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西北璃城

    216。西北璃城

    “大楚皇室杀我父兄,辱我英烈。本王与大楚皇室至此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墨修尧决绝的声音昭示着从此守护大楚一百多年的墨家军铁骑从此与大楚再无关联。大楚西北虽然有墨家军为屏障阻挡了西陵的步伐,但是南诏和北戎边境却再也看不到百年来那永不退却的黑色身影。墨家军守护了大楚一百年,终于在此夜真正的宣告终止。没有人能够说什么,甚至连墨景黎和大楚官员的斥责都没有。整个城楼上一片宁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仰望着主位上那一对并肩携手而立的年轻男女。所有人心中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同一个声音:这个乱世,真的来临了。

    之后的宴会就是惯常的丝竹歌舞,但是在场的人却是谁也没有将心思放在场中的妖娆舞姬,动人乐曲之中。几乎是墨修尧和叶璃一退场,所有人宾客就都跟着退了。回去商议对此要紧,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心思再品美酒赏歌舞了。

    次日一早,头天晚上定王在城楼上的宣告就迅速的被各方人士以各种渠道送向了四面八方。但是震惊归震惊,西陵北戎南诏大楚的使臣谁也没有在第二天早晨告辞离去。定王府里,议事的大堂里一大早就挤满了人。其中有不少人还眼圈发黑一看就是没睡好觉的。墨修尧与叶璃并肩走入大堂,众人连忙起身行礼,“见过王爷,王妃。”两人落座,墨修尧淡然笑道:“免礼,大家都随意坐吧。张将军,还有凤三,这是怎么了?昨晚没睡好?”

    凤之遥翻了个白眼,昨晚别以为只有四国的使者和普通百姓被他们王爷吓到了。真正收到惊喜的是他凤三好不好?事先王爷根本就没有半点通知,等到他接到绢帛打开的时候若不是有极大的定力,差点就把手里的东西给扔出去了啊。勉强镇定的念完了上面的字迹,没有人知道凤之遥回到座位上双手还在悄悄发抖。凤三觉得自己被森森的伤害了。墨修尧笑容可掬的看着底下神色各异的属下们,笑道:“怎么?都吓到了?怕了?”

    “王爷早该如此,咱们有什么可怕的?”吕近贤朗声道。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一时间大堂里一片喧哗,气氛热烈。

    “王爷,如今既然下定决心与大楚决裂,这西北甚至是大楚的百姓对王爷和定王府的误会可以解了。”徐鸿羽淡声道。墨修尧点头,“先生有什么想法?”徐鸿羽道:“先发制人,将大楚皇室与定王府之间的恩怨清清楚楚的昭告天下。百姓虽然多不识诗书,却并非不明事理。孰是孰非自有公论。”凤之遥赞同道:“鸿羽先生说的极是。咱们现在昭告天下,等到昨晚的消息传到楚京,墨景祁那些破事都已经天下皆知了。本公子倒要看看他要怎么力挽狂澜。”众人也纷纷附议,赞同徐鸿羽所言。当初墨景祁竭力抹黑定王府的时候定王府却没有丝毫的反驳,等的就是今天。百姓之前越是痛恨误解定王府,等到他们得知真相之后就会越愤怒。当然这愤怒是针对墨景祁的。

    墨修尧与叶璃自然也没什么意见,墨修尧看向徐鸿羽道:“此时就劳烦鸿羽先生了。”徐鸿羽本就是一方大儒名扬天下,此事交给他来办自然是事半功倍。徐鸿羽点点头应了下来。

    遣退了一大早就进府来的大小将领官员们,只留下了几个心腹和负责整个汝阳城政务的太守周煜。周煜虽然年纪尚轻,但是这些日子处理起名声政务来不说有多出色却也是中规中矩并没有出现什么差错。以他的年纪和阅历还说已经是极好了,而且他为人严谨认真让墨修尧和叶璃都十分满意。

