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父子斗法

    260。父子斗法

    战争并不是说打就能立刻打得起来的,虽然西北以外的地方已经再一次隐隐有烽烟四起之象,但是西北境内的人们却依然是一片安宁和煦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因为他们相信,无论有什么事,有墨家军在战火就不会在他们的家园上燃起。

    而定王府的官员和将领们却都心知肚明,眼前的平静绝对不会长久。纷纷暗中摩拳擦掌的准备起来。

    定王府里的墨修尧似乎对外面的情势并不着急,军演结束之后将该奖励的将士奖励了一番,该修理的人丢到某处去修理,便重新在定王府做起了太平王爷来了。每日里除了处理不许的政事以外,便是缠着叶璃欺负墨小宝,十分的悠闲。

    这日,难得被清云先生放假回来的墨小宝再次被无良的老爹欺负的眼睛湿漉漉的,万分委屈的望着他娘亲。

    叶璃忍不住无奈的叹气,这父子俩仿佛是怎么样也没办法和平的相处上一个时辰似的。墨小宝年纪尚有战斗力不足,每每只能被欺负的唔还手之力,若是一般人只怕是见到墨修尧有多远便多多远了。

    但是墨小宝却是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看到墨小宝装可怜,斜倚在软榻上的无良爹不屑的轻嗤一声,装可怜?都是本王玩剩下的。当然,定王爷绝对不会承认那时因为跟墨小宝那圆润润白嫩嫩水汪汪的纯良无害比起来,自己装可怜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何况,做爹的和儿子比装可怜像话么?也太没有威严了。所以定王爷坚定的摒弃了这一项。话说王爷,做爹的和儿子争宠仗着年纪欺负才五岁的孩子也没那么像话吧?

    至于后来,墨小宝同学无师自通将装可怜这一项技能发扬光大,最终进化成一只扮猪吃老虎的外表纯良内里腹黑奸诈无比的骚包小白猫着实让墨修尧胃疼了一阵子,这就不是他现在所能预料的了。

    俯身抱起眼泪汪汪的儿子,叶璃轻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道:“小宝乖,娘亲带你出去玩儿,咱们不跟父王玩儿了。”

    墨小宝立刻伸出双手搂住叶璃的脖子,笑容灿烂无比,“娘亲最好了,小宝最爱娘亲了。”

    叶璃无语,她就知道这熊孩子是装的。但是那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就是装的也没几个人受得了啊。有时候叶璃也忍不住会想,这孩子到底的性子到底像谁啊?自己和墨修尧都不是会在人前显露自己情绪的人,墨修尧虽然时不时的爱做戏,但是叶璃打赌就是墨修尧小时候也绝对没能达到这样说哭就哭眼泪随收随放的境界。若是这跳脱的性格倒是有些像徐清炎,但是徐清炎五岁的时候心眼只怕还没有墨小宝一根小指头的多。

    “小宝啊,下来,爹有话跟你说。”软榻上,墨修尧微微眯眼,笑容无比和蔼的对着墨小宝招了招手。

    墨小宝直觉不好,搂紧了叶璃的脖子连连摇头,干脆将小脸埋进叶璃的颈边。墨修尧也不生气,笑吟吟的道:“真的不听么?你不会后悔?啊呀…以后后悔了可千万别说我这个做爹的不疼你,没提醒你啊。”

    墨小宝悄悄的竖起了耳朵,无比纠结的悄悄回头看了依然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的墨修尧一眼。只听墨修尧仿佛自言自语道:“话说当年你爹我差点长成张起澜那样,要不是你爷爷我父王提醒我,咱们定王府的俊美容貌就要就此断绝了啊。”

