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世子沦为盗墓贼

    章节名:224.世子沦为盗墓贼

    224盛世嫡妃。_!~;世子沦为盗墓贼

    “启禀王爷,不好了!”璃城驿馆内,侍从难得面带慌乱的敲开了镇南王的房门。不多时,房门从里面打开,镇南王神色阴沉的站在门口盯着眼前慌慌张张的侍从,寒声道:“出什么事了?”侍从喘着粗气,结结巴巴的道:“世子!世子出事了…世子被定王府的人给抓了。”镇南王心中一沉,下面的人自然不会无的放矢,但是这两天却完全没有听说过璃城或者璃城附近有任何兵马调动的情况,腾风怎么会……

    “还有什么,一并说来!”镇南王沉声道。

    侍从连忙道:“跟着世子出去的人全部都失去了联络,听说今儿一早,定王妃亲自押了一群人回府。下面的人来禀告说看到了世子爷还有北戎的太子,七王子以及东楚的黎王。”镇南王剑眉深锁,“抓了这么多人,定王府想要做什么?”说是定王府想要和各国开战,镇南王决计是不信的。别的不说,墨家军纵然再厉害也抵不过三国联军同时攻击。正思索着定王府此行的目的,下面有人送来一张帖子,“王爷,定王定王妃请王爷过府一叙。”镇南王接过帖子淡淡道:“本王知道了,下去吧。”

    屏退了报信的下人,一边侍立的随从小心翼翼的问道:“王爷,咱们去么?”

    镇南王翻看着手里素雅大气的帖子冷笑道:“腾风在人家手里,能不去么?”

    定王府里,韩明晰正满脸怨气的对着叶璃抱怨自己昨天的遭遇。叶璃含笑看着他义愤填膺的模样笑道:“明晰,都是误会一场。我替他们跟你赔不是还不成么?”韩明晰瞥了一眼坐在一边淡定的喝茶的墨修尧,轻哼了一声嘟哝道:“什么误会!分明是有人算计我!”明知道麒麟的人要抓人还跟他说可以去那里捞一笔,分明是不安好心。他也是个白痴,居然相信墨修尧会给他指点财路,墨修尧分明只会剥削他好不好?叶璃掩唇笑道:“明晰,这事儿当真是误会。麒麟的事是我临时下的决定,就连王爷也不知道。”韩明晰知道叶璃不会为了这种小事骗他,只得哼了哼自认倒霉。

    墨修尧放下茶杯,挑眉看着他道:“虽然如此,你不是也捞了不少么?有什么可抱怨吧?”雷腾风等人派进去的人可说是帮他们把皇陵里的机关陷阱都躺的差不多,后面再进去的定王府众人可说是一路直闯毫无阻碍。这其中韩明晰自然也得了不少好处。韩明晰想了想刚刚从外面搬回家的各种珍宝古玩金银珠宝,心中的火气也没那么大了盛世嫡妃。警惕的瞪着墨修尧道:“那些东西都是我的,你休想染指。”墨修尧不置可否,他如果真的想要还愁弄不来韩明晰手上那点东西么?完全没必要当着阿璃的面儿跟韩明晰争吵。

    坐在一边看戏的徐清尘见他们吵完了,才含笑开口道:“璃儿,你抓回来的那些人有什么打算?”那些可都是各国举足轻重的人物,也正是因此处理起来才麻烦,轻不得也重不得。叶璃笑道:“大哥有什么意见?”徐清尘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选在腰间的美玉,沉思了片刻道:“我看璃儿也没有要对他们如何的意思。最后只怕还得放人。关键就是怎么个放法…还有咱们能够得到多少好处?”叶璃笑道:“大哥心里有数便好。|i^咱们也不指望能得到多少好处,这一次也不过是打算一次性将这些人送出西北罢了。他们在西北也折腾的够久了。”徐清尘脸上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这一次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更多的还是想让给过忌惮西北的势力,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回头便跟爹和二叔说一声。”叶璃点头道:“那么跟各国谈判的事情就有劳大哥和舅舅了。”

    “启禀王妃,镇南王到!”外面侍卫在门口禀告。叶璃和墨修尧对视一眼,均是一笑。墨修尧起身道:“他来得倒快,阿璃,咱们出去见见镇南王吧。镇南王还是本王亲自和他谈的好。”叶璃也赞同。这镇南王虽然只是个王爷的身份,但是和其他人不同,他可以对西陵产生最直接的影响。因为整个西陵就是在他的掌控之下的。这样的人,自然比北戎太子或者大楚黎王要难搞一些。

    两人相携到了大厅时厅中却是没有半个人影,反倒是外面传来了打斗声。踏出大厅一看,院子里两个人影时起时落纠缠不休。却是镇南王和凌铁寒正在过招,已经吸引了不少过往的人们驻足观看。凌铁寒跟人动手可没有什么你少了一条胳膊我让你一步的说话,你少了胳膊那是你自己没本事。所以下手掌势如排山倒海丝毫不留余地。叶璃倚在墨修尧身边看着两个激烈交手的声音,一边小声问道:“若是与凌铁寒交手,你有把握赢么?”墨修尧专注的看着眼前的战况,许久才沉声答道:“没有。凌铁寒资质悟性勤奋丝毫不缺,这些年来一直苦练不缀。若是没有这十年的伤病我或许能够勉强胜他一筹。若是现在…只怕还要略逊一些。”墨修尧的天赋确实是世间少见的,但是再好的天赋也经不起这十年的耗费。事实上墨修尧的武功还能维持再如今的地步,已经是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汗水和辛苦才得来的了。

