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王城之夜

    240。王城之夜

    见到叶璃走出来,凤之遥也不再躲闪从屋檐下走了出来。这些年叶璃多少也看出来了凤之遥心里的人到底是谁了,看着凤之遥平素潇洒不羁的模样,也只能在心中叹一声天意弄人。在叶璃看来,虽然凤之遥比华皇后小了几岁,但是比起墨镜起来凤之遥绝对更像一个好丈夫。只可惜两人却是无缘也无份。凤之遥听说了华皇后的遭遇,此时心中自然是无法平静的。

    “王妃,咱们是不是去王爷那边看看?”凤之遥走上前来平静的问道。

    叶璃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虽然她并不担心墨修尧会受伤什么的,但是舒曼琳从南疆圣地调了数百高手,在加上她手握数千王城守卫,没看到结果总还是让人有些忧心的。

    此时的墨修尧和徐清尘确实悠闲地坐在南诏城里最高的一座酒楼上悠闲的品酒。这酒楼高三层,坐在楼顶上居高临下几乎可以俯视除了王宫以外整个王城的任何地方。

    此时坐在三楼上的也不知是墨修尧和徐清尘,还有同样在王宫前广场上消失的墨景黎和雷腾风以及柳丞相和柳贵妃。所有人都一边悠然的品酒一边关注着城里各处的争斗。广场上的喧闹声太过惊人,沉浸在歌舞美酒中的人们竟没有发现王城里此时已经是一片腥风血雨。

    主人家打架打得热火朝天,客人却坐在一边喝酒围观。听起来仿佛很不够意思,但却是此时最能解决问题的法子了。几方人马都与这场争斗中的主角们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自然都不希望对方搀和进去。所以只得大家一起喝酒看戏,顺便也是牵制对方。墨修尧慵懒的靠在窗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就连看也懒得往外面看一眼,仿佛南诏王权最终谁属跟他没有丝毫关系一般。

    林寒走进来走到墨修尧身边低语了几句,原本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的墨修尧眼神一闪立刻来了精神,“王妃没事了?”林寒点头道:“是,王妃已经好了许多。说是王爷一直没回去,一会儿就过来看看。”

    墨修尧扫了一眼楼下,有些遗憾的道:“本王倒是想快点回去,只可惜这里看样子快不了。去请王妃也过来坐坐吧。”众人这才了然,原来定王一直无精打采的是因为定王妃不在。这样的想法一出,在座的众人神色各异,有愤恨有沉思也有妒忌的。

    不到一刻钟,叶璃就出现在了楼梯口,看着整个三楼并没有其他顾客,只有几国的使者各据一桌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墨修尧一见到叶璃立刻起身走上前去,“阿璃,你可还好?”叶璃点头道:“一切都好,大哥也在这里?”徐清尘点点头,指了指窗外道:“璃儿过来一起瞧瞧。”其实这座酒楼就算再高现在毕竟也是晚上,真要看也看不出什么来。众人都等在这里不动也不过是在等着一个最后的结果和防止对方插手罢了。

    叶璃随意的往外面看了一眼便失去了兴趣,“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徐清尘淡笑道:“南疆圣女突然发难派人攻击来参加婚礼的几个部落首领,安溪公主自然要找她讨个说法,然后就打起来了。”事情自然不是徐清尘说的这么简单,舒曼琳让人攻击的几个部落首领都是支持安溪公主的人,其中就有安溪公主的婆家和外祖家。并且还在安溪公主接到消息亲自前去援助的时候中途截杀新婚夫妇。安溪公主素来深得民心,手下自然也有大批的忠心之士,于是两边人马好不相让的动起手来。

    “定王妃,你认为安溪公主和南疆圣女谁胜谁负?”对面的墨景黎突然开口问道。

    所有人立刻将目光射向了叶璃,叶璃平静的看了墨景黎一眼,却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眼中隐隐有些挑衅之色。叶璃只觉得好笑,平淡的道:“谁胜谁负岂是本妃说了算的?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好…得民心者的天下。孰是孰非,也是南诏王室和南诏百姓的事情,与咱们这些外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

