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善意”的教导

    257。“善意”的教导

    直到黎明时分,一群兴奋过度的热血青年果然被张起澜灰头土脸的拎了回来。叶璃和后来赶来接替秦风的卫蔺一直等到四更时分前方的厮杀声停止了之后又过了半个时辰才看到一群人回营来。原本还意气纷发的年强小将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仿佛被霜打过的青菜一般蔫了。

    刚进了大营便看到看着一辆车含笑看着他们的叶璃,小将们脸色更加别扭起来了。他们总觉得将军不知从哪儿弄来这么一个年轻的不知道底细的军师,什么都不会只是时不时的说上几句废话却让将军十分看重。这些年轻人自然是不服的,心中无不认为自己比这个小白脸强到不知哪儿去了。如今却当着他的面丢了这么大一个脸,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儿去。

    “楚先生还没休息?”张起澜看到叶璃自然的上前打招呼。

    叶璃笑道:“将军不也没休息么?辛苦将军了,没什么事吧?”

    张起澜叹了口气道:“万幸没什么事。”回头瞪了众人一眼吼道:“还不回去休息?!等着挨罚呢?”闻言,众小将纷纷做鸟兽散。

    看着众人仿佛视张起澜如杀神一般的模样,叶璃不由低声笑道:“将军分明无意罚他们,又何必故意吓唬他们?”张起澜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次跟出来的都是些年轻的小子,正经的战场没上过不说,还一腔热血一股脑的往上冲。若是真上了战场,这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

    原来今晚这几波去偷袭的,前两次却是都把对方搞得有些手忙脚乱了一阵。这些小子一时忘形决定轮番上场一直打到天亮为止。如此一来敌人自然是彻夜无眠,自己人却都能够轮流休息。想法是不错,却忘记了观察周围阵地和敌情,第三次偷袭打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吕近贤派了两队兵马悄悄从两翼包抄。

    若不是张起澜带兵即使赶到不过他们带去的四五千兵马,就连那四五个小将也要折在那里了。战场上从来都是残酷无情的,如果不是世家出身几百万大军也出不了多少校尉,几千名校尉最多也只有不到百人能成为副将,而这不足百人的副将中最多也不过能出两三位将军。并非是这些人没有成为将军的潜力,而是在成为将军的过程中他们就已经先被惭愧的战场吞没了。

    “以后还请楚先生多多调教这些小子。”张起澜真诚的说道。王妃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不说神出鬼没战无不胜的麒麟就是王妃亲手调教出来,王妃身边的秦风卓靖等人如果放到军营中也无一不是后起的新秀。由此可见,王妃教导人的手段是极为巧妙地。

    叶璃含笑道:“张将军是个好将领。”在这个时代,能如此为属下着想的将领确实不多见。

    张起澜朗声一笑,耿直的道:“这些少年虽然冲动了一些,却都是墨家军的未来。咱们这些老头子总有一天会老得上不了战场的,将来还是要靠他们啊。”叶璃笑道:“将军正当盛年,说老字还早得很呢。将军所说的在下记下了。”这就是答应了,张起澜拱手道:“如此有劳公子了。天色还早,公子回帐子歇息一会儿吧。”

    “多谢将军关心。”

    次日,当东路军众人赫然发现镇守在前方的西路军依然神采奕奕的时候,一群青年人终于忍不住炸毛了。大帐里唧唧咋咋的吵成一锅粥了,叶璃含笑坐在大帐的一角听着这些年轻人议论。

    倒是张起澜被他们吵得烦了,一翻白眼道:“吵什么吵?前面里涧天崖只有二十里,昨晚的守军被你们吵累了难道吕近贤不会将涧天崖的守军调过来?过不了前面这道坎儿,你们想从天上飞到涧天崖去啊。”

    众人沉默半晌,面面相觑,“将军,那岂不是说咱们昨晚都做了白工?”就算他们天天这么偷袭,只要人家将两拨人马轮番调转,除非强行突破眼前这道防线,其他的做什么都没用啊。何况,昨天晚上第一晚偷袭他们就险些吃了个大亏。

    张起澜抓了抓下巴上的胡须,道:“说是做白工也不尽然。你们这群小子做什么都得意忘形。去骚扰一两次也就罢了,还上瘾了轮着时辰上。那不是给了吕近贤机会揍你们么?”

    小将们都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旁边坐着年长一些的将领也纷纷低笑起来。

    “将军,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一个小将越众而出,满含期待的问道。

    张起澜皱了下眉,侧首看坐在一边的叶璃问道:“楚先生有什么想法?”叶璃漫不经心的轻敲着手中的折扇,道:“对方居高临下,想要强攻不仅费时而且费力。每晚的夜袭骚扰什么的还是继续吧,不过…可别再给吕将军抓住了。下一次张将军未必能够刚好带兵给大家解围。”

    几个年轻小将有些不服气的看着叶璃,道:“楚先生既然是军师,想必有什么破敌的妙招。只是每晚偷袭咱们也攻不下来啊。若是拖个十天半个月的,咱们不用打就可以直接认输了。”叶璃挑眉笑问,“那你们有什么想法?”