    “周大人,西陵和北戎各国使者今日可有辞别的?”叶璃问道。

    周煜起身恭敬的道:“启禀王妃,目前尚没有收到各国使者辞别文书的。倒是今早西陵镇南王世子,北戎七王子还有大楚黎王都一大早就出城去了,说是想要欣赏一番西北风光。”叶璃莞尔一笑道:“随他们去吧,各国使者来者是客,咱们务必要让他们宾至如归。这方面还望周大人费心一些,有什么问题派人来王府禀告一声便是。当然,若是有什么人不守规矩想要在西北闹事周大人也不用客气,城外驻扎的黑云骑鹰军甲师所部两千五百人随时听从你的调动。”说起黑云骑的编制叶璃不由得皱了皱眉,从前习惯了数字番号,这种五花八门的军队名称让人有些头晕。黑云骑共五万左右人。分为鹰,狮,虎三军。每军一万六七千人左右。每军又分五师,每师三千人左右,驻扎在汝阳附近的正是鹰军。

    周煜动容,以自己的年龄和阅历从未想过竟会得王爷和王妃如此重用和信任,连忙道:“请王爷王妃放心,属下定不辜负王爷王妃信任。”

    墨修尧显然看出了他的心思,点头道:“本王素来不喜以资历和年龄用人。早前你能以撑得起汝阳城的民生,本王和王妃便将汝阳城托付给你。你只管安心形式便是。”周煜按下心中的心潮澎湃,恭声道:“属下领命,属下告辞。”看着周煜转身出去,徐清尘笑道:“王爷驭下有方,难怪墨家军上下众志成城。”墨修尧笑道:“清尘公子客气了,本王手下都是一班粗人,说实话文官也没有几个,当初提周煜起来也是迫不得已。幸好他为人勤奋严谨也还算不错。以后还要清尘公子和两位先生多多费心。”徐清尘挑眉,笑容清淡而宁静,“王爷信得过徐家?”墨修尧扬眉道:“信不过本王何必如此?更何况…若是连徐家都信不过本王还有谁人能信?总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要本王亲自去做吧?墨家军这些个家伙,让他们领兵打仗没问题,要他们去处理政务只怕比要了他们的命还难。”

    一边的吕近贤一脸的赞同连连点头。之前刚刚占据西北的时候西北的官员换了一大批,他们这些个将军也都暂管过一段时间的地方事务。那日子简直就是不堪回首啊。

    一边的吕近贤一脸的赞同连连点头。之前刚刚占据西北的时候西北的官员换了一大批,他们这些个将军也都暂管过一段时间的地方事务。那日子简直就是不堪回首啊。

    说笑了一会儿,众人的神色又才严肃起来说起了正事。徐鸿羽问道:“如今西北可说是真是与大楚划清了界限,王爷首先有何打算?”

    墨修尧恭敬地道:“请先生指点。”

    徐鸿羽摇摇头,道:“王爷不必客气,想必王爷心中也是有数的何必老夫指点。老夫的意见是,第一件事恐怕是要重新统一各地官员的官职,以及…王爷对墨家军如今西北的真正定位。”

    墨修尧沉默了片刻,道:“重新统一官员职位势在必行,只是先生所说的所谓墨家军和西北的定位,恕本王不解。”

    徐鸿羽看着他道:“如今西北和大楚再无瓜葛,已无臣属关系。那么王爷是怎么打算西北和墨家军的将来?各据一方,安守现状?还是开疆拓土…一统天下?”最后一统天下四个字徐鸿羽说的极轻,但是听在众耳中却不虞惊天之雷轰然作响。或许刚刚与大楚脱离说这个并不合适,但是这却同样也是最为现实的问题。墨家军割据西北四面环敌。如果墨修尧没有开疆拓土的雄心壮志那么西北总有一日必须选择一方强国依附。若真是如此,几乎是等于走回了从前定王府的老路甚至比从前还不如。所有,墨家军只能往前走绝对不能往后退。往前,开疆拓土一统天下,这是数代墨家军先王和将士的心之所向。但是多年来受皇室牵制总是功败垂成。但是同样的,如果现在墨修尧自立为帝,不管他有多少理由,在天下人眼里叛国之名是绝对无法避免的。

