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幽罗冥花

    235。幽罗冥花

    这次南下因为本就存着玩乐的心思,墨修尧一行人倒是各国来参加婚礼的人中来的最早的一波了。但是南诏王城里除了各族人交往频繁本也没有什么可玩乐的,墨修尧看着据安溪公主的婚期还有几日,便拉着叶璃往南诏境内别的地方去游玩了。

    因为墨修尧早就存着甩来其他碍眼的人只带着叶璃一起四处游玩的心思,因此还不到三更就起身带着叶璃出了驿馆出城去了。以墨修尧的武功修为,他想要避开什么人自然也没人能发现得了他。所以等到早晨驿馆里其他人发现王爷王妃都不在的时候,只看到桌上留着一张写着“数日即归,勿念”的字条。这才明白王爷是带着王妃出游去了,找不到两人踪迹的众人也只得留在城中安心等待。以王爷和王妃的本事在南疆想必也没有什么人能够为难他们。

    却说墨修尧和叶璃离了南诏王城,原本也没什么目的的只是随处游走。看着哪儿风景秀丽便留下来赏玩一番,倒是这几年里难得的悠闲自在。

    这日,两人在一处森林里抓到了两匹野马,一时兴起便直接来了一场赛马。刚刚抓到的野马并不那么听话,叶璃骑着的野马在森林里一阵胡乱狂奔,墨修尧御马之术要强一些,便骑着自己的马也跟了上去。好容易等野马跑尽兴了能听从叶璃的意思放慢了脚步,墨修尧也策马从后面追了上来。一双厉眸盯着叶璃的马儿恨不能将它碎尸万段。

    这匹野马性子虽野却也有几分灵性,察觉到墨修尧的杀气立刻不安的在原地踏动着脚步,却再也不敢往乱跑了。叶璃跳下马背笑道:“你也不用生气,这马儿还未完全驯服,它若是肯那么听话反而落了下乘。”墨修尧何尝不知宝马多半性子桀骜,只是关系到阿璃的安慰一匹宝马也就算不得什么了。若不是担心伤到阿璃,刚才在后面他就直接一剑劈了那撒腿狂奔的野马。

    看着墨修尧神色阴郁的盯着那匹野马的模样,叶璃不由得莞尔一笑。拉了一把墨修尧不让他再看那不安的看起来又想狂奔而去又不敢真的跑掉的可怜马儿。看看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林和草地,地上还开满了一朵朵粉红的浅蓝的白色的鹅黄的小野花,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仿佛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铺着鲜花的绿色地毯。

    “好漂亮啊,修尧这是什么地方?”无论是西北还是在楚京叶璃都没有见过这样清新而自然的美丽。墨修尧看看四周,微微皱眉道:“那匹烈马一路狂奔了近两个时辰,加上我们之前一路游玩,这里应该已经在南诏王城五六百里以外的地方了。这里…应该是在南疆圣地附近。”

    “咦?”叶璃有些吃惊,南疆圣地就连对许多南疆人来说都是个神秘的地方,不过定王府早些年就有意平定南疆自然也不会不去查探,倒是也不用太过惊讶了。

    墨修尧拉着叶璃往前走,一边道:“既然来了,咱们就去瞧瞧吧。”叶璃皱眉道:“擅闯南疆圣地,是不是不太好?”若是让南诏人知道了定王和定王妃私闯南疆圣地,不但对他们影响不好,安溪公主脸上也不好看。墨修尧淡淡道:“不被发现就不算擅闯,我答应沈扬替他带几株幽罗冥花回去。”

    对于沈扬,叶璃也很是感激。不仅因为他放弃了神医的名声十几年如一日的留在定王府为墨修尧的毒操劳,更因为墨小宝生下来的时候其实也有些体弱。能够长到如今这样活蹦乱跳的模样也多亏了沈扬。听说是沈扬想要的东西,叶璃自然义不容辞,何况她其实也对那所谓的南疆圣地很有兴趣。

