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重回楚京

    264。重回楚京

    楚京里,一处不起眼的院落中。

    冷皓宇坐在书房里面色阴沉变幻不定。慕容婷端着一杯参茶走进来看到他眼睑下的青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出什么事了这么为难?”

    昨天晚上冷皓宇收到一封信以后就一直阴阳怪气的,一整晚都没有睡就坐在书房里发呆。若是几年前的慕容婷早就抓着他怒斥一顿了,但是成婚几年来两人一起生活,慕容婷对冷皓宇的印象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何况为人妻又为人母之后,她的脾气显然也好了不少。

    顺手将参茶放在桌上,慕容婷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信。冷皓宇并没有要瞒着她的意思,信笺就展开放在桌面上。原来是冷淮从紫荆关派人送来的书信,紫荆关如今粮草告急,偏偏朝廷又大事连连,柳丞相一派和黎王一派正争得热火朝天,竟没人理会冷淮派人送回来的求援折子。

    慕容婷皱眉,冷笑一声道:“公公真将咱们当成国库了?他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一开口就要十万担粮草。咱们去哪儿给他弄来?”

    冷皓宇手下真的要十万担粮草自然不是难事,但是那是定王府的产业,并不是冷皓宇可以随意动用的。更可况,虽然外面知道冷皓宇在外面做了几年生意了,但是随便一出手就是十万担粮食,他们不被各路人马盯上才是怪事。定王府和大楚已经再无瓜葛,没有定王的亲口同意谁敢拿粮草支援大楚的军队?

    但是慕容婷也明白冷皓宇的纠结和为难,冷淮就是再冷落不看重冷皓宇,他也是冷皓宇的亲爹。对于大楚,慕容婷也同样感到纠结。冷皓宇是定王府的人,慕容婷嫁夫随夫自然也是定王府的人。但是她的父亲慕容慎却是镇守大楚边境的大将军,本就是同出一源的血脉又岂是真的那么容易斩断的?

    看着丈夫憔悴疲惫的模样,慕容婷也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安慰道:“咱们早将消息送去了西北,想必王爷王妃很快就会回信的。公公那里也不至于这几天就撑不下去了。”

    冷皓宇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靠着椅子伸手握住妻子放在自己肩头的手歉然道:“让你担心了。”慕容婷白了他一眼道:“说什么呢?咱们是夫妻,我不担心你担心谁?有功夫在这里坐着担心还不如好好睡一觉,万一定王来了什么指令忙起来了你累了也撑不住。”

    冷皓宇无奈的苦笑,道理他如何不明白?只是那个此时在战场上经历刀枪剑雨可能在忍饥挨饿的人是他亲爹啊。虽然父亲从小到大眼中只有大哥,但是无法否认在他心目中始终还是渴望得到父亲的承认的。所以当初他和凤三才会成为好友,因为他们都是渴望父亲的目光和承认却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的人,只是凤三比他更潇洒也更决然罢了。

    “启禀冷公子,王爷密信到。”门外有人低声禀告道。冷皓宇惊喜的站起身来,朗声道:“快进来!”他不知道王爷的决定是什么,但是他希望尽快知道结果。门外的男子低声了一封密封的信函然后出声的退了出去,冷皓宇拆了信一目十行的看了下去眼中闪过一丝欢喜。

    慕容婷只看他的神色便知道想必是个好结果,心中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虽然讨厌冷家那一家人,但是却也不希望他们死了。至少不希望冷淮就这么死了,否则冷皓宇必然是要伤心的。冷皓宇看完了信,抬起头来。慕容婷问道:“怎么样了?定王怎么说?”冷皓宇想了想道:“婷儿,你一会儿去一趟沐阳侯府。沐阳侯府跟冷家一样世代军功卓著,如今边关告急他们也该出一份力了。”

    慕容婷蹙眉道:“沐阳侯这几年已经有了致仕之意,瑶姬说得动他么?”冷皓宇冷笑一声道:“他不行不是还有个沐扬么?”慕容婷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也有些日子没有见过沐阳侯世子妃了,待会儿就让人送拜帖过去。”

