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开外挂是不对滴

    258。开外挂是不对滴

    还不到二更天,一群年轻的小将们就按照叶璃的吩咐将各自的人马悄然的带出了大营。倒不是说他们就真的对叶璃这个来历不明的军师心服口服了,而是他们不跟着叶璃就没仗打,既然已经如此,他们也只得识相一些的听从吩咐了。

    也不知是这群年轻人当真有些能耐还是张起澜客气放水,几个年轻人竟然真的一个不落的将人带出了大营。站到叶璃面前时还不自觉的抬高了下巴,有些小小的骄傲。叶璃也只是淡淡一笑,看着眼前足有一千多人的队伍满意的点了点头。

    “军师?我们到底要做什么?”有人耐不住的问道。

    夜色中,叶璃就地图将一张地图在地上铺开,蹲下身就这手里的火折子指了指地图上的几个地方道:“前面有张将军带人吸引敌军的注意力,你们跟我一起从这两个地方爬上去,绕道涧天崖的后面去。”有人皱眉道:“既然军师早有打算,为何不早点说?我们也好派人探路啊。”叶璃看着他淡笑道:“探路?大白天的去探路你觉得吕将军的人都是木桩子发现不了你们?”

    “但是晚上夜行我们完全看不到路啊,这要怎么走?”虽然不知道底细,但是大概看了一下军师在地图上指出的地点他们也大概明白那所谓的路在什么地方。这一带的地形本就是易守难攻,就是白天看上去都有些危险重重更不用说晚上了。

    叶璃盯着说话的青年人道:“所以我说过…不保证没有伤亡。这是战场!”

    众人皆是一震,不错,这是战场。战场上别说天黑摸夜路了,有的时候就是明知道必死无疑也要拿人命去填。

    叶璃看着他们道:“不愿意去的现在还可以原路返回。给你们半刻钟时间跟属下沟通,我要说清楚,不只是爬上去危险,就算平安到达了涧天崖也不会就此平平顺顺。若是在路上在给我掉链子,军法从事!”

    不到半刻钟时间,众人就重新回到了叶璃面前。看着没有一个退却的队伍,叶璃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道:“出发!”

    此时虽然已经是二更天,但是夜晚却并不宁静。不远处的山坡前两军打得正火热。正是趁着这个时候,一行人在秦风和叶璃的带领下悄无声息的沿着陡峭的山崖小径往山上爬去,卫蔺跟在最后压阵。

    原本其实并不算远的一段路,一行人爬了进一个时辰才全部上去。叶璃回头看着月色下衣衫狼藉眼神却格外明亮的年轻人们,在心里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衣服都被山上的岩石和树枝杂草磨破了,许多人连脸上都有不少的划伤,但是这一路上来近没有一个人掉队,也没有太大的失误引起敌军的注意。看来墨家军将士平日的训练还是十分过关的。

    因为整座山上都有敌军驻守,他们这一行一千多人马却也不是小数,上山之后就更加小心翼翼了。一路上避开了敌军的耳目,一直到五更天众人才赶到了目的地。刚到达目的地叶璃还没说出原地休息,暗影中闪出几个人影来将众人吓了一跳连忙握起兵器全神戒备。

    “别紧张,自己人。”来人挥了挥手笑道。五更天真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众人一时也看不清来人的面目自然不敢放松了警惕。叶璃淡淡道:“凤三。”凤之遥慢慢走进,笑道:“没想到你们真的能赶到这里,我还以为你们到不了我们就得自己干了呢。”走进了众人这才看清楚,来人不是凤之遥是谁?

    “凤将军,你怎么会在此?”

    凤之遥笑嘻嘻的道:“我一开始就在这儿啊,不是等你们么。楚公子,辛苦了?”叶璃白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样了?”

