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公子算计

    247。公子算计

    “璃城清尘公子到!”

    这简简单单的一声通禀却让不少人都变了脸色。最先变色的一个人就是墨景祈,虽然大家都知道西北和大楚决裂早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定局,但是墨景祈却一直固执的不肯承认是自己的失败将定王和墨家军逼得与大楚决裂,而是墨修尧野心勃勃悖逆犯上。

    所以民间怎么想没人管得着,但是在朝堂上大臣们还是不得不跟着皇帝的喜好称呼定王为逆贼,虽然这么称呼的时候他们自己背脊也在发凉但是谁让他们吃的是皇帝家的饭呢?

    如今徐清尘光明正大的打出璃城的称号,却是在墨景祈的脸上重重的给了一巴掌。更重要的是,不仅是定王府和墨家军,徐家也是被他逼走的。如今清尘公子大张旗鼓的打着墨修尧的名号出现在这里,不就是告诉天下人,你墨景祈不敢用的人,墨修尧敢用。徐家在大楚被雪藏,在西北却立刻手握重权。这样的比较之下,孰高孰低自然是一眼可观。墨景祈的脸色能好看就奇怪了。

    再然后就是墨景黎和雷腾风,以及一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青年才俊们。毕竟慕容小姐选婿,男子的容貌必然也要占一部分的优势。而在场的人,说能与清尘公子比容貌才华的只怕挑不出两三个来,众人只得庆幸清尘公子是不会武功的,若是不然,慕容世家大概也不用比直接就选了。

    至于在场的另外两个重要人物,凌铁寒与徐清尘并没有利益瓜葛,且两人本身就颇有交情,便对着徐清尘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至于镇南王,虽说清尘公子名满天下但是到底没有和镇南王交过手,而且两人本身也不是一代人。年轻一代中能让镇南王视为对手的也只有墨修尧一人,因此倒是不怎么将徐清尘看在眼里。

    徐清尘少年时期便能练成宠辱不惊的气度,又怎么会将这一点小场面放在眼里?清尘公子一袭白衣漫步而来,唇边犹带着带着一丝春水梨花一般的笑意。看的在场无数的江湖侠女们不由得倒吸了口气,羞红了双颊。站在慕容家主身边的慕容小姐也不由得呆了呆,饶是她自视甚高,这些日子也见过不少的才子豪杰,但是清尘公子这样的神仙风度却是前所未见。慕容小姐此时哪里还记得祖父和叔公叮嘱过什么事情,一颗心儿砰砰乱跳。

    “诸位,在下来迟还请恕罪。”徐清尘拱手笑道。

    镇南王朗声一笑,道:“清尘公子太过客气了,请坐。不知定王和王妃可否前来?”徐清尘从容道:“有劳镇南王惦记,王爷王妃俗事纷扰无暇分身。所以只得让在下这个闲人过来凑个热闹,还望各位不弃。”众人纷纷客气一番,在场的都是各国权贵,自然都知道眼前这神仙一般的男子可不是什么闲人。虽然墨修尧麾下的文官依然没有明确的官职,但是谁都明白眼前这位清尘公子在西北的权利绝不亚于一国宰相。

    “哼!”在场的宾客客气的不亦乐乎,身为主人的慕容家主面上就不怎么好看了。慕容家和徐家可以说得上是流传下来最老的两个世家了。但是慕容家虽然富甲天下却素来对徐家颇有些心结。

    原因无他,徐家以书香传家世代大儒名臣辈出,名称响彻诸国万人尊崇。而慕容家却因为是商家,就连朝堂都入不得。一朝富可敌国更是要忍受皇家明里暗里的各种打击,若说慕容家到现在这般人丁凋零没有西陵皇室在其中出力谁都不信。虽然徐家和慕容家同样受皇家忌惮打击,但是徐家就算真的有朝一日零落了也能流芳百世,毕竟徐氏一族为两朝皇室的贡献如果全部抹去的话只怕历史典籍都要重新改写了。

    而慕容家,一旦灭亡这世上还有谁能记得他们?更何况如今徐家还找了一个厉害的外甥女婿,还有五哥能力不凡的儿子,一旦将来定王势力稳定,徐家分明就是要第二次崛起更甚从前了。再反观慕容家如今穷的只剩下钱了,如何不让人唏嘘?

