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柳贵妃自取其辱

    232。柳贵妃自取其辱

    晚上,回到房间里叶璃还在皱眉思索着长乐公主的事情。长乐公主虽然在叶璃眼里还是个孩子,但是其实却已经真的长大了。虽然她不时的挑衅柳贵妃但是却很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叶璃的问话她也只是随意的找了个借口带了过去。叶璃也明白她虽然身为公主却并不自由,倒也没有勉强。

    “阿璃在想什么?”从身后扶住叶璃的双肩,墨修尧轻声问道。叶璃回头看了他一眼,浅笑道:“没什么…我在想,长乐公主的事情。”堂堂大楚为了一个南诏公主的婚事让一个贵妃和一个公主亲自前往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当然,原本柳贵妃去比长乐公主去更不合常理,但是叶璃关心的是长乐公主对柳贵妃自然没什么想法了。墨修尧在叶璃身边坐了下来,一边伸手为两人各倒了一杯茶,一边问道:“长乐怎么了?”

    叶璃道:“你难道不觉得安溪公主的大婚,墨景祈自己不来就算了,却派一个贵妃和一个公主来很奇怪么?”公主出使别国倒还算是有理可循,但是让一个贵妃单独出使别国就显得格外的怪异了。

    墨修尧将茶杯往桌上一放,抬眼看着叶璃道:“墨景祈…大概是想要和亲。”

    “和亲?”叶璃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谁和亲?跟谁和亲?”墨修尧平静的看着她没有回答,叶璃自己也很快反应过来了,皱眉道:“你是说长乐公主?!但是南诏并没有王子,几乎也没有拿的出手的贵族需要大楚的嫡长公主去和亲啊。”

    南诏王没有儿子,甚至连还活着的兄弟子侄都没有。所以安溪公主才成为了皇太女,下一任的南诏女王。如此一来,成了公主要跟谁和亲?墨修尧淡淡道:“南诏虽然没有王子,却还有南诏王。”

    “你是说……”叶璃哑然无声,也终于明白长乐公主为何听到她的问话神色那般黯然无光了。

    虽然当初她在南诏并没有见过南诏王,但是安溪公主今年已经二十五六岁了,南诏王似乎也是在二十岁左右才有了安溪公主,也就是说,现如今这南诏王已经将近天命之年了。若真是如此,跟长乐公主比起来,当初嫁给了北戎太子的容华郡主算是幸运的了。还有一点,若是两国真心想要和亲,便应当是先呈交国书,两国权贵朝臣商议之后筹办婚礼,再由另一方派人来迎亲方为正式的和亲。现在这样直接让人带着长乐公主前往南诏,摆明了就是将长乐公主送给南诏王。如此一来,就算将来真的成了婚,南诏人对长乐公主的尊重也是有限的很。真不知道这个墨景祈到底是怎么想的?

    “墨景黎暗中与南疆圣女和南疆数个部落皆有关联,安溪公主因为清尘公子的关系素来也与咱们交好。如今大楚内忧外患,墨景祈大概想要与南诏王结盟。”墨修尧平静的道。

    “结盟?”叶璃挑眉,墨修尧含笑将她揽入怀中,下巴靠在她头顶淡淡道:“这一代南诏王志大才疏,当年贸然进宫大楚被本王打了回去险些灭国。恰恰相反,安溪公主从小就表现出极为高明的政治天赋。年方十四就能协助南诏王治理南诏,这些年若不是安溪公主南诏也无法再当初的大战后那么快恢复起来。再有南疆圣女…虽然与政事上并无长才,但是心计手段还有她背后的人都还算不错。当初南诏王接着南疆圣女平衡压制安溪公主,这几年听闻安溪公主和南疆圣女斗得越发激烈了,南诏王被挤在中间只怕也是不好过的。”

    叶璃了然,原来这既是一个无能的父亲与两个厉害的女儿之间的争权夺利。叶璃点点头道:“我明白,南诏王毕竟是南诏王,既是他自己没什么本事,只要他还坐在位置上就能与安溪公主及舒曼琳分庭抗礼。碍于安溪公主和舒曼琳背后的算是有人相助,所以南诏王也打算和大楚墨景祈结盟?话说…舒曼琳早该从圣女的位置上退下来去那个什么南疆圣地养老了吧?”

