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公主登基的前奏

    241。公主登基的前奏

    直到将近四更天的时候,叶璃已经靠在墨修尧怀中睡着了安溪公主才派人来请各位贵宾入宫一叙。虽然这个时辰还不各自回驿馆歇息而是要入宫议事让人感觉有些郁闷,但是在场的人谁也不会说一个不去。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一场争斗已经尘埃落地,最后的赢家只怕就是安溪公主了。在座的众人自然都想要第一时间的入宫好为自己赢得更多的好处。

    原本墨修尧是想让叶璃回去休息,但是叶璃想起还被人藏在王宫某处的南诏王决定还是再进宫去一趟。

    依然是当初南诏王接见他们的大殿上,只是此时殿上的人却已经换了。安溪公主依然穿着那身新婚的白色蓝花礼服,只是礼服上染上了不少暗红的血迹,在灯火下看上去更多了几分阴冷杀伐之气。此时,安溪公主便站在大殿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跌坐在殿中一身狼狈的舒曼琳。

    “这么晚,还请诸位入宫,实在是失礼了。”安溪公主对叶璃点了下头,才对进殿来的众人致歉道。雷腾风笑道:“公主不必客气,今晚事出突然,看到公主夫妇平安无事,小王也放心了。”普阿站在安溪公主身后,年轻的脸上还沾着一些没来得及抹去的血迹,显然今晚无论是他还是安溪公主都经历过一番苦战的。安溪公主笑道:“多谢镇南王世子挂心。”柳丞相皱眉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不见南诏王出面?”

    安溪公主也皱起了秀眉,道:“实不相瞒,本宫回宫之后也没见到父王。此时正四处派人寻找。舒曼琳,王城守卫和宫中侍卫令牌都在你手中,父王在何处?”

    舒曼琳脸色难看,冷然道:“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哪里?”

    安溪公主冷笑道:“令牌在你手里你怎么会不知道父王去了哪儿?那你又是如何得到令牌的?”

    舒曼琳一怔,很快就明白的安溪公主的意思。她是想要将南诏王的失踪栽倒自己的头上!对于这件事,舒曼琳当真是冤枉得很。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倾尽了南疆圣地的高手和整个王城的守卫,居然还会斗不过安溪公主。原本还有希望直接杀了安溪公主,只要安溪公主一死她手下自然是群龙无首不堪一击。谁知道她身边竟然出现了一群战斗力极为恐怖的护卫,别说杀她了,她自己反而被安溪公主带着人闯进圣女殿抓了个正着。

    “你什么意思?令牌自然是王上给我的!”舒曼琳厉声道。

    安溪公主并不着急,淡然一笑道:“父王会将宫中侍卫令牌和王城守卫令牌都交给你?你在说笑么?”

    舒曼琳有些不安,若是平时南诏王确实不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但是这一次却是她用了一些特殊的法子才蛊惑的南诏王给了令牌。但是她再怎么说令牌是南诏王亲自给她的只怕也没有人会相信。在座的都是手握重权的一方豪霸,自然明白权利和兵权的重要性。身为南诏王,怎么会轻易将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一个圣女。就算有人信,现在她输了,如果南诏王不能及时出现救她,真的也会变成假的。但是…南诏王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舒曼琳当然不会知道南诏王在她带着大部分的守卫去围攻安溪公主的时候,有一个人潜入宫中来救人临走时却将南诏王给弄晕了藏了起来。如果她知道的话,当时一定不会带着那么多人,以至于整个王宫里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南诏王的行踪。

    安溪公主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却依然不肯服输的舒曼琳,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真的烦透了这个女人了,舒曼琳的真实身份这些年她心里也些明白了,所以最初的时候舒曼琳时不时的针对她她也是一再的忍让。却没想到她越来越过分,最让她难过的是她的父王居然会将王城守卫的令牌交给舒曼琳,难道父王没有想过,拥有了整个王城守卫的调动权,舒曼琳很有可能至她于死地?或者…父王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舒曼琳,你擅自调动王宫和王城守卫,攻击公主府妄图杀害南诏王太女。还有父王失踪你也难辞其咎,你可知罪?”安溪公主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

    舒曼琳无言语对,冷笑道:“现在是你赢了自然是你高兴怎么说怎么说?安溪,你别装模作样了,分明是你挟持了王上诬陷于我!”

    安溪公主并不动怒,漠然一笑道:“本宫今晚的行踪你不是一清二楚么?有你数钱兵马围追堵截,本宫可是连靠近王宫的机会都没有。还有…抽掉走王宫近一半的守卫的人难道不是你么?王宫守卫担负着保护王宫和南诏国主的重要责任,便是战时也不可随意抽掉,舒曼琳,你还不知罪?”

