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摄政王与皇太子

    因为皇帝的重病,新年还没过完整个皇宫就已经显得阴气沉沉。这几日,朝堂上黎王一派和柳丞相一派更是明争暗斗争执不休。皇帝为什么病倒的所有消息灵通的人都是心知肚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大殿上那把金灿灿的皇位上,就连紫荆关传来的淮的求援折子都被人给忽略了。墨景祈躺在床上,每日里浑浑噩噩的连自理都困难,更不要说处理朝政了。

    “王爷。”守在寝殿外的太监因为寒冷的天气而缩着手脚取暖,看到大步而来的锦衣男子连忙上前行礼,脸上自然地带出谄媚的笑容。墨景黎傲然望着眼前的太监,冷声道:“本王有事情要跟皇兄商议。”

    太监一愣,有些为难的道:“但是皇上如今……”墨景黎厉眸一扫,冷声道:“怎么?本王想要见皇兄还要你们同意?”

    门口的几个太监心中都是一颤,他们确实是得了贵妃娘娘和柳丞相的吩咐防着黎王进去,但是如今宫中这形势谁也说不清楚。黎王如今权势正盛,他们自然是开罪不起。犹豫了骗了,守门的众人终于还是退开了,陪笑道:“不敢…王爷请。”墨景黎轻哼一声,抬脚踏入寝殿中。

    明黄色雍容华贵的陈设映入眼底,墨景黎眼神微微晃动了一下。看着躺在床上无声无息的墨景祈,墨景黎心中突然生气一丝不可言说的快意。他知道墨景祈并没有睡着,漫步上前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面黄肌瘦的男人。唇边勾起一丝满意的笑容,他从南疆拿到的秘药可比所谓的五石散效果要好多了。一直服用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但是一旦停药效果绝对比五石散惊人百倍。才几天功夫,墨景祈就已经变得形销骨立了。

    想了想,墨景黎清楚一粒极小的药丸塞进墨景祈口中。墨景祈的昏暗茫然的眼睛渐渐地有了一丝神采。看到站在自己窗前的人时眼中更是迸射出愤怒的光芒,喉咙里咯咯作响。墨景黎好整以暇,偏着头问道:“皇兄想说什么?”

    “你…你还敢来?!”墨景祈嘶声道。好几天不曾说话也不曾吃过什么东西,让他的嗓子干涩嘶哑的十分眼中。墨景黎笑道:“我为什么不敢来?皇兄,臣弟可是担心你呢。”

    墨景祈目光愤恨的瞪着眼前的人,仿佛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墨景黎悠然的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墨景祈愤恨的模样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皇兄,你实在不该怪我。要怪…就怪母后吧。如果当初不是她为了压制你而不断地向我灌输那些想法,如果不是她为了自己的权利而扶植我跟你对抗。说不定咱们现在还是兄友弟恭的一对好兄弟呢。皇兄…你知道你做人有多失败么?看看你…母后要对付你,弟弟要对付你,宗室的皇亲们漠视你。你以为他们不知道你病得蹊跷么?可是他们问了么?要怪就怪你对宗室们太狠了,所以现在你自己遇到事情也没有人肯帮你。就连你最宠爱的柳贵妃和柳家…呵呵,只怕早就有自己的打算了吧。”

    墨景祈瞪大了眼睛,眼中透露出不信的神色。墨景黎也不在意,悠然问道:“这几天柳贵妃来看过你么?没有吧…也是,柳贵妃一颗心都在墨修尧身上,这个时候她怎么会来看你?柳家可正帮着怎么将柳贵妃的儿子推上皇位呢。”

    墨景祈气的脸色发青,想要大声怒吼却无奈身体根本就连怒吼的力气也支撑不了。只听墨景黎继续道:“皇兄,知道么…如果弟弟我登基的话,你或许还有一条活路。毕竟…就算是顾忌母后和墨修尧弟弟也会让你活着的。但是若是柳贵妃的儿子登基的话,我保证你活不过一个月。毕竟,小皇帝上面如果还压着一个太上皇,柳贵妃要怎么当一个垂帘听政的皇太后?皇兄,没想到你那位冷傲如霜的贵妃还有这样的野心吧。你可知道她为什么想要垂帘听政?呵呵…她想要掌握了整个大楚,然后跟叶璃争墨修尧呢。多痴情的女人啊,皇兄你说是不是?”

