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搞定病书生

    220。搞定病书生

    叶璃很快就将绢帛上的文字翻译了出来。还好这一次高祖皇帝没有再坑人,真正的宝藏地点就在西北境内。距离璃城也不是十分的遥远,但是现在显然并不是一个适合去挖宝藏的时机,至少要等到还停留在西北暗中寻找宝藏的各国权贵纷纷退去了之后再说。叶璃将译出来的文字交给墨修尧,墨修尧也只是看了一眼记在心里,随手便将译文连带原本的藏宝图都烧了个干干净净不留丝毫的踪迹。

    阎王阁一干人等被叶璃安排在府中西北角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里,如今璃城虽然还算不上百事顺畅,但是比起外面的一片乱象却是难得的安宁,叶璃也没什么大事便将注意力转到了碧落花上面,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要搞定病书生这个欠抽的货。

    用过早膳,叶璃前往阎王阁等人住的院子拜访时凌铁寒和冷流月正在过招。病书生独自一人坐在一边目不转睛的望着在园子里飞腾闪挪,打得兴起的兄姐神色阴沉,扶着椅子的手狠狠地抓着扶手仿佛要将那红木的椅子抓出几条印记来。叶璃含笑走到病书生身边,漫不经心的浅笑道:“早就听说冷阁主虽是女子却也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如今一看,与凌阁主果真是一对佳偶。”

    病书生脸色的肌肉扭曲了一下,抬起头阴测测的看了叶璃一眼。叶璃因为前世的职业,什么样的凶神恶煞心里变态的没见过?病书生这点功力根本还不够让她看在眼里。笑眼弯弯的看着病书生笑道:“说起来也奇怪哈,冷阁主今年也有三十出头了吧?一个女儿家这个年龄还没成婚,凌阁主当真是耽误人家了。回头还是跟我家王爷提一提,请他提醒凌阁主一声才是。三阁主,你说是不是?”

    “叶璃!”病书生咬牙,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一拿开手手心里染满了斑斑血迹。

    那边凌铁寒和冷流月自然听到了动静,连忙终止了比武掠了回来,“三弟,怎么了?”凌铁寒沉声问道。病书生却并不领情,抬起头来怨恨的看了凌铁寒一眼,起身回屋里去了。凌铁寒皱了皱眉,对冷流月道:“流月,你去看看他。”冷流月沉默的点点头,收起手中的一双短刺转身进屋里去了。

    凌铁寒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的布巾擦了擦手,转身对叶璃道:“王妃,三弟的身体当真不好,还请王妃口下留情。”叶璃挑眉一笑,原来凌铁寒看出来病书生之所以突然咳血是被她气得了。叶璃也不推卸,衣袖一拂在凌铁寒对面坐了下来笑道:“凌阁主,纵然三阁主跟你是亲人你也不能太过偏颇。本妃昨儿也被三阁主气得不轻呢。这口气若不能出出来,本妃真是日夜寝食难安。”凌铁寒无奈,自家义弟那张嘴别说是外人了,就是他这个当大哥的有时候都想狠狠地抽他一顿。看着叶璃叹了口气,凌铁寒道:“王妃是在奇怪在下为何要一直护着三弟什么?”

    叶璃微微点头,她确实有些好奇。以凌铁寒的个性和性情,应该绝技不会喜欢像病书生这样偏执阴沉又心狠手辣之徒。倒不是说凌铁寒本人有多么的慈悲为怀,而是凌铁寒这人虽然身为阎王阁阁主,但是却比起一些一脸正义暗地里男盗女娼的正派人士要光明磊落的多。这样的人,必定是不会喜欢心理阴暗扭曲的人的。

    凌铁寒有些惋惜的叹道:“在下和两个弟妹从小便相识了。三弟小时候虽说沉默寡言但是却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孩子,也没什么本事在江湖上飘荡自然是吃了不少苦头。有一年…流月生了重病,咱们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但是那点积蓄又怎么够看病?三弟为了救流月,便将自己给买了只留下了银钱就跟着人走了。等到流月病好之后我们加入了阎王阁,流月没日没夜的苦练武功就是希望有一日能够找到三弟。等到我找到三弟的时候却已经是一年多以后了。那中间三弟受了多少苦没人知道,当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身受重伤几乎快要死了。三弟本身资质并不算好,就算习武也打不到我和流月的程度根本就不适合阎王阁这样的地方。他伤好了之后,我和流月的意思是希望他从此过一些普通人的太平日子,有我和流月照看着他也不至于被人欺负。但是谁知道他……”

    凌铁寒苦笑一声道:“他根本不听我和流月的劝告,最后还是自己进了阎王阁。以他的资质,若是练武最多也只能成为阎王阁里二流的杀手,很多时候就是被拿来当炮灰的。所以他另辟蹊径专攻毒术,倒是让他一跃成为了阎王阁里顶级的杀手。他虽然对外人狠戾无情,但是对自己人却是极好。虽然身为杀手,但是流月到底是女子有的时候还是会心软。三弟便每次都主动替流月接了一些她下不了手的生意。”

    叶璃安静的听着凌铁寒的话,倒是没想到如今江湖中最令人畏惧的阎王阁的三位当家还有这样的一段过去。不过也是,天生的变态毕竟是少数,病书生的心理病态也不是一天炼成的,“凌阁主和冷阁主这般容忍他,是因为觉得对不起他?” 凌铁寒沉默,显然是默认了叶璃的话。当年凌铁寒还年少气盛,又处在阎王阁那样的地方,将大多数的精力都花在了提升自己的武技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义弟已经变成了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用毒高手。

    叶璃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凌铁寒,问道:“说起来三位阁主中就连三阁主今年也该年近三十了吧,却都还未成家。这是为何?”

