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南下途中

    229。南下途中

    定王府叶璃的书房里,叶璃神色平静的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秦风,问道:“这事儿你有什么看法?”

    秦风神色平淡,微微垂眸道:“一切听凭王妃做主便是。”刚刚听到叶璃说出瑶姬自请前往楚京协助冷皓宇时秦风的脸上有片刻的空白,但是很快又收敛了一闪而过的情绪恢复了平静。将秦风的神情收入眼中,叶璃心中明白秦风是真的对瑶姬用了心的。

    这几年秦风为了麒麟的统领跟在叶璃身边,叶璃对他的信任丝毫不比对卓靖林寒等人少。虽然不爱干涉属下的私事,但是叶璃也不愿意属下为情所困甚至因此而影响了正事。看着秦风道:“我还没有同意她的请求,如果你不愿意让她去,我可以驳回她的请求。”秦风一怔,很快又摇了摇头勉强一笑道:“这是她自己的决定,属下无权干涉。”

    见他如此,叶璃只得轻叹一声道:“瑶姬此去危险重重,我只盼你不要后悔。”

    秦风沉默,“多谢王妃。”叶璃也不再劝他,从旁边拿过一本折子提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交给秦风道:“既然如此,你将这个给瑶姬送过去。七天之后出发吧。”

    “属下遵命。”

    送走了瑶姬,秦风倒是没见如何消沉。依然每日里在麒麟驻地和璃城之间奔波,只是停留在麒麟的时间更长了一些而已。等到会试结束,墨修尧和叶璃亲自坐镇挑选了一批才智能力出众的年轻人补充进西北的官员之中。随后而来的就是一年一度叶璃最盛大的商会,不过今年叶璃和墨修尧都没有时间共襄盛举,因为他们已经要启程前往南诏参加安溪公主的婚礼了。

    前往南诏的队伍中,除了墨修尧和叶璃以及秦风卓靖凤三随性以外,还有到最后关头才被塞进来的清尘公子徐清尘。原本的计划是叶璃和墨修尧前往南诏,留下徐清尘和徐鸿羽总理西北事务,但是临出发的时候徐鸿羽却将徐清尘赶了出来留下了原本也准备随行而去的吕近贤将军。墨修尧也不知在想什么,只是略一沉吟便答应了下来。于是,整个西北一行外貌明显超出平均水平甚多的一行人马便一路悠然的南下往南诏去了。

    这几年墨修尧和叶璃忙着治理西北,改编墨家军等等事务繁忙,竟然已经有整整五年时间没有踏出过西北地的地方了。但是西北与南诏之间却是隔着大楚的大片土地,于是一行人一出西北地界就被大楚各地的兵马盯上了。虽然没有对他们进行拦截动武但是那走到哪儿都被小心警惕的盯着的感觉还是让人很是不爽的。

    这日,一行人路过一个小城歇息用膳的时候,墨修尧终于被这些人给惹毛了。

    这座小城并不大,就连名字也不怎么起眼。只是因为靠近西南边陲,所以也是布下了重兵驻扎,算是西南边陲的二三道防线,有可以直接支援西南边陲地区。这日墨修尧一群人到了这个小城刚好是正午时分,天气十分炎热,看着离碎雪关也就还是一天多的路程,距离安溪公主的婚礼更是还有二十来天的时间,也就不急着赶路准备在小城里歇息一晚明天一早再赶路。一行人都不算是挑剔的人,这小城里也没有太过豪华的酒楼客栈,便随便选了一家还算过得去的整间包了下来。

    店主掌柜看他们一行人个个俊男美女,穿着也是不俗自然明白他们身份不凡招待的很是殷勤。叶璃一行人虽然并不算多,除了叶璃墨修尧徐清尘凤三和秦风卓靖以外,就只有四十多名侍卫,其中一半是黑云骑一半是秦风手下的麒麟。黑云骑自不必说,麒麟的人确实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就连烹茶煮饭这些事情多他们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不仅是掌柜的和小二,就连客栈的大厨也派不上用上。叶璃几个坐在二楼上吃着麒麟里精通厨艺的人送上来的精美佳肴,吩咐其他人也自去用膳。