    “哇——!”墨景祈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终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他躺在床上,根本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这一口血吐了一脖子和前襟,甚至连下半边脸上都溢满了血迹,看上去可怖又可怜。一代帝王落到如此地步,心中的愤怒和悲哀可想而知。

    墨景黎看着他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怎么样?皇兄你想清楚了么?”墨景祈盯着他看了许久,突然笑了起来。满是血迹的脸加上那诡异的笑容,让墨景黎不悦的眯起了眼睛。

    墨景祈喘息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想要逼朕就犯?弟弟…你别忘了我才是哥哥,你的那边手段都是朕当年玩剩下的。朕当初…果然是不该对你手下留情!”墨景黎皱眉,看着墨景祈的笑容心里有些微的不安。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墨景祈还能有什么后手。

    紧紧的盯着床上一声狼藉的男人,墨景黎剑眉紧皱。墨景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缓缓道:“景黎…这么多年,你膝下还只有一个孩子吧?”墨景黎微微眯起眼睛,有些不明白他这个时候提起这个是想要干什么。只听墨景祈缓缓道:“如果朕说你这辈子都只会有这一个孩子了。你要怎么办?”

    “你什么意思?!”墨景黎脸色一变,上前一步抓住墨景祈的衣襟将他从床上拽起来厉声问道。

    对于男人来说,子嗣的重要有的时候更胜于权势。虽然说很多人为了权势可以牺牲子女,但那是因为他有很多子女,如果一个都没有的话,那世间一切的权势地位所具有的意义立刻就会下降大半。坐上了皇位却不能传给自己的子嗣,那仿佛就像是一个人千辛万苦的攒了一辈子的钱,结果却便宜了别人的儿子一样糟心。虽然墨景黎并不是没有儿子,但是他那唯一的一个儿子也就是叶莹所生的孩子确实年幼多病,才不到七岁的年龄却总是让人担心他活不过弱冠。

    被墨景祈这么一说,墨景黎心中一震,狠狠地盯着墨景祈道:“你做了什么?不…你不可能有机会给我下药?!”墨景黎并不是没有防备之心的人,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更加防备他这个哥哥。平时吃穿住行也是格外小心,墨景黎不肯可能有机会给他下药。

    墨景祈呵呵的笑了起来,看到弟弟愤怒的模样显然让他心情很好,“景黎,你该谢谢朕到底还让你留了一个孩子。要怪就怪你好好地王爷不当,偏要跟朕作对。”墨景黎脸色阴沉,良久突然冷笑一声道:“你也说了,本王至少还有一个儿子。信不信,我把你的儿子一个一个全部杀光?!”

    墨景祈却完全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淡淡笑道:“你以为你府里那个真的是你的儿子么?景黎你不知道,黎王妃刚生了那孩子的时候朕还亲手抱过呢。那可是一个白白嫩嫩长得结结实实的小子,你家那个病秧子长得还没有他一半儿大呢。”

    “混蛋!”墨景黎暴怒,狠狠地将墨景祈摔回了床榻上,然后扑上前掐住他的脖子怒吼道:“你把本王的儿子弄到哪儿去了?!你说!”

