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恩断义绝

    215。恩断义绝

    耶律野当着可以说是诸国权贵的面闹了那么大一个笑话,看着被关进笼子里愤怒的撞着笼子想要逃离的白雕被人拿了下去,耶律野一声狼狈脸色阴沉的吓人。在座的人们望着他狼狈的模样窃窃私语,定王府的人顾忌着地主之谊还要收敛一些,其他各国来的使者可就没有那么含蓄了,几个西陵来的人甚至笑得前仰后俯起来,这更加让耶律野心情阴郁。

    叶璃将墨小宝交给身边的奶娘抱下去,含笑道:“一点小意外各位不必介意,耶律王子不如下去换身衣服吧?”

    耶律泓点头道:“王妃说的是,七弟一时不慎惊扰了王爷王妃还请见谅。七弟,快去吧。”耶律泓与耶律野在北戎的时候素来不对盘,说是恨不得弄死对方也是轻的。但是此时身在大楚倒是没有打算窝里斗,耶律泓也只是淡淡的提醒了一声。耶律野脸色难看的对着叶璃和墨修尧拱了拱手,转身下去换衣服了。刚刚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众人的心情,还是耶律泓起身笑道:“既然七弟先一步送上了礼物,小王代表北戎和父王也准备了一份礼物给小世子,还望定王和王妃不要嫌弃。”

    耶律泓手一挥,两个北戎男子捧着一个锦盒走上前来,盒子一打开一片金光顿时照亮了整个宴会也闪耀了所有宾客的眼睛。锦盒里放着的同样也是一直雕,但是和方才那只横冲直撞的白雕不同,这是一只金雕。与几乎与那只白雕同样的大小,以黄金铸造的栩栩如生。甚至连金雕的眼睛都是以两颗碧绿的宝石镶嵌而成。只看那两个北戎男子合力抬着的重量就能看出这绝对不是包金或者鎏金的东西,而是实打实用真金铸造的一座金雕。虽说北戎境内金矿颇多,但是北戎送的这份礼物也绝对是够分量了。

    墨修尧点点头笑道:“多谢北戎太子厚礼。”一挥手,立刻有人上前来接过礼盒拿了下去,耶律泓也不在意淡淡的一笑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之后各国的使者纷纷送上了自己的礼物,定王府的将领们也不敢落后各自先上了个小世子的礼物。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意,便是镇南王送上了四个西陵美女墨修尧也没有扎一下眼睛全数接受了。在场的众人看着上面的定王和定王妃的脸色便有些古怪起来了。叶璃端着酒杯抿了一口,低声笑道:“王爷艳福不浅啊。”墨修尧轻哼一声,笑道:“能够娶阿璃为妻,本王自然是艳福不浅的。”叶璃微微挑眉,“那十个西陵美女,王爷打算怎么办?”墨修尧无所谓的道:“今晚受了这么多礼咱们重不能不回礼吧?那个耶律野耶律泓还有墨景黎安溪…安溪公主就免了,一个送几个不就完了?难道他们还能拒绝本王的还礼不成?”就算不想要他们也只能私下处理了,绝对不可能大庭广众的扫他的面子。

    闻言,叶璃不由得唇角不由得抽了一下,“明晰和凤三说的没错,王爷真是越来越抠门了。”那赌金给儿子办满月宴也就算了,就连回礼都要从别人别人送的礼物中出。墨修尧笑道:“阿璃这可不能怪我抠门,谁让咱们还有墨家军这么多人要吃要喝呢?嗯…另外前两日我看到一套从西域过来的首饰很是好看,很适合阿璃。花了我足足六万两呢。”

    “哦?送我的?”听到六万两的价码让叶璃微微蹙眉,那可是六万两白银不是六万块钱啊。不过听到墨修尧送给自己的心里还是有几分欢喜的,没有女人不喜欢丈夫送自己礼物的。墨修尧点头,一边抱怨道:“这些人真是不懂事儿,墨小宝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生孩子辛苦的是阿璃好不好?要送礼也该送给阿璃才对。”

    殿上众人都有些怪异的看着主位上显然十分和睦的夫妻俩,定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收下了十个西陵美女定王妃居然没有半点不高兴的模样,甚至看起来比刚才还要开心了真是怎么回事?看着也不像是装的强作欢颜啊?