    墨修尧显然很有当特种兵的潜质,方向感好的连叶璃都忍不住要嫉妒。拉着叶璃毫不犹豫的在山林间穿梭者,只用了不到两个时辰就到了南疆圣地的外围。两人灵敏的避过了外围的守卫,很快便进入到了圣地入口处。或许是几百年从来没有被外人侵入

    过,这圣地里的守卫并不怎么严谨,两人也只是稍微费了一点功夫就潜了进去。

    一进入里面,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大片血红的花海。纯粹的没有丝毫杂质的红色,几乎将整个山谷的映成了一片鲜红,显得诡异而血腥。

    “这是…。”叶璃看着眼前这火红的一片皱眉。墨修尧神色平淡,沉声道:“这就是幽罗冥花。”叶璃叹了口气,轻声道:“当初我听说幽罗冥花是南疆圣物,还打算带一些回去看看能不能对你有用,幸好没有浪费时间。”

    “嗯?”墨修尧不解,“阿璃认识这话儿?”

    叶璃道:“这一大片一大片的怎么看也不想珍稀的圣物吧?我倒是知道这话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曼珠沙华,或者是彼岸花。”还有个名字叫红花石蒜。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有碧落花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叶璃说不定真的会闯南疆圣地找幽罗冥花。如果那时候让她看到所谓的幽罗冥花就是并不稀奇的红花石蒜,她真的会想哭吧。

    “曼珠沙华,佛门的名字,天界四华。”墨修尧道,叶璃轻松地坐在墨修尧身边,眼睛习惯了那铺天盖地的血红之后,看上去倒也挺好看的。轻声笑道:“的确是佛门的名字。传说曼珠沙华是长在忘川河边的黄泉之花,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墨修尧对佛经倒是没什么研究,不解道:“为何又叫彼岸花?”叶璃轻声吟道:“花开无叶,叶生无花。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墨修尧听得皱眉,沉声道:“我不喜欢这种话。”

    叶璃抿唇看着他浅笑道:“我也不喜欢。这花儿确实有些解毒的功效,不过它本身也有毒。但是却也不算稀罕,只是现在除了这里应该没有人会大面积的培植。江南一带就算不多,仔细找应该也能找到不少。咱们要从这里采回去给沈先生么?”墨修尧瞥了一眼下面那一大片血红色,道:“既然来了,就带一点回去吧。回头再让去江南采一些看看有什么不一样。”叶璃无所谓的点点头,这南疆圣地里这么多,别说他们采几株,就算拔一麻袋带走也不一定有人能发现。

    采了几株彼岸花收好,两人继续往更深处走去。但是奇怪的是似乎越往深处侍卫越少。

    往里走,那漫天的红色花朵似乎渐渐地少了,映入两人眼帘的是另一种花,如球状的华丽花朵,红色,粉红,白色,蓝色黄色,绚丽夺目,让人见之忘忧。叶璃却是眼神一紧,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花海。墨修尧低头轻声问道:“阿璃,怎么了?”叶璃抬起头来,取出方才采集的彼岸花看了看,指了指眼前的花海道:“修尧,咱们弄错了吧。应该那个才是幽罗冥花。”

    墨修尧一怔,“怎么说?”叶璃沉声道:“最好是我猜错了,如果南诏人种植这些花只是为了观赏还好。若是还有其他用处……”

    墨修尧问道:“这花可是有什么不对?”叶璃轻声道:“这话看上去极美,但若是用在了邪道上后果也是无人能够承受的。这种花可以制成最好的止痛药。”墨修尧不解道:“那不是很好么?”如今各国所用的止痛药无非是麻沸散。但是配方麻烦不说,药材也不是常见药材。战场上一般都只有高级将领才能使用,一般的士兵只能活生生的忍痛,忍不住就活活痛死。