    “如今,凌铁寒可说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高手了……”看着眼前的两人交手,墨修尧轻声叹息道。

    “你是说……”叶璃一怔,墨修尧接口道:“镇南王不是凌铁寒的对手,沐擎苍更不是。”墨修尧也自承不如凌铁寒,凌铁寒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高手。果然,在凌铁寒毫不留情而镇南王明显又有些不在状态的情形下,很快镇南王就开始呈现出颓败之势。但是凌铁寒却显然没有点到即止的想法,依然毫不留情的一味猛攻。看的叶璃也忍不住为镇南王默哀,她今天请镇南王来定王府的本意绝对不是让凌铁寒修理他,她只是想要让事情早点结束而已,一切都是巧合……

    “凌铁寒跟谁过招都下手这么狠?”叶璃皱眉问道,想起之前墨修尧和凌铁寒还有一场约定的比武就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墨修尧莞尔一笑,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丝毫不顾旁边观战的人们侧目,低声笑道:“凌铁寒又不是傻子,真跟我拼命就算我比较惨他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他们之间的差距可还没到能够让凌铁寒一面倒的压制他的地步。若是发挥超常的话谁输谁赢也未可知,凌铁寒想要跟他拼命只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更何况…你别看他们打得这么厉害,凌铁寒没尽全力,雷振霆也还留有余地。”叶璃指了指刚刚被拍了一掌行动明显迟缓了一些的据说留有余地的镇南王,问道:“你是在暗示我凌铁寒和雷振霆有私怨么?”

    墨修尧含笑不语,凌铁寒已经对雷振霆的武功失去了兴趣,没有私怨怎么会一听说他来了定王府就直接扑过来动手?等到看戏看的差不多了,想想还是不能让定王府的客人在王府里被人打死,墨修尧方才朗声笑道:“镇南王,凌阁主,切磋的差不多了大家就歇手如何?”凌铁寒往这边扫了一眼,当先一步飞身往后推去,落到墙头上站定居高临下的睨视着镇南王。比起凌铁寒的潇洒镇南王就显得难得的有些狼狈了。唇角溢出了一丝血迹,一手按住刚才受了凌铁寒一掌隐隐作痛的胸口面沉如水。转过身看向站在一边观战的叶璃和墨修尧沉声道:“定王,定王妃,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叶璃上前一步,浅笑道:“镇南王恕罪,凌阁主这些日子在府上做客,失礼之处还望海涵。凌阁主,喝不下来一起喝杯茶?”凌铁寒对着叶璃抱拳,朗声一笑道:“刚才经过这里正好看到镇南王进来,一时技痒切磋一二。还请王妃见谅。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行失陪了。”叶璃点头笑道:“凌阁主慢走。”凌铁寒对着墨修尧点了下头,飞身离开了前院。

    请镇南王进大厅坐下,叶璃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镇南王问道:“王爷,需不需要让大夫过来看看?”镇南王轻哼一声,随手抹了唇边的血迹道:“多谢王妃,一点小伤。”叶璃点点头,看起来确实伤得不重。虽然不知道凌铁寒为什么要突然来插一脚与镇南王结仇,但是叶璃并不反对现在这个结果。受了内伤的镇南王显然比完好无缺的镇南王更加符合他们的利益。

    让侍女上了茶退下,镇南王看着墨修尧和叶璃,直截了当的问道:“听说犬儿正在王府做客,不知是否可以让他出来相见?”墨修尧剑眉一挑,雪白的发丝衬得整个人脸笑容都冷漠无情,“做客?阿璃,你请镇南王世子来府上做客了么?”叶璃摇头,浅笑道:“我前天就出城巡视麒麟驻地,今天早上才回来。怎么会请了镇南王世子来做客。”闻言,镇南王心中一沉,也明白了雷腾风明明带了那么多人为什么还会悄无声息的落入定王妃手里了。麒麟…定王妃麾下第一劲旅,却是谁也没有真正见过其踪迹,能够知道的也只有他们从未落空的彪悍战绩。

    镇南王微微皱眉,取出收到的帖子问道:“那么,王爷和王妃这张帖子是什么意思?不知邀本王来府上有何贵干?”

