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乱战,高手之殇

    253。乱战,高手之殇

    “墨修尧?!”

    慕容雄又惊又怒,虽然他并没有见过墨修尧但是却也知道定王是有一头白发的。而且普天之下能够挡得住自己全力一击的一只手都数不满,眼前这白发男子除了定王墨修尧自然不作他想。镇南王看着眼前持剑而立的白衣男子神色复杂,但是不能不说墨修尧的突然出现让他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气。

    侧首看想不远处的徐清尘道:“清尘公子好算计。”能够这么巧赶上,墨修尧绝对不是刚刚来到安城的。但是他一直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显然就是徐清尘留下的一张暗牌,难怪徐清尘手无缚鸡之力却敢去挑衅几乎可说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了。徐清尘淡淡一笑并不答话,镇南王心中一睹,又转向墨修尧道:“定王倒是会赶时候,再晚一些两败俱伤岂不是更好?”

    墨修尧淡然道:“刚才有上百名高手往这边过来,费了点时间险些晚了。抱歉得很。”

    众人这才注意到,墨修尧白色的衣摆上还沾着一些猩红的半点。血迹并未发黑,显然是刚刚才染上去不久的。一边还在跟四名麒麟纠缠的任琦宁听了墨修尧的话脸色一变,险些被人一道削去手臂。

    “来了就好。”凌铁寒站起身来道。徐清尘皱眉道:“来的人很多?”他是知道任琦宁必然另有安排,所以才请了墨修尧截断了外界通往慕容世家的路。几百名侍卫还好说,能够让墨修尧称得上高手的肯定不简单。

    墨修尧笑道:“不必担心,阿璃跟墨景黎在处理,我先一步过来看看。任公子,何不住手?”任琦宁一皱眉,飞身退出了战圈。刚刚一交手他就知道这几个人看似平庸却非常的难对付,如果他有慕容雄那样一击必杀的实力自然不用担心,但是如果没有就只能被他们缠住慢慢的消耗内力体力直至落败。他一退,四个麒麟也不追行动一致的退回了徐清尘身边,将徐清尘重重保护起来。

    任琦宁环视了周围一圈,笑容有些发苦道:“在下有眼无珠,多次相遇竟然没能认出定王和王妃。有此一败也不算冤枉。”这话也证实了墨修尧确实早就到了安城。

    墨修尧笑的毫无诚意,微微点头,“本王原本不过只是想四处走走凑个热闹罢了,不想任公子让本王大感意外,只得多留了一些日子。可不正巧了才有今日之事么?”所以,你要没自作聪明派人跟踪我,爷早就走了。所以今儿功败垂成也是你自己找的。任琦宁听明白了墨修尧的话中之意,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你就是定王?”慕容雄盯着墨修尧沉声道。

    墨修尧仰首,傲然道:“正是本王。”慕容雄在江湖中或许算是个人物,但是定王府历代以来从不缺奇才,每一代定王无一不是惊采绝艳的人物,墨修尧又岂会将慕容雄这样一个除了武功什么都不会的人看在眼里。

    慕容雄冷笑一声,“好一个定王,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墨修尧手中长剑一凛,淡然笑道:“你不妨试试看。凌阁主,还能不能动?”

    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凌铁寒和镇南王已经趁机调息了一番。听了墨修尧的话,立刻移动了脚下的位置,三人互成犄角将慕容雄围在了中间。这种时候,谁都没有自不量力的打算和慕容雄单打独斗。更何况这三个人除了凌铁寒以外另外两个完全算不上是江湖中人,自然也不能让他们守什么江湖规矩了。弄死对手才是最重要的。

    任琦宁突然插入其中,挡在了镇南王跟前含笑道:“三位,以二敌一就算了,以三敌一未免难看。不如在下领教镇南王几招。”

    墨修尧笑道:“任公子随意。”说罢也不再理会其他人,长剑挥洒出一边寒意凛冽的银幕扑向慕容雄。凌铁寒也不再客气,手中长剑一挥剑气纵横。这两人配合起来却远比和镇南王要强得多,即使是慕容雄也没能那么轻松自在了。另一边任琦宁自然也和镇南王动起手来。

    通往慕容世家的必经之路上,同样是一场血腥的混战。混战的一方穿着寻常百姓的衣衫,用的兵器也是各种各样,但是各个身手不凡。以至于另一边墨景黎的侍卫也隐隐有些挡不住的趋势。