    “属下请命,做先锋为大军开路!”一个小将对着张起澜拱手道,其他人也跟着向张起澜请命,显然是想要跟对方硬拼了。叶璃淡淡的看着他们道:“我不反对硬拼,以对方的大概兵力来算。我方赌上一般的兵力是绝对有可能将此处拿下来。不过我要提醒诸位,虽然现在只是演习,但是如果这是真实的战场的话,也就表示咱们在座的和外面十万将士有一半都要丧命于眼前涧天崖前面这个小山坡。”

    “那又如何?”有人低声道。

    叶璃微笑,“如果折损过半将士包括在座各位自己的生命都不算什么的话。那么,剩下的五万兵马要如何通过有天险之称的涧天崖?过去之后还能剩下多少兵马。还是诸位以为…就算咱们能冲过去一兵一卒也能够解元将军被围城之危。在下顺便提醒大家一句,以我对定王的了解,涧天崖此时留下的兵马最多不过西路军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都是尚未参战的生力军,在座的诸位倒是壮烈了,请问,等着援军的元将军和守城的将士怎么办?”

    叶璃话还没说完,原本还理直气壮的年轻人们一个个都面红耳赤起来了。虽然有些不服气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姓楚的军师说的没错,他们之所以这么勇猛直前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次演习并不是真正的战场。如果在真正的战场上他们还会如此不顾一切的要往前冲么?或者说就算他们依然如此勇猛直前,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

    张起澜敲了敲桌子,道:“罢了,夜里的事本将军来安排,没有本将军的命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违令者,斩!”这虽然不是真的战场,他的命令却是真的军令。违抗军令者,无论是不是战场上都是杀无赦。侧首看向叶璃笑道:“楚先生,这几个不懂事的小子就交给你了。”叶璃微笑道:“将军相信在下,是在下的荣幸。”张起澜满意的点头,起身淡淡的扫了那一群还有些蠢蠢欲动的青年一眼沉声道:“楚先生说的话就代表本将军的意思,违抗者,斩!”

    张起澜带着年长的部下在前面和吕近贤的人马周旋,那一群年轻气盛的小将却被叶璃圈在后方动弹不得。听着每日大营里的兵马进进出出却没有他们的份儿,年轻人们越来越暴躁起来。终于在第三天下午沉不住气找叶璃理论来了。

    叶璃暂住的帐外,叶璃笑容宛如春风一般和煦的看着眼前的青年们。笑容可掬的道:“诸位有什么是么?”为首一人道:“我们要出战,你凭什么将我们压在后面不让我们上战场。”

    叶璃慢条斯理的把玩着自己手里的折扇,漫声道:“就凭我是军师,就凭张将军将你们交给我调度。就凭我不许所以你们不能去。”这样轻谩的回答对这群年轻人来说绝对是一种刺激,所有人看着叶璃的神色都仿佛恨不得立刻冲上来狠狠地揍她一顿了。站在叶璃身后的秦风和卫蔺平静的扫了眼前的几个年轻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寒芒。

    叶璃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继续道:“你们想要上战场?你们上战场有什么用?这两天没有你们张将军麾下的将领也照样打仗,而且…从来没有需要张将军亲自前去增援的情况发生。脑子不行也就罢了,就算是想要做个以力破敌的猛将你们也不见得比普通的士卒能打吧?与其上了战场托人后腿,还不如就在后面待着的好。”

    年轻人们气得脸色发红,一个脾气暴躁的上前一指叶璃红着脸哄道:“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们?!”

    叶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缓缓开口道:“因为……”

    唰的一声折扇被挥开如刀锋一般锋利无比的划向年轻人的喉咙。那人吓了一跳连忙弯腰避开却不想下盘被人狠狠地一脚踢中了穴道,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身子一晃栽倒在地上扬起满地的灰尘。

    叶璃挥着折扇扇动了两下,悠然接着道:“你们连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都打不过。”

    众人无言以对,这一次他们是当真被打击到了。这几年墨家军十分重视培养年轻将领,所以这几个小将都才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却大都已经位居副尉甚至是校尉之职了。

    但是他们大多数却又都是没上过战场的,这也正是叶璃最担心的地方,战场从来就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绞肉机器,不关你事平淡无奇还是天纵奇才一旦被卷入其中,最后成就最大的往往不是最聪明最厉害的那个,而是能够活下来的那一个。古往今来多少天纵奇才被仿佛大浪淘沙一般的淹没无名。虽然叶璃没有指望这一次就能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战场,那些最终还是要真的上了战场他们才能学会,但是至少要压下这股天之骄子的气焰。

    仿佛没看到众人震惊的脸色,叶璃笑眯眯的看着众人道:“别说我欺负你们,这两个人是跟着我学出来的。打赢了他们你们别说想要去跟吕将军交锋,就算你们现在就想去西陵灭了镇南王我都不拦你们。”