    所有人还来不及多说什么,突然城楼下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圣旨到!”

    所有人皆是一愣,大多数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这大晚上,传什么圣旨的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现在这时候城门应该早就关了吧?而且这大楚皇帝也忒奇怪了一些,要为定王世子庆贺事先连人影都没看到,这会儿宴会都进行到一半了才出来吓人。不少人都将目光转向了墨景黎,却见墨景黎也同样剑眉深锁一脸茫然显然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叶璃与墨修尧却是神色从容不便,墨修尧唇边的笑意更深目光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坐在台下的徐鸿羽和徐清尘一眼,徐鸿羽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徐清尘淡然微笑一派霁月风光。

    不多时,传旨的人已经走上了城楼。为首一人穿着朝廷正二品的朝服,正是当朝礼部尚书。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也都是礼部官员,还有几名御前侍卫跟随,一派庄重肃然的模样。礼部尚书双手捧起圣旨,高举至头顶朗声道:“圣旨到!墨修尧接旨!”众人当场一片哗然,这不是来给定王世子庆贺满月的,这分明是来砸场子的啊。

    墨景黎带着叶璃等人起身跪地接旨,虽然他对自己这个皇帝哥哥也不怎么感冒,但是现在他还是大楚的黎王,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至于其他人可就没这么客气了,墨家军的将领和官员只当没听见,该喝酒的喝酒该聊天的聊天。所谓圣旨在西北连张草纸都不如。至于西陵北戎各国的使臣,更是一副看戏的模样。坐在主位上的墨修尧显然也没有起身接旨的意思,如此一来倒成了全场只有墨景黎等人跪地的局面,墨景黎心中暗怒也忍不住在心中骂自己这个皇兄多事。

    显然传旨的礼部尚书也没料到会是这样局面,看着高踞台上懒洋洋的斜靠在椅子里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墨修尧,礼部尚书沉声道:“墨修尧接旨!”

    “念。”墨修尧淡淡道。礼部尚书皱眉,正想要开口说话,只听墨修尧坐起身来盯着他倒:“要么念你手里的东西,要么拿着你手里的东西滚出汝阳城。本王今晚心情好,不要尔等的狗命。”

    “放肆!”礼部尚书顿时气红了脸,指着墨修尧半晌说不出话来。墨修尧早被皇帝下旨革去了爵位却还敢如此嚣张,分明是完全不将朝廷和皇上放在眼里,“黎王殿下!”礼部尚书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没有本钱和墨修尧对抗,只得看向跪在一边的墨景黎。墨景黎脸色阴沉,只觉得自己的脸面都被这个皇兄给丢光了。站起身来冷冷的看了礼部尚书一眼道:“没听见么?还不传旨真想被丢出去?”

    礼部尚书脸色扭曲了几下,终于还是忍下了这口气。毕竟皇上派他来就是要传达这份旨意的,如果还没宣读就被扔了出去,那么回到京城他也绝对讨不了好。深吸了一口气,礼部尚书展开明黄的绢帛朗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庶人墨修尧胆大妄为拥兵自重,自封王爵谋逆犯上。云州徐氏,勾结逆党,阴谋乱国其罪当诛。墨修尧夺其国姓,贬为贱民。云州徐氏满门抄斩。钦此!”