    “我…”舒曼琳知道自己说不过安溪公主,只因为她实在是太过得意忘形大意轻敌了。原本她以为安溪公主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几千守卫和数百高手的围剿下逃脱,所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完全没有想过迂回遮掩,如今一朝失利却是再也没有了翻身的余地。

    “黎王……”无奈,舒曼琳只能寄希望与在场的众人。其中与她关系最好的自然是墨景黎。墨景黎却并没有舒曼琳所想象的那么怜香惜玉,淡淡的看了舒曼琳一眼,冷眼道:“南诏国事,本王无权干涩。”舒曼琳一愣,显然没想到墨景黎竟然如此无情,“黎王…你…好一个翻脸无情!你不要忘了,若不是我……”

    “来人,带下去!”安溪公主开口道。

    两个公主府的侍卫立即上前,捂住舒曼琳的嘴将人拖了下去。南诏如今正值混乱,并不是得罪黎王的时候。至于舒曼琳和黎王之间有什么交易,她事后自然能想办法知道。处理完舒曼琳的事,安溪公主再次向众人致歉之后才派人送众人出宫歇息。

    “定王,定王妃,还请稍等片刻。”安溪公主叫住了走在最后的叶璃和墨修尧。叶璃回头看着她挑了挑眉,安溪公主含笑道:“父王现在身在何处?还请王妃告知。”叶璃笑道:“就在寝殿里,公主派人仔细找找就是了。对了,我从南诏王宫里带了个人出去,还请公主见谅。”安溪公主一挥手笑道:“小事一桩,王妃不必介意。”叶璃笑道:“如此多谢公主,告辞。”

    叶璃和墨修尧携手出去,徐清尘却是走在最后。玩外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安溪公主。

    安溪公主问道:“清尘可是还有什么话说?”徐清尘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安溪公主身后的普阿,安溪公主抿唇一笑道:“普阿是自己人,清尘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经过了这一夜,安溪公主和自己的新婚夫婿之间显然更多了几分信任和亲近。徐清尘也不客气,问道:“找到南诏王,公主有何打算?”

    “打算?”安溪公主不解。

    徐清尘仔细说道:“过了今晚的事,无论如何南诏王都会对公主心存芥蒂,公主难道没有为以后的事情考虑过?南诏王出来之后还会不会插手救舒曼琳,甚至扶植出第二个第三个舒曼琳?”

    安溪公主神色有些黯淡,垂眸道:“他是我的父王。”徐清尘平静的道:“我并没有让你对南诏王做什么。”安溪公主有些羞愧,看着徐清尘苦笑了一声,大方的承认道:“是我自己想对父王做些什么。清尘…这些年我真的受够了…你能帮帮我么?”

    看着无力的靠坐在台阶上,一身疲惫的安溪公主,徐清尘轻叹了一声。淡淡道:“南诏王受了惊吓重病缠身,无力在主持朝政。安溪公主既然已经大婚了,也可以登基为王了吧?”

    安溪公主一愣,她虽然想过削弱父王的权利,但是确实没有想过在父王还未驾崩之前自己成为南诏王。

    徐清尘平静的看着她,道:“你我相交这么多年,也曾时常讨论治国之道……”安溪公主点头道:“不错,与清尘相交这些年我受益匪浅。”

    徐清尘道:“我教过你治世御人之道,却从未教过你为君之道。安溪,这是我最后一次教你。你可知这些年你为何总是被舒曼琳处处压制?只因为你缺少一个狠字。帝王本就是孤独之道,权术,谋略,决断缺一不可。你最缺的就是狠心,自古帝王无情,皇家无骨肉。每一次你的手下留情换来的只会是敌人的东山再起。你对自己够狠,所以什么苦都能吃,但是你对身边的人却太过仁慈。安溪,什么时候你能够真正处理好与身边的人之间的关系,你才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王者。”说完,徐清尘不再停留,往门外走去。

    安溪公主突然问道:“那定王又如何?天下皆知定王对王妃宠爱非常,对徐氏也是倍加信任,清尘觉得定王是个合格的王者么?”

    徐清尘回头看他,淡然笑道:“天下没有比定王更合适的王者了。王者,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要学会取舍。定王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所以我从来不担心他。安溪…南诏王,保重。”

    望着徐清尘毫不留恋的转身而去,安溪公主面对着空荡荡的大殿只觉得一股股寒意笼上心头。不由得抱着膝头低下头默默地留下了眼泪,晶莹的泪珠落在膝盖上很快就将白色的衣料染湿了一片。普阿走到安溪公主身边蹲下,看着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无声的哭泣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心疼。有些笨拙的抬起手在安溪公主肩头上拍了拍,轻声道:“溪儿,我陪你。”

    安溪公主抬起头来,怔怔的望着他硬挺的脸,终于忍不住靠近他怀里,呜咽的哭泣声在大殿里回响着。

    徐清尘走出王宫,天色已经微亮了。王宫前的广场上还有三三两两喝醉了的百姓徘徊着没有回家。一阵清风吹来,徐清尘望着西沉的月亮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清尘公子这么怎么了?一脸忧伤?”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清尘不悦的皱眉,什么叫一脸忧伤?回过神,看到叶璃和墨修尧站在身后看着自己。不同的是叶璃是一脸担忧而墨修尧却是一脸的调侃和幸灾乐祸。徐清尘淡淡道:“我以为你们早就回驿馆歇息了,这一天一夜还不累么?”

