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小宝的小名和出生

    199。鴀璨璩晓小宝的小名和出生

    不多时瑶姬就被外面的侍卫带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消瘦苍白的女子叶璃也不由得心中一叹。眼前的瑶姬比起一年前那个虽然忧伤倔强却依然容光四射的女子当真是恍如两人。原本精致容颜和如雪的肌肤因为长时间的影响不良而显得消瘦蜡黄,只能隐约从那优美的轮廓看出曾经的绝美风姿。一头秀发也只随意的用布巾系着,枯黄干燥的垂在身后。瑶姬手里抱着一个襁褓,看那孩子倒是被照料的孩不错,有五六个月大小的模样。

    挥手示意秦风先退下,秦风犹豫的看了瑶姬一眼微微皱眉。虽说已经将瑶姬的事情查清楚了,但是王妃现在可是十分关键的时候万万不能出半点差错。想到此,秦风便有些后悔这个时候用这见事打扰王妃了。他只想着擅自救了瑶姬带回来需要禀告王妃一声,却忘了王妃如今生产在即,只要瑶姬不出什么意外晚些时候禀告也是可以的。看着秦风犹豫不决的模样,叶璃浅笑道:“你先出去,我跟瑶姬姑娘说说话儿。”

    秦风只得退到了门外等候,叶璃有些歉意的对瑶姬笑道:“让你见笑了。”瑶姬摇头淡笑道:“秦大人对王妃一片忠心,真是好生让人羡慕。”

    叶璃看着瑶姬抱在怀里的孩子,瑶姬时不时的低头看着他轻轻晃动着,带着些病态的容颜上也满是慈爱的神色,“这孩子……”瑶姬将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淡声道:“这是我的孩子快满半岁了,叫做沈静安。你说我这名字取得可好?”叶璃点点头,道:“这孩子随你姓?”叶璃仿佛记得瑶姬曾经提过她原本姓沈,名叫沈瑶。

    似乎想到了什么了,瑶姬沉默的点了点头。

    看着眼前原本绝色无双的女子变成如今这般狼狈的模样,叶璃心中惋惜不已,“我记得你离开京城时手中当有不少银两,如何就落得如今这般境地?”倾城坊被秘密卖给了叶璃得到的钱绝对足够瑶姬和孩子锦衣玉食的过一辈子。瑶姬苦笑,轻抚着沉睡中的孩子道:“瑶姬自负样样不输于人,但是离开了倾城坊才知道自己除了歌舞什么都不会。我虽厌恶风尘舞姬的身份,但是这些年也确实是这个身份让我自在的活着。若不然只怕早便被人买回府里去做侍妾去了。原本以为与沐扬虽然修不成正果,好歹算是好聚好散,谁却知道……”

    原来,瑶姬离开京城之后因为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只得在京城附近找一处偏僻的地方住下来只等孩子生下来了再启程前往将来从新开始。却不想她暂住的那个小镇附近的几处庄子都是沐阳侯夫人娘家的,其中竟有管事认出了瑶姬的身份禀告了沐阳侯夫人。当时瑶姬肚子已经有六个月打了,沐扬正随着叶璃征战西北未归。沐阳侯夫人虽然轻视瑶姬的身份,但是当时西北战事却是危机频传,沐阳侯夫人只怕儿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倒也没有打了瑶姬的孩子的意思,只是让娘家的人将瑶姬看管起来。以瑶姬的聪慧怎么会猜不到,不管沐扬能不能回来,孩子生下来之日只怕便是自己丧命之时。只得用身边的钱财贿赂看守她的人,伺机逃走却被抓了回来。沐阳侯夫人娘家的人便将瑶姬身边的钱财收刮了一空,就连半个铜子也没给她留下。等到模样回来的时候瑶姬已经快要生产了。还是负责照顾瑶姬的婆子心软悄悄给沐扬报了信。沐扬赶到的时候正是瑶姬生产的那天,若不是沐扬来得快,闯进了产房只怕当天瑶姬就要血崩而死了。