    安溪公主这些年来一直治国有方多有嘉惠百姓,想必也不是舒曼琳那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所谓南疆救世主的名头可以轻易动摇的。只要今晚安溪公主能够稍胜一筹,以后在南诏安溪公主的地位再难被人轻易动摇。叶璃看了一眼墨修尧和徐清尘,徐清尘淡淡一笑脸上没有丝毫担忧之色,叶璃心中不由得也沉静了下来。

    得民心者的天下…在座的众人都在心中细细的回味着这句话若有所思。

    “璃儿这话说得精辟。”徐清尘含笑赞道。叶璃有些汗颜,她所说的不过是前世人人皆知的一句俗语罢了。墨修尧得意的笑道:“阿璃说的话自然都是有道理的。”

    徐清尘不屑于眼前这一脸得意的幼稚男人争执,何况他说的是璃儿的好话,只当没看到他得意洋洋的脸。在座的谁都不是不知世事的无知少年,对叶璃这句话的体会也是各异的。

    偏偏却有一人对此不满,冷冷道:“照叶小姐这话的意思,谁得了民心谁就该得天下,那岂不是说大楚皇室早就该让位给定国王府了?”比起民心,大楚皇室虽然是大楚正统,却是拍马也赶不上定国王府。

    当场所有人神色都有些诡异的看向柳贵妃,眼中竟是嘲讽和轻视。明明是一句没有异义的精辟之语,偏偏能被这女人曲解成这个样子,该说这柳贵妃果然跟墨景祈是夫妻么?

    其实柳贵妃这话一出口就知道不对了,她原本并没有想要说什么。只是看到叶璃随意的一句话就得到清尘公子的极力称赞,还有在座众人惊讶艳羡的眼神,在看到墨修尧挽着叶璃一脸得意仿佛比自己被人称赞了还高兴的模样,心中就忍不住一阵阵抽痛,刻薄的话语连脑子都没有过就吐了出来。

    叶璃神色自若的看着柳贵妃,淡淡道:“柳贵妃说这话,是自承当今皇室非民心所向么?既然贵妃自己知道,就该恪守内帷,劝谏君王勤修内德,而不是在这里随意揣测,胡言乱语。我西北璃城与你大楚已经毫无瓜葛,就算柳贵妃自觉楚皇无能不配为君,要禅让帝位也与我们王爷没有关系。”

    说罢,目光平淡的从对面的墨景黎脸上扫过。果然看到墨景黎神色微变。墨景黎一向冷肃的脸上难得的绽出几份笑意,看上去却有些让人觉得不适,“原来柳贵妃在心中是觉得皇兄不配为帝的?本王现在才知道,如此贵妃,真是大开眼界。”

    “你胡说什么?”柳贵妃怒视着墨景黎,墨景黎这几年连墨景祈的面子都是看心情给,怎么会惧怕柳贵妃。冷笑道:“难道刚才的话不是柳贵妃说的么?”

    “娘娘!”柳丞相也有些不悦的看着女儿,虽然有些心思自己知道就可以,柳贵妃的言行太过了,现在绝不是他们能够得罪定王的时候。而显然,得不得罪定王的底线就在定王妃身上,得罪了定王妃只怕比得罪了定王被人还眼中。偏偏这个女儿看不清形势胡言乱语的挑战定王妃的底线,“娘娘只是一时失言,还请黎王慎言。”

    墨景黎不屑的轻哼一声。一时失言?柳贵妃那个女人他也不是第一次认识,一向目中无人的仿佛世人都只配当她脚下的尘埃。说她看不起他那个皇帝哥哥认为他不配当皇帝,墨景黎还真没什么好怀疑的。

    那边墨景黎和柳贵妃父女争口角,这边墨修尧却殷勤的为叶璃倒茶,拉着叶璃毫不顾忌的说着甜言蜜语,几乎闪瞎了在场所有没人爱没爱人的人们的狗眼。

    雷腾风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笑道:“定王和定王妃感情真是好,实在是让小王羡慕的紧。”就算你们感情好也不用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吧?