    定王府与当今及先帝有杀父杀兄之仇,与大楚决裂为什么会说什么。但是如果反过来覆灭了大楚,那么就难免会背上叛国的骂名了。徐鸿羽平静的看着墨修尧,这个年轻的定王经历了无数的苦难,但是他同时也背负着定国王府近百年的荣耀和名声,他又是否能担得起这样的骂名与后果?

    墨修尧突然低低的笑出声来,看着徐鸿羽的双眸平静而坚决。墨修尧淡然笑道:“鸿羽先生不必试探本王,本王既然能与大楚决裂又何必不舍区区虚名?杀父弑兄之仇,本王必向墨景祁讨回!”徐鸿羽沉默片刻,起身对墨修尧拱手道:“如此,便请王爷示下。”墨修尧沉吟了片刻,开口道:“改汝阳城为璃城,年号永定。”众人一怔,凤之遥提醒道:“王爷,国号。”

    墨修尧撇了他一眼,扬眉笑道:“谁说要定国号?”

    众人默然,改了年号却没有国号这是什么意思?坐在一边静听的徐清尘抬头问道:“王爷的意思是暂不登基?”墨修尧混不在意的挥手道:“西北区区方寸之地,自封个皇帝自娱自乐罢了。所谓的皇帝虚名本王何须如此?本王所辖之下,本王说是王便是王,说是帝便是帝!”众人明白了,该年号只是为了跟大楚的纪年区分开来,没有皇帝自然也没有国号。看到众人还有些犹疑不定,墨修尧笑道:“本王就算要开国也不能如此寒酸吧?登基大典什么的可是花费不菲的。皇宫在哪儿?皇城在哪儿?就西北这么一小片儿地方本王可不好意思办什么登基大典。大家将就着省点钱吧啊。”难不成还要学那些做梦都想当皇帝的笨蛋,随便占个小城就能开国称帝?若是不能一统天下,他墨修尧哪里好意思自称开国为帝?

    徐鸿羽轻叹一声,点头道:“王爷有如此志向自是很好。就按王爷所说的办吧。”

    徐鸿羽轻叹一声,点头道:“王爷有如此志向自是很好。就按王爷所说的办吧。”

    定王世子满月宴次日,定王府里再次扔出惊天巨雷。以汝阳城为基,定王正式宣告执掌西北飞鸿关以西地区共五州十七城。改汝阳城为璃城,改年号为永定。自此,飞鸿关以西的西北地方正式的从大楚的版图上宣告分离。

    驿馆里,镇南王听到属下回禀的消息也是一怔,“璃城…永定…墨修尧这次当真是下定了决心不管大楚了么?”方才匆匆从外面回来的雷腾风放下茶杯,不屑的撇了下嘴唇道:“若我是墨修尧不立刻挥兵杀入楚京就已经不错了。”对于墨景祁身为帝王却自毁长城的做法雷腾风既不解也不屑。镇南王看了儿子一眼,淡淡笑道:“你看不起墨景祁,是否觉得如果你是他就一定会做得比他更好?”

    雷腾风皱眉,他知道父王不会无缘无故问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

    镇南王也并不是真的想要他的答案,轻叹一声笑道:“有定国王府这样的属下哪个做皇帝的都不容易啊。墨景祁本人又是心比天高偏偏却又明知自己能力平平的人。不疯才怪。”雷腾风皱眉道:“墨景祁身为帝王,为了一己之私陷害墨家军,难道还是对的不成?”镇南王笑着摇头道:“说对也成,说不对也没错。定国王府在墨景祁的眼中可比什么北戎西陵要可怕的多。咱们想要攻入大楚总要经历连年苦战,如今除了南诏三国实力其实相差并不太远。但是定王府不同,就拿当年的墨流芳来说,以他当初的威望只要稍微透露出一丝有当皇帝的念头,你信不信立刻就会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奉他为皇?这样的人…兵不血刃就能夺下整个大楚,你觉得是他可怕还是北戎和咱们西陵可怕?”