    “秦风,你手下可当真是能人辈出啊。”凤之遥吃着桌上色香味丝毫不输给一流大厨手艺的佳肴一边赞叹道。

    秦风淡淡笑道:“凤三公子过奖了,雕虫小技而已。”凤之遥羡慕嫉妒恨,确实是雕虫小技。但是能把这些雕虫小技都专研的这般透彻的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凤之遥不仅见过麒麟里有烹饪高手,有闲着没事就掉书袋的酸儒,有各行各业各种精通各种手艺的人才,甚至连做裁缝和刺绣的人都有。更重要的是,这些人还同样有着令人恐惧的实力。

    徐清尘含笑喝着茶,听着他们交谈。凤之遥为人素来唯恐天下不乱,最见不得有人置身事外。立刻毫不犹豫的关切起清尘公子来了,“说话清尘公子,自从出了西北之后你一直就不爱说话。是不是心情不好啊?”在座的众人立刻都想起来了当初安溪公主对清尘公子的情谊和清尘公子与安溪公主的交情。莫非当初清尘公子并非看不上安溪公主,而是为人矜持不好意思说。以至于现在安溪公主另嫁他人清尘公子才在此黯然伤神?

    众人立刻就脑补出一系列关于清尘公子与安溪公主不得不说事儿,看向徐清尘的目光都多了几分同情之色。徐清尘俊美的脸皮也忍不住抽了一抽,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只是在想,这些人跟了咱们一路…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众人向着窗外望去,楼下的街对面,拐角处,大树下都站着各式各样的人。看似在闲聊摆摊或者偶尔路过,但是这样的伪装在他们眼中却是无比拙劣的。凤之遥眯眼道:“你别说,盯梢的人好像越来越多了。他们该不会以为咱们真的没有发现他们吧?”徐清尘叹道:“他们怎么以为的不重要。我担心的是……”

    墨修尧放下酒杯,看着徐清尘道:“你担心墨景祈会下杀手?”

    徐清尘神色肃然的点了点头,剑眉微锁道:“原本这几年西北一直和大楚相安无事,咱们借道前往南诏墨景祈不至于对咱们动手的。但是…墨景祈这人总归是个不稳定的因素。这几天的情形,也难保他们不会对咱们动手。”叶璃问道:“大哥认为,若是他们真的准备动手,在哪里最合适?”徐清尘摇头道:“这个只看他们觉得什么时候人手方便。咱们现在站在大楚的土地上,墨景祈说什么都可以。”凤之遥冷笑道:“跟西北接壤的除了西陵就是大楚,难不成还要咱们从西陵绕道不成?还是让咱们哪儿都别去?”徐清尘挑眉道:“这个咱们会这么想,不代表墨景祈也会这么想。”

    墨修尧淡淡一笑,“既然如此,就让他来试试便是了。也让本王看看这几年墨景祈到底长进了多少。”凤之遥嗤之以鼻,“他能有什么长进?东北那一片儿都让割让给那边的蛮夷部落了。堂堂大楚居然连几个边寨的部落都搞不定,倒是和墨景黎在楚京里明争暗斗的不亦乐乎。”虽然他们现在与大楚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是当真听到大楚东北被几个部落占去了一块儿地却还是让人心里很是不舒服的。特别是墨家军的将士,更是看墨景祈格外的不顺眼。从前你觉得是咱们定王府和墨家军碍着你了,现在墨家军和定王府都和你毫无关系了,你倒是发愤图强展现你的雄才伟略看看啊。

    “既然没长进,本王就替他修理一下他手底下的废物也是可以的。”墨修尧淡然道。在座的众人闻言,不由得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王爷这话似乎…略有杀气啊。不过去参加人家婚礼的路上杀人,真的吉利么?

    不过显然不用等墨修尧上门找麻烦,因为他们午膳还没有用完麻烦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来人!立刻包围客栈!”楼下传来一声趾高气昂的男声,凤之遥站起身往楼下看去不由得一乐,“哟,王爷,咱们的老熟人啊。”墨修尧往下瞥了一眼看着那正指挥着兵马围住客栈的人,疑惑的挑了下眉。他认识的人不少,眼前这个人没什么影响想起来是什么样的老熟人。凤之遥笑道:“王爷,你仔细瞧瞧这位那让人看了就想拍的脸,还有那瘸的那么有个性的腿。难道不该觉得眼熟吗?”