    冷皓宇点头笑道:“还有一个好消息。”慕容婷扬眉,含笑看着他。

    冷皓宇低声道:“王爷和王妃不日就会来京城了。”闻言,慕容婷倒是吓了一跳,“这个时候王爷和王妃……”冷皓宇低声笑道:“璃城内有鸿羽先生清尘公子坐镇,外有诸位将军和几十万墨家军驻守,王爷和王妃哪儿去不得?王爷和王妃打算带小世子回来给历代先王扫墓。另外,不是说墨景祈快要不行了么,王爷说想来送他一程。”

    定王和璃儿既然决定前来,安全方面自然有所打算。想起来几年未见的叶璃,慕容婷眉间也绽出几分喜意。

    瑶姬来到楚京的时间并不长,满打满算也不过才半年时间。但是这半年时间里,她却成功的让自己从一个带着孩子的孤身女子成为了沐阳侯府最受宠爱的世子侧夫人。虽然这一种也不乏有定王府的势力在背后为她铺路,但是却也说明了瑶姬的手腕了得。

    如今,她所生的儿子,是沐阳侯府的长孙也是沐扬唯一的儿子,只这一样就足够她在沐阳侯府屹立不倒。瑶姬为人并不高调,得宠也不跋扈。这让原本看不上她出身的沐阳侯夫人也抓不到什么把柄。更让沐阳侯世子夫人恨得几乎咬碎了一口牙齿,只恨当初怎么就没有下杀手杀了这个祸害。可惜沐扬护得厉害,瑶姬也不是什么良善无知之辈,入府几个月两人交手数次沐阳侯世子夫人也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

    瑶姬慵懒的衣着在窗前,色彩艳丽的霓裳彩衣穿在她身上却没有丝毫的俗艳之感,只让人觉得艳光照人。已经年过年近三十,她依然美丽的让人沉醉。一个六七岁的俊美孩童坐在她身边安静乖巧的看着书,瑶姬低头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慈爱和心疼。

    这当然并不是真的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依然留在西北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他会有一对慈爱的父母,一辈子衣食无忧。他不会知道他有一个沐阳侯世子的父亲,也不会知道他有一个曾经是舞姬的母亲。这样就很好。这个孩子自然也不是普通人,这是定王府从小养大的孩子,原本守护定王府世世代代的随身暗卫就是从这样的孩子中选择训练出来的。如今暗卫制度已经在渐渐的改变,但是依然需要一些特别的人执行一些特别的人物。眼前这个孩子就是这次陪着瑶姬一起来的,这大半年的相处,却让瑶姬真心将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疼爱着的。她不能将自己的孩子养在身边,因此对别的孩子总是格外的心软一些。

    沐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情景。美艳动人的女子慈爱的注视着眼前正低头专注读书的孩子,淡淡的夕阳从窗口照入,让这冬末的寒冷也多了几分暖意。沐扬看在眼里只觉得心中一暖,脸上的笑意也更深了几分。

    “烈儿在念书么?”沐扬走上前来笑问道。取名沐烈的孩子收起了书册站起身来恭敬地叫道:“爹。”

    沐扬慈爱的摸了摸沐烈的头顶,笑道:“平日里先生布置的课业也不少,爹知道你用功却也不能太累了。”沐烈小小的脸上闪过一丝困窘和羞怯,却又有更多的欢喜,点头道:“孩儿不累,谢谢爹关心。”

    沐扬只觉得儿子儿子万分懂事,心中帖慰不已,“好孩子。”对于这个失踪了六年的儿子,沐扬是真心疼爱的。又因为心存愧疚,平时对他的要求并不十分严格。沐扬看向坐在一边淡淡的看着两人的瑶姬,柔声笑道:“下午在做什么?若是无趣可以出去走走。”瑶姬淡淡摇头道:“也没什么好看,就在院子里陪着烈儿便是了,出去了又是一场祸事。”

    沐扬脸上闪过一丝愧疚,他知道她并不是自己心甘情愿回来的。若不是为了儿子她只怕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想到几个月前一脸憔悴的瑶姬抱着重病不醒的沐烈出现在他面前时,沐扬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揪痛。所以即使现在瑶姬对他总是淡淡的,他却依然感到十分满足,只要她们母子在他身边,一切就都已经圆满了。

