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新兵们的俘虏

    223。麒麟新兵们的俘虏

    一处悬崖下的石壁前传来一阵欢呼声,“开了!打开了!”

    围在山崖下的人们纷纷欢喜起来,虽然找到这个入口已经好几天时间,但是即使云集了当世最高强的盗墓者和建筑高手在一起,他们也花了不少时间才完好无损的打开了这个皇陵的入口。毕竟是在外面什么也看不到,根本无法估计里面的机关到底是什么样子,一着不慎就可能让整个墓道塌陷。到时候他们要挖的就不是入口的门而是一座甚至好几座山了。幸好最后有人想到从侧面开出了一个盗洞进去,确定了里面的机关的状况和位置,才将这个隐藏了几百年的高祖皇陵入口给打开了。同样这也证明了谭继之并没有骗他们,所给的藏宝图确实是一座皇陵的藏宝图。

    从里面出来的人满脸兴奋的笑道:“这确实是一座皇陵,地宫离这里还远得很,这座皇陵非常的庞大。快去禀告主子!”

    不一会儿,各方人马便已经到齐了,谁也没有落在谁身后。雷腾风皱眉看着眼前的入口,问道:“这就是前朝开国皇帝的皇陵入口?是不是太小气了一点?”人群中一人上前道:“世子有所不知,这座陵墓和一般的皇陵不同。一开始就没有计划后代祭拜的问题,所以入口才会出现在这种特别偏僻的地方,应该是为了防止盗墓而准备的。而且,这里应该也不是唯一的入口,以在下推断,此处距离地宫中心最少也还有十里之遥。”雷腾风这才点了点头,瞥了一眼同样站在一边的北戎七王子北戎太子以及大楚黎王墨景黎,不由得剑眉紧锁。

    原本还以为拿到藏宝图的事情是个隐秘,但是找到地方之后才发现这所谓的藏宝图却是人手一份。当即雷腾风就知道他们八成是被谭继之给耍了,但是这份藏宝图却明显是真的,他们也已经找到了地方。难道…谭继之想要让他们互相残杀然后坐收渔利?想到此处,雷腾风心中一跳倒也不急着进入皇陵了。含笑看向旁边同样盯着自己的众人,挑眉笑道:“太子殿下,黎王,七王子,各位有什么打算?”

    在场的众人神色各异,但是都脱不了对对手的防备和警惕。他们都是皇室出身,自然知道进了皇陵会遇到什么?但是如果让别人抢了先…金银珠宝倒是还在其次,若是让人抢先拿走了传国玉玺,那就当真是麻烦了。

    耶律泓呵呵一笑,带着不同于北方游牧民族的谨慎和精明,笑道:“小王不过是有些好奇中原前朝开国皇帝的陵墓白了,派个人进去看看就是了。”一挥手,站在耶律泓身后的一队侍卫打扮的男子已经当先一步进入了走进了入口。雷腾风双眸微微眯起,眼底掠过一道暗芒,点头笑道:“耶律太子言之有理,虽说是皇陵到底不祥,咱们这些人却是不必亲身探险。罢了,你们也进去看看吧回去也好跟父王说说。”他身后一群穿着金黄色锦袍的人对着雷腾风一抱拳,也跟着奔了进去。在场的耶律泓等人看了也是一怔,那是镇南王的金衣卫,竟然跟着雷腾风出来了。

    雷腾风含笑看向墨景黎笑道:“怎么样?黎王不进去瞧瞧么?”

    墨景黎轻哼一声道:“君子不立危墙,区区一座皇陵本王还不看在眼里。”一抬手站在他身后的侍卫也跟着进去了。旁边的耶律野自然也不甘落后的派了自己的进入皇陵。

    远远地隐蔽处,韩明晰看着依然盘踞在入口处谁也没有进去的打算也没有离开的模样的一群人,不由得恼怒起来,“这些人什么意思?不进去也被耽误别人啊。”

    “他们不会进去的。”坐在他身边一直没有开口的韩明月突然开口道。

    韩明晰一愣,回头看着韩明月问道:“为什么?”韩明月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那些都是什么人?不是一国太子就是王爷世子,位高权重。他们不是盗墓贼,就算再想要里面的东西也不会亲身犯险,命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韩明晰低头一想,不得不承认自家兄长说的很有道理,同时也就更加沮丧加愤怒了,“那墨修尧是什么意思?叫我到这里来盯着这些人干看?耍我么?”韩明月沉默不语,他现在对墨修尧还是眼前这些人都没有兴趣,他只希望自己的弟弟不要进去送死。