    墨景祈仿佛看不见那紧紧的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蜡黄的连憋得通红也依然半闭着眼睛不闻不问。最终墨景黎也只能挫败的放开了他,他不可能现在真的杀了墨景祈。到时候别所皇位了,他就成了罪大恶极的弑君之人了。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墨景黎冷笑一声道:“不说什么?你以为本王没法子对付你?本王一天杀一个皇子给你看看,总有一天你会说的。”

    墨景祈睁开眼睛看着他,淡然道:“朕都要死了,还管得了他们?就算你将朕所有的儿子都杀了又如何?长乐现在还在西北,她就算是女儿也是朕的血脉,而你…命中注定断子绝孙。只要你杀一个皇子,朕保证第二天一早你的儿子就会送到你的餐桌上。”

    至此,墨景黎不得不承认比起心狠来,他完全不如他的哥哥,“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自己应该知道你的身体根本好不了了。你以为将皇位给了柳贵妃你就回平安无事么?”为了万无一失,他绝对不会下有解药的药的。提起柳贵妃,墨景祈眼中闪过一丝狠意,垂眸沉思了半晌才道:“朕想要怎么做与你无关。”

    不多时,宫中传出墨景祈的旨意。封柳贵妃所生长子墨啸云为皇太子,另外晋封黎王墨景黎为摄政王总理朝政。圣旨一传出自然是满朝皆惊,却都有些不明白皇上这是什么用意。想要站队的朝臣们也糊涂了,这到底该选皇太子呢还是该选黎王?

    黎王府里

    墨景黎一回府叶莹和栖霞公主就迎了上来。栖霞公主依然是美艳如花明艳动人,相比之下叶莹却显得苍白消瘦了许多。刚刚二十出头的少妇看上去仿佛已经年近三十,她手里还牵着一个看上去还不到五岁的男孩儿。但是定王府的人们都知道,这个王爷王妃千娇百宠的小世子今年却已经要满七岁了。

    “王爷,恭喜王爷荣封摄政王,从此重权在握。”栖霞公主笑容明媚娇柔,看上去真诚愉悦却又没有刻意的奉承讨好。让原本还沉着脸的墨景黎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叶莹眼底划过一丝妒恨,牵着儿子上前来笑道:“臣妾跟小世子也恭祝王爷荣封摄政王…”说完还微微捏了一下小世子的手示意他说话。

    小小的孩子脸色苍白,身子骨也弱不禁风的仿佛一吹就倒。他紧紧的靠在叶莹身边,似乎对墨景黎这个父亲十分畏惧。叶莹暗暗咬牙,她实在是不明白,她和墨景黎都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为什么生下来的这个儿子却这般胆小如鼠连自己的父王也畏惧不已。孩子怯生生的抬起头来,声音仿佛蚊子一般大小的叫了声爹就再也无话可说了。

    墨景黎看着眼前这个畏畏缩缩的孩子,只觉得心中怒意翻滚几乎立刻就要迸发出来一般。就这么一个懦弱胆小弱不禁风的孩子,怎么会是他墨景黎的儿子?!不由得想起临出宫时墨景祈躺在床上虽然虚弱不已却依然带着得意的眼睛,越想越怒盯着那孩子的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

    “王爷……”叶莹有些疑惑的看着墨景黎,此时她当然看出来了墨景黎并没有因为成为摄政王而高兴,事实上他现在非常生气。小心的扶着害怕的想要躲到自己身后的儿子,叶莹小心的探问。

    墨景黎冷哼一声,飞起一脚将那孩子踹飞了出去。当他派人仔细查问之后,得知叶莹生产时的稳婆都是墨景祈安排的,等到叶莹生完孩子之后那个庄院里所有的人都被换掉了不知去向。墨景黎就知道墨景祈没有说谎,眼前这个病怏怏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儿子。他也确实长得不像自己和叶莹。说不上丑但是绝对看得出来就算长大了也只是一个长相平凡的孩子。

    “王爷?!”叶莹尖叫一声,在场的下人和丫头甚至包括栖霞公主在内都吓呆了。叶莹扑向那孩子,跌落在地上的孩子呕了两口鲜血,连哭都哭不出来,眼看着就出气多入气少了。叶莹惊惶的几乎不敢去触碰那孩子,只得惊叫道:“儿子…快!快进太医?!”