    叶璃轻声道:“看到大哥落在后面,我们有些担心罢了。虽说已经没事了,不过昨晚大乱还是一起回去安心一些。”

    看到叶璃担忧的眼神,徐清尘心中一暖。他刚刚对安溪公主说的话,并不仅仅是指点她为王之道或者该怎么处理以后的事情。更是告诉她从此以后他们从前的交情已经成为过往云烟。

    即使同样掌握着南诏,南诏王和王太女的身份是截然不同的。安溪公主登基为王之后,整个南诏就真正的成为了她永远也摆脱不掉的责任,而他们之间也再也不可能存在着如曾经那般单纯的友谊。徐清尘的朋友并不多,与安溪公主却更像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如今虽然欣慰于安溪公主的成长,却也不可避免的为将会失去一位挚友而感到失落。

    “也罢,一起回去吧。”徐清尘淡淡笑道。一边走一边对墨修尧道:“我们可能需要再过些日子才能启程回西北了。”

    墨修尧挑眉道:“这是为何?”徐清尘道:“参加安溪公主的登基大典。”墨修尧剑眉一扬,不由赞道:“清尘公子好手段,本王看着那南诏王也有些厌烦了,换一个安溪公主也不错。”他敢肯定他们离开之前安溪公主还没有登基为王的打算,必然是徐清尘留在后面对安溪公主说了些什么。而这些也只能由徐清尘来说,虽然他们这些人谁都能说得出来,但是只会被安溪公主当做是居心叵测。由徐清尘说出来,效果却会截然不同。

    徐清尘沉默不语,安溪公主提前登记对安溪公主或许算是件好事,但是对南诏来说却未必是件好事。如果留着南诏王,以安溪公主的心性未必不会再遭遇下一次昨晚的事情。南诏王虽然无能,却依然会有终于他的人和部落。又有还未归案的谭继之相助,一旦反扑安溪公主只怕有性命之忧。但是一旦安溪公主登基,短时间内各部落也未必会服气,到时候南诏内乱而西陵也早有吞并南诏之意……徐清尘闭了闭眼,他不知道安溪公主将来会不会恨他。但是现在…西陵蛰伏数年,早就隐隐有难耐之举。一旦让他联合大楚北戎将目光瞄准西北,还不如先给他机会以南诏试剑,也能给西北更多的准备和缓冲时间。

    “大哥……”叶璃并没有徐清尘想得多,这些权谋争斗一向不是她的所长。但是她却能够察觉到徐清尘的心情沉郁。墨修尧看着徐清尘道:“安溪公主身在皇室,除非她自愿放弃否则永远也逃脱不了这些事情,大哥实在不必自责。还有,多谢。”墨修尧自然明白徐清尘的考量和打算,难得的真心实意的谢道。徐清尘淡淡一笑道:“谢什么?分内之事罢了。生在此世,各安天命。”

    “走吧,该回去休息了。”徐清尘当先一步抛下墨修尧和叶璃往驿馆的方向而去。

    叶璃看着徐清尘的背影皱了皱眉道:“我总觉得大哥有些不对劲。”墨修尧牵着叶璃的手,柔声安慰道:“没什么,安溪公主登基之后便是一国之君。以清尘公子的身份自然不便再与她交往过密。何况如今安溪公主也算是成婚的人了,清尘公子总要避嫌的。少了一个至交好友,谁的心情都不会好的。你大哥一向看得开,过些日子就没事了。”

    叶璃点点头,叹气道:“但愿吧。大哥少年成名,能和他谈得来的人也不多。”

    墨修尧看了一眼前面独行的徐清尘,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看着叶璃道:“阿璃,说起来之前还说咱们回程的时候可以四处玩玩呢。现在又要留下参加安溪公主的登基大典,还要回去参加你的那个军事演习,仿佛时间不够啊。”叶璃眨眼,“王爷有什么打算?”这几年叶璃早已熟知墨修尧的性情,他会如此说分明是心中已经有了计划。墨修尧满意的一笑,低头在叶璃唇边吻了一下道:“知我者阿璃也,横竖咱们已经参加了安溪公主的婚礼,登基大典不如就……”

    叶璃明白了,墨修尧根本不打算参加登基大典,“你想怎么样?”

    墨修尧道:“登基大典有你大哥在就足够了,清尘公子之名谁敢说分量不够?咱们就先一路游玩慢慢的走回西北,阿璃说可好?”清尘公子名扬天下,更重要的是清尘公子代表的是徐家,徐家身后便是定王妃,定王妃就是定王。徐清尘参加南诏公主的登基大典绝对足够说明西北的态度。

    叶璃犹豫了一下,不得不承认有些心动。这几年在西北一直忙个不停,她也从来没有真正悠闲地游山玩水过。

    “大哥会同意么?”

    “当然会,你大哥肯定不放心一定会等到安溪公主登基之后再离开。咱们都留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

    “那…好吧。”终于还是抵不过出游的诱惑,叶璃只得在心里对不起自家大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4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41.公主登基的前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41并对盛世嫡妃241.公主登基的前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