    “韩公子。”一个低沉的男声突然出现在两人背后不愿的位置,韩明晰吓了一跳一掠而起警惕的面对着突然出现的男子,穿着暗绿色的衣服,脸上也涂着绿色的染料,即使站的这么久韩明晰也不太能看出来这人洗干净脸会是什么模样。皱了皱眉,发现对方没有敌意韩明晰才问道:“你是什么鬼?”男子沉声道:“麒麟训练营第十二小队新兵。奉队长之名转告韩公子,麒麟执行任务,请韩公子回避。”

    “任务?”韩明晰疑惑了片刻瞬间就悟了,指了指远处的依然对峙着的那群人,问道:“他们?”

    男子肃然立定,眼观鼻子鼻观心,仿佛没听到韩明晰的问话。韩明晰眯眼,不爽的看着他问道:“本公子要是不回避你想怎么样?”男子也不客气,抬手往后面打了个响指,“抓起来!”即使是如韩明晰和韩明月这样的高手也来不及反应,十几个身影无比矫捷的扑了上来,将韩明晰二人包括他带来的人点穴捆绑塞上嘴带走。韩明晰这一辈子就是少年时被江湖各大门派追杀也没受过这种待遇,顿时气得脸色通红,即使被反绑住了也不老实不停地挣扎起来。身后一个男子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韩兄,这是你自己不肯配合的,兄弟也是没办法。放心,最多两个时辰就放了你们。兄弟们这也是执行王妃的命令,勿怪啊。”韩明晰悲愤的回头,他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谁知道这些混蛋上来就动真格的啊。

    一回头发现眼前这抹得跟鬼似的人格外眼熟,“呜呜呜…”徐清锋!

    徐清锋对着他露齿一笑,“韩兄,得罪了。等完成了任务兄弟请你喝酒赔罪。”

    “呜呜呜!”和你妹的!你们徐家一门上下就没有心眼好的!徐清锋只当没看见他眼中的怒火,挥挥手让属下将俘虏带下去藏好了别影响人物。于是风度翩翩风流半生的风月公子平生第一次真正糟了报应。因为韩明晰等人还在人物中,自然没办法分出人手将他们押送出去,于是随意找了个隐蔽的山窝将人一放,砍了点树枝干草之类的做了一下伪装便扬长而去了,只留下韩明晰躺在树丛里瞪着眼睛在心底骂娘。

    摆平了韩明晰,徐清锋心满意足的趴在山坡上观察对面的皇陵入口那群人的动向。不是他想要跟韩明晰作对,而是韩明晰这小子选的地方太好了,刚好占了他需要的地儿。对着对面那一群所谓太子王爷世子,徐清锋眼底写满了兴奋和激动,这样的日子过起来比在家里做学问啊还是做官有意思太多了,“队长,外面的人都清理干净了,只剩下那些了。要不要现在过去?”一个队员悄悄的摸到徐清锋身边趴下,悄声问道。徐清锋摇摇头低声道:“那群人个个身份尊贵也怕死,周围最少也还有好几百个侍卫。还有那个…雷腾风,耶律泓,耶律野,墨景黎都算是高手。万一放跑了一个可就都前功尽弃了。等其他人到了之后一起行动。”

    “咱们最先到,为什么……”年轻气盛的小兵心有不甘。他们最先到,如果他们自己抓住这些人,那他们这一对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了。徐清锋抬手往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道:“咱们才十几个人,面对面对付这么多人也不容易。万一放跑了一个怎么办?别忘了王妃和秦统领的要求。”全部抓获或杀死,漏网一个都算失败。小兵摸摸脑门,乖乖的趴下了。

    不多时,对面山岗上有什么东西闪了闪。徐清锋眼睛一亮,咬着草根笑道:“看看,哪些人到了?”小兵爬起来仔细观望四周,他们选的位置不错,不仅将对面的目标看得一清二楚,对面和两侧的山坡悬崖也看的清清楚楚。小兵嘿嘿一笑,对徐清锋禀告道:“一到十六小队都到了。第七第十五队分别堵在大河的上下游。其他人分散在四周。”

    徐清锋满意的点头道:“叫兄弟们准备,照原计划和其他对的兄弟一起包围住这些人,地毯式向中间推进,不许放过一个。所有小队回合之后副队长指挥,本队长与其他队长合力抓住那几个家伙。”

    “是!”