    被他这么一说,墨修尧倒是想起来了,“被马踩了的那个关珽?那匹马眼花了怎么没踩死他?”

    凤之遥笑眯眯道:“要不属下再找匹马踩两脚?”

    楼上的人还在说笑,楼下的人已经忍不住叫嚣起来了。只见关珽瘸着一只腿一瘸一拐的在街对面走来走去,一边对着对面叫道:“一群叛贼居然还敢踏足大楚的土地,本将军奉皇上之名清剿叛贼,尔等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楼上凤之遥忍不住胡吐糟道:“如果是我,上来就先一阵万箭齐发将客栈射成刺猬再说。本事不大废话倒是不少。”秦风笑道:“所以凤三公子会比他活得长。”凤之遥笑容满脸,拱手谢道:“承你吉言。”

    秦风站起身来,轻蔑的扫了一眼楼下嚣张的人一眼,侧首问道:“王爷,王妃,要不要先动手杀了他?”

    墨修尧站起身来道:“用不着,先下去看看吧。对了…找个人带清尘公子先走。”他们这些人最不济也都有自保之力,只有徐清尘千真万确的是手无缚鸡之力。待会儿万一打起来了虽说护着徐清尘不是难事,但是乱军之中总是会有意外的。徐清尘也知道自己是个拖累,点了点头同意了墨修尧的话,只是对叶璃道:“璃儿,千万小心。”叶璃浅笑道:“大哥尽管放心便是了。”

    送走了徐清尘,一行人便跟着墨修尧下楼看热闹去了。原本在楼下大堂用膳的侍卫们早就已经起身守在门口了。门外的街道上还有几具不听劝告想要一马当先闯入客栈的大楚士兵的尸体。关珽显然也没想到定王府的侍卫竟然如此强硬,在自己重兵包围之下还敢如此轻易的动手杀人,一张本就有些难看的脸此时更是一片铁青狰狞扭曲的述说着本人的愤怒。

    “你们好大的胆子!死到临头居然还敢如此嚣张!本将军一定要将你们粉碎身骨以消我心头之恨!”关珽在重重士兵的保护下,对着门口的侍卫叫嚣着。门口的侍卫们,特别是麒麟的侍卫忍不住嘴角抽搐,看着关珽的神色既像看傻子又像看死人。这白痴不会以为他躲在人后面就能安全无忧,所以才这么嚣张的吧?一个麒麟忍不住,抬起手就对着对面的人甩了过去。只听嗖的一声,一道绿光又快又准的对着关珽激射而去。

    关珽猛然将一个绿色的东西朝着自己激射而来,自然吓了一跳连忙想要躲闪。但是他本身就躲在众多的士兵之间,这几年又长得身宽体胖哪里能躲得过去?就连想要蹲下都来不及那东西就已经到了他跟前,吓得他立刻大叫起来,“暗器!暗器!快救我!快救我!”

    那东西砸到他身上却是让他的肩头一阵彻骨的疼痛,但是还不至于到要他命的地步。所有人包括关珽自己带来的大楚士兵都不由得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看着眼前乱吼乱叫的男人。不知道是谁嘟哝了一句,“白痴!”

    关珽自己叫了一阵也发现不对了,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完全没事不由得一喜。然后看到自己华美的衣服上沾着一些奇怪的湿漉漉,带着点点清香的东西,“这…这是什么东西?”

    “启禀将军,是黄瓜!”身边的士兵认真的禀告道。

    关珽这才看到不远处的地上不知何处出现了一截啃了一半的嫩黄瓜,顿时明白自己被人耍了气的暴跳如雷,“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给我上,杀了这些乱臣贼子!”

    “关珽,你要杀谁?不如说给本王听听?”客栈里,一声冷淡清朗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出。侍卫们立刻侧身让出一条路来。墨修尧依然是白发如雪,一身白衣牵着叶璃出现在众人面前。

    ------题外话------

    那嘛…偶真滴木有打算写耽美,不喜欢耽美的亲们请放心吧~清尘公子的cp偶有了一点点小念头,但素偶不会告诉你们滴,不用留言问哟。如果定了,嘿嘿…不接受换cp,不然…偶让清尘公子一辈子去不了媳妇儿!哼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2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29.南下途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29并对盛世嫡妃229.南下途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