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打劫世子

    236。打劫世子

    墨修尧靠在大殿顶上,以他的功力根本不用解开殿顶的琉璃瓦就能听清楚里面的人的交谈,自然也不用担心下面的人会发现他了。叶璃自知轻功拿不出手,也就不去那边凑热闹了。只坐在原地等着墨修尧,不到一刻钟墨修尧又飞快的掠了回来,拉起叶璃出了宫殿,顺手采了几株幽罗冥花后带着叶璃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出了南疆圣地。

    两人除了山谷照着原路一路走回去,那两匹原本以为可能已经跑得不见踪影的马儿居然还在原地悠闲地啃着地上的青草。

    两人随处择了一块平坦舒服的地方坐下来,取出随身带着的干粮和酒水吃了一些。墨修尧拿出从山谷里带出来的两种花儿剑眉深锁。

    叶璃淡淡的瞥了一眼,半靠在他身上道:“之前是我们先入为主了,如果这两种花其中一种就是幽罗冥花的话,那必定是那一个。曼珠沙华虽然有解毒之效但是本身却也有能致人于死地的毒。加上又有黄泉之花的名头我们才以为那就是幽罗冥花。但是若论药效的话,还是这个…更像能拖人入幽冥的黄泉之花。”墨修尧点点头,放下手中的植物点头道:“阿璃可知道雷腾风是来做什么?”

    叶璃蹙眉一想,抬头道:“他也想要那个花制出来的药?”墨修尧点头道:“没错。他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消息,确实是想要跟南疆人买这种药。而且…还想要大批购买。不过这种药南疆人自己似乎也不太了解,制造起来十分困难,那长老只答应卖给他一小部分。”

    叶璃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如果是如同墨景黎那样想要用来控制或者害个把人,根本用不着买太多那东西,“雷腾风想要多少?”墨修尧显然也想到了,沉声道:“他说的是有多少要多少,不只是现在,以后每年都要。”叶璃想了想,看着墨修尧肃然道:“不能让那个山谷在存在了,若是真的让那东西扩散开来,后果不堪设想。”雷腾风买那么多那种东西,想要用在哪儿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了。

    墨修尧点点头,道:“那些幽罗冥花还要一些日子才能成熟,咱们今天没有准备时间也来不及了,回头让麒麟的人过来将这个山谷烧了便是。”叶璃点头道:“让人盯着南疆境内,未必真的只有那一处有那种东西。”墨修尧点头应了下来。

    休息了一会儿,墨修尧拉着叶璃起身笑道:“咱们也该回去了,路上顺便找点有趣的事情玩玩吧?”

    叶璃挑眉,不解他所谓的有趣的事情是什么。墨修尧阴测测的一笑道:“打劫。”

    前往南诏王城的官道上,几匹骏马一路飞驰而过。雷腾风一马当先,俊挺的容颜上多了几分踌躇满志的笑意。正不知想着什么,只听一声破空的箭声呼啸而来,雷腾风心中一惊一拍马背腾空而去躲过了这一箭。跟在身后的侍卫也是一惊,“有刺客!保护世子!”

    刺客却并没有现身,嗖嗖两声又是两支羽箭同时射出,两名侍卫立刻应声倒地。对方的箭法显然非常不错,见不到敌人他们只能被当成靶子一般的射死。几个侍卫一咬牙,两个人护着雷腾风,其他人飞身向羽箭飞来的方向扑了过去。冲进一边的树林里却发现林中空荡荡的半个人影也不见。

    不远处,叶璃靠在大树上靠着底下四处寻找的侍卫微微掀起唇角。这些人不会以为她会留在原地等他们吧?

