饮过一杯,墨修尧坐了下来道:“诸位随意,不必拘束。”

    歌舞丝竹重新响起,城楼上一边和乐融融。只坐在前面宾客位置的德王和瑜王却是脸色难看之极。两人实在没想到,在朝廷极力破坏定王名誉的时候,仅仅半年时间墨修尧竟能让整个汝阳城的官民百姓依然对他如此爱戴臣服。说是接风宴,倒不如说墨修尧想要给他们和朝廷一个响亮的耳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9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94接风夜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94并对盛世嫡妃194接风夜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