    墨修尧赞同的点头道:“俗话说娶妻当娶贤,身为男人取一个好妻子实在是太重要不过的事情。运气好的,比如说本王娶到了阿璃。运气不好的……。”

    剩下的话墨修尧倒是没往下说,但是在场的人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那个运气不好的人在个人心中自有人选。不约而同的看向叶璃,也不得不在心中承认墨修尧的确是运气好。

    定王妃定王妃不只是容貌清丽气度天成,更是能文治国武能安邦。如今西北最令人忌惮的麒麟便是定王妃一手调教出来的,徐家四子五子在北方带领百姓开垦荒地种植农田,将原本荒芜的北方治理的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据说也是定王妃的提议。就算没有这些,单单只说定王妃有徐鸿羽徐鸿彦两个舅舅,和那五哥表哥,若是让人知道徐家将叶璃看得如此重,只怕全天下的男人都要争着抢着想要娶得佳人归了。

    而自从墨修尧和叶璃成婚之后,原本还隐居定王府双腿残疾容貌半毁百病缠身的墨修尧,不过区区几年时间已经割据西北,身体健康就连儿子都有了,这是何等的运气。这其中墨修尧一共也不过付出了一头白发的代价罢了。更重要的是,自从头发白了之后,墨修尧仿佛更加风骚耀眼了!

    饶是叶璃也被墨修尧的厚脸皮说的有些脸红,脸上平静如水私底下却伸出玉指毫不留情的在某人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墨修尧立刻垮下来脸来,“娘子……”

    见两人越闹越不像话,徐清尘轻咳了一声提醒两人现在还有外人在注意形象。

    叶璃也懒得再理会耍宝的墨修尧,看向依然兵戈不断的某处问道:“舒曼琳调动了南诏护城守卫?”徐清尘淡淡点头,笑道:“璃儿不必担心,安溪公主也不是任人欺负的柔弱女子,这次来参加婚礼的几个部落,普阿家还有安溪公主的外祖父家都带了不少人来。”

    “那里…墨修尧,你不讲信用!”坐在窗口的墨景黎盯着某处许久,突然回头冲着墨修尧厉声道。墨修尧懒洋洋的将自己的头靠在叶璃肩上,瞥了墨景黎一眼满脸不解的道:“什么意思?”

    墨景黎冷笑一声道:“你敢说那些人不是你西北的人?不是麒麟?”听了他的话,其他人也立刻站起身来走到窗口仔细望去。果然看到一队人在乱军之中势如破竹,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们向前推进的惊人速度。即使敌人是高于他们数倍的人,也丝毫也无法阻碍他们的脚步。所有人齐齐的看向墨修尧,除了西北除了麒麟没有人有那样的战力。

    “哎哟,被发现了呢。阿璃,该怎么办?”墨修尧也不推脱,眨眨眼睛无辜的看向叶璃。

    叶璃忍不住莞尔一笑,现在是在黑夜中,即使舒曼琳手中有数千之众。如果麒麟想要不被发现是绝对不会露出踪迹的。这分明是墨修尧故意为之,这是…要给安溪公主撑腰的意思了?

    墨景黎怒道:“墨修尧,大家说好了谁都不能插手南疆的事,你这么做分明就是毁约!”