    凤之遥道:“吕近贤打算死守涧天崖,吕近贤手下现在大约有三万人马,其中最多只有两千黑云骑。”涧天崖地势险要,黑云骑在这里根本施展不开,留下太多也是浪费。凤之遥看看叶璃身后的队伍,皱眉道:“怎么才这一点人?”

    叶璃道:“你以为带人上来很容易?这些人是最多的限度人。若是拖到天亮一定会被发现。虽然稍作了掩饰,但是天亮之后对方未必不会发现我们上来的痕迹。”带着一群新兵,路上的掩饰自然不会做的有多么巧妙。若是对方巡视的士兵眼睛毒辣的话,八成会发现那一路上有大批人走过的痕迹。

    凤之遥也知道自己太过强求,看着叶璃问道:“我这儿也才三千人,这要怎么办?”

    叶璃笑道:“不怎么办,趁着现在在他们背后放一把火,张将军若是机会把握得宜的话应该可以趁机冲上来。”

    凤之遥点点头道:“就这么办。”叶璃回头少了身后的众人一眼道:“原地休息半个时辰,然后出发。”

    身后的小将道:“军师,我们不累,现在就可以动手!”

    叶璃淡淡的瞥他,“谁关心你们累不累?一会儿张将军他们还要打一场,我们趁着黎明前的一刻动手,搅乱了之后在天色大亮之前撤离。”贸然开口的小将脸色一红,讪讪的在一边坐下来休息了。

    凤之遥站在一边,有趣的看着叶璃身后的一群小家伙,笑道:“看来楚公子也有混不开的时候么?”凤之遥的眼光自然看得这群年轻的小将并不是完全对叶璃心悦诚服。叶璃连白眼都懒得翻,走到一株大树下坐下来靠着树休息,“没办法虎躯一震四方来服,让凤三公子失望了。”

    察觉到叶璃的心情并不不是美妙,凤之遥摸了摸鼻子自觉地转身找了个地方闭目养神了。

    涧天崖外临时的大帐里,吕近贤坐在椅子里闭目养神。旁边的将领们脸色都有愤然之色,“这每天晚上连番的偷袭,还要不要人休息了?”

    别说张起澜的属下们这几天憋闷的很,吕近贤这边也不轻松。他们占着地利居高临下确实占了很大的便宜,基本上东路军最少要付出五六个人的代价才能伤到他们一人,而且张起澜也绝不可能就在这里跟他们一决生死。白天倒是没什么,但是一到晚上对方就不停地折腾,晚上看不见,一不留神就能让对方摸到跟前来,所以没玩驻守的士兵都不得不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毕竟谁也不知道对方这一次只是试探还是真的会一拥而上。几天下来,双方人马都不由得打出火气来了。

    “将军,王爷命人快马传来的书信。”帐外有人禀告道。

    吕近贤睁开眼睛扫了正在发闹骚的众人一眼,沉声道:“进来。”

    一个士兵进来双手奉上一封书信,吕近贤拆开了看了之后慢慢的皱起眉来。

    其他人将主将变了神色,连忙问道:“将军,王爷有何吩咐?”

    吕近贤将信顺手递给下首的一个副将。副将看了也是一怔,有些茫然的看着吕近贤道:“王爷提醒将军小心王妃?”

    其他人也纷纷传阅着信件,吕近贤皱眉道:“说起来,这几天以来,王妃似乎都完全没有在军中露过面。”提起王妃,虽然是一名女子却依然让这些征战沙场的将领们面露敬意。不只是因为王妃不同于一般女子的军事才能,更是因为这几年王妃为整个墨家军上下做了不少的事情。例如将士的晋升,士兵的粮饷,伤残士兵的安置,甚至是军队的编制许多行之有效的办法都是王妃提出来并且实施的。所以在这些将士眼中,定王妃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王妃那么简单,而是墨家军真正意义上的掌控者之一。