    之后因为模样的坚持,瑶姬和孩子被安置在了沐阳侯府的一处别院。然后沐扬便于那位孙家小姐成了婚,瑶姬休养了几日在沐扬来看她和孩子时提出要沐阳侯府将她的钱财还给她然后她会带着孩子离开。沐扬却是说什么也不同意,而沐阳侯夫人娘家根本不承认拿了瑶姬的钱。瑶姬当时便气得险些晕了过去,她这么多年存下的积蓄,还有卖掉倾城坊的时候叶璃也没亏待她。不算那些首饰珍品,只银票就足足有二十多万两。沐扬为了防止瑶姬拿了钱设法逃走,竟也默认了自己外祖家的说法。如此一来,瑶姬身上竟然连半分钱也拿不出来,跟不用说什么买通别院的看守逃走了。

    只是瑶姬性子也硬,每次模样去看她两人总是吵闹不休。而沐扬经常去的别院的行为自然引起了新过门的世子夫人的怀疑。于是沐扬被对此已经很是不满的沐阳侯指使出去公干之时,瑶姬和孩子险些被饿死在别院里。沐扬回来自然又是一番大闹,然后将瑶姬母子接到了自己名下的一个小院子里。瑶姬花了一个多月功夫放软了身段降低沐扬的防心,之后趁着沐扬醉酒带着孩子和几件不算值钱的东西逃了出来一路往西。至于后来追在她身后想要抢孩子的人到底是沐扬派来的还是沐阳侯府派来的她自己也不得而知了。

    看着眼前大腹便便却依然容光焕发的叶璃,瑶姬苦笑。若是定王妃遇到这样的事情,定然不会如自己一般的狼狈。被关在别院险些饿死的那段日子,瑶姬终于明白只凭自己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根本就是白日做梦。这么多年之所以风风光光不过是顶着个第一舞姬的名头和沐扬凤三暗中的维护罢了。没有了这些,她也不过是个在这世间寸步难行的无用女子罢了。

    听完瑶姬的讲述,叶璃也不知道该叹还是该怒。沉吟了片刻,叶璃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照你的说法你的钱财都被沐阳侯府娘家的人夺去了,这个我可以让人帮你取回来。以后你又有什么打算?”瑶姬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孩子,抬起头来道:“瑶姬求王妃为我这孩子找一个好人家收养吧。不求荣华富贵,只要父母双全家中和睦就行了。”

    叶璃皱眉,不解的道:“你这是做什么?你若不愿要这个孩子,当初又何苦将他带出来?若是留在沐阳侯府,沐扬念着你们的感情总不会亏待了孩子的。”瑶姬苦笑,看着叶璃道:“我也听闻过王妃娘家的事,如王妃这般身为嫡女出身大家的姑娘尤被继母苛待。更何况是我儿这样的?那孙小姐恨不得杀了我儿,沐扬又能看顾他多少?何况…有个做过舞姬的母亲终究不是什么名誉的事情,瑶姬只求他一辈子平平安安的便好。”

    叶璃有些为难,低头想了想道:“我如今行事也不怎么方便。不如你现在汝阳城里住下来,好好考虑一下将来有什么打算再说?你若是执意如此,回头我让人替孩子找个好人家便是。”

    瑶姬大喜,含泪道:“沈瑶谢过王妃。”她虽然说的决绝,但是正要离开离开十月怀胎的孩子却也是万分不舍的。叶璃多给她一段时间考虑,虽然她心中早已下定了决心,但是能多陪着孩子一段时间总还是好的。

    命秦风带着瑶姬出去安置,叶璃正低头思索着瑶姬的事情时墨修尧漫步走了进来。看着叶璃秀眉微锁,墨修尧连忙坐到她身边查看,“怎么不高兴了?哪儿不舒服么?”叶璃摇摇头,倚在墨修尧怀里将瑶姬的事说了一遍,最后叹道:“沐扬这事做得也太不成样子了。”不只是对瑶姬,对那新过门的孙小姐同样也是。就算追杀瑶姬的人是孙小姐派来的叶璃都不会感到太过惊讶。