    这一声轻哼,却让在场的人心中都是一震。徐清尘脸色微变,其实他并没有太深的感受只是看到跟前镇南王和凌铁寒的反应便明白这一声轻哼并不那么简单。转过身看向坐在首位上的慕容雄,徐清尘拱手道:“慕容前辈,晚辈失礼了。还请见谅。”

    慕容雄这一声夹带着特殊的内力,只对同样身怀内力的人有效,且内力越深越厉害。可惜他退隐江湖时间太长了,竟根本没想过徐清尘不会武功这种可能。而且徐清尘气度出众,风华内敛,与镇南王凌铁寒这样的高手相交也没有丝毫的退却。慕容雄只越发的认为徐清尘用了什么特殊的功法掩饰武功修为,江湖上原本就是有这样的功法的。此时见徐清尘面不改色,从容自若脸色不由得更沉。

    “定王为何不来?”慕容雄沉声问道。语气颇有些强横之意,顿时便让在场的许多人心生不悦。如镇南王这些人无一不是恨不得能生个七窍玲珑心,想得不知道比寻常人多十倍百倍。虽然他们大都跟墨修尧不对盘,但是墨修尧的能耐地位至少是没有人不心服口服的。这老头子一出口就如此语气,满是颐指气使的意味。不只是没将墨修尧放在眼里同样也是没将他们放在眼里。镇南王神色不变,目光却淡淡的从凌铁寒墨景黎等人身上掠过,眼神微凉。这老头子不会以为他几十年不出现,如今一朝出关全天下人都该听命于他吧?愚蠢!

    徐清尘并不生气,甚至连脸上的笑容也没有减少半分。平静的道:“定王和王妃庶务缠身,无暇参加今年的武林大会。在下方才已经代表定王向镇南王和凌阁主致歉了,两位也并不介意。”以墨修尧的武功和地位,能和他动手的只有镇南王和凌铁寒。

    如果只是武林大会的话,这两位不介意自然也就没有谁还有资格说什么了。何况参加武林大会全凭自愿,定王不乐意来谁也管不着不是么?

    但是慕容雄却并不满意这个结果,沉声道:“老夫发了帖子给定王,他为何不来?”

    徐清尘微微蹙眉,目光淡淡的扫过站在慕容家主身边的慕容小姐,没有立刻回答慕容雄的话反而一转身走到凌铁寒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知道慕容雄几句快要沉不住气暴怒而起,才漫声道:“我们王爷说了,对武林大会本身以外的事情没有兴趣。”

    在场的人一片寂静。什么叫武林大会本身以外的事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齐刷刷的落到了慕容小姐的身上。慕容小姐原本痴痴的望着清尘公子,此时却是又羞又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竖子无礼!”慕容雄勃然大怒,凌空一掌拍向徐清尘座位的方向。空气中强大的几乎让人窒息的尽力铺天盖地的朝着徐清尘压了过去。

    “清尘公子!”跟在徐清尘身边的两名侍卫大惊,同时上前一前一后挡在了徐清尘的身前。坐在徐清尘身边的凌铁寒也在同一时间将一只手搭在了徐清尘的肩上。当在徐清尘前面的两名侍卫身子晃了晃,很快就站定了。站在前面的那人唇边溢出一丝血痕,却仿佛丝毫没感觉到疼痛随手将血迹一擦,被身后的同伴搀扶着重新站回了徐清尘身后。凌铁寒也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目光却依然警惕的盯着前方的慕容雄,凌厉的眼眸中透露出一丝跃跃欲试之意。

    徐清尘平静的坐在桌案后面,就连头发丝也没有动摇半点。仿佛刚才那杀气逼人的一掌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清尘公子优雅的谢道:“多谢慕容前辈手下留情。”