    瑶姬看着他有些出神的模样,微微垂眸道:“你这几日似乎有些忙?”沐扬一笑道:“这几天确实有些忙忙碌,有两天没来陪你和烈儿用膳了。”难得瑶姬有兴致问起自己的事情,沐扬只当她是关心自己脸上的笑容更深。也不在意的对瑶姬说起这些日子的事情,“你也知道这些日子朝堂上乱的很。咱们家效忠皇上,但是现在……”现在皇上病重垂危,柳家和黎王的角逐谁胜谁负还未可知。这个时候若是选择了站队,赢了果然是好,输了却是万劫不复。这些日子黎王的人和柳家的人都在竭力拉拢沐阳侯,沐阳侯虽然还未做出反应但是只怕也支撑不了多久。这个时候没有多少人能够选择置身事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前些日子还听闻冷将军困守紫荆关。如今朝堂上争执的如此厉害,是因为北境人已经退了么?”瑶姬漫不经心的问道。

    沐扬苦笑道:“北境人有备而来兵强马壮,岂是那么容易退却的。冷将军如今也只是勉力支撑罢了……。”正说着,沐扬突然停下来若有所思,瑶姬也不看他,十分随意的靠在窗棂上道:“敌人就要兵临城下了,也不知道这些人还有什么好真的。争着谁去做那亡国之君么?”

    沐扬苦笑,看着瑶姬道:“这话可不能乱说。”却也知道瑶姬的心性就是如此,也不忍轻责。心中同时向着瑶姬方才的话,紫荆关战事危及,黎王和柳家却只顾着争权无暇他顾。一旦紫荆关破了,从北边往京城是一马平川不住两日北晋大军就能兵临城下。如果这个时候沐家如冷家一样驻守边关…未必不能从这一场争斗中摘出去。只要守住紫荆关,以后谁胜了沐家都是功臣。

    想到此处,沐扬也等不及了。轻声对瑶姬和沐烈道:“我还有些事要处理,晚上就不陪你们用膳了。明天再来看你们。”说罢转身往外走去,身后沐烈恭声道:“爹爹慢走。”

    送走了沐扬,乖巧的沐烈抬起头来看着倚坐在窗口的瑶姬皱眉,“你不是还喜欢这个男人吧?他跟秦统领比可差远了。”

    瑶姬一怔,没好气的伸手在他头上拍了一下道:“你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喜不喜欢差不差的?”

    沐扬撇嘴,皱着剑眉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道:“我当然知道了。他明明有妻子了还对着你表现的一往情深,但是他妻子和娘欺负你的时候又帮不上忙,就知道事后献殷勤。连自己的老婆的管不住,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不是废物是什么?”

    瑶姬惊讶的打量着他道:“你真的只有七岁么?”沐扬翻了个白眼,道:“爷已经十一岁了你不知道么?”他只不过是小时候练功太早有些伤了身子骨才长不高而已,不过大夫已经说了,等到他十四五岁的时候就会开始疯长,不会影响长大之后的身高的。瑶姬无语,十一岁也是个孩子啊。

    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盯着她的小鬼,瑶姬淡淡一笑道:“你放心,我分得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定王和王妃对我有再造之恩,我不会坏他们的事的。”沐烈这才满意的点头道:“这还差不多,你放心我一定保你平安回去见你儿子。”瑶姬不由得莞尔一笑,道:“那就多谢你了。”沐烈轻哼一声,有些不自在的撇过了脸去。瑶姬回头望着窗外,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容。早在当初她带着孩子离开逃离楚京,她和沐扬就已经恩断义绝了。以后…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

    沐扬的动作果然很快,不知道沐阳侯是怎么说服柳家和黎王两系人马的。三日后沐扬就带着二十万人马和粮草启程前往紫荆关去了。临去之前,沐扬回头看到沐阳侯府门口瑶姬牵着沐烈的手目送自己离开。看着瑶姬唇边浅浅的微笑,不知为何沐扬心中突然跳了一下,一丝淡淡的不安在心中蔓延。再看时却已经遥远的看不清瑶姬的面容了,只看到她正想着自己的方向站着,沐烈还抬起小手朝自己挥了挥。沐扬摇摇头心中淡淡一笑,是即将出征想太多了吧。

