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武林大会

    242。武林大会

    墨修尧最终还是说动了徐清尘留在南诏处理后续的事情,心满意足的带着叶璃离开了南诏开始了无拘无束的游玩。

    和叶璃不同,对于将徐清尘留在南诏的事情墨修尧是半点愧疚和担心都没有的。事实上,墨修尧依然一贯的认为清尘公子太过韬光养晦了。换句话说,就是干活不卖力。

    清尘公子少年成名,曾经是多少大儒们看重的治世之才。只可惜自从他辞官周游之后,清尘公子之名更多的却是见于乡野传说江湖传言。只怕在世人眼中,清尘公子的神仙风姿要更胜于他的谋略手段。但是墨修尧却知道徐清尘的能力绝不止于此。安溪公主能有今日成就,至少有一般都要归功于徐清尘。而前些年大楚西南这一块可说是夹在西陵和南诏之间腹背受敌,还能有如今的局面,也离不了徐清尘的从中周旋。

    或许是吸取了前人风头太盛的教训,徐家这两代的人都很喜欢韬光养晦,这几年西北的发展徐家众人绝对当居首功,但是世人说起来却只会称赞定王和王妃英明,少有提及徐家如何如何的,可见徐家此举做的相当成功。这也让墨修尧很是无奈,要韬光养晦,必然限制才能的发挥。若是这些人都乖乖的卖力干活,他能省出多少时间陪阿璃玩儿啊。

    驿馆里,徐清尘独自一人坐在书案后闭目养神。墨修尧临走前说的话犹在耳边:清尘兄,本王不敢保徐家千秋富贵,但是只要本王还活着墨御宸还活着,定保徐家太平。

    墨修尧极少叫墨小宝的大名,平时总是墨小宝莫小宝的叫。闹得一些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定王府的小世子大名就叫墨小宝了。因此,也可将墨修尧话里的诚意和决心。徐家并非信不过墨修尧,而是信不过王权。为此,徐家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虽然没到满门抄斩血流成河,但是徐家数代人被打压,多少家族子弟不得志郁郁而终。即便是祖父身为名扬天下的当世鸿儒,又何尝真正有一天自在过?这样的钝刀子,其实有时候比直接一刀砍下来更加磨人。

    “清尘公子。”门外,秦风沉声道。

    “何事?”徐清尘睁开眼睛,眼神平静无波没有半分睡意。秦风道:“大楚柳丞相柳贵妃求见。”

    徐清尘沉吟了片刻,淡然道:“有请。”

    不一会儿,柳丞相便带着一身白衣的柳贵妃走了进来。看到坐在书案后面连移动一下的意思都没有的白衣男子,柳丞相浑浊的老眼闪过一丝妒忌和恼怒。他无法不妒忌徐清尘,清尘公子少年出名的,不到三十便已经重权在握。虽然在西北清尘公子并没有特定的职位官衔,但是真正有心的人都知道清尘公子在西北文官中的地位仅次于他的父亲徐鸿羽。想起自己这个年龄的时候还在朝堂上辛苦的挣扎,用尽了各种阴暗的法子往上爬。柳丞相又怎么会不嫉妒怨恨眼前这霁月风光清雅无边的男子。

    和父亲一样,柳贵妃也不喜欢徐清尘。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叶璃的表哥,更是因为在这个男人面前总会让她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并不是说徐清尘长得比她好看,徐清尘再怎么英俊潇洒也是个男人容貌上绝对不会比有楚京绝色之称的柳贵妃更加精致美丽。而是徐清尘自然而然的显现出来的那种气质,总让人有一种心中的阴暗污秽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的感觉。

    “柳丞相此来所为何事?”徐清尘看着眼前盯着自己不说话的两个人皱了皱眉,开口问道。

    柳丞相这才回过神来,道:“听说定王和王妃今早已经离开了南诏王城?”徐清尘点了下头并没有开口,柳丞相花白的眉头皱出了几个褶子,“那不知定王和王妃对安溪公主继位的事情有何看法?”

    今早王宫中便传出了已经找到南诏王的消息,但是南诏王被乱军所伤又惊吓过度如今根本无法处理朝政。不日安溪公主即将以王太女的身份登上王位,成为新一任的南诏女王。这样的消息对大楚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安溪公主素来和徐清尘交情甚笃,与定王妃关系也好。若是她登上王位只会对大楚不利。

    徐清尘淡然笑道:“王爷已经将此事交给在下全权处理。”

    柳丞相脸色微变,“清尘公子的意思可以代表定王?”听了这话,柳丞相心中暗暗叫苦。当初皇帝发作徐家的时候他就将徐家彻底得罪了,现在定王将这件事交给徐清尘处理,徐清尘就算不是安溪公主的朋友也不可能站在他们这边了。徐清尘淡然一笑道:“既然南诏王已经无法理政,安溪公主身为王太女登基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便是王爷在这里又能有什么异议?柳丞相,你我只待安溪公主吉日登基便是了。”柳丞相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就是不想要安溪公主登基!徐清尘也不看柳丞相的脸色,

    垂眸浅酌着杯中的清茶,掩去了眼中的一闪而过的不屑。凭区区一个丞相想要左右南诏王位更替,他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在下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陪柳丞相了。”这是端茶送客的意思了,柳丞相脸色变幻终究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刚送走了柳丞相,门外又有人来禀告镇南王世子求见。徐清尘皱了下眉道:“关门谢客,今天不见客。”

    侍卫退下去传令,秦风坐在一边有些好奇的问道:“大公子,闭门不见当真没问题么?”