    慕容雄轻哼一声坐回了座位上不再说话,盯着徐清尘的眼神却充满了阴沉和探究。慕容雄当然不可能杀了徐清尘,或许要杀徐清尘很容易,甚至慕容雄觉得以自己的武功杀墨修尧也并不困难。但是只要他还没疯就不可能那么做。他能杀了徐清尘墨修尧,却不能杀了几十万墨家军,到时候只怕结局就是墨家军踏平慕容世家了。所谓筹码之所以是筹码,是因为捏在手里还没有用。一旦出手,就是你死我活了。

    慕容雄被徐清尘当场打了脸,慕容家主脸上自然也不好看。原本准备的大片厥词便也收了起来,神色淡淡的宣布武林大会开始。

    其实按照惯例,第一天的武林大会是没有什么看头的。第一天大多是一些江湖新秀上场打斗,真正的精彩的是第二天和第三天。当然有时候第三天的比试会很快结束有时候也会延续到第四天第五天,这就要看最后留下来的这些高手的实力了。当擂台上的比武开始之后,看热闹的人们自然是群情激昂,看台下坐着的人们却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

    不远处的树下,叶璃靠在墨修尧怀里看着台上的人直皱眉。墨修尧拍拍她轻声安慰道:“别担心,大哥没事。”

    徐清尘分明早就算定了慕容雄不敢杀他,而选择坐在凌铁寒身边,只要慕容雄不是倾尽全力凌铁寒都能替他挡下来。到时候无论徐清尘有没有受伤,慕容雄对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出手的名声都是当定了。叶璃点点头,问道:“慕容雄武功如何?”

    墨修尧皱眉道:“远在我和凌铁寒之上。”这个结论并不意外,慕容雄的年纪高处他们太多,别说慕容雄本就是习武天才,就算他资质一般到了这个年纪也不容小觑了。

    “方才慕容雄的话是什么意思?”叶璃蹙眉问道。

    墨修尧沉声笑道:“能有什么意思?见我没去觉得咱们定王府不给他面子呗。有些人年纪大了总是喜欢倚老卖老觉得全天下人都该看他的脸色行事,也不看看他有没有那个能耐。”

    叶璃偏着头看了看看台上的人,抿唇笑道:“我觉得…慕容小姐可能会与慕容雄以及慕容家主有不同的意见。不过…那位慕容小姐进不了徐家的门。”自从徐清尘出现,那位慕容小姐的眼睛就没有从徐清尘身上移开过。如果不是她戴着面纱稍有遮掩,还有擂台上的比武转移了众人的视线,只怕在场有不少人都能察觉出她的心意了。

    墨修尧扶着叶璃,低声笑道:“阿璃不喜欢她?”叶璃浅笑道:“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大哥和徐家都不会喜欢她。”

    墨修尧对徐清尘喜欢谁不喜欢谁不感兴趣,站直了身子道:“看来今天没有什么看头了,咱们先回城去吧。或许明后天会有好戏看。”

    两人悄然退场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倒是回到安城以后让清源客栈的掌柜颇为惊奇。毕竟城外有那样的热闹不看,这两位却这么早早的回来了总是有些奇怪的。墨修尧淡淡一笑,只说爱妻身体不适就先回来。掌柜的立刻一脸理解的模样恭送两人上楼了。毕竟这位公子长得再俊美也是成过亲了,自然与慕容小姐无缘。那么看不看比武也就没那么重要了不是?

    第一天第二天的比武墨修尧和叶璃都没有在亲自到现场,墨修尧现在这样级别的高手自然也看不上那些擂台上的所谓高手的小打小闹。只是听说这两天有几位青年高手脱颖而出一举杀入了前十名,其中便有跟他们几次巧遇的任琦宁。同时,慕容家主在第二天比武结束时宣布,将会在前十名的高手之中为孙女选择一位夫婿。此言一出,不知又激起多少风风雨雨。同时,一张来自徐清尘的信笺也送到了叶璃和墨修尧的房间里。

    “大哥,可有什么打算?”徐清尘下榻的房间里,叶璃坐在桌边喝茶,墨修尧悠然的靠着窗户欣赏远处的风景。徐清尘端坐在一边,看了看叶璃侧首对墨修尧道:“王爷有什么想法?”墨修尧回过头来,懒洋洋的道:“这事儿不是交给清尘兄处理了么?清尘兄看着办就是了,这点小事也难不倒清尘兄吧?”