    凌铁寒垂眸若有所思,半晌才叹气道:“在下一心专注武道,确实没有成家的念头。何况,阎王阁到底做的事杀人的买卖。杀人者必为人所杀…还是不要有什么家累为好。倒是…听王妃今日一说,在下才想起来到时耽误了流月和三弟。”叶璃不由得蹙眉,仔细看着凌铁寒神色坦然又有些懊恼的模样,看来凌铁寒确实对冷流月没有什么意思。病书生暗恋冷流月是肯定的,若是凌铁寒对冷流月没有意思事情就好办的多了,只是不知道冷流月又是什么意思。一个女子就算是杀手,也不至于年过三十了还没有想要心上人吧?冷流月身边亲近的男子也只有病书生和凌铁寒,若是让叶璃选叶璃觉得自己也不可能弃凌铁寒而看上病书生。

    “凌阁主当知道本妃的来意?”叶璃轻声问道。

    凌铁寒点头道:“这个自然。这两日在下和流月也会竭力说服三弟将药方教出来的。毕竟这本就是双方都得利之事,实在没必要弄得两败俱伤。”

    “那么…请凌阁主回答本妃一个问题?”叶璃道。

    凌铁寒一怔,有些意外但还是点头道:“知无不言。”

    叶璃垂眸,低声问道:“凌阁主是怎么看冷阁主的?”

    凌铁寒剑眉一皱道:“我自然是当流月是我亲妹妹……。”凌铁寒反映极快,话刚出口就明白了叶璃是什么意思。沉稳英挺的脸上露出意思惊讶道:“王妃的意思是?”叶璃淡淡一笑刚要点头,就听见身后衣袂晃动的声音,两人同时回头只看到冷流月远去的黑色声音。叶璃无奈的看向凌铁寒苦笑,看来冷流月是听到他们的谈话了。更重要的是,冷流月只怕真的对凌铁寒有心了所以才会在听到凌铁寒的话之后伤心而去,“冷阁主对璃城人生地不熟,凌阁主还是先去看看吧。别出了什么事。”凌铁寒也知道璃城不同于别处,定王府的暗卫,墨家军黑云骑还有神秘莫测的麒麟全部都云集在这座城池周围,冷流月若真的惹了什么事只怕也无法全身而退。点了点头,凌铁寒起身向冷流月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看着凌铁寒的身影消失的方向,叶璃脸上温婉的笑意见见淡去,清丽的容颜渐渐的染上了一层冷酷的颜色。原本阎王阁几个人的感情纠葛不该她插手,但是如果这是病书生唯一的弱点的话,她也不介意利用他对冷流月的感情达到目的。

    站起身来,叶璃漫步向里面病书生休息的房间走去。还未走进就听见里面传来时断时续的咳嗽声。沈扬和林大夫说的没错,病书生的病确实是已经病入膏肓了。推开门进去,里面的人听到开门的声音猛然的转过身来,却在看到门口的人是叶璃的时候眼神渐渐的黯淡了下去,“你来这里干什么?身为王妃连进别人房间要事先通报一声都不懂了么?”对于他的无礼,叶璃并不在意。含笑走进房间里在他床前不远处的椅子里做了下来,淡淡笑道:“方才我跟凌阁主说话,一时没注意让冷阁主听见了。然后冷阁主一个人跑出去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病书生眼底闪过一丝担忧,继而朝叶璃怒吼道。

    叶璃眨眨眼睛,笑道:“没什么啊。刚好说到凌阁主说拿冷阁主当亲妹妹看待。有什么问题么?”

    病书生一愣,难得的没有朝叶璃喷毒液而是低下头沉默了起来。见病书生不说话,叶璃唇边勾起一丝浅淡的笑意。正色道:“三阁主,人生在世没有什么是能够两全的。关键是看个人的取舍,比起和真心所爱的人共度一生,难道和我家王爷争那一口气当真那么重要么?若说我家王爷和你有什么毁家灭族之仇也就罢了,但是据我所知你和我们王爷之间除了几年前的那次交手以外并无任何接触,甚至你出生的家族也与定王府没有任何恩怨。你有何必如此呢?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句话有时候还是有些道理的。你说呢?”