    墨修尧淡然道:“规矩是人订的。”自然也有办法打破,至少现在舒曼琳还舒服的待在南疆圣女的位置上,更甚者还拥有了比从前更多的自由和权利。

    叶璃无奈的叹息,说到底这都是墨景祈南诏王这些人之间的权力博弈,而唯一的牺牲者却是无辜的长乐公主。

    墨修尧从伸手环住叶璃,将她圈入怀中。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道:“阿璃心软了?”

    叶璃叹息道:“长乐公主还是个孩子。”墨修尧道:“皇家没有孩子,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叶璃皱起眉来,转身看着他道:“长乐公主问我要一把匕首。”墨修尧想了想道:“给她。”

    叶璃点点头,重新靠回墨修尧怀中。她无法救长乐公主,如果只是长乐公主这个人,直接让人将她带走藏起来也就是了。但是长乐公主身后牵扯到的华家,大楚皇室,皇后,还有无数人的命运却都不是她能够左右的。所以,既然无法救她,那么…就给她想要的吧。

    “修尧,以后我不想让宝宝跟别人联姻。”靠在墨修尧怀里,叶璃轻声道。

    墨修尧轻抚着她的发丝,眼底写满了淡淡的暖意,“咱们的儿子不需要靠联姻做任何事。”闻言,叶璃不由得舒心一笑,是的,他们的儿子不需要为了任何利益出卖自己的婚姻。此刻,叶璃无比的感激当初墨景祈将她指给了墨修尧。不仅是因为她自己,更是因为她的孩子,“修尧,我又没有说过,能够遇到你是我这一生最欢喜的事情。”

    墨修尧低头看着她清丽的双眸,眼中蕴藏着炽烈的情绪。低下头吻住那芬芳的菱唇温柔的厮磨着,“没有,以后天天都要说。”

    次日,不仅是墨修尧一行人没有离开永林,柳丞相等人同样也没有离开。再一次城里最好的酒楼碰上,叶璃不由得扬了扬秀眉,扫过站在长乐公主身边的柳贵妃,一手挽着墨修尧的胳膊浅笑道:“贵妃和公主也出来逛街么?怎么不见柳丞相随行?”

    柳贵妃沉默的看着两人并肩而立,叶璃自然的挽着墨修尧的一支胳膊,而墨修尧显然也没有任何排斥的神色,低头看着叶璃的眼神带着看旁人时从未有过的温情。柳贵妃眸光一沉,淡淡道:“家父身体不适,有劳叶小姐挂心了。”

    昨天柳丞相被挤兑的当场昏倒的事情叶璃自然也听说了。要说定王府最能挤兑人的,除了凤之遥就是卓靖了。凤之遥是光明长大的无所无用奇迹的言语攻击表情蔑视,而卓靖虽然当暗卫的时候养成的面瘫表情,但是他的内心可一点都不面瘫。记仇就不用说了,还有那不时冒出的毒舌吐槽也很容易打击人。柳丞相同时惹上这两个人还有墨修尧这个从来不约束属下的不负责任的主子,柳丞相除了装晕倒也没有别的法子可以退场了。说是身体不适,不如说是羞于见人吧?

    “原来如此。”叶璃对柳丞相到底怎么了并没有兴趣,所以也只是点点头笑道:“那就祝柳丞相早日康复。我们夫妻还要去用膳,就不打扰贵妃和公主了。长乐…你要的礼物我替你准备好了,回头让人给你送过去?”这个柳贵妃连个称呼上面都要做文章,她以为她称呼她为叶小姐她就不是定王妃了么?长乐公主展颜一笑道:“谢谢王妃。”