    众人面面相觑,互相交换着眼神。叶璃仿佛怕火还烧的不够烈,继续往里面浇油道:“如果单打独斗没信心,一起上也可以。”

    秦风和卫蔺当然能够领会叶璃的意思,卫蔺冷冷的嗤了一声,道:“别浪费时间了,还是一起上吧。”

    这明显带着轻蔑的语调终于掐断了众人脑海中那最后一根弦儿,不知是谁高呼一声五六个年轻人一股脑的朝着秦风和卫蔺扑了过去。当然这其中刚刚给自己拉了仇恨的卫蔺是他们重点照顾的对象。

    叶璃退到一边,悠闲地靠着秦风和卫蔺在几个年轻人中间游刃有余。说是群殴还不如说是两个人在逗着一群抓狂的小猫玩儿。这些年轻人的伸手比起同辈的墨家军来说确实不若,但是跟麒麟出身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的秦风和卫蔺比起来那就完全不够看了。

    刚刚被叶璃踹倒在地上的青年人还坐在地上没起来,并没有加入这场打斗。也真是因为他站在局外反而更加能看清楚自己与秦风卫蔺的差距,看了看叶璃终于还是耷拉下了自己骄傲的脑袋。

    叶璃饶有兴趣的踢了踢他问道:“怎么不去试试看?”青年人就地坐在地上也不起来了,摇头道:“我又不是傻子,我们根本打不过他们。难道还要再丢人现眼不成?”叶璃点头笑道:“你们确实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这不重要。他们和你们不是一路人,你们武功能够高强自然是最好,如果实在不行也没必要非要和他们比。张将军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青年人不满的道:“那你为什么还要他们动手?”

    叶璃挑眉道:“因为张将军跟你们比起来很显然张将军拥有聪明的脑子,而你们什么都没有却偏偏要认为自己什么都有,我认为你们的脑子需要和身体一起修理一下。”

    青年人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瞪着叶璃道:“我们才不笨!”他们是墨家军的后起之秀,谁见到了不夸他们一句前程无量?叶璃认真的点头道:“你们确实不笨,笨怎么形容得了你们的程度?你见过哪个笨蛋自己去找死的么?”青年人再次气红了脸,这是在说他们连笨蛋都不如啊。

    叶璃有趣的看着眼前的人,不由得莞尔一笑。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情绪还如此容易大起大落,在普遍早熟的这个时代可算是相当少见的了。看到叶璃仿佛调侃的笑容,年轻人不由得恼羞成怒,“你笑什么笑?!”叶璃轻咳了一声,以折扇掩住唇角道:“没什么,想笑而已。”

    两人说话间,秦风和卫蔺已经将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放倒在地上了。无论再怎么放水,无奈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于是原本还衣冠楚楚的少年小将们一个个狼狈的倒在地上作死狗状。

    叶璃居高临下笑盈盈的看着众人道:“如何?现在可是服了?”

    “服了……”小将们虽然还有些沮丧,看向叶璃三人的眼神却和之前大为不同了。军中本就是强者为王,这些年轻人纵然娇纵自傲却也一样的尊重强者。刚刚的一番打斗也让他们明白了自己和对方的差距。

    “但是楚先生,咱们总不能一直躲在后面让人保护吧?”虽然自知不如,但是他们现在是在战场上啊,什么想法都得收起来以后再说,现在要解决的却是眼前的战事。

    叶璃含笑看着他们问道:“你们当真想要打仗?”

    众人一听便知道有戏,六七双眼睛齐刷刷的望着叶璃,那其中的期待和渴望让叶璃不由得也感觉到几分压力。看着眼前这群热忱的年轻人,叶璃淡淡一笑道:“也不是不可以。回去从你们的部下中各自挑选两百名精锐人选,待命。”

    “楚先生,咱们要做什么?”

    叶璃沉声道:“秘密。记住了,一切都要不动声色,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张将军。被发现了的人自己留下思过。”

    年轻人都喜欢神秘又刺激的东西,被叶璃这么一说众人更加兴奋起来。叶璃看着他们微微蹙眉郑重的道:“另外,这虽然是演戏但是危险依然是存在的。这次的任务就可以说是危险中的危险,我不能保证没有人员伤亡,你们明白么?”

    “属下明白!”众人齐声道,叶璃说的这个对他们来说完全就不是一件事情。战场上哪里有不受伤不死人的?

    叶璃点头道:“好,去准备吧,二更天集合。”

    “是!”

    “王妃,这些小子忒不懂事了,王妃何必理会他们呢。”卫蔺有些不满的道。这几天这些小子对王妃的无礼若是在王府里死一百次都不够了。

    叶璃淡淡一笑道:“都是一群年轻人,还挺可爱的。”

    秦风和卫蔺默然对视了一眼,同时决定还是不要把王妃这句评价宣扬出去,被王爷知道了这群小子就当真是死一百次都不够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7.“善意”的教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7并对盛世嫡妃257.“善意”的教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