    墨景黎挥剑杀死一名敌人,只觉脑后劲风袭来,连忙想要躲散却已经来不及,眼见一柄长剑刺向自己胸前之际一道白影翩然掠过,急刺向胸口的剑却顿了顿,墨景黎飞身闪开回头便看到那人颓然倒地。不远处素衣女子翩若惊鸿却手段凌厉,招式简洁明了找找必杀。不过转眼间躺在她跟前的尸体就有三四具了。墨景黎愣了愣,看着叶璃神色复杂难辨。

    叶璃一刀划过一人的颈子,一回头就看到墨景黎站在自己身后望着自己出神不由得蹙眉道:“黎王殿下,你连在战场上都能走神么?”

    墨景黎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有些古怪的看着叶璃道:“你怎么会是这样的?”叶璃无语的望天翻了个白眼,完全不能理解墨景黎想要说什么。回过头手中匕首寒光一现挑断了一个敌人的手腕,身后却别墨景黎再次拉住。

    叶璃皱眉,含怒回头看像墨景黎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旁边定王府的暗卫和麒麟看到自家王妃被黎王缠住,都有意思的靠近叶璃将两人周围的敌人都隔离开来。叶璃见此情形,才深吸了一口一把挥开墨景黎的手沉声道:“黎王,有什么要说你不能等这么结束以后么?”

    墨景黎看着她心中默然:等这里结束本王还能找到你说话么?墨景黎原本从来就从来不认为他身为王爷需要和普通将士一样冲锋陷阵,所以此时自己的手下还在混战中他却站在这里说闲话也没有半分的惭愧。

    墨景黎盯着叶璃道:“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有这么好的身手。”叶璃听着这隐含谴责的话,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她真是受够了墨景黎的老调重弹,仿佛每一次见面都要提一次类似的话题,好像她多对不起他似的,“我身手好不好跟王爷你有一个铜板的关系么?”

    两人对峙的时间里,定王府和黎王的人联手终于将对手全部解决了。叶璃也懒得再理会时不时抽风的墨景黎转身往慕容世家而去。

    还没来得及转身,就看到不远处一队人马浩浩荡荡而来,叶璃不由得皱了下眉。任琦宁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在安城附近藏那么多人。墨景黎看了一眼道:“是皇兄。”

    确实是墨景祈带着他的大队高手护卫而来。叶璃凝眉,这一次他们带来的人本来就不多,所以在这里拦截任琦宁的人时她们选择了找墨景黎合作。这当然是因为慕容世家的在大楚的产业被墨景黎趁机吃下的也不算少,另一方面,虽然墨景黎这人也有些不靠谱但是比起时而冷静时而疯癫的墨景祈,叶璃还是觉得这人稍微有一些底线的。倒是没想到惜命的不得了的墨景祈在安城明显乱起来的时候居然还没有离开,反而带着人往慕容世家来了,“他现在来干什么?”

    墨景黎冷笑道:“还能干什么?自然是来趁火打劫的。”

    叶璃唇边笑容冷漠,“趁火打劫?就凭他能打劫谁?”

    说话间,墨景祈已经带着人走进了。看到墨景黎原本还含笑的脸在看到叶璃时完全变得阴沉扭曲起来,“定王妃?你怎么会在此?”

    叶璃淡然笑道:“安城是西陵的地方,西陵人并未说过不愿因本妃。本妃为何不能在此?”

    墨景祈眼中带着试探的之色,“定王妃既然在此,定王自然也在了?”

    叶璃笑道:“楚皇想要找我家王爷喝茶不成?”墨景祈看了看叶璃和她身边的十几名侍卫,眼光闪烁了一下又转向了墨景黎问道:“皇弟怎么会在此?”墨景黎肃然道:“过来凑热闹碰巧遇到了定王妃,皇兄不也来了么?”墨景祈道:“是么?”言语间显然是不信墨景黎的解释的。墨景黎知道,墨景祈这是在怀疑他可能和墨修尧勾结了,也不解释点点头正色道:“正是。”

    “本妃要先行一步去慕容世家了,黎王和楚皇若是还有话未说完本妃就先行失陪了。”叶璃浅笑道。

    墨景黎道:“本王也要去慕容世家,还是一同前往巴。皇兄……”