    听着叶璃如此操心别人的事,墨修尧怫然不悦。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轻抚着那圆鼓鼓的腹部道:“这些小事让旁人去办就是了,阿璃有空操心这些琐事还不如想想别的。”叶璃抬眼含笑看着他道:“想什么?宝宝的名字你想了么?”墨修尧皱眉,淡淡道:“取个名字那里就那么麻烦了?阿璃天天宝宝宝宝的叫,就叫墨宝宝好了。”

    叶璃嘴角抽了抽,看着一脸醋意的男人笑道:“墨宝宝?你确定取这个名字将来宝宝不会怪咱们?”只要一想到一个长相酷似墨修尧的英俊少年青年或中年盯着墨宝宝这样的名字就让人忍俊不禁。墨修尧挑眉道:“他敢么?”叶璃正色点头道:“相信我,他真的敢。”只要是个男人顶着这样的名字都会忍不住想要以下犯上吧?墨修尧轻哼一声道:“那就叫墨小宝。”叶璃翻了个白眼,决定暂时不跟他谈这个问题,万一这男人脾气上来了非要叫宝宝墨宝宝或者墨小宝之类的名字,她可是争不过他的。反正孩子的大名满周岁之前取都来得及,要不然请外公和舅舅取也是可以的。不动声色的转开话题问道:“前朝宝藏的事怎么样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墨修尧漫不经心的道:“还不是谭继之搞出来的鬼?他以为给本王惹麻烦他逃得了么?”叶璃好奇道:“你做了什么?”墨修尧淡淡道:“当然是将他的真实身份告诉咱们的皇帝陛下,顺便就当为大楚尽忠一回了。”叶璃挑眉道:“谭继之离开西北之时,应该就已经有了身份曝光的准备吧?”墨修尧冷笑道:“如果再加上传国玉玺呢?”

    “会有人相信传国玉玺在他身上么?”叶璃问道。

    “总会有人信的。回头派暗卫去追杀谭继之,不用弄死了,让他将传国玉玺叫出来就可以了。”墨修尧淡然道。叶璃了然一笑,连定国王府都在追着谭继之要传国玉玺,那么对传国玉玺有兴趣的人自然要三思而行了,至于到底相信谁那就见仁见智了。

    墨修尧搂着叶璃,慵懒的在她肩上蹭了蹭,道:“阿璃现在不用管这些琐事,只要平平安安的将墨宝宝生下来就好了。”赶快摆脱这个讨厌的小鬼,阿璃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别叫墨宝宝,不好听。”叶璃认真的为儿子的权益抗争。墨修尧无所谓的改口,“墨小宝。”

    叶璃抚额,看着男人固执的俊脸,叹气道:“小名。”墨修尧轻哼一声没说话,等到小名比大名还响亮的时候,大名和小名有区别么?于是玉树临风,名动天下的未来定王府少主子就拥有了一个让他一生都摆脱不了的小名。

    秦风这一趟回楚京,接回来的不只是叶璃跟前侍候的人以及墨总管等人,还有那么御林军副统领的爱妾和爱子。原本还一直死扛着不说的薛成良一看到清秀柔美的爱妾和年方两岁聪明可爱的儿子就再也招架不住了。连刑都不用上,自己直接招了。

    地牢里,墨修尧依然平静悠然的坐在宽大的软榻上,冷眼看着眼前阖家团聚的一幕。凤之遥秦风站在身后看着,安抚了哭泣不休的妻儿,薛成良站起身道:“王爷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是请王爷无论如何不得伤害我的妻儿。”墨修尧皱了下眉,点头道:“可以。本王承诺只要你说了本王想知道的,本王绝对不会伤害这对母子。身子可以给她们一个安稳的容身之所。”

    薛成良嘿嘿一笑道:“定王的亲口承诺,在下自然信得过。王爷你问吧。”

    墨修尧一挥手,让人将那对母子带了下去。地牢里安静了一会儿才问道:“墨景祈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力气救苏醉蝶?”闻言,不只是薛成良愣了一下,就连凤之遥和秦风也不由得一怔。凤之遥看了看墨修尧心中默默道,“王爷,你不会真的还对苏醉蝶那个女人余情未了吧?”大抵是凤之遥的表情太露骨了,墨修尧斜眼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凤之遥顿时背脊一凉,轻咳一声端正了自己的表情一脸严肃的看着薛成良。