    “可是……”雷腾风想要开口反驳。镇南王截断他的话道:“你是否想说墨流芳和定王府并没有君临天下的野心?”雷腾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镇南王笑道:“如果你是墨景祁,你当真相信定王府那样的存在不会对自己产生威胁?”

    雷腾风凝眉思索着,将自己完全带入墨景祁的位置想了好半天,抬起头来却已经是神色灰白满头大汗。镇南王了然一笑道:“明白了么?定王府的错不是他们有野心,而是他们太强大。无论任何一个帝王都无法容忍这样的存在。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如果当皇帝的本人足够强大还可以小心的维持平衡甚至压制住他们。可惜啊…偏偏大楚皇室一代不如一代,墨揽云的后人却一代比一代更强。这大概就是命吧。”

    雷腾风垂首道:“多谢父王指点,孩儿想得太简单了。”

    镇南王轻叹道:“你还年轻。”虽是如此,心中却还是不无遗憾的。腾风与墨修尧年龄相差无几,与能力和影响与墨修尧比起来却是相差甚远。并非他的儿子不够优秀,而是墨修尧太过优秀了。

    “父王,墨修尧此举……”雷腾风皱眉道,“墨修尧此举似乎没有登基称帝的打算。”

    镇南王点头道:“他若是打算登基称帝咱们这次来就不是参加定王世子的满月宴而是直接参加登基大典了。这也是墨修尧的聪明之处,你看着吧,这几日汝阳城里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整个大楚的风向都会立刻偏向定王府,但是如果墨修尧在此时称帝却又大为不同。很多事情过犹不及。这也同样说明,墨修尧此人不仅仅能力出众而且也有足够的耐性。这世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经得起皇位的诱惑的。”

    雷腾风默然,史书上记载的那些占据着方寸之地便称王称霸的人数不胜数。只让后人觉得滑稽可笑,但是若真的置身其中,又有几个人经得起皇位的疑惑?雷腾风心知,至少自己是不能的。

    “咱们是否趁此机会发兵……”

    镇南王抬手,道:“传令回去西陵边境大军全数撤退三十里。”

    雷腾风不解,“父王?”

    镇南王沉声道:“咱们与墨修尧和谈。”雷腾风皱眉道:“墨修尧此举势必会激怒墨景祁,一旦墨景祁挥兵西北我西陵正好趁虚而入。父王为何会想要与墨修尧和谈?”镇南王不屑的嗤笑,“你以为墨景祁当真敢跟墨修尧动手?他若是有那个胆子也不必等到今天。就算墨修尧之前没有该年号又如何?墨家军占据西北本就是事实,墨景祁想要出兵讨伐丝毫不缺乏理由,但是你看他敢么?最多派点兵力做做样子罢了,短时间内墨修尧不会跟他计较。到时候墨家军掉过头来,要对付的就是咱们了。”

    雷腾风道:“我西陵也不怕墨家军。”

    镇南王笑道:“不错,咱们不怕墨家军。墨家军就是再厉害也无能以区区西北之力扫平西陵。但是如果北戎和南诏再插一手你怕不怕?”谁都不是省油的灯,趁火打劫也不是只有他们会用。

    雷腾风默然无语。

    ------题外话------

    亲亲们,有投票滴就投那个风云人气吧~大家悠着点儿啊,多留点点数继续支持某凤也好啊~木办法,凤也不是大神,那啥啥奖重在参与吧。100点一票真心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1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16.西北璃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16并对盛世嫡妃216.西北璃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