    墨景祈沉声道:“朕自然也要去看看。”说这话,目光却总是在叶璃身上徘徊,叶璃也不在意,漫不经心的走在墨景黎的身边,也不管墨景祈的脸色一边和墨景黎说话一边往慕容世家而去。墨景祈独自走在另一边,扫向两人的目光却是阴沉冷厉,令人不寒而栗。

    叶璃淡淡的扫了一眼旁边不时盯着自己看的墨景祈,她当然知道墨景祈在想什么,想着能不能趁自己身边没人扣住自己威胁墨修尧罢了。可惜…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看了一眼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墨景黎,一旦墨景祈想要动手,墨景黎和他的侍卫就会成为她最好的挡箭牌。

    而且,以墨景祈的性格,在弄不清楚墨景黎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敢动手。

    来到慕容世家,大规模的厮杀已经结束。慕容世家门前的空地上只有墨修尧几人打得昏天暗地。强劲纵横的剑气掌气四下飞串,打得周围的树木甚至是房檐都破碎折断一片狼藉。

    “大哥。”叶璃走到徐清尘身边轻声道。徐清尘扫了一眼跟在叶璃身后的墨景黎和墨景祈,再看看她身上不小心被溅上的血迹不由轻叹一声。仔细打量了叶璃一番才轻声问道:“璃儿可有受伤?”叶璃摇摇头道:“大哥不用担心,璃儿没有受伤。他们打了多久了?”

    徐清尘沉吟一下,皱眉道:“有一个时辰了。”叶璃道:“修尧之前也见过慕容雄,既然他说与凌阁主合力能够对付慕容雄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不过要防止镇南王战后趁人之危。”徐清尘点头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所以…让镇南王和任琦宁再多打一会儿吧。”

    镇南王之前跟慕容雄过招的时候本来就受了伤,而且伤得比凌铁寒还要重一些。再和任琦宁打上一场下来必然大伤元气,想要干什么也没那个精力了。所以,徐清尘观战许久也完全没有要麒麟上前帮镇南王一把的一丝。墨修尧

    那边还看不出来,任琦宁和镇南王这里却已经快要决出胜负来了。

    徐清尘和叶璃说话间两人同时拼尽全力一掌击出,然后各自后退了七八部才稳住了身子。任琦宁脸色苍白,皱了皱眉终于还是吐了一口血出来。镇南王虽然没吐血,唇角却也溢出了血丝,而且身体也有些摇摇欲坠,雷腾风连忙上前几步扶住了他。任琦宁的年龄跟镇南王相差近二十岁,虽然镇南王受伤在前,但是两人能够几乎打成平手也足够任琦宁骄傲了。

    “父王,你怎么样了?”雷腾风扶着镇南王关切的问道。镇南王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抬头看向任琦宁道:“任公子好本事。”任琦宁受伤也不轻,勉强一笑道:“王爷过奖了。”

    侧目看到站在徐清尘身边的叶璃,有些无奈地苦笑道:“在下竟是有眼无珠,没能认出定王和王妃。这次可算是百忙一场了。”

    所以说,做人太过浅白了什么都被人看到了不好,太过神秘了也不好。完全不想被人了解,隐藏的太深就同时也失去了接触别人的机会。如果是换了雷腾风,墨景黎或者谭继之等任何一个人,在路上遇到墨修尧和叶璃就算当场没能认出来只要仔细想一想也还是能认出来的,毕竟易容术还没有逆天到能够将一个人改的完全不一样的地步。但是可惜任琦宁就是完全没见过墨修尧和叶璃的人,就算见过图像这时代的画像都格外的抽象和写意,如果不是穿着一样的衣饰只怕面对面也未必认得出来。如果任琦宁早知道他遇到的人是墨修尧和叶璃,是绝对不会如此轻敌,以至于草率行事的。

    叶璃对任琦宁的懊恼没有什么感想,嫣然一笑道:“公子客气了,本妃和王爷也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公子如此人物。久仰了…林公子。”

    任琦宁眼神一缩,紧紧的盯着叶璃。眼里淡淡一笑将目光转向还在打斗中的墨修尧等人身上。

    此时的对决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观战的人们也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打斗中的墨修尧和凌铁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长身而起一前一后一剑刺向了慕容雄。