    墨小宝大惊失色,长成张将军那样?!脑海里现出张起澜的模样,墨小宝连连摇头挥去这个可怕的想象。倒不是说张起澜长得如何见不得人,张将军好歹也是五官端正,身材挺拔气势凌人的一军主将,无论放到哪儿都脱不了一个相貌堂堂的评语。但是墨小宝小世子对自己的要求格外的高啊,就算不能长成大舅舅那样的,也还有凤三韩明晰啊,或者他父王可以选择啊。张将军的模样实在不符合墨小宝同学的审美观。

    于是,为了自己将来的美貌计,墨小宝同学踢了踢小脚让叶璃将他放了下来,十分警惕的站到墨修尧跟前。

    等了好一会,墨修尧才懒懒的睁开眼睛,斜着眼打量了墨小宝半晌方才慢慢伸出手捏住墨小宝圆润润的小脸…捏!揉!掐!

    墨小宝同学愤怒的怒视着他父王呜呜直叫。虽然不太痛,但是这代表他在娘亲面前又一次输给了这个男人。墨修尧坐起身来,凑近墨小宝仔细打量着被自己捏的红通通的小脸,狰狞的一笑,“知不知道你很胖?还敢叫你娘亲抱你,总有一天你娘亲会被你这个小胖子累到。看看你这胖嘟嘟的,你还敢天天吃肉。你父王我五岁的时候还没你一半胖呢。你说说你长大了是不是比张起澜还胖?我看你不用叫墨小宝了,改名叫墨大胖怎么样?”

    闻言,墨小宝同学低头看看自己圆润白嫩的小手,终于被自己脑海中的想象打碎了脆弱的小心肝。悲愤的看了墨修尧一眼,泪奔而去。呜呜…大舅舅,父王欺负我…

    “修尧!”叶璃蹙眉,淡淡的看着躺在软榻上笑的前俯后仰的男人不满的道。

    怎么能跟孩子这么说话,很容易伤到小孩子的自尊心。何况,小宝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只是被心疼他的太公清云先生养的太好了而已。看上去稍微比一般的小孩子要强壮一些,小孩子胖一点是好事。

    墨修尧哼哼,“我是为了他好。眼看着就该正式习武了,长得太胖了苦的是他自己。以后他回来阿璃多做点素菜。”叶璃抚额,说来说去还是因为昨晚她亲自下厨做的全是儿子喜欢的荤菜,稍微忽略了某人一点点。谁让墨小宝

    同学无肉不欢,而墨修尧却偏爱素菜呢?

    “知道了,等小宝回书院了,我亲自做你最喜欢吃的菜好不好?”

    叶璃道,比起那些为丈夫洗手作羹汤的妻子,叶璃其实很少下厨的。墨修尧这才满意的点头道:“只做给我吃。”

    叶璃点头,顺便警告道:“不许欺负小宝!”墨修尧挥手道:“放心好了,那小子是属蟑螂的,过不了一会儿就会自己乐颠颠的跑回来。”叶璃无语,水眸中闪过一丝厉光,伸手狠狠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对上墨修尧不解的眼神,叶璃狞笑道:“小宝是属蟑螂的,那你是属什么的?”

    “……”

    果然不出半个时辰,墨小宝同学又欢欢喜喜的出现在了叶璃跟前。扭扭捏捏的望着叶璃欲言又止。叶璃忍住笑意,看着儿子问道:“小宝想说什么?”

    墨小宝羞怯的道:“舅舅说…就算小宝真的长成张将军那样,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嫌弃小宝,娘亲也不会嫌弃小宝的什么?”

    叶璃暗暗瞪了墨修尧一眼,笑道:“那是当然,无论小宝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娘亲的宝贝儿啊,天下间就没有娘亲会嫌弃自己的孩子的。”墨小宝眼睛一亮,坚定地点头道:“孩儿知道了,孩儿…孩儿以后不吃肉就是了。”叶璃摸摸儿子的小脸,道:“肉当然还是要吃的,不过荤素都要吃一些。像昨天那样挑食是不可以的知道么?”

    “孩儿知道了。那…”小宝同学羞涩了,“娘亲还能抱小宝么?”