    整个城楼上一片寂静,就连城楼下不远的街道上百姓小贩的叫卖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所有人都不由得拿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举着圣旨的礼部尚书,那玩意儿有什么用?墨修尧是你说想贬为什么就贬为什么的么?就算你墨景祈写一千道圣旨把墨修尧打入尘埃,人家照样在西北高高在上傲视王侯。徐家是你说满门抄斩就能斩的么?你倒是先斩一个徐家的人来看看啊?只看坐在前面那一排的徐家的人就知道大楚皇帝这圣旨有多么的不靠谱了。

    墨景祈当然知道这圣旨没用,所以今天他派人来并不是真的要斩了徐家满门,也不是真的想要对墨修尧怎么样的。他就是想要墨修尧当着天下豪杰和权贵的面丢脸而已。

    “哈哈……”主位上突然发出一阵清朗的笑声。墨修尧靠在椅子里似乎听到什么十分好笑的东西笑的整个人都倒进了椅子里。好容易笑完了,墨修尧才靠着叶璃的肩膀坐起来,俯视着下面强作镇定的礼部尚书挑眉道:“夺其国姓?墨景祈那白痴是不是忘了,本王的姓氏可不是他赐的。只不过是不巧和他有同一个先祖而已。”

    “你放肆!居然敢对皇上如此不敬!”礼部尚书虽然怒斥,脸上却也有几分尴尬之色。大楚立国以孝道为先,先祖姓氏除了立了极大的功劳赐予国姓以外,是任何人都不能更改的,包括皇帝。就算真的犯了满门抄斩诛九族的大罪也不能随意更改犯人的姓氏。何况,墨修尧本来就姓墨,并不是皇帝赐予的姓氏。另外,虽然两家同出一源,但是自太祖开过之后就各立祠庙,墨修尧和墨景祈同姓却已经不算同祝。墨景祈有权利可以将京城的诸多王爷宗亲们逐出宗族,却也管不到墨修尧的头上去。但是再如何尴尬却也不能容忍墨修尧当众辱骂皇帝是白痴的。

    墨修尧淡淡挑眉,丝毫不见怒发冲冠的礼部尚书放在眼里。能被墨景祈派到西北来送死的显然也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八成是刚上任的礼部尚书吧?

    墨修尧不跟他计较,下面墨家军的将领们可忍不了。纷纷开口怒骂起来,军营里出来的大老爷们自然也没有朝堂上那些学士风流骂个人都要之乎者也的文雅,什么粗话脏话都敢出口,只怕墨景祈这辈子被骂的都没有今晚一晚上都。墨修尧悠闲地欣赏着将士们的叫骂也没有约束的意思。反正礼受了墨小宝的满月宴就算办完了。剩下的都是娱乐的时间。

    底下,雷腾风坐在镇南王身边皱了皱眉,低声问道:“父王,你看定王这是什么意思?”墨景祈这样闹传了出去墨修尧的面子肯定不好看。如果墨修尧想要阻止这件事那些个传旨的官员根本就进不来。现在看墨修尧的摸样不但不打算阻止还隐隐有放纵和火上浇油之嫌。这让雷腾风有些想不明白这墨修尧到底想要干什么了。

    镇南王微微眯眼,扫了一眼主位上面带微笑眼眸中却流露出点点寒意的墨修尧。再将目光落到叶璃身上,叶璃安静的坐在墨修尧身边眸光淡淡的看着眼前的闹剧,似乎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镇南王当然知道,叶璃并不是一个没有脾气的女子。事实上只是她很少发脾气,但是一旦真正动怒起来,别说女子,这世间大多数男子也承受不起。而座下的徐家众人似乎也相当平静,就连脾气最大的徐家三公子和五公子都安安静静地坐着喝酒,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沉吟了一下,镇南王心中一跳沉声道:“只怕…墨修尧要和大楚真正的撕破脸了。”这对于西陵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西陵甚至北戎南诏一直都在不遗余力的想要离间大楚皇室和定王府之间的关系。但是却绝对不希望这两者之间真正的撕破了脸的。如果说定王府和墨家军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剑,那么大楚就是一个已经有些锈迹斑斑的剑鞘。但是它却可以在必要的时候遏制住定王府和墨家军的行动,让被这把剑的锋芒逼得无处可退的人们能够有喘息的余地和反击的机会。就像当年的墨修尧率军平南,如果不是被朝廷牵制,如今只怕南诏国就算没有国破家亡只怕也已经名存实亡了。而一旦墨家军真正的脱离了大楚的掌控,那就像是一柄无鞘的宝剑,当它想要挥向某一处的时候,必定会带来无可避免的毁灭和血腥,并且无人能阻。