    徐清尘不置可否,淡淡道:“慕容雄的想法确实是异想天开,不过对此感兴趣的人却绝对不少。毕竟…慕容家富可敌国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今天之前,墨景祈就已经派人跟慕容家主接触过了。”

    墨修尧冷哼一声道:“墨景祈倒是越发的不挑了,什么香的臭的都往回捡。”徐清尘无奈的一笑道:“王爷也不必如此刻薄,慕容小姐如何暂且不说,至少慕容家的财富是只得任何人下手一搏的。”

    如果以一个臣子的角度来说,徐清尘同样会劝墨修尧娶了慕容家的姑娘,毕竟娶一个女子就能得到这样一笔天大的财富何乐而不为?但是偏偏墨修尧不仅是他要辅佐的人,同时还是他的妹夫。为了璃儿,慕容家的人想都不要想能够踏足定王府。但是定王府不要的,也不能让别人得到!徐清尘温文的眸中掠过一丝寒芒。

    “大哥?”叶璃有些担忧的看着徐清尘,修尧任性的将所有的事情都压到大哥身上。大哥虽然才智过人但是现在要接触的却都是武林中人,有时候江湖中人却是手比脑子动得快,所以还是有一定的危险的。

    徐清尘淡然一笑,“无妨,璃儿放心,大哥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的。”谁都不能威胁道璃儿的地位和幸福。即使是五十年前的第一高手。

    “王爷,如果要对付慕容雄,可有把握?”徐清尘问道。

    墨修尧皱眉,沉吟了片刻道:“最多只有三成把握。慕容雄内力远在我之上,如果不能速战速决,最后输的八成是我。”普通高手打架拼的招式拼内力拼体力。但是到了他们这样的程度的高手,所谓的体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只要慕容雄还没老的快死了他们根本不会有跟他拼体力的机会,因为他只凭内力就能将他们牢牢压制住。所以慕容雄年老这几乎已经算不上是弱点了。

    徐清尘漫不经心的敲击着桌面,半晌才问道:“一个王爷不行,那么两个三个呢?”

    “你的意思是……”墨修尧站起身来,盯着徐清尘。徐清尘垂眸,平静的道:“慕容家野心不小,慕容雄却是老尔弥辣。那个性子…迟早是个祸害!”平淡的语气带着淡淡的煞气。墨修尧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道:“不必三个,本王加上凌铁寒或者雷振霆任何一个人都足够对付慕容雄。”

    “如此甚好。”徐清尘满意的点头,道:“那么…或许不一定王爷出面。”如果墨修尧加上凌铁寒或者雷振霆能够对付慕容雄,那么没有墨修尧也同样能够对付慕容雄。

    “大哥,慕容雄武功太高,慕容家只怕也不是全无武备,你千万小心。”叶璃轻声道。

    徐清尘点头,笑容浅淡温暖,眉宇间却略带锋芒,“璃儿放心便是。”

    “启禀清尘公子,慕容小姐求见。”门外侍卫恭声禀告。

    徐清尘敛眉,淡淡道:“请慕容小姐上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文《农家药膳师》http:///info/479168。html

    ……。

    本以为命丧车祸魂归西天的江云漪眼睛一闭一睁,穿越了!

    颤颤巍巍的茅草房,家徒四壁的农家院,面黄肌瘦的俩弟妹。

    亲娘亡故,亲爹无能,爷爷不疼,奶奶厌恶。

    心怀不轨的极品亲戚还肖想着那二亩薄田,三间破草房,把她弟妹卖了换成粮。

    ——

    江云漪怒从心起!第一药膳师的名头不是吹出来的!

    调养弟妹身子,扶持无能亲爹,整治极品亲戚。

    店铺遍地开,银子滚滚来,美男脱光来,某女惊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4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47.公子算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47并对盛世嫡妃247.公子算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