    “既然两位也没用用膳,不如进一起吧。”柳贵妃上前一步,定定的望着墨修尧道。

    墨修尧视若无睹,长乐公主秀眉浅蹙。这里现在虽然没什么外人,但是到底还是在外面,她父皇的这位爱妃未免也太不讲究了一点,“柳贵妃,定王叔和王妃一起用膳,咱们外人跟着搅合什么?你若是不想吃咱们就会客栈吧。”

    这会儿长乐公主总算明白一向将自己当空气的柳贵妃为什么拉着自己出来用膳了。还说什么怕客栈里的膳食不合她的口味,这一路上可没见过她关心她的膳食的。若不是她不想呆在客栈里烦闷,谁也和她出来吃饭?对着那张只以为圣洁不可侵犯的脸她才会没胃口好不好?居然拉着她来跟定王叔和定王妃巧遇。若是现在不是在外面而是在宫里,长乐公主早就毫不客气的斥责她不知廉耻了!从前就听说柳贵妃心慕定王叔,却没见过她这么厚颜的非要打扰人家夫妻用膳。

    柳贵妃却并不愿意听从长乐公主的劝告,反而定定的望着墨修尧道:“咱们也算是旧相识的,难道就连请一顿饭都不肯么?”

    墨修尧微微皱眉,就在柳贵妃以为他终于松动脸上绽出一丝笑意的时候,才抬起头来皱眉道:“本王跟你并不熟。”柳贵妃脸上还未来得及完全绽出的笑意立刻凝固在了脸上。认真算起来,墨修尧和柳贵妃真的不算熟悉。年少的时候他早有了婚约自然不会去看别的女子,就算没有婚约他也不可能回去喜欢一个和父兄不对盘的人家的女儿。苏醉蝶离开之后他因为伤病闭门不出而柳贵妃早就进了皇宫,等到和叶璃成婚之后更是眼中再无任何女子,所以,他真的跟柳贵妃不熟。

    柳贵妃显然被这句不熟给伤到了,美丽的容颜瞬间变得煞白煞白的,咬牙道:“我…当真就这么不能入你眼?”

    叶璃皱眉,拉了拉墨修尧道:“我饿了,咱们先进去用膳吧。贵妃和长乐公主不如一起来?”倒不是叶璃心软想要邀请她们,而是他们站着的地方虽然没什么人但是到底是酒楼人来人往的地方。柳贵妃自己不要名声无所谓,她却不喜欢听到自己的丈夫和什么女人穿出绯闻来。墨修尧点了下头,拉着叶璃转身进了不远处早就定好的厢房。走过柳贵妃身边的时候,只听柳贵妃低声咬牙道:“用不着你假好心!”叶璃顿住脚步,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嘲讽道:“那你来还是不来啊?”柳贵妃苍白的容颜顿时粉红,咬了咬牙终究还是举步跟了上去。

    墨修尧此人素来没有什么待客之道。这当然也不能怪他,从小到大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别人热情款待他的份儿,能让他进行款待的人一只手指头也数不满。所以当柳贵妃和长乐公主慢了几步进来的时候墨修尧已经将等着他们点菜的小二遣走了。所点的毫不意外都是叶璃和他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倒是叶璃因为跟华天香很熟才对长乐公主有些了解,又添了几个长乐公主喜欢吃的菜。

    所以当一桌子菜上来之后,柳贵妃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叶璃看着对面脸色阴沉的只挑了几片青菜吃的柳贵妃有些疑惑起来。就算没有完全按照她的心意点菜这酒楼的菜也不至于难吃到这种地步吧?叶璃正疑惑,墨修尧已经夹了一些她喜欢的菜放到她碗里,轻声道:“这酒楼的厨子手艺还算不错。尝尝看……”