    墨修尧牙疼,这混账小子到底是跟谁学的?他定王府从古至今就没出现过这么奇怪的品种。那羞答答的模样真的能看么?徐清尘!绝对是他教坏了墨小宝,你给我等着!

    叶璃含笑道:“当然能啊。”

    墨小宝郑重的点头,“小宝长大了就不用娘亲抱抱了,小宝可以抱抱娘亲。不过现在小宝还小,娘亲抱抱……”真是太贴心孝顺了,叶璃心中柔软的如天上的白云,俯身将墨小宝抱到自己的膝盖上坐下,低头亲亲,“娘亲记着小宝的话了。”

    原本说好了带墨小宝出去玩儿,不过后面跟了一个不务正业死活要跟着来美其名曰保护妻儿的定王爷。马车里,墨小宝趴在娘亲的膝盖上代表舅舅鄙视他父王。

    墨修尧毫不在意,挑眉笑道:“小子,你懂什么?这叫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也可以说是知人善用。你舅公舅舅既然那么厉害,本王干什么要累死累活的去处理那些杂事?西北你父王我最大,我只许要订个方向和目标,下面自然有无数的人会努力达成这个目标的。”

    “偷懒!舅舅说偷懒不理朝政的皇帝是昏君,所以,偷懒不处理政事的王爷也是昏王!”小小的白嫩包子坐在叶璃膝头一本正经的讨论着勤政的问题。

    “请说本王驭下有方,谢谢。”墨修尧懒懒的道,怜悯的看了一眼想要据理力争的儿子。傻小子,被你舅舅坑了都不知道。他分明是怕以后你长大了也跟你爹一样什么都不干,再连累他啊。

    不过,你父王是不会让你变得跟我一样的,因为我还等着你长大了接我的班呢。到时候本王就带着阿璃远走高飞,抱抱我娘子,做梦去吧。不知道自己被爹坑完又被舅舅坑的小包子瞪大了眼睛,“才不是!舅舅说了勤政才是个好皇帝!”舅舅说的都是对的。

    “谢谢提醒啊,你爹我不是皇帝呢。”墨修尧兴趣阑珊的道。

    虽然学了很多东西,但是五岁的小包子也未必能完全领会王爷和皇帝这个词到底有什么样的天差地别。何况在西北这块地儿,皇帝和王爷的差别真心不太大。

    墨小宝同学的理解是,别的地方有很多王爷,所以王爷都要听皇帝的。但是西北只有他爹一个王爷,而且不用听皇帝的话。所以他爹这个王爷是独一无二的,同时也是天下间最伟大的王爷。皇帝有什么了不起?西陵一个,大楚一个,北戎南诏还各一个。皇帝多了就不值钱了。但是,定王却只有一个,要做就要做最独一无二最值钱的那一个。墨小宝这一奇葩的观念,直接导致了一个帝国的建立晚了许多许多年。

    说不过父王,墨小宝傲娇的扭头倒在娘亲的怀里直哼哼。墨修尧也不理他,笑眯眯的看着他道:“儿子,你太公想必也跟你讲过不少史书。这历史上既有十天半月上一次朝,依然国泰民安的皇帝。也有起五更睡半夜却依然亡国的皇帝,所以这做皇帝的好坏跟你是不是勤政其实没有直接的怜惜。”

    墨小宝想了想又从他娘亲怀里爬了出来点头道:“我知道,还跟脑子聪明有关系。父王说的那个起五更睡半夜的笨蛋就是现在大楚的笨蛋皇帝。”说完,墨小宝还重重的点了点头肯定自己的想法。

    看他如此认真,墨修尧也不由得一乐,笑道:“你怎么知道是那个笨蛋?他可还没亡国呢。”