    徐清尘笑道:“有什么问题,横竖不过是说那些事情罢了。等安溪公主登基了他们自然没话说了。”就算现在各路人马都不愿意与西北交情好的安溪公主登基继位,但是这些人都是使臣带来的人马最多也不过上百人。难不成还有能力强行阻止不成?提起笔写了几行字,徐清尘平静的将纸笺折好装进一个信封里递给秦风道:“劳烦让人送到安溪公主手中。”秦风也不多问什么,接过信立刻转身出门了去了。

    半个时辰后,徐清尘的信笺已经展开在了安溪公主的桌上。清逸隽秀的字迹却带着隐而不露的锋芒和杀气——“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为王之道,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望着眼前的信笺许久,安溪公主方才开口问道:“舒曼琳何在?”身边的侍卫应道:“启禀公主,关在地牢里。”

    安溪公主沉默了片刻,道:“送她上路吧,还有帮着舒曼琳的那几个部落首领,一并送上路了。”

    “是,公主。”

    不管南诏王城里如何腥风血雨明争暗斗,叶璃和墨修尧却是这些年里难得的轻松自在。两人都没带侍卫随行,将秦风卓靖凤三等都留在了南诏协助徐清尘,只骑着一匹墨修尧刚刚驯服的野马带着些许行李便出了南诏王城直往西北方向而去。为了一路上不被打扰,墨修尧还特地将已经习惯了好几年的白发染成了黑发,在换上一身普通的江湖中人的衣衫两人一路行来倒真像是一对行走江湖的神仙眷侣。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定王和定王妃必然是快马加鞭回了西北的时候,墨修尧却悠闲自在的带着叶璃穿过了南诏西北边境进入了西陵的境内。

    原本几百年前西陵和大楚本就是一体的,所以即使过了几百年两国百姓的语言风俗民情的变化并不太大。墨修尧和叶璃只是稍作装扮变混入了西陵边境,一路上没有引起丝毫的怀疑。

    两人都是动辄牵扯整个西北的重要人物,平日里无论去哪儿都是前呼后拥何曾有片刻的自在。这一次,两人一个侍卫都没带,轻车简行一路游山玩水,即使没有刻意去寻访什么名山大川,仙境圣地,却也觉得无比的自在愉悦。墨修尧看着叶璃每日舒展的眉头,脸上浅淡却轻松的笑颜心中更是无比的内疚。

    这些年阿璃的压力丝毫不亚于西北的任何一个人,甚至更多。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如果不是嫁给了他凭阿璃的本事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都是轻而易举的。却只因为他被困在西北处理那些永远也处理不完的政事,还要面对那仿佛是全世界一样多的敌人。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给阿璃的生活,他想要阿璃成为这世间最尊贵最幸福的女人,随时随地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想什么呢?”坐在客栈的一角,叶璃抬眼看着望着自己出神的墨修尧轻声问道。

    墨修尧眨了下眼,望着叶璃轻声道:“阿璃,你喜欢现在的生活么?”

    叶璃挑了下眉,点头道:“还不错。”看着墨修尧歉疚的神色,叶璃淡淡笑道:“有时间出来游山玩水自然是不错的,但是你要我跟大哥那样成天周游列国,浏览江山美色,我也是受不了的。”

    叶璃说的并不是假话,她不是徐清尘那样的风流才子,寄情山水之间。游山玩水对她来说是放松心情的方式而不是生活。生活的话还是要更贴近普通人一点比较容易接受,本质上说叶璃觉得自己还是个挺俗气的人。

    就算要云游四海,叶璃觉得那至少也应该是四五十岁的时候才该去做的事情。基本上,特种兵也还是个奋发向上的职业,所以年轻时候就该做些年轻人要做的事情。不然到了年老之后又该干什么?两两相望闲着发呆么?

    “我以为阿璃喜欢清闲度日,这几年忙忙碌碌的生活并非阿璃所愿吧?”墨修尧问道。

    叶璃沉吟了片刻,道:“咱们以前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以为你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我却是不太喜欢争权夺利的事情,能够平稳度日自然是最好。但是这个世道…除非我隐居山林不然总是没有那么容易称心如意的不是么?更何况我并不是一个人,就算不是你我总会有丈夫有孩子,如果我的丈夫不是定王我的儿子不是定王世子,那他还会有现在的安全无忧么?他可能会因为身份不别人底而看人脸色,可能会被人欺负我也不能处处护着他。另外比起退居后院锦衣玉食却不得自由,我更喜欢光明正大自由自在的在外面行走。有所求,自然要有所付出。比起现在的自由随性,稍微忙碌一点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不是么?”