    在山崖下的雷腾风等人还在小心警惕的试探防备着对手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有一对人马已经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了他们布在附近的上千人马并且慢慢向他们靠近着。雷腾风靠着一颗大树坐着,目光不时的在耶律野等人的身上流过。在心底盘算着如果最后取出传国玉玺的不是自己的人那么他带来的人马够不够抢回玉玺。如果是自己人拿到了传国玉玺,他们又该如何从这几方包围中脱身而出。他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其他人自然也没闲着,所以他这次一抬头就对上了墨景黎警惕防备的目光。雷腾风对着墨景黎友好的一笑,却只换来对方默然的无视。对此,雷腾风也不介意。他和父王早就分析过墨景黎这个人,有志一同的认为此人难成大器也不足为虑。

    终于墓道里传来声响,所有人立刻站起身来紧张的盯着出口处。很快就有人奔了出来一声狼狈的模样让人知道他们在皇陵里所遇到的危险必然不是等闲。墨景黎上前一把拉住自己派进去的人,厉声问道:“找到传国玉玺了?!”

    “王爷…我们被谭继之骗了。里面…里面根本没有传国玉玺!”侍卫对墨景黎抓的生疼,却还是坚持禀告道。

    众人脸色一变,很快又有人从里面奔了出来,带出来的消息却都是大同小异。耶律泓的人还捧回了那个仿照的玉玺,但是玉玺的角落那个明晃晃的仿字却仿佛嘲笑一般刺得众人眼睛发痛。

    “谭继之!”墨景黎咬牙切齿。其他人脸色也同样阴沉,特别是听说里面的陪葬品虽然珍贵却大多是大件的根本不易搬动的东西时,脸色更加难看了。雷腾风倒也干脆,既然没有找到东西他就要立刻璃城禀告父王了。轻哼了一声朗声道:“咱们走!回城!”原本隐藏在不远处的侍卫却没有丝毫回应,雷腾风立刻察觉不对,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了。其他人自然也发现不对,墨景黎厉声道:“来人!”山崖下只听见他的声音回荡,原本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上百侍卫没有丝毫动静。

    直到不远处传来一个清朗低沉的笑声,“在西北的土地上,未经主人允许开坟掘墓。各位好歹的胆子,还不速速束手就擒,等候王爷王妃发落。”

    墨景黎冷笑一声道:“这墓难不成是墨修尧的不成?”对方回以同样的冷笑,“这墓虽然不是王爷的,但是却在王爷的土地上。而且…各位好歹也是各国权贵王孙贵胄,开坟掘墓这等下作的事情也能做得出来,真是让我等佩服啊。只是众位便是喜欢做这样的事,也不该在西北做。还当真以为我们王爷不存在了不成?我数到三,自己走过来束手就擒,否则别怪咱们不客气了。”

    雷腾风一笑道:“还未请教各位是哪位将军座下?该不会是…定王妃属下的麒麟?如此,小王倒是想要领教一二。”

    耶律野上前笑道:“镇南王世子说的不错,在下也想领教一下麒麟的身手。”耶律泓和墨景黎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样做出了迎敌的姿态。叶璃手下的麒麟出现的太快,也太过神秘。如果能趁此机会探一探他们的底也是好事。

    “那就得罪了!”话音刚落,十几道人影突然腾空而出扑向了众人。他们并不如一般人一涌而上的胡乱混战,而是仿佛事先安排好了一般,分别几个人围住一个人动起手来。至于其他的侍卫也很快被随手扑上来的麒麟随手灭掉。其他人麒麟完周围碍事的侍卫之后并不再上前参战,而是十分有序的将战场中的十几个人围了起来,既像是观战又像是防止敌人突围而走。

    雷腾风挥动长剑与围着自己的几个人交手,同时十分敏锐的发现这些人配合的十分默契而且阵型随时都会做出调整。一旦哪一堆稍微呈现弱势,另外两队必定会分出人来加入其中。这些人虽然单打独斗都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却也都不是庸才,别说以一敌十即使四个人合力也让他心中连连叫苦。

    这场战斗在一盏茶的功夫之后结束,毫无悬念的四人都统统被俘。其中一人对着四周围观的麒麟们打了个手势,围观的人们立刻欢呼着向四周散去很快的消失在了山林之中。雷腾风低头看着架在脖子上的短刀和正拿着绳子安静利落的将自己反绑起来的人,无奈的叹服道:“麒麟果然是名不虚传。”动手捆他的人盯着一脸绿墨的脸,露齿笑道:“多谢世子夸奖,咱们还不算正式的麒麟。”雷腾风含笑不语,心中却是一沉。这样的战力无论是在哪一国的军中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这些人却还不是正式的麒麟,那真正的麒麟到底有多厉害?看着眼前这些都看不出真面目的脸,雷腾风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寒意。