    几个侍卫在林中搜索了片刻,却什么也没有找到。正想要退出树林,蓦地一道白影从跟前掠过,一个侍卫震惊的叫道:“你……”众人只觉得脖子一凉,怔怔的倒了下去。

    雷腾风在林外的道路上等了一会儿却依然不见树林里有什么动静,就知道进去的侍卫只怕是凶多吉少了。这一趟出来,为了不引人注意他只带了几个随身的侍卫,却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么棘手的刺客。

    心中虽然焦急,雷腾风面上却不慌乱,拱手道:“不知里面是哪位前辈高人,在下若有得罪来日定当筹重礼赔罪。还望前辈网开一面。”回答他的是迎面而来的两支箭,身边最后仅剩的两名侍卫应声倒地。雷腾风心中一沉,再也顾不得其他转身飞身向前奔去。却不知道墨修尧等待的就是这一刻,他刚一转身才跑了几步,背后一道磅礴的劲力铺天盖地而来,雷腾风只觉胸口一痛立刻人事不知。

    墨修尧负手而立,冷淡的看着昏倒在地上的雷腾风。叶璃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收起手中的弓箭看着雷腾风笑道:“话说这是镇南王世子第二次落到咱们手里了吧?”墨修尧轻哼一声,浑不在意。看到叶璃要上前搜雷腾风的身才身后将她拉住,自己上前俯身将雷腾风身上搜了一遍。

    片刻之后墨修尧手中便多了两个白色的瓷瓶,看起来跟墨景黎拿到的模样差不多。叶璃接过墨修尧递过来的瓷瓶打开,从里面倒出了几颗药丸,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虽然是药丸的模样比较奇怪,但是这种药的成分却是骗不了叶璃的。确实是用那南疆圣地里满山谷的幽罗冥花制成,或者应该称之为罂粟。这一小瓶至少有二十多粒,让叶璃惊讶的是这药丸炼制的纯度竟然也相当可观。第一次用的话只怕根本就受不了。

    侧首询问墨修尧,墨修尧淡淡道:“那长老说刚开始只许用水化开四分之一即可。”叶璃沉声道:“果然如此。”

    “他怎么办?”墨修尧拿下巴指了指昏睡中的雷腾风问道。

    叶璃想了想笑道:“之前拿雷腾风换过一次好处了,再用这一招镇南王就要恼羞成怒了。就让他在这儿躺着吧,这官道上不时有人来往,咱们带着一个人也不方便。”这个提议正和墨修尧的意思,他也不想带着一个碍事的人跟自己和阿璃一起走。两人毫不客气的将雷腾风身上值钱的财物搜刮殆尽,只留下一身衣服便招来了马儿扬长而去。

    两人一路上又绕了个弯儿拖延了几天,直到安溪公主婚礼的前两天才回到南诏王城。此时各国来参加婚礼的使者都已经基本上来齐了。

    两人一进驿馆的院子便遇到了迎面而来的雷腾风,许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情,雷腾风的脸色和神情都不太好。见到叶璃和墨修尧携手进来先是怔了一下才上前打招呼,“定王,定王妃,你们这是……”叶璃也不回避,大方的笑道:“原来是世子,咱们比世子早来了一些日子,就和王爷出去各处走走,领略一番南诏风情也不算白来这一趟。倒是世子…我看世子脸色不是太好,可是刚刚赶到南诏一路颠簸了?”

    叶璃这话说得极为真诚,即使是雷腾风一时也看不出叶璃这话到底是真的问候他还是在幸灾乐祸。毕竟虽然他路上遇到劫匪的事情在南诏王城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了,但是定王妃也说了她和定王刚从外面回来。

    看了一眼站在叶璃身后的墨修尧,雷腾风突然心中一动。淡淡一笑道:“多谢王妃关心,不知定王和王妃是去哪儿游玩了,等到安溪公主大婚之后在下也好偷个闲出去走走。”

    叶璃含笑道:“王爷说南诏有蛇谷,里面有成千上万条毒蛇还有火红色十分美丽的花儿。我一时好奇便跟着王爷去看个究竟了,让世子见笑了。”