    薛成良对这个问题很是意外,神色变了变看着墨修尧冷淡平静的容颜沉默了片刻道:“皇上和苏醉蝶少年时便相识了,皇上刚刚登基便向苏大人提过想要迎苏小姐入宫为妃,但是被苏大人拒绝了。”

    墨修尧抬眼,淡然道:“你是想要告诉本王,皇上对苏醉蝶旧情难忘所以才派出这么多人救她?”薛成良沉默,他也明白这个答案有多么的荒谬。墨景祈还未登基的时候他就跟着他了,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苏醉蝶就是长得再美上一百倍,墨景祈也不会为了她花这么大的代价仅仅是为了一个漂亮的女人。想了想,薛成良问道:“王爷想知道什么?”

    墨修尧低头打量着修长的手指,道:“比如说苏醉蝶皇上和谭继之之间的关系。”

    薛成良皱眉道:“谭继之是十年前突然出现在皇上身边的人,皇上十分看重他的才智将他视为智囊。至于他与苏小姐有什么关系我并不知道,不过他们也认识就是了。”

    “谭继之的真实身份是前朝皇室遗孤,或者,你告诉本王墨景祈凭什么那么相信他好了。这个,薛统领不会也不知道吧?”闻言,薛成良脸色一变,震惊的盯着墨修尧而不自知。墨修尧冷哼一声,剑眉微扬寒声道:“凤三,把外面那个孩子给本王带进来!”薛成良一震,连忙道:“不要!王爷,求你放过那孩子,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墨修尧满意的点头,“很好,苏醉蝶就在本王手上。但是这两个月以来来了无数的人,谭继之想要杀人,皇上想要救人。本王不知道一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重要了,或许你愿意给本王解答?”

    薛成良脸色惨白如纸,望了一眼被紧闭着的牢门,他的妻儿就在门外,只要他说错了一句话就会将他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无力的闭了下眼,薛成良终于开口道:“我知道的并不太多,只记得当年我奉皇上之命从苏小姐手上拿到了一样东西。然后交给了谭大人。”墨修尧眯眼,“什么东西?”

    薛成良道:“我不知道,只是…拿东西是从定王府拿出来的。之后谭大人独自去了北戎,一个月之后…前代定王和墨家军就在北戎边境惨败。所以我猜…大概有点关系。”说完这句话,薛成良仿佛脱力一般软到在了地上。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是真的丧心病狂没有半点人性的人。当年定王府出事之后他就隐隐有一种感觉,总有一天这些事情还会再回来,却没想到一等就是十年。

    牢房里一片沉寂,只听见不远处的被燃着的柴火不时发出噼啪的声响。墨修尧垂眸倚坐在软榻里,几缕银丝垂在耳边,让人无法看清他脸上的神情。但是站在他身后的凤之遥和秦风清楚的看到几缕银丝无风而动,强大的迫人的威压让两人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不约而同的侧首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许久,牢房里的三人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只听墨修尧寒声道:“继续说。”

    薛成良脸色惨白,唇边溢出了一丝血迹。他没想到定王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只凭着隔空的内劲就能迫得他内伤吐血。摇摇头道:“我当时只是皇上身边的随身侍卫,知道的事情并不多。皇上之所以要救苏小姐,是因为苏小姐当初似乎从定王府拿了两样东西,但是她只给了皇上一件,另外一件依然在苏小姐手里。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王爷……”凤之遥小心的叫道。沉默的墨修尧远比暴怒的时候更加可怕。即使理智上知道墨修尧不会对他们如何,但是…凤之遥叹了口气,悄悄握紧了衣袖中微微颤抖的手指。

    “秦风,提苏醉蝶。本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也不管你怎么做,今天之内让她把答案吐出来!”