    数日后,一队人马护着一辆马车安静的进入了京城。马车在京城里最繁华的客栈停了下来,这前前后后近三十人整齐有致的护卫让来来往往的人们不由得侧目。

    马车帘子被掀起来,一个白衣身影从里面出来,翩然落地。过往的行人不由得一声惊叹。此时正是正月末,楚京里连初春都还没到正是冷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发抖的时候。这男子却是一身白色的绸衫,潇洒倜傥仿佛丝毫也感觉不到寒冷。最让人侧目的却是他那一头银白的长发,普天之下一头银发还有如此风采的人只有一人。暗中揣测的人们只觉得心头扑扑直跳。只是定王早年毁容闭门不出,京城里知道他容貌的人却是不多,因此怀疑只能是怀疑。

    男子下了车之后,回身向车里伸出手。从里面牵出的却是一名披着秋香色镶白狐边披风的清丽女子,那女子也不过双十年方,神态气度却并非京城见惯的大家小姐可以比拟。只是远远地看着就让人觉得有一种雅致却又大气的感觉。

    人们还没来得及惊叹这一双璧人,马车里又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一个穿着黑色锦衣的五六岁男孩从马车里转了出来。衣领和袖摆上都镶着白狐的边儿,与黑色的锦衣相互映衬将那孩儿白白嫩嫩的小脸衬得更加可爱动人。小男孩对着女子扬起天真可爱的笑容,让即使远远地看着的路人也不由得心中痒痒的恨不得这么可爱乖巧的孩子就是自己的。

    看着伸出小手要抱抱的墨小宝,墨修尧按住了叶璃想要伸出的手淡淡道:“小心冻着。”自己伸手将墨小宝抱紧了怀里,那动作绝对称不上温柔。墨小宝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得到了墨修尧不轻不重在屁股上的一拍。墨小宝顿时老老实实的趴在墨修尧的怀里了。父王最讨厌了,抱起来一点都不舒服。

    叶璃淡淡一笑道:“哪儿有那么冷。”虽然不如墨修尧内力深厚冬天也不需要加太多衣服,但是叶璃自认比一般人耐寒得多。何况在西北都没有冷到,楚京也不会比西北更冷了。

    门外这么大的阵仗,里面的掌柜自然早就迎了出来。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一行客人非富即贵,虽然有些好奇墨修尧那一头白发,却还是殷勤的将人引进了客栈里。也不敢请客人到柜台前登记了,掌柜的一边走一边道:“公子夫人里面请,小店还有两个上等的院子,不知到公子和夫人是住小院还是……”

    这种一流的大客栈里,在天地人三种客房之外还有比天字房更好的就是单独的院落。那价格自然是比天字号的客房更贵上十倍不止,里面丫头仆人一应俱全。墨修尧淡淡道:“两个院子,都要。”掌柜的心中一喜,笑得更加殷切起来,连忙道:“是是是,公子夫人这边请,未知公子高姓,在下好为公子登记。”墨修尧停下脚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墨,墨修尧…”

    “墨公子,正是好姓…墨…呃……”新笑颜开正准备多说几句好话的掌柜这才发现,墨修尧这个名字实在是有些独特。所以他脚下一划直接跌坐在地上去了。抬头望着眼前身长玉立的白发男子失声道:“定王殿下?!”

    墨修尧点头道:“正是本王。”

    ------题外话------

    那嘛…这次大概回来大概要解决墨景祈等一些人,记得前段时间有位亲提意见说都一百多万字了但是反派一个都没解决。其实主要是因为凤不太喜欢跑地图刷怪刷副本的写法。跑一副地图刷一个boss却是好写一些,亲们看起来应该也爽快一些。不过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被主角随随便便的给甩掉啊,不管是因为时机不对或者为了局势为了平衡等等。就算刷副本也有会团灭的时候说。(*^__^*)嘻嘻……当然咱们的阿璃和修尧是不会团灭的。但素偶真滴木办法让他们去一趟南诏把南诏王给灭了,去一趟西陵把镇南王给灭了。哈哈…这是偶的第一本长原创,经验不足多多包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6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64.重回楚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64并对盛世嫡妃264.重回楚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