    雷腾风一怔,他身为西陵镇南王世子自然也能够想明白这其中关键。只是他不明白墨修尧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时候和大楚决裂,之前墨家军挣扎沙场却被墨景祈在背后捅刀子的时候墨修尧没有发作,叶璃坠崖之后墨修尧虽然杀了七千将士占了西北地方却也没有真正的发作。就连墨景祈下旨剥夺他的王位之时他都没有理会,但是今天…看着眼前的阵势,雷腾风明白墨修尧只怕是不打算继续忍耐了。是因为徐家么?看着对面坐的神色平静的徐家众人。从白发苍苍的清云先生到年纪最有的徐家五公子,各个都是气质不凡人中俊杰。但是如果说墨修尧是为了他们才正式和墨景祈翻脸的也说不过去,毕竟徐家人到西北已经有不少日子了。

    镇南王冷笑一声,淡淡道:“墨修尧说的没错,墨景祈当真是个白痴,他中了墨修尧的计了。墨修尧等的就是他当先发难!”以墨家军的傲气,被墨景祈这样羞辱若是不发难那才是不对劲。

    一片喧闹叫骂声中,墨修尧平静的抬手,底下墨家军将士的叫骂声顿时定了下来。所有人都望着慢慢从位置上站起来的墨修尧还有跟着他一起起身的叶璃。这两个人并肩而立高高在上,让人突然生出一种仰望的感觉。墨修尧带着冷淡的笑意看着已经气得脸色发青的礼部尚书,然后目光从墨景黎的身上扫过。墨景黎突然心中一紧,紧紧的盯着墨修尧,背在身后的手也悄悄的握紧了。墨修尧,你到底想干什么?

    只听墨修尧道:“墨景祈想要说的本王挺清楚了,刚好今天所有人都在这里,本王也有一些话要说。你听完了就给本王一个字不漏的带回去给墨景祈吧。”

    身后卓靖捧着一卷明黄的绢帛走了上来,墨修尧随手接过看了看,连打来都没有就往下随手一抛道:“凤三,念!”

    原本还在与张起澜喝酒的凤三平地跃起,绝艳的红衣在空中翻了个身宛如一朵红云飘落在大殿中央,手中抓着的真是那明黄色的绢帛。

    “墨景祈昏庸无道,构陷忠良。身为帝王不思社稷安定,先有勾连敌国设计先定王墨修文致使先王猝死边关,数万墨家军无辜葬身。后又勾结敌国欲致墨家军与本王于死地。大楚皇室,与墨家军先有杀父弑兄之仇,后有陷害诬蔑之恨。墨家军世代效忠大楚百死不回,今受此羞辱遭此恨事令先人蒙羞英魂难安。至此,以飞鸿关为界,墨家军与大楚划界而治,恩断义绝!”凤之遥念出着绢帛上的自己的似乎是夹带着内力的。不说本就一片宁静的城楼上,就是远处喧闹的街道上也瞬间变得一片宁静。凤之遥清朗沉重的声音顿时几乎响遍了大半个汝阳城。

    “大楚皇室杀我父兄,辱我英烈。本王与大楚皇室至此恩断义绝,再无瓜葛!”最后墨修尧的声音在整个汝阳城上空回荡。城楼上,墨家军将士起身高呼王爷英明。一边墨景黎眼神复杂难辨,那原本还脸色铁青的礼部尚书此时却是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题外话------

    啦啦啦~谢谢亲们森森滴爱,咱们就投那个风云人气奖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1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15.恩断义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15并对盛世嫡妃215.恩断义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