    能让王爷专程写信来提醒,这无形中让众人对定王妃也更加重视起来。但是此时…他们却不知道定王妃到底在干什么。到此时,吕近贤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倒不是说吕近贤认为叶璃调兵遣将比张起澜更厉害,而是张起澜毕竟和他公事了十多年了,对彼此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但是定王妃却是他们完全不了解的存在。对定王妃唯一的了解也只限于几年前击败镇南王的那一仗。当然那一仗就已经足以让任何一个将领对她另眼相看了。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为何,吕近贤突然有些隐约的不安起来了。

    正低头思索着什么,远处有传来了嘈杂的兵器和厮杀声,很快外面的士兵来报,“将军,敌军又来偷袭了。”

    “打回去!提醒前方的将士,不可掉以轻心。”吕近贤将信件往桌上一拍,起身率先一步走出了大帐。

    远处离涧天崖不愿的地方,叶璃居高临下看着远处火光隐隐的地方,以及身后依然一片宁静的个涧天崖慢慢的勾起一丝笑容,沉声道:“动手吧。”

    “是。”

    不多时,涧天崖上火光冲天。原本宁静的地方也渐渐地喧闹起来了。

    “将军,你看!”刚刚走出帐外的吕近贤回眸望去,涧天崖出冒起的冲天火光让他心中一沉。他想,他知道定王妃到哪里去了。

    “将军,是涧天崖…有人偷袭?!”

    “该死,他们是怎么绕到那里去的!”打仗前一片喧闹,吕近贤凝眉,沉声道:“住嘴!副将守住这里,本将军带兵回去增援。”因为不知道对方在涧天崖上有多少人,吕近贤不愿冒险只得亲自带兵回去增援。他手下三万余人涧天崖上只留了六七千人,一旦涧天崖失守,他们守在这里根本就毫无意义。众人也不敢在争执,连忙应是各自调集兵马去了。

    山坡下的张起澜同样看到了远处的火光,当然这不是涧天崖上的火光而是叶璃特意发出的信号。沉稳刚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高声道:“击鼓!”黎明之前,暗夜中鼓声震天,一天喊杀声中,如潮水一般的士兵往山坡上冲去。正快马往回赶去的吕近贤同样听到了身后的厮杀声,唇边露出一丝无奈的无效。王爷提醒的太晚了啊,不着不慎……

    涧天崖上此时也是一片混乱,还在睡梦中的将士们匆忙间起身应敌,自然不是憋着一口气就等着出手的士兵们的对手。何况这些人也没有跟他们死战的意思,点了一把火就跑,遇上了敌军能打就打,不能打也跑。只将被从睡梦中进行的将士们气的火冒三丈却奈何头脑不及人家情形,只得在一片混乱中没头没脑的厮杀着。

    离战场不远处的高处,借着火光将跟前的战场看的一清二楚。凤之遥站在叶璃身边含笑看着底下奋力拼杀的士兵们笑问道:“这些小子不错啊,若是真的到了战场上也这般勇猛就好了。”

    这一次参加演习的不止是基层的将领是年轻人,就连普通士兵也大都是近几年才进入墨家军的新人。以前的墨家军老兵虽然不能说是身经百战但是大多也都是上过几次战场的,这样的演习对于他们来说意义远没有这些新兵来的重要。

    只见火光下的士兵有的还拿着刀枪拼杀,有的却已经干脆滚到地上抱着厮杀成一团了。有的甚至连掐喉咙,咬耳朵等等的伎俩都使了出来。也难怪一向连在战场上都要讲究风度的凤三公子要乐得直笑了。

    叶璃平静的看着下面,淡淡道:“至少能够让他们稍微熟悉一下,将来到了战场上不至于慌乱。战场上死得最快的永远都是新兵。”

    凤之遥收住笑意,点头道:“王妃说的是……吕将军回来了。”夜空中一道奇异的啸声传来,凤之遥神色一凌,肃然道。叶璃点头,抬头看了看天色道:“时候不早了,撤吧。”凤之遥皱眉道:“但是张将军那里…”叶璃道:“吕近贤最少应该会调回一半的人马,如果张将军那边还是攻不上去,我们也不能为力。等吕将军的人到了,咱们就走不了了。上山。”凤之遥无奈,知道叶璃说的也是事实,只得发出信号命令收兵。