    墨景祈确实是起五更睡半夜,不过到未必是因为勤政的缘故。墨修尧觉得更多的是因为他防着这个防着那个,睡不着罢了。墨小宝认真的道:“他当然是个笨蛋,他把父王赶走了,他还把舅公和舅舅赶走了,他还喜欢最坏最坏的柳丞相一家人,不喜欢无忧姐姐的娘亲。就连他的亲母后和弟弟都不喜欢他,无忧姐姐也不喜欢他了。大舅舅说这叫自毁长城,凤三说这叫作得一手好死。”

    原本还听着有意思的叶璃哭笑不得,这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一路上说说笑笑时间过得也极快,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到了中午时分。马车载着一行人来到一座山前停了下来。下了车之后的路程就必须要徒步而行了。墨修尧自然不可能让叶璃抱着已经有胖子趋势的墨小宝走这么远的路,只得自己抱着走了。墨小宝在他父王怀里倒是没有是丝毫的不自在,安心理得的趴着一边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边问道:“娘亲,咱们去哪儿啊?”

    叶璃淡淡微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其实这对父子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差,平时闹虽闹,但是看得出来墨小宝其实对他不厚道的爹并没有什么芥蒂。不然也不会这么怡然自得的趴在他爹的怀里了。

    一行人走进山里,不到不过五里路就渐渐地守卫森严起来了。越往里面越是森严,一路而来驻守的士兵纷纷想两人行礼。直到一座关口前被人拦了下来,“令牌,口令!”

    墨修尧之前是知道这个地方的,但是因为全权交给了叶璃处理所以他并没有真正来过。闻言不由一愣,含笑道:“本王也要令牌和口令?”

    驻守在关口的将士丝毫无为所动,“令牌,口令。”

    墨修尧挑眉看向叶璃,以他的敏锐自然能感觉到周围至少有数百支箭正指向他们的方向。如果没有那所谓的令牌和口令,墨修尧毫不怀疑这些士兵真的会放箭。叶璃取出一块样式十分别致的令牌递了过去,淡淡道:“军魂,回令。”士兵看了一眼令牌确定真伪之后才还给她答道:“无畏。王妃请进。”

    进去之后,一路上又经过了三四个类似的关口。每一个关口的口令都完全不一样,再加上地势之利和这样的防御,就算是墨修尧也没有信心说一定就能毫发无伤的闯进来。

    “阿璃,我真是越来越好奇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了。”

    这个神秘的地方离璃城并不算远,但是却没有人能想到就在这个原本并不起眼的地方却是前朝高祖真正的陵寝或者说是宝藏所在。

    这座陵寝并不如一般的皇帝富丽堂皇,甚至还远不如洪州附近的那座虚冢。算起来也勉强就是一个建在山里的庞大地宫罢了。没有华丽的大理石雕琢装饰,没有金银珠宝奇珍异宝,就是一个仿佛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地宫。如果想要寻找宝藏的人进来一定会万分失望。

    而现在,这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忙忙碌碌的来来往往。墨修尧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些人忙碌这打造一些形状怪异的铁器。特别是最里面的地方,许多人围在一起研究这一个有一人粗的一个装在小车上的中空铜柱。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看着那空洞洞的铜柱,不知为何墨修尧直觉的感到一丝危险。

    不动声色的将自己从铜柱的洞口移开,墨修尧侧首看着叶璃挑眉道:“阿璃,这就是前朝高祖留下的东西?说实话,我还真不太明白这些事什么东西。”

    叶璃看着他,轻声叹道:“其实我也不明白这样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当初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那位前朝高祖前辈留下来的东西确实让她吃了一惊。同时也有些犹豫不定,没有经过自然的发展,贸然让冷兵器时代直接进入热兵器时代真的好么?想必那位前辈也是犹豫未决所以这里并没有真正的使用过,所以在前朝的历史上也从来不曾看到过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东西。

    “那么…阿璃现在想明白了么?”墨修尧笑问道。

    叶璃浅笑道:“顺其自然吧。”

    ------题外话------

    汗…晚了一点。午觉不小心睡到六点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6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60.父子斗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60并对盛世嫡妃260.父子斗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