    病书生猛的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叶璃。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极有被叶璃看破了心事的恼怒也有对墨修尧的痛恨和不甘,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自卑和黯然,“说的那么好听,你还不就是想要药方么?”叶璃点头赞同,笑道:“我说这些自然是为了药方,为了我丈夫的性命。难不成还能是为了给三阁主做媒不成?我又不是闲着吃撑了。有了药方,我家王爷保住性命我就高兴了,你身体好了要不要去追冷阁主自然是你自己的事。说起来,若是将来二阁主当真落到三阁主手里,本妃还心中有愧呢。”在叶璃看来,性情怪异的病书生是一万个配不上冷流月的。所以她也只是以冷流月作为突破口来和病书生谈话,而绝不会替他出主意去追冷流月。当然,像冷流月那样的女子必然是心性坚定的,如果病书生自己不能打动她别人出的主意也未必管用。

    “你!”病书生平生最恨的不过是别人说他配不上冷流月。虽然他心中也清楚自己配不上义姐,但是却容不得别人说出口来。

    叶璃看看话也说得差不多了,便起身准备告辞了,“三阁主自己好好想想吧。是留着性命试试看呢,还是跟我家王爷赌一把看谁命硬。我保证…在你死之前为冷阁主找个如意郎君。”

    靠在床头上,看着叶璃毫不犹豫的拂袖而去的声音,病书生又是一阵猛咳,“叶璃!你够狠…”叶璃确实抓住了他的死穴,他这种人从来就不是君子有成人之美的人,真要他看着冷流月嫁给别人绝对比让他死了还难受。

    没人知道凌铁寒和冷流月说了什么,晚些时候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了定王府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晚膳过后,叶璃和徐清尘难得清闲的坐着下棋闲聊。病书生让守在院子里的侍卫送来了一张写满了字迹古朴陈旧不知是什么材质的布帛。叶璃展开一看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转手将布帛递给身后的秦风吩咐他亲自送到沈扬和林大夫院子里去。

    终于解决了悬在心头多时的事情,叶璃神色也更加轻松。

    徐清尘一边拈着棋子一边思索着,一边道:“碧落花的药方拿到了,这么高兴?”

    叶璃笑道:“当然高兴了,难道大哥不高兴?”

    徐清尘摇摇头,笑道:“女大不中留。”

    叶璃被他说得一窘,她都已经嫁人两年多了好么?徐清尘淡然的落下一子,笑道:“你故意挑起凌铁寒三兄妹的感情纠葛,逼病书生就范。这会儿凌铁寒心烦没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来仔细他找你麻烦。”叶璃浑不在意,抬手落下一子吞掉了徐清尘的几颗白子道:“凌铁寒他好意思找我麻烦么?那冷阁主都年过三十了,整个芳华年龄都耗在他身上了。他也该给人一个交代了吧?”

    徐清尘执棋的手顿了一下,含笑看着她道:“我怎么觉得你这话意有所指?”

    被徐清尘这么似笑非笑的盯着,叶璃立刻觉得背脊一凉。但还是力持平静的道:“难道不对么?这世道过了三十的女儿家还能找到什么好人家?不管凌铁寒知不知道他当大哥的放任义妹年过三十了还没成亲却连问都没有问过也太说不过去了吧?说的好听一点,凌阁主沉迷武功不被外物所扰,说的难听一点,耽误人家女儿家终身的人渣!”

    “人渣?”徐清尘脸上的笑意更深,“璃儿妹妹,你可还有什么想给为兄说的,可以一并说出来。”

    叶璃一汗,心里直骂自己不争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怕徐清尘,而不是怕从小就更加不苟言笑的徐清泽。当然这也不是叶璃一个人的毛病,事实上徐家下面三个兄弟都是更怕温文尔雅的徐清尘一些,“我不是说大哥你啊,大哥你可别对号入座。”徐清尘点点头,看着叶璃难得心虚的模样无奈的亲叹了口气问道:“安溪公主找过你?”

    叶璃也有些不好意思,徐清尘的感情事本就不是她该管的事情,“安溪公主没说你的事情,但是……”安溪公主身为一国公主,又是王太女。南诏人与中原文化截然不同对所谓的传国玉玺也没有什么兴趣却还是长留在璃城是为了什么叶璃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徐清尘虽然没有躲着安溪公主,但是西北事务繁忙也不可能有太多时间作陪。每次安溪公主来见叶璃时欲言又止的黯然神色还是让叶璃很是同情的。

    “大哥,你对安溪公主到底是怎么想的?二哥马上就要成亲了,舅舅舅母应该也催过你了吧?”想了想,叶璃还是决定问问看徐清尘的意思。不仅是因为安溪公主,还有一直期盼着大哥早日成家的大舅母和外公舅舅,“安溪公主年纪也不算小了,不管大哥怎么想的还是跟她说清楚的好。”

    徐清尘点点头道:“大哥知道了,会处理好的。”

    “大哥你……”

    “我跟安溪不合适。”徐清尘平静的笑道,“她是南疆王太女,终有一日会继承南诏王位的。”叶璃皱了皱眉,拿不准徐清尘到底是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如果安溪公主愿意放弃南诏王位呢?”

    “我们只是朋友。”

    ------题外话------

    啊啊啊~突然惊悚滴发现一件事情,我要给清尘公子找个什么样的姑娘配啊啊啊~拒绝人不知可以发好人卡,还可以“我们只是XX。”“我一直当你是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2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20.搞定病书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20并对盛世嫡妃220.搞定病书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