    雷腾风微微皱眉,蛇谷和他遇刺的官道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根本不在一条道上。其实雷腾风并没有太过怀疑到叶璃和墨修尧身上。毕竟他前去南疆圣地的消息是十分隐秘的,甚至可以说是临时起意。墨修尧和叶璃不可能事先知道了在路上等他,只是最后袭向自己的劲力实在太过霸道,这世上也没有几个人能有。正好此时看到墨修尧才忍不住想要试探一二。

    雷腾风笑道:“如此说来确实是世间难得的美景,回头小王也必要前往赏玩一番。王爷和王妃刚回来想必也累了,在下就不打扰了,失陪。”

    叶璃点头笑道:“世子慢走。”

    两人回到安溪公主为他们安排的院落里,徐清尘早已等候在院中了。清尘公子一袭白衣翩然,坐在树下的石桌边悠然的煮着茶,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两人一眼边让叶璃没来由的心虚起来了。叶璃心虚墨修尧却是不知道心虚为何物。拉着叶璃毫不犹豫的走到桌边坐了下来,徐清尘为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淡笑道:“王爷王妃此番游玩的可还痛快?”

    “尚可,时间太短了。”墨修尧淡淡道。

    徐清尘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淡淡的瞥了叶璃一眼。叶璃心虚的悄悄伸手拉了拉墨修尧,他们突然跑了,王城里所有应酬的事情都交给了大哥,大哥火气大是很正常的事情。墨修尧轻哼一声,看着徐清尘漫不经心的将在南疆圣地看到的事情跟徐清尘说了一遍。

    徐清尘听完之后俊雅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不属于清尘公子的神情。徐清尘极为难得的脸色阴沉,咬牙道:“王爷是在告诉我,您发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之后想到的不是回来处理而是带着王妃绕了个圈子再继续出游?”墨修尧神色无辜的看着他,“有什么不对?”末了还委屈的望了叶璃一眼,看吧,你大哥就会无理取闹。

    叶璃望天翻了个白眼,徐清尘怒气未平,“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南疆圣地里到底有多少高手多少危险谁都不知道。你就敢带着璃儿直接闯进去?你自己要找死不要拉着璃儿一起!”墨修尧道:“里面根本没人啊,我和阿璃进去装了一圈又出来了也没人发现。”徐清尘冷笑,“那是你运气好,你们刚走第一天舒曼琳就暗中从外面掉了上百个一流高手到王城里来。”墨修尧点头赞同。“嗯,本王运气素来都很好。”

    看到徐清尘又要变了脸色,叶璃连忙为他倒了杯茶,“大哥,消消气…王爷!”警告的扫了墨修尧一眼,墨修尧不满的撇嘴。阿璃最偏心了。

    看着神色各异互不顺眼的两个男人,叶璃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指望墨修尧了,自己开口将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听了叶璃说起的幽罗冥花的事情,徐清尘也顾不得跟墨修尧置气了,俊眉微锁,沉声道:“墨景黎想要把那东西给皇帝用?”

    叶璃点头道:“想必是这样的。这几年墨景祈两兄弟看似和睦,实则明争暗斗不断。墨景黎坐拥大楚南方最富庶的半壁江山,怎么会甘心这个一人之下的位置。想必是等不及了。”

    徐清尘冷笑一声道:“愚蠢!南疆人分明是没安好心。墨景黎以为他用这种法子弄死了墨景祈,他不会有把柄落在舒曼琳手里?”大楚和南疆不同,最讲究的便是礼义廉耻忠孝节义,墨景黎谋害兄长君王的事情一旦传了出去他自己也修想将王位坐稳,还不如直接起兵谋反了。到时候被南诏人捏住了把柄,墨景黎也不过就是一个傀儡罢了。

    “舒曼琳倒是好计策,大哥可有谭继之的消息?”叶璃淡笑道。

    徐清尘点头道:“我对舒曼琳也有几分了解,她没有那个脑子。想必就是谭继之在幕后为她出主意。除掉了安溪公主得到南诏,然后在幕后控制墨景黎控制大楚,果然是好想法。只是他未免想的太顺了一些。”