    下人们惊醒过来,犹豫的看着墨景黎。小世子是王爷踹的,要不要请太医自然是王爷说了算。而且大多数人虽然不懂医术却也都看出来了,小世子自幼体弱多病,被王爷这么狠狠地一踹显然就快要不行了。

    “不许去!”墨景黎冷声道。叶莹惊怔的抬起头望着墨景黎,泪珠挂在脸上一时不知所措,“王…王爷……”

    墨景黎现在对叶莹的厌烦已经达到了最高点,这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自己当初当真是发了疯了才想要娶她。还因此错过了……上前一把抓住叶莹往院子里面拖去,叶莹不停的挣扎着望着地方奄奄一息的孩子哭闹不休。

    “不要…王爷,孩子……。”墨景黎的身影影壁后面,在场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栖霞公主看着地上的孩子唇边泛起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挥挥手道:“等王爷忙完了再处置吧。”

    被墨景黎拖着走的叶莹一路挣扎,但是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会挣扎的开。一直被墨景黎拖回房中狠狠地一推叶莹站立不稳撞到了房间里的桌子上。叶莹抬起头来,含泪道:“王爷你到底为什么?那是咱们的孩子啊,你当真那么心狠……”

    “闭嘴!”墨景黎冷声道,冷冷的盯着叶莹道:“成事不足的蠢货!连孩子被人掉了包都不知道,居然让本王养着一个不知打哪儿来的野种养了七年!”什么?叶莹呆住,完全不能理解墨景黎话里的意思。墨景黎盯着她冷冷道:“还不明白么?那个病秧子根本就不是本王的儿子,那孩子刚出生就被人掉包了!”

    “怎么…怎么会?这不可能?!”叶莹失声叫道。她疼了几年,小心翼翼照顾着的儿子不是她的亲生儿子?那她身下来的孩子到哪儿去了?“王爷…那…咱们的孩子在哪儿?”叶莹焦急的问道。

    墨景黎恨声道:“在墨景祈手里!”闻言,叶莹无力的跌倒在了椅子上。这些年,墨景黎和墨景祈兄弟的关系怎么样她当然是心知肚明,孩子落到了墨景祈的手上还能有要回来的一天么?

    慌张的抓住墨景黎的衣摆,叶莹哭道:“王爷,救救咱们的孩子,莹儿求求你救救咱们的孩子吧。呜呜…我苦命的孩子……”

    墨景黎厌烦的推开他。孩子他当然会救,他不能不救。冷眼看着趴在桌边哭泣的叶莹,墨景黎只觉得这个曾经娇柔可人的女人无比的让他厌烦,“从今天起,你给本王呆在后院里不要出来,本王不想再看到你!”叶莹愕然,她刚刚听到儿子落在墨景祈手中的消息又被墨景黎禁足哪里忍受得了?

    “为什么…为什么?”叶莹失神的望着墨景黎道。这些年她早已失去了宠爱,若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傍身早就不知道被忘到了那个角落里。从前的恩爱甜蜜就仿佛一场梦一般,而现在,她连仅剩的这些都要失去了么?

    墨景黎冷漠的道:“若不是你愚蠢,本王怎么会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的下落?你可知道因为你的愚蠢本王失去了什么?当年母妃说的没错,果然是个愚蠢又无能的女人。当年如果不是娶了你……”想起去年才在安城见过一次的那个温婉女子,墨景黎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遗憾。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是清雅如兰,婉约优雅。如果是她…如果是她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最后看了叶莹一眼,墨景黎毫不留恋的拂袖而去。只留下身后呆滞的叶莹无声的滴落着泪珠。许久之后终于房间里传出呜咽的哭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6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63.摄政王与皇太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63并对盛世嫡妃263.摄政王与皇太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