    叶璃摇头道:“因为这个一不小心就会上瘾,基本上很难戒除。一旦长期使用,人就会变得萎缩无力,一旦断掉就会发疯一般的痛苦。可以说是控制傀儡的最佳药品,比什么毒药都管用。这种东西一旦蔓延开来,就算毁了一个国家也不足为奇。”

    墨修尧盯着跟前的花海若有所思,许久才抬头看着叶璃淡笑道:“虽然我不知道阿璃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不过我总是相信阿璃的。咱们去里面看看。”看着牵着自己的手往前走的白发男子,叶璃心中一跳。她在墨修尧面前一直不怎么设防。如果说一开始是为了试探,那么后来就是渐渐地习惯了。习惯了墨修尧仿佛毫无止境的包容,她表现出很多原本就不应该是她会知道是事情,但是墨修尧却从来没有问过她,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帮她圆话。或许…她有些明白墨修尧一直以来总是不安的是什么了。

    转过山谷,映入眼中的依然是仿佛无边无际的花海。走了许久,终于在山谷的尽头看到一座恢弘的宫殿。

    “有人。”墨修尧一把将叶璃搂入怀中闪入一边的石堆后面,果然不多时就传来了由远而近的交谈声。那声音却是墨修尧和叶璃都十分熟悉的,“本王要的东西,你们准备好了么?”

    冷漠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墨修尧和叶璃对视了一眼,看向那跟着几个穿着南疆服饰的女子漫步而来的男子——墨景黎。墨景黎身边站着的正是那娇艳动人的南疆栖霞公主。这几年墨景黎显然对她极好,明明比叶莹还要年长几岁,看上去却依然娇媚明艳。

    站在他们对面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夫人,手里杵着一根外形狰狞的蛇头手杖。看着墨景黎笑道:“黎王尽管放心,咱们圣地所有的医者一起研究了这么多年,终于研制出了黎王想要的神药。我保证效果绝对比黎王想要的更好。”

    墨景黎冷然道:“是么?那么本王拭目以待。希望长老不要让本王失望。”

    那长老自信满满的一笑道:“这个自然,既然是合作咱们自然要双方都满意才行。只要黎王遵守承诺就好。来人,带药人上来。”

    不多时,几个身形狼藉的人被人扯着走了过来。从墨修尧和叶璃的位置看上去并不十分清楚,但是却也看到一中一个人身形和模样应当是中原人。只见那人眼神浑浊涣散,面黄肌瘦仿佛浑身无力的样子。整个人神情呆滞,口角流诞更像是个天生的痴呆傻子。

    只听那长老笑道:“黎王看如何?为了保证药效,咱们还专程找了几个你们大楚人做药人。”墨景黎仔细观察了一番那些药人,似乎很是满意问道:“不错,这些人喂了多久药?”长老笑道:“一个月不到。”墨景黎更加满意了,“很好。你们说的事情本王同意了。”那长老更加满意,笑道:“黎王果然爽快。圣女一定会十分感激黎王殿下的。”

    墨景黎轻哼一声,淡淡道:“各取所需罢了。将要给本王吧,本王还要赶去南诏王城。”那长老也不含糊,取出两个瓷瓶递给墨景黎道:“这是三个月的药量,足够黎王施为了。吃药炼制起来极为不易。咱们谷中的医者这么久也只炼制了这些。”墨景黎收了起来,道:“多谢长老,本王告辞。”长老笑道:“我让人送黎王出谷。”

    等到墨景黎带着栖霞公主离开,长老身边跟随的女子才问道:“长老,黎王求这药是要给谁用啊?”

    长老冷笑一声道:“还能给谁用?这些中原人心肠一贯歹毒无比,就连自己的血亲也不肯放过。也不知道那大楚皇帝和黎王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他要如此折磨自己的兄长。你们这些丫头可不要和中原人牵扯太深,哪天被他们害了都没出哭去。”

    几个女子咯咯笑了起来,“咱们才不怕那些中原人呢。咱们用毒蛇咬死他们,要不然也学黎王给他们服一些忘忧散,看他们还要不要乖乖听话。”长老一边含笑训斥着几个女子,一边带着人往宫殿里走了进去。

    殿门外,声音渐渐地远去。墨修尧和叶璃站在石堆后面将目光转向那一片美丽的花海,“忘忧散?墨景黎拿来给墨景祈用的?”