    叶璃看看墨修尧,问道:“修尧你有什么看法?”墨修尧靠着背后的大树,懒洋洋的笑道:“我能有什么想法?人家兄弟争夺皇位跟咱们这些外人有什么关系?”这么说,就是不管了。

    徐清尘轻叹了一口气,墨修尧与大楚皇室仇深似海,墨修尧没有一开始就直接出兵就已经让许多人暗暗感到意外了。他自然也不可能去救墨景祈的。墨景祈从登记开始就防着定王府防着墨修文墨修尧,只怕却怎么也没想到最想要他命的恰恰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吧。

    想了想,徐清尘点头道:“也罢,这件事咱们不管是对的。”西北竟然已经同大楚决裂了,那么彻底不参与大楚的事情才是最好的。虽然现在各自相安无事,但是谁都清楚终有一日大楚和西北只怕必有一战,这期间若是西北再插手大楚的内政,对定王和墨家军的名声都不好。

    “舒曼琳这次只怕是所图不小。”想起舒曼琳从南疆圣地调来的那上百名高手,徐清尘皱眉道。能住进南疆圣地的绝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更重要的是南诏人擅使毒蛊,这让他们的危险性又更上了一个台阶。也正是因此,中原人素来不喜与南疆各族人接触。他们这次也没带多少侍卫过来,若真是出了什么事只怕是麻烦的很。

    墨修尧笑道:“只怕安溪公主也不是省油的灯吧?有了清尘公子暗中指点想必更是如虎添翼。”安溪公主能够在南诏王的偏袒之下与舒曼琳斗了这么多年依然立于不败之地,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揉捏的人。徐清尘淡淡一笑,点头道:“安溪公主跟我说过普阿和她外祖父的部落都派了不少高手过来。而且这些年她自己手下也有不少忠心的死士。只是这个婚礼……”好好地一个婚礼只怕难免要染上一些血腥了。

    墨修尧道:“南诏人不信这个,想必是不会介意的。”

    徐清尘无奈,这是介意不介意的问题么?任是谁婚礼上弄得腥风血雨的也不会高兴吧。叶璃手肘撑着桌子,若有所思的道:“会不会安溪公主举办这个婚礼本身就是为了对付舒曼琳的呢?”

    徐清尘一怔,“怎么说?”

    叶璃摇摇头道:“不知道,只是觉得安溪公主这场婚礼来的太突然了。而且…居然还暗中请来了高手助阵。若不是安溪公主未卜先知,那就是她特意射了套要舒曼琳往里转了。不过,这也说不通,毕竟南诏王还在安溪公主就算赢了也不可能杀了舒曼琳的。”

    墨修尧笑道:“只怕是安溪公主被舒曼琳和南诏王逼得紧了不得不兵行险招。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南诏王对普阿的态度可以说得上是无视了。也就是说这场婚事南诏王其实并不是很同意的。南诏王心里…只怕是想要废了安溪公主的。”

    “南诏王没有其他子女,废了安溪公主……”

    墨修尧笑道:“自然是立舒曼琳了。南疆圣女在南诏地位独特,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南疆圣女暂时接掌王位的例子,虽然只是极短的时间。而且这几年舒曼琳被尊为南诏的救星,受到的约束远远小于历代的圣女几乎可以说没有的。这几年她在朝堂上的影响力也渐渐地可以与安溪公主分庭抗礼。这种情况下…说服南诏王另立王太女未必不能。”

    叶璃无奈的叹了口气,皇家这些争权斗利的事情光是听着都觉得累了。也难为安溪公主一个女儿家在这种四面楚歌的境地还能如此坚持了。

    “王爷的意思?”

    墨修尧淡然笑道:“王太女自然不能废,南疆圣女也不能死。”

    徐清尘默然,墨修尧是要留着他们继续争斗,以免南诏再空闲下来了挑起别的事情来。毕竟,南诏人对中原却是离开虎视眈眈。即使大楚现在和墨家军没有关系了,却也不能任由南诏觊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3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36.打劫世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36并对盛世嫡妃236.打劫世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