    杀得正兴起的小将们被强行找了回来,一个个犹如一匹匹小马驹一般的躁动不已。

    吕近贤赶回涧天崖上大营时,天色已经完全放开。原本整齐有致的大营一副被大火烧过又被强盗蹂躏过的模样,再看看大营中央围坐成大片大片的阵亡将士,吕近贤一夜没睡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你们的将领是谁?有多少人?”盯着一个坐在自己的士兵中间跟人聊天的东路军士兵,吕近贤沉声问道。

    那士兵愣了愣,很快就答道:“启禀将军,小的已经阵亡了!”死人是不能说话滴。

    吕近贤的脸忍不住一阵扭曲,冷哼一声拂袖而去。那士兵有些担心的皱眉,满脸的疑惑不解,他没有说什么惹吕将军生气的话吧?

    二十里外的山坡上持续着一场激烈的阵地争夺战。但是骤然减少了一半兵马的守军渐渐的开始呈现颓势。而涧天崖上又是另外一种场景,东路军三不五时的前来围攻,被西路军打退下去也不死缠烂打,退回去歇息够了及再回来继续打。若是在平原上这种挑衅的打发纯属于自找死路,但是在涧天崖上这种山石嶙峋,道路崎岖的险关上,有时候一万人和三千人其实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等到吕近贤彻底摸清楚了对方的人马扣除之前战死了赖在他的大营里白吃白喝的以外,连四千人都不到时后悔莫及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这四千人死死的站住了通往外面增援的要道。上万人马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十里外自己的人马被对方慢慢消灭殆尽。

    郁闷不已的吕近贤誓要将这群人歼灭在涧天崖上。于是涧天崖上开始了一场繁复的阵地争夺战。往外的要道地方就那么一小块,双方都无法全军出动,于是西路军占住了路口,出去增援的兵马还没能离开关口就被冲上来的东路军压着打。东路军占领路路口,用不了半个时辰,西路军又冲上来继续打。双方死伤无数,最奇特的是打仗的时候双方你死我活,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一旦真的判定阵亡,大家又是好兄弟,你好我好大家好坐在一边继续围观战友们厮杀。

    这场争夺战一直持续到当天下午,小小的口路被两军反复争夺了四五次,双方都是损失惨重。叶璃和凤之遥这边原本的四千兵马还剩下不到两千,吕近贤那边也同样折损了近三千兵马。但是如果明天早上之前张起澜还不能拿下前面的敌人的话,他们就要功归一篑全军覆没了。所以在看到张起澜发出的信号之后,叶璃和凤之遥都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而吕近贤则是黑了一张脸。前面的关口已经破了,再执着于眼前的路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吕近贤哼了一声沉着脸收兵回营了。

    远远地看着吕近贤离去的背影,凤之遥坐在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哈哈大笑。

    叶璃坐在一边睨了他一眼道:“什么事情让凤三公子如此好笑?”

    凤之遥坐起身来道:“还能有什么?王妃没看到吕近贤的脸色么?哈哈…那家伙一向自诩墨家军王爷以下用兵第一人,也就是对张起澜稍微服气一些。偏偏现在张将军还在二十里外呢。打了一整天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你说他的脸色能好看么?”

    叶璃无奈的摇摇头道:“这次可算是侥幸了,若是张将军再晚几个时辰。凤三公子,最会儿你我只怕都要成吕将军的俘虏了。”

    凤之遥摸摸鼻子,抱怨道:“王妃为何不让麒麟参战?”

    叶璃冲着他一笑道:“这是演习,演习还开外挂那还不如去演戏。”

    外挂?那是神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8》,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8.开外挂是不对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8并对盛世嫡妃258.开外挂是不对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