    “各位,咱们带来的人怎么样了?”耶律泓出声问道。

    其中一人啊了一声,摸着脑袋想了想道:“上面只交代了几位大人物要毫发无伤,其他人随意。听话的都绑了,不听话的都杀了。”耶律泓脸色也不由得变了变,北戎人悍勇之名天下皆知,他们根本就无法相信这么多北戎高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被人解决了。对此,雷腾风心中倒是有了底也不怎么激动了,只是在心中盘算着这次落到了定王和定王妃手里又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参见王妃!参见统领!”一片地势平坦的树林里,叶璃一身白色罗衣,不施粉黛悠然而立。身后半步远站着一身黑衣的秦风和卓靖林寒。不远处是刚刚被人从草窝里扒拉出来一脸愤恨的韩明晰和神色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韩明月。

    叶璃看着眼前已经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行军和战斗依然精神奕奕的战士们,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免礼,这一天你们的表现我和秦统领以及三位教头都看到了。其中的不足之处咱们回头再说,总的来说,我们都很满意。”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齐声道:“多谢王妃!多谢统领指正。”他们并没有想到在他们行军和战斗的时候,王妃和统领以及几位经常训练他们的教头都在后面看着,但是能够得到王妃满意的评价还是让人非常高兴的。

    叶璃含笑看着眼前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的年轻人们,浅笑道:“那么,现在本妃宣布,你们正式脱离训练营成为麒麟队员。”

    队伍中又是一阵欢呼,站在叶璃身后的秦风上前一步,不怀好意的盯着这些新的兴奋的属下们开口道:“别高兴的太早,真正成为麒麟的一员,只意味着你们未来的日子将会比过去更加艰苦。”

    “禀告统领,我们不怕!”队伍中一名士兵上前,坚定的道。

    “不怕么?”秦风难得的对着他一笑,士兵只觉得骨子里一阵寒意涌出。只听见秦风的声音继续道:“那么,为了欢迎和庆祝各位正式成为麒麟的一员。本统领为诸位准备的贺礼是——为期一个月的野外生存。地点,据此三百里东北方向凌云山脉。要求,不许以任何方式获取平民的物资,不许惊动各地驻军。失败者……”看着原本兴奋的表情立刻变得痛哭起来,秦风脸不改色的笑道:“失败者未来三个月洗刷整个麒麟的衣服!”所有人心中顿时咒骂不停,麒麟每天无休止的各种训练,衣服脏到他们自己都不想碰。整个麒麟就算没有上千也有七八百人,让他们洗那么多衣服还不如死了算了。

    秦风显然并不能体会属下们痛苦怨怼的心情,满意的看着因为抹了油彩看不出菜色但是却能清楚看到满满怨气的战士们,挥手道:“现在,所有人。东北方向出发!”

    “是!”

    “十二小队队长留下。”叶璃开口道。

    原本打算跟着跑路的徐清锋愣了一下,还是留在了原地。

    “王妃?”徐清锋不解的道。

    “三哥,你的训练结束了。”叶璃含笑道。徐清锋知道当叶璃称呼他三哥的时候就表示他们现在是私人关系,但是徐清锋却并不想把这件事当私事说。沉默了片刻,徐清锋道:“启禀王妃,我想留下跟他们一起。”叶璃皱眉道:“我们原本并不是这么说的。”徐清锋是半路插进去的,虽然训练的成绩不必别人差,但是从一开始就没有人打算将他一直留在麒麟。甚至连徐清锋自己只怕也没这个打算。原本他所向往的是纵横沙场而不是这样小规模的队伍。麒麟是注定了不可能直面正面战场的。而且,因为麒麟的保密性,徐清锋如果真正的加入麒麟,就表示至少在数年内他无法结婚生子,也不能长时间的和家人相处。这大约不是舅舅和舅母愿意看到的。

    徐清锋正色道:“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自认不会比任何人差,请王妃给我一个机会证明。”

    叶璃微微蹙眉,看向秦风问道:“秦风,你怎么看?”

    秦风挑眉道:“徐三公子的能力毋庸置疑,其实王妃可以等这次三公子回来再决定他的去留,也有时间和徐老先生和两位老爷商议。”

    叶璃想了想,还是点头道:“那好吧,三哥先去吧。”

    徐清锋闻言,脸上一喜对着叶璃和秦风行了个礼转身去追自己的队伍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2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23.新兵们的俘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23并对盛世嫡妃223.新兵们的俘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