    慕容熙被这两人夹击,同样的压力巨大。墨修尧和凌铁寒的联手比镇南王要难缠数倍不止。两人都是用剑,凌铁寒剑法沉稳大开大阖有宗师风范。墨修尧却是剑法凌厉剑走边锋让人不得不防。即使是慕容雄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都是天纵奇才,如果和自己处于同一时代,只怕成就更在自己之上。更重要的是这两人打斗之时,当一个人全力攻击的时候,另一个人便会乘机调息,反之亦然。慕容雄知道他们是想要延长时间消耗自己的功力但是他却无法破戒这个局面。这两剑同时刺来时,慕容雄隐隐已经感觉到了一丝疲惫。却不愿意就此放过这两个狂妄的小辈,一侧身双掌分开全力拍向两人。

    墨修尧和凌铁寒一咬牙竟然不退反进,毫不犹豫的将剑刺向了慕容雄。当然慕容雄的两掌也同样落到了他们身上,两人同时被震飞出去就连手中的长剑也同时脱手。

    “修尧!”

    “大哥!”

    叶璃和冷流月同时惊呼一声,飞身上前扶住了跌落下来的墨修尧和凌铁寒。刚才远远地打斗中看不清楚,此时才发现墨修尧浑身是汗就连银色的发丝也显得有些湿润了。同样脸色苍白的凌铁寒蓝色的衣衫背上已经全部染成了深蓝色,原本握剑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叶璃连声叫道:“修尧,修尧…你怎么样?”墨修尧喘了口气才对着叶璃安抚的一笑道:“没事,我的剑先刺中了他。”如果不是剑先刺中的慕容雄让他这两张泄了不少内力的话,两人这会儿伤的绝不止于此。至少现在墨修尧还有精力挑衅的看向凌铁寒道:“上次你赢了,这次本王赢了。”

    凌铁寒无奈的笑道:“这次你赢了。”

    众人看向远处同样跌落地上的慕容雄。他的伤比墨修尧和凌铁寒难看的多。墨修尧的软件直接穿透了他的胸口,而凌铁寒的长剑也从他的腰间划过,整个人上半身已经被鲜血染成了一片暗红色。叶璃看得真切,墨修尧那一剑是从心脏的位置直接刺入,慕容雄此时来能喘气已经是十分惊人了,但是显然是活不了了。

    想起方才墨修尧那一剑若是没有穿透慕容雄的心脏,就算慕容雄被凌铁寒两人只怕也会伤的更重。之后慕容雄即使无力再斩杀两人杀死其中一个只怕也是绰绰有余的,想到此处叶璃便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只是叶璃却不知道,墨修尧和凌铁寒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险招的。两人确实打着先消耗慕容雄的内力再杀之的主意,但是慕容雄比他们深厚近五十年的功力也不是看着玩儿的。慕容雄是被消耗了不少,但是他们两人消耗的更多。若是不能一击得手,最后还真不知道是谁磨死谁了。

    慕容雄不停的咳嗽,口中已经溢出了血沫,眼神不甘的盯着墨修尧和凌铁寒厉声道:“好…好一个定王,好一个阎王阁主。没想到…没想到老夫竟然……”当年独步天下的绝顶高手竟然会死在两个小辈的手中。慕容雄并没能说完要说的话,睁着眼睛便断了气,死不瞑目。

    在场的众人皆是一片沉寂,慕容雄可说是当今天下武功最高的人之一了。一代高手的凋落总是让人升起几分悲凉之意。

    站在一边的任琦宁见此见过也忍不住变色,突然纵身扑向了躲在角落里的慕容家主,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毫不犹豫的一剑划断了慕容家主的喉咙,慕容家主还没从叔父的死亡中回过神来自己也丢掉了性命。杀了慕容家主,任琦宁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一些,含笑看着墨修尧和镇南王道:“定王,镇南王,慕容家的家产两位打算怎么拿到手?”

    镇南王皱眉道:“公子什么意思?”

    徐清尘有些无奈的叹气,“想必慕容家数十代积累下来的真金白银都已经在任公子手里了吧?”慕容家的铺子商路田产任琦宁动不了也已经被他们拆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十几代人积累下来的无数金银财宝。

    任琦宁笑道:“清尘公子果然睿智。说起来也算在下运气,若不是这个…今儿在下只怕是没命活着离开安城了。”杀了慕容家主,这些宝藏的下落就只有他一人知道,这才是他的护身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3.乱战,高手之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3并对盛世嫡妃253.乱战,高手之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