    秦风心中一凛,点头道:“属下遵命。”凤之遥有些担忧的皱眉道:“王爷,苏醉蝶的嘴不是一般的硬万一……”

    “那就让她去死!”墨修尧怒道,“如果问不出来,派出所有的麒麟,将墨景祈所有亲信全部抓来!本王就不信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属下领命!”秦风点头,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往牢房外奔去。

    “王爷……”凤之遥只觉得喉咙发苦不知道能说什么。薛成良吐出来的消息实在是太过让人震惊了,正为难间,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听到墨总管夹带着喜悦的声音传来,“王爷!启禀王爷,王妃要生了!”

    墨修尧一愣,突然起身凤之遥只觉眼前白影一晃,牢房中已经没有了墨修尧的身影。

    砰——!

    原本好好地软榻瞬间炸开四分五裂变成一堆零碎的废物。看着眼前的一堆零碎和被四处飞溅的木屑打得伤痕累累的薛成良,凤之遥淡然道:“薛统领安心在这里带着吧,王妃诞下世子王爷若是心情好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薛成良苦笑一声,看着凤之遥道:“多谢凤三公子宽慰。当年那将是之后我有好几年都一直喘喘不安,总觉得会有这一天。在下无求生路,在下妻儿无辜,只求王爷能够放他们一条生路。”

    凤之遥沉默,薛成良说出来的事情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不到王爷亲口处置谁也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结果。看了薛成良一眼,凤之遥转身踏出了牢房。

    王府主院的庭院中站满了人,叶璃的房间里房门紧闭只有不是有丫头端着水进进出出,但是不待众人探头去看房门又被紧紧的关上了。

    守在门外的人们就看到一道白影飞快的掠了过来,只是一眨眼间就已经到了门口。墨修尧抬手就想要推门进去,旁边徐清泽和徐清锋一人一边抓住了他的手。墨修尧不悦的回头,饶是徐清锋这两个月在秦风手下锻炼了不少却也不由得松开了手笑道:“璃儿在生孩子,王爷不能进去。”

    墨修尧皱眉道:“本王进去看看阿璃。”

    沈扬冷声道:“女人生孩子有什么好看的,产房不能进王爷不知……”冰冷的目光如箭一般的射到沈扬身上,沈扬坚持了片刻便败下阵来。身为医者的敏锐他清楚的察觉到王爷身上的气息不对,顿了顿才道:“男子进产房不祥……”墨修尧冷冷道:“本王不怕。”沈扬沉默了片刻,终于道:“王妃大概还要一两个时辰才会生,王爷可以进去看看。”墨修尧轻哼一声转身推门走了进去。

    门外,徐清炎不满的道:“沈先生,为什么王爷能进去你却不让咱们进去?”

    沈扬默默地抹了一把汗,道:“因为我如果拒绝的话,王爷会立刻宰了我。”比起规矩显然是性命更重要。

    墨修尧一进门,守在门口的林嬷嬷一愣连忙道:“王爷怎么进来了…”不待她说完,墨修尧道:“本王看看阿璃,一会儿就出去。”

    说完越过林嬷嬷直接转进了里间,其他人看到墨修尧都是一愣,叶璃正躺在床上,只是刚开始阵痛并没有马上就要生的意思,看到墨修尧进来淡淡一笑道:“怎么进来了?”在稳婆诧异的眼光下,墨修尧走到床边坐下,脸色的神色有些不安和阴郁。叶璃微笑,伸手握住他的手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低头看着她微微蹙眉的模样,伸手为她擦了额边的汗,柔声问道:“疼么?”

    叶璃微笑道:“还好。你出去吧。”

    墨修尧摇头,“我陪你一会儿…阿璃,你一定要好好地。”

    叶璃无奈的一笑,“生孩子而已,哪个女人不生?没事。”魏嬷嬷端着一碗想弄的鸡汤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床边的人也愣了一下,墨修尧侧首问道:“这是什么?”魏嬷嬷道:“这是炖了几个时辰的鸡汤,王妃好歹和一些一会儿才有力气。”墨修尧伸手接过,道:“本王来喂。”魏嬷嬷虽然有心反对,但是看着墨修尧凝重的脸色终究还是将鸡汤递了过去。看着墨修尧认真的拿着勺子小心翼翼的喂着自家小姐鸡汤悄悄地擦了擦眼角退了出去。无论如何,王爷对王妃总比当年老爷对夫人强上千百倍的,小姐的眼光比夫人要好得多。