    墨修尧认真的看着叶璃,道:“不管阿璃怎么想,我都希望阿璃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是阿璃想要的,这世间最好的都有人立刻捧到阿璃面前。可是…我做不到。”

    叶璃无奈的捧起墨修尧的脸,看到那双俊美的眼眸中包含着的认真歉疚无奈和委屈。不由笑道:“你的意思是想要打造一个黄金宝石做成的笼子将我关进去么?然后吃着龙肝凤髓,穿着金丝银缕就连漱口水都要仙露琼浆?修尧,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无论你想要走到哪里,无论你想要走多高,你我都能够携手并肩而行。你明白么?”

    “还有么?”墨修尧眼巴巴的望着她,仿佛盼望着她提更多的要求。阿璃的要求对许多人来说太难,对墨修尧来说确是太简单。他想要给阿璃最好的,她想要的一切。即使他现在没有,以后他也会得到他也会抢来给她的。

    叶璃偏着头看他,半晌才莞尔一笑道:“还有就是…这一路上若是还有第二个女人,就别怪我将你踢下去。”

    “这世上永远都不会有第二个阿璃。”墨修尧轻声叹息道。阿璃只有一个,所以他们的人生路上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第二个女人。

    安抚完了闹脾气的某人,叶璃加了一些墨修尧爱吃的青菜放在他碗里示意他用饭。客栈的大堂里可不是什么述衷情的好地方,幸好这客栈里生意了了,此时大堂里也没有几个人两人坐在角落里并没有人注意到两人的互动。两人一边用着膳一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下面的路程。客栈门口一大群人走了进来,各个手中都带着兵器,只看着装就知道不是寻常百姓。掌柜连忙殷勤的上前接待,大堂里一时热闹了起来。

    叶璃蹙眉,低声道:“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江湖中人?”这里只是西陵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平时也难得见到几个江湖中人。何况是现在这样成群结队而来的。

    墨修尧沉吟着,打量了那些人好一会儿才道:“说起来…今年好像是每九年一届的武林大会了。”

    “武林大会?选武林盟主么?”说起武林大会,叶璃脑子里的第一印象就是夺武林盟主。

    墨修尧低声一笑道:“阿璃素来不爱关注江湖中事,从哪儿听来的?什么武林盟主…江湖上都是各门各派各自为政,谁会听谁的?”就算是天下武功第一也不是谁都会买账的,若那天下第一是个独来独往的江湖客那别说统领群雄了,只怕连一些小门小派都号令不了。武林盟主不过是那些话本子里臆想出来的东西罢了。

    “我想起来了,王爷仿佛参加过十八年前的武林大会。所以,这所谓的无论大会就是江湖中人争夺排名的大会?”叶璃很快就想起来了,墨修尧获得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称号时可不正是十八年前的武林大会,彼时墨修尧才年方十四。眼看墨修尧如今才不过刚过而立,竟已经经历第三次武林大会了。当然,第二次墨修尧因故没有参加就是了。

    “这一届是在西陵举行么?修尧去么?”叶璃笑问,“上一次你没有参加,这一次说不定能夺个天下第一高手的命好回去呢。”

    墨修尧摇摇头笑道:“阿璃有兴趣咱们就去看看。不过什么第一高手还是算了。”第一高手就意味着从此会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想要挑战你,打败你。墨修尧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个时间去应付那些源源不断的江湖高手,有那个时间还不如陪着阿璃欺负欺负墨小宝呢。

    叶璃含笑道:“话说王爷和凌阁主仿佛还有一战没有履行呢,你猜咱们这次去会不会撞上凌阁主。”

    墨修尧皱眉,阿璃所说的情况还真有可能会发生。如今他身体健康,又闲着无事若撞上了凌铁寒他就别想逃脱。虽然他也很想和凌铁寒这样的高手过招,不过……

    “凌铁寒未必有功夫理我。”墨修尧笑道。

    叶璃不解,难道这世间还有比墨修尧更好的对手?墨修尧笑道:“更好的对手不一定有,但是…在对手和仇人之间,阿璃觉得凌铁寒会先选哪一个?”

    “仇人?”叶璃蹙眉,在心中将自己记得的江湖上有数的高手盘算了一遍,有些不解的道:“凌铁寒和雷振霆有仇?”

    墨修尧淡笑道:“阿璃难道没发现,凌铁寒和雷振霆明明同属西陵高手,按理说应该关系更好一些。但是这些年凌铁寒宁愿到大楚找高手切磋,也从来没有和雷振霆切磋过么?”

    叶璃挑眉,“不是因为雷振霆身份特殊?”

    “不,是因为他们一旦动手,绝对是你死我活。没有把握能杀了雷振霆之前,凌铁寒是不会动手的。”墨修尧淡然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4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42.武林大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42并对盛世嫡妃242.武林大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