    叶璃低头尝了一口,闻到果然还不错。虽然比不上定王府专用的厨子和凝香阁的大厨,但是绝对比叶璃的手艺好得多。叶璃并不是挑食的人,连自己做的家常小菜的口味都能吃的香何况是这样的手艺。抬手也替墨修尧夹了一块烹制的十分入味的鸡肉道:“尝尝这个,很好吃。”墨修尧脸上的神色立刻更加温和了,虽然看着鸡肉皱了皱眉,但是却依然低下头将整块鸡肉给吃了下去。看着墨修尧认真用膳的模样,叶璃淡淡一笑不时替他夹一些菜。墨修尧因为那十年间的伤病吃的东西虽然十分清素,并不喜食荤腥。但是叶璃认为虽然多吃素菜是有必要的,但是还是必须荤素搭配。所以不时便给墨修尧夹一些肉食。幸好墨修尧虽然不喜欢吃这些,但是只要是叶璃夹得他总是会一言不发的吃完,几年下来也就养成了私下两人一起吃饭的时候由叶璃给他夹菜的习惯。以至于某一次叶璃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吃饭忘了给他夹菜,等到发现的时候墨修尧竟然已经吃了大半碗的白米饭,顿时为了某人的幼稚哭笑不得。

    拿、“定王叔和王妃感情真好。”长乐公主看看两人,很是羡慕的笑道。虽然见过很多夫妻其中不乏有人前恩爱万分的,但是长乐公主依然觉得眼前的情景是如此的美好而让人艳羡。在宫里,父皇吃一道菜都要让人试不知道多少道毒,更要有宫女太监专门试吃才能放心下咽。这种情况下,又有哪个妃子或者子女敢给父皇夹菜?至少在长乐的记忆中,母后和父皇从来都是自己吃自己的。

    叶璃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感情好不好?你定王叔难伺候得很呢。”

    “叶小姐,你明知道王爷不喜欢吃那些东西,为何还要故意夹给他?”一直沉着脸的柳贵妃突然开口道,并且在众人的众人的注视中一些素炒的青笋夹到了墨修尧的碗里,淡笑道:“我记得王爷最喜欢吃青笋的。”厢房里立刻一片宁静,气氛在顺便变得凝重起来。原本墨修尧刚刚放下了筷子端着叶璃盛好的蘑菇炖参鸡汤再喝,冷不防看到柳贵妃往自己碗里夹菜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喝了一半的汤也不要了扬起碗就朝柳贵妃砸了过去。

    柳贵妃也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子,一看到汤碗迎面而来立刻侧身让开了。可惜桌子原本就不大,两人离得也不算远所以虽然让开了一些但是还是被鸡汤淋湿了半边肩膀。那精致的白瓷碗撞到柳贵妃身后的墙上,砰然而碎。

    “定王,你!”柳贵妃怎么也没想到墨修尧竟然会如此直接粗暴的对待自己,一时间惨白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

    看着柳贵妃难堪的脸色叶璃心中没有丝毫的同情之意。若不是不想让自己太过失礼,叶璃简直想要直接开口骂了:你到底要不要脸?!

    给人夹菜这种事情,不要说是现在这个时代,就算是在她前世也是十分亲密或者交情好的人才做的。像柳贵妃这样的叶璃真不知道她脑子里再想写什么玩意儿。

    “滚出去!”墨修尧盯着柳贵妃冷声道。

    “你……”柳贵妃难堪的咬着唇,望着墨修尧。

    墨修尧不为所动,这一次的话更加简洁,“滚!”

    到底是女子,被墨修尧如此绝情的对待,柳贵妃终于还是起身冲出了厢房。墨修尧嫌弃的看着自己碗里的青笋,伸手将碗推到了一边。叶璃无声的将放在自己跟前还没有喝过的鸡汤放在他手轻声道:“再喝一点。”墨修尧这才又端起鸡汤慢慢的喝了两口,原本紧锁的眉头也渐渐的展开了。

    叶璃又从一边取过还没用过的空碗,重新为他乘了一碗饭才拿起筷子继续吃自己的。

    长乐公主笑眯眯的看着两人,道:“我当然知道定王叔和王妃感情好。因为定王妃给王叔夹了他不喜欢吃的东西定王叔也会全部吃光。但是别人就算给定王叔夹了他最喜欢的菜,定王叔也会砸碗。王妃,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人小鬼大!”叶璃抿唇笑道。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3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32.柳贵妃自取其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32并对盛世嫡妃232.柳贵妃自取其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