    叶璃喝了鸡汤,任由墨修尧陪着说了一会儿话,才推着墨修尧出去。墨修尧不肯却被叶璃狠狠地掐了一把,道:“你在这里我容易分心更危险。”墨修尧这才起身,扫了一眼一屋子侍候着的稳婆丫头嬷嬷道:“好好侍候王妃,若是王妃有什么事小心你们的小命!”看着墨修尧走了出去,叶璃才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一屋子吓得不轻的人道:“王爷担心的很了,大家别太紧张了。”

    林嬷嬷小心的替叶璃擦了擦汗道:“王爷这是关心王妃呢,咱们替王妃高兴还来不及。”

    叶璃淡淡的微笑,伸手抚了抚阵阵作痛的腹部。刚才修尧的情绪实在是不太好,大概真的吓到了吧。从前听说有的父亲吓得晕倒在产房外面,希望定王爷不会那么没用才好。

    又过了进一个时辰,产房里才忙碌起来。等候在外面的人们焦急的听着产房里稳婆的声音和叶璃的呻吟。比起一般的女人生产时的惨叫叶璃的声音不算吓人,但是等在外面的不止,墨修尧,就连徐清锋徐清泽脸色也是白的。一向调皮的徐清炎也没话说了,恹恹的蹲在沈扬和林大夫身边,每隔一会儿就忍不住问一句璃姐姐没事吧?到底要多久才能伸出来?烦的沈扬一脚将他踹开,怒道:“有的人七八个时辰都生不下来,这才两个时辰不到你急什么?”顿时,徐清炎的脸色也白了,蹲在门边一动也不动。就怕璃姐姐也要生七八个时辰,那该多痛啊。

    徐清锋尽力忽略里面传来的呻吟声,笑容有些僵硬的对身边就连身体都僵硬了的墨修尧道:“大伯母生四弟和五弟的都是我也见过,不会有危险地。”

    墨修尧目不转睛的盯着紧闭的房门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叶璃记得前世的时候曾经有人讨论过,到底是女人生孩子痛还是男人挨枪子痛。现在叶璃觉得自己知道答案了,如果挨枪子能够让孩子赶快生下来,她宁愿挨一枪子,“唔……”一边的稳婆看着她,连声道:“王妃,别忍着,叫出来!”叶璃默然,叫什么啊,力气都花到大吼大叫了哪里还有力气生孩子?而且就算叫出声来,该疼还是一样疼。叶璃只能在心中诅咒自己对疼痛的忍耐力好像比前世差了。

    “快了!快了…快,换水来……”稳婆一边叫着一边指导叶璃怎么使劲。八月天房间里依然热得不行,加上人又多只觉得乱糟糟一团热气直往身上扑。

    大约又过了大半个时辰,门外的人们几乎要等不及了才听到门外传来叶璃一声痛吟。墨修尧身子一颤就要往里面冲,蓦地里面传来一阵欢呼,“生了!”随后便传来婴儿响亮的哭泣声。一边林大夫点点头道:“听着声音,孩子身体也不差。”沈扬点头道:“比王爷当年差了点,不过养养就好。”

    “生了……”徐清锋只觉得做梦一般,回头去看身边的墨修尧,墨修尧愣了片刻抬脚就想往里面冲去。却不想身子一歪毫无预计的往地上倒去,众人又是一阵忙乱,沈扬毫无意外的道:“王爷太过紧张了,用全身的劲力支撑这两条腿,这会儿一放松下来能不倒么?休息一会儿就好,王妃那边还需要收拾一下呢。”

    众人一脸窘色的望着神色自若的沈扬,这绝对是报复!

    对上墨修尧杀人的目光,沈扬起身弹弹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施施然的走了。他还要去给小世子检查身体呢。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9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99.小宝的小名和出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99并对盛世嫡妃199.小宝的小名和出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