    叶璃轻声叹息道:“墨景黎这一招却是够毒。若是墨景祈当真中计,这辈子可算是毁了。你看看刚才那些人,一个月前他们绝对都还是正常健康的人。”

    “阿璃有什么打算?”墨修尧低声问道。叶璃看了看眼前宏伟的宫殿,低声道:“咱们进去瞧瞧。”墨修尧点头,抱起叶璃脚下一点便一掠而起飞上了宫殿的房顶。落下时没有带起半点声响,就连殿外的守卫也不曾听到丝毫动静。两人悄然落地,叶璃皱眉有些不解的道:“南疆圣地应该是几位严密的地方,为什么咱们一路走来守卫如此稀松?”墨修尧想了想,道:“这地方,高手只怕现在都出去了。”

    叶璃心中一动,“你是说南诏王城?”

    墨修尧点头,“如果这所谓的南疆圣地的秘密就是这幽罗冥花的话,其实有没有高手守卫并没有那么重要。只怕真的有人闯入谷中也未必就会找到到底哪个是幽罗冥花。”幽罗冥花,传说中的南疆圣物。绝不会有人以为南疆圣物是可以长得满地都是的。而且就算被人拔走了几株,对南疆圣地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看来舒曼琳和谭继之在南诏王城所图非小,咱们还是早些回去,免得大哥他们担心。”倚在墨修尧怀里等着一堆巡逻的侍卫走过去之后,叶璃才低声道。

    将爱妻如此关心徐清尘,即使知道他们只是兄妹之情墨修尧也忍不住醋了一下,撇嘴道:“清尘公子智计无双,有什么好担心的?”

    叶璃伸手掐了他一把,无奈的道:“大哥哪儿招惹你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误导我大哥以为大哥喜欢男子的。”墨修尧轻哼一声,小声嘟哝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这样阿璃你也要怪我。阿璃你果然偏心……”

    当一个男人幼稚起来的时候是可以毫无底线的,这是这几年墨修尧给他的经验。叶璃翻了个白眼干脆懒得理会他,小心的往前面走去。

    “何方高人,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蓦地宫殿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叶璃心中叫了声遭,身子却没有半分移动,就连呼吸都悄然的放慢了许多。墨修尧悄无声息的靠到她身边,对着她摇了摇头。叶璃挑眉,看了看四周她们一路隐藏的很好,按理说人在殿里就算宫里再身后也不可能发现他们才对。

    大殿里安静了一会儿,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多了几分怒气,“阁下擅闯我南疆圣地,还不出来是要本座亲自来请么?”

    对面的房顶上,一个黑影飞身而下,朗声笑道:“在下西陵雷腾风,冒昧打扰前辈还请恕罪。”

    殿里的人冷哼一声,道:“原来是镇南王世子,我当是谁有那么大胆子敢擅闯我南疆圣地。”

    雷腾风笑道:“在下擅闯此处,实在是迫不得已,还请前辈恕罪。在下实在是有事相求,还请前辈赐见。”几年不见,雷腾风却是比五年前更加成熟稳重了许多,几句说一说也让殿中的人怒气小了不少,“镇南王世子居然会有求于本座,当真是稀罕的紧。进来吧,让本座听听看…”

    雷腾风笑道:“自然是互利互惠的事,晚辈绝不敢让前辈吃亏的。”

    叶璃靠在墨修尧怀中,悄悄地指了指对面的宫殿和院中的雷腾风。墨修尧点了点头,看到雷腾风进去之后放开叶璃,足下一点,入一只鸿雁翩然无声的落到了那座主殿的房顶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3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35.幽罗冥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35并对盛世嫡妃235.幽罗冥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