    墨修尧斜倚着扶手,淡淡笑道:“倒也没什么大事。过些日子本王和王妃将要巡视西北各地,不在璃城。所以想要跟王爷说一声,以免到时候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镇南王垂眸,想了想方才笑道:“原来如此,其实本王和犬儿离开西陵已经将近两月之久,国内事务繁忙本来也早有告辞之意。只是…昨日犬儿外出未归,只怕还要请王爷和王妃多多费心。”墨修尧大方的应承道:“这个镇南王只管放心,只要世子还在我西北的地界,就算是藏进地洞里本王也能给你找出来。”镇南王心中微沉,说了半天墨修尧看似应承了其实什么也没答应。人被墨修尧抓了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只要墨修尧不承认谁也拿他没有办法。而且他承诺的找人,十天半个月是找,三年五载也是找,定王府能耗得起这个时间,西陵和镇南王府却耗不起。腾风虽然不是他的独子却是唯一一个才能出众的儿子,无论如何也不能折在墨修尧手里。

    抬起头来,镇南王沉声道:“小儿不懂事,若是有什么冒犯了王爷和王妃的地方本王代他陪个不是。还望定王高抬贵手。”这么说,就是示弱了。

    墨修尧眼神微闪,淡淡笑道:“王爷这话说得言重了。本王仿佛记起来…阿璃昨儿出城的时候遇到不少突然出现在西北行踪诡秘的人士所以就让人将这些人拿下了。阿璃?”叶璃笑容温婉,点头道:“昨儿却是抓了不少人。卓靖?”卓靖想了想,点头道:“确实有一个自称镇南王世子的,不过熟悉与镇南王世子并不相熟,而且镇南王世子好好地呆在驿馆里怎么会跑到洪州附近去?属下以为定然是个骗子,便命人将他一并关押起来了。”毫不避讳的话再配上卓靖那张冷肃正直的俊脸,顿时显得义正词严仿佛真事一般。

    在场的谁不是做戏的高手,墨修尧坐起身来轻声斥道:“镇南王世子如此大事怎么能随便以为?还不速去查查看?快去快回。”卓靖应了一声,立刻退下查探去了。等到卓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墨修尧才端起茶喝了一口对镇南王笑道:“王爷莫急,卓靖是阿璃身边的人,平日办事也是十分牢靠的。这次也是一时疏忽了,想必很快就能搞清楚事情的始末。”镇南王怎么会看不出墨修尧在做戏,但是儿子在人家手上自然是别人说什么是什么。淡淡的笑了一声道:“如此有劳定王了。”

    卓靖果然快去快回,前后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卓靖就从新出现在了大厅门口。踏入大厅,卓靖上前对着叶璃和墨修尧一拜,开口请罪道:“属下失职,请王妃和王爷恕罪。方才属下去牢里探了。那…确实是镇南王世子。”墨修尧挑眉道:“既然如此,为何还不将世子请出来?”卓靖为难的道:“这……。”

    “有话直说。”叶璃道。卓靖道:“那些人抓回来之后就交给凤三公子公子。凤三公子说道平身最讨厌偷坟掘墓之辈,凤三公子说偷坟掘墓这按律当杖一百流放边关。偷盗皇陵按律当斩。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凤三公子是不肯将犯人交给属下的。属下办事不利,请王妃恕罪。”看着坐在一边脸色发绿的镇南王,叶璃歉然笑道:“凤三尊王爷之命参与拟订璃城和西北律法。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难免有些转不开脑筋,请王爷见谅。”回头对卓靖道:“请凤三过来。”

    “不用请了,属下凤三求见王爷王妃。”叶璃话音未落凤之遥的声音便在门外响起。凤三公子依然是一身红衣,风采翩然俨然一副名门贵公子模样。叶璃道:“凤三,镇南王世子在你手里?”凤之遥扬眉一笑,悠然的挥动着手中折扇笑道:“启禀王妃,属下手中没有什么世子,只有盗墓贼。属下正是为此事来禀告王爷王妃的,以属下之见,这些人胆大妄为偷盗皇陵,其罪当斩。属下建议将这些人当众问斩并将其罪行公告天下!”

    镇南王脸色难看之极,若是镇南王世子真的因为盗墓这种罪名被斩了,那镇南王府和西陵的脸面就当真是丢的天下皆知了。偏偏凤之遥还说得冠冕堂皇让人无法反驳。因为盗墓无论是在西陵还是在大楚确实都是有罪的。但是说白了,这种罪名其实是针对普通百姓和盗墓贼的。皇家就算挖了前朝的墓又有谁能管得了?但是现在雷腾风落在墨修尧手里,这条罪名却是让人无可奈何。

    凤之遥继续慷慨激昂的陈词,“我西北初立,法典未全。正应该从重处置以儆效尤。况且偷坟掘墓实乃罔顾人伦惊扰亡灵的大罪。虽然是前朝皇陵,但是若不从重处置,必然会给世人留下我西北毫无人伦道义之象,还请王爷三思。”

    镇南王心中长叹一声,明白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要栽了。站起身来对着叶璃和墨修尧拱手道:“犬子任意妄为,惹下如此滔天大罪,还请定王和王妃宽恕一二。我西陵和镇南王府愿意竭尽所能赔偿定王府和西北损失。”

    闻言,叶璃和墨修尧对视一眼,会心而笑。肯认输,就是好事。

    无弹窗小说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2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24.世子沦为盗墓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24并对盛世嫡妃224.世子沦为盗墓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