    墨修尧轻蔑的撇嘴,本王就是毁约了你又想怎么样?咬我?清楚的读出了墨修尧脸上表情的含义,墨景黎脸上的肌肉不由得抽搐。雷腾风倒是还有些理智,原本他就没打算插手南疆的事情。南诏和西陵有大片土地接壤,多少年来摩擦不断,原本就做不了朋友。镇南王早就有了些打算,如果短期之内还不能打开大楚的话,那就要先从南诏入手了。所以,南诏在谁手里对他来说都没什么意义。

    “定王,既然咱们有约在先,您贸然出手总该给咱们一个合理的解释?”雷腾风有礼的道。

    墨修尧笑道:“解释?也没什么,当然是因为本王答应你们在后答应安溪公主在先。而且,本王也没有打算插手南疆事务,只是安溪公主说怀疑有人趁着婚礼来捣乱,问本王要了几个侍卫保护新婚夫妇和来参加婚礼的宾客的安危罢了。安溪公主与清尘公子是至交好友,与本王的爱妃也颇有交情,这点小事本王总不能不允吧?另外本王也不是白给人的,安溪公主问本王借的护卫每个五千两白银,若是受伤或战死了,每人还须另赔五百两医药费或者一万两抚恤金。如此公道又划算的买卖,就算没有交情本王也可以做的。”

    众人闻言默默在心中吐血。

    叶璃却是若有所思,没想到墨修尧已经自行领悟了雇佣军的精髓。话说回来,如果麒麟成为雇佣军的话…不仅仅可以赚到不菲的钱财,更重要的是可以真假增加大量的实战机会。毕竟这几年西北实在是太过平静了,再多的训练也赶不上一次实战带来的效果。当然这也只是叶璃自己胡思乱想,她是怎么也不可能将精心训练出来的麒麟变成雇佣军的。

    “阿璃在想什么?”墨修尧看到叶璃低头沉思就知道她必定是心中又有了什么打算,低声问道。叶璃摇了摇头道:“回头再说。”

    墨修尧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扫了一眼有意无意总是往自己这边瞄的众人光明正大的起身搂着叶璃也站在窗边观起战来。叶璃经过特别训练,墨修尧功力深厚,这两人的夜视能力自然要比在场的人强上许多。看着远处麒麟们的表现叶璃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五年多到底没有白练,整个麒麟的队员都基本上以及趋于成熟老练。完全可以单独执行各种类的任务了。

    墨修尧指向远处道:“舒曼琳的人开始攻击公主府了。”

    叶璃皱眉道:“这个时候,安溪公主应该不在公主府吧?”

    墨修尧笑道:“当然不在。这个时候留在公主府等死么?”安溪公主只怕也没料到她的父王居然会将调动王城守卫的令牌给舒曼琳。面对七八千的将士,还有数百高手,即使是有墨修尧支援的麒麟参战也只能避其锋芒根本不可能硬碰硬。毕竟墨修尧并没有带多少人来南疆,也绝不可能为了安溪公主而动用定王府在南疆的全部力量。

    “阿璃要不要猜猜安溪公主现在去了哪儿?”墨修尧心情愉悦的问道。

    所有人,除了徐清尘都竖起耳朵听着这边的闲聊。叶璃皱眉,盯着楼外的情景看了许久才慢慢道:“擒贼先擒王。”安溪公主此时不在公主府,自然也不可能在城中跟人混战。那么就只有去找舒曼琳了,只有拿到舒曼琳手里的令牌才能制止王城里这一场厮杀。南诏王城的侍卫和其他部落只听族长的不同,认令不认人,此时没有令牌就是南诏王来了也未必管用。

    “舒曼琳在哪儿?”

    墨修尧笑眯眯看着叶璃道:“自然是在南诏王宫,那个女人想当南诏王都想疯了,此时不在王宫还能在哪儿?”

    叶璃微微皱眉,南诏王也还在王宫里,虽然有人留下善后不仔细早未必能那么快找到南诏王,但是如果让舒曼琳先一步找到南诏王对安溪公主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墨修尧笑道:“阿璃放心便是了。南诏王若是识相一些才好呢,若是还想要靠着舒曼琳,只怕…他自己要到倒大霉了。别忘了舒曼琳身边……”

    叶璃了然,舒曼琳身边还有个谭继之,他可不是省油的灯。若是舒曼琳赢了,谭继之绝不可能让南诏王活着的。若是南诏王死了,舒曼琳的位置也是坐不稳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4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40.王城之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40并对盛世嫡妃240.王城之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