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大长公主来访

    272。大长公主来访

    罪己诏一出,整个京城皆是震了三震。一时间,前来客栈拜见定王的人们更是络绎不绝。仿佛眼前已经出现了一片定王府重新复起的局面。当然,所有人都不会认为定王会斗不过黎王,更不会认为定王根本就没到算参与到这场争斗中去。而已经上了黎王府或者柳家的船的权贵们不由在心中暗暗叫苦,却也无可奈何了。上船容易下船难,此时想要反悔却也是来不及了。

    此时的皇宫里,皇后宫中华皇后坐在凤椅上蹙着秀眉听着六皇子义愤填膺的诉说着去传旨受的委屈。看着眼前一脸愤怒和怨毒的孩子,皇后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旁边的郑贤妃同样失望,在听到墨瑞云叫嚣着一定要父皇惩治他们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六皇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个耳光甩的懵了,摸着脸怔怔的望着郑贤妃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皇后叹了口气,轻声道:“你现在打他有什么用?”这些年她被禁足在宫中,后宫权利都落在了柳贵妃手里。六皇子被教导成这样固然有柳贵妃从中作梗,郑贤妃这个做亲娘的也未必没有失职之处。就连她这个皇后都,唉……

    “母妃,你为什么打我?”六皇子终于回过神来,愤愤不平的瞪着郑贤妃质问道。明明是他在外面受了委屈,母妃不帮他出气就算了居然还动手打他?这让一直被人娇纵着的墨瑞云如何能够受得了?看着儿子丝毫不明白自己用心的模样,郑贤妃也忍不住泪如雨下,扑到在一边的椅子里痛哭起来。看到母妃如此模样,墨瑞云瘪了瘪嘴角嘟哝着道:“既然母妃不帮儿子出气,儿子去找父皇就是了。父皇喜欢我,一定会帮我的!我要把定王府那个臭小子抓来狠狠地打一顿,要他给我做奴才!”

    “住口!”郑贤妃吓得脸色发白,拉着墨瑞云道:“定王是长辈,论起辈分便是那定王世子也比你长一辈。他们说什么你好好听着,记着就是了。不许胡说八道。”墨瑞云怎么肯听,不悦的道:“我是皇子,凭什么听他们的!我一定要父王狠狠地罚他们!”说完就推开郑贤妃的手往外奔去。坐在凤椅的皇后见状,脸色微沉一拍桌子厉声道:“拦下六皇子!”

    六皇子被拦住了自然打发雷霆,威胁着要杀了这些太监宫女。皇后盯着他冷冷道:“是本宫要拦下你的,你是不是连本宫也要一起杀了?!带下去看着六皇子,他若是跑出去了唯你等试问!”墨瑞云对于这个没见过几面的嫡母还是有几分惧意的,见她动了真火也不敢再闹腾乖乖的被人带去了内殿。

    皇后揉了揉眉心,看着郑贤妃道:“你也别哭了,定王还不至于和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计较。你现在看清楚了,瑞云可合适那个位置?”

    郑贤妃有些讪讪的止住了哭泣。她是小门小户出身,知道自己的儿子有机会能够登上皇位,她就能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太后,怎么可能不心动。但是如今看着儿子这不知事的模样,她好歹也在宫中混迹了这么多年总还是有些见识的。一次出宫就将定王府全家得罪了,分不清半点轻重。这模样就算登上皇位只怕也坐不稳几天就要被人害了。

    “呜呜…都是那个贱人!那个贱人教坏了我的皇儿。呜呜…皇后娘娘,你要为臣妾做主啊……”郑贤妃此时心中恨毒了柳贵妃,这些年皇上宠爱柳贵妃,整个后宫都交给她管。她身为皇子的生母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儿子两次,如今儿子竟然被教成这个样子,生生的断了她的太后梦啊。这让她怎么能不恨柳贵妃。

    皇后不耐烦的摆摆手道:“够了,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对于墨景祈的那个提议,皇后至此彻底的压下了。六皇子如此品行,能教出个什么来?她可以为了皇家赔上自己,因为她是皇后,她嫁给了墨景祈为妻。但是她不可能为了皇家,为了墨景祈而赔上华家满门。华家为了大楚做的,已经够了……

    “臣妾知错了。”郑贤妃摸抹着眼泪跪倒在地上道:“臣妾不求皇儿有什么大出息,只求他平平安安的。他不懂事都是我这个做娘的没交好,求皇后娘娘替臣妾向定王求个情,求他饶过皇儿吧。”

    “你起来吧。”皇后叹息道,“我之前说过,定王虽然不适合宽宏大量的人,却也不至于为了个不懂事的孩子来置气。回头若是能见到定王妃,本宫跟她说说便是了。只是瑞云你当真要好好的教导,一开口就说人家家教,别说在皇室,就是普通人家也是犯忌讳的。”

    郑贤妃连忙谢过,再三保证必定好好教导六皇子。这才告别的皇后去后殿接六皇子离开。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皇后轻声叹息。她这个皇后又还能做多久?郑贤妃愌?妃能不能教导好六皇子跟她只怕也没什么关系了。罢了…至少她的无忧在西北平平安安的活着。这样就很好了……

    跟随墨瑞云去传旨的太监回到宫中禀告了墨修尧拒绝接旨的消息,墨景祈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无力的挥了挥手让他退下。传旨的太监如获大赦,连忙退了出去。转身关上殿门的瞬间却看到坐在龙椅上的帝王阴郁的眼神中透出从未有过的暴虐和疯狂之意。心中一颤连忙轻轻地合上了门。

    有了皇帝的旨意,下面的人办事的效率还是极快的。原本的定王府就只是查封了而已,因为定王府对大楚的影响力,墨景祈也并不敢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将这座府邸移作他用,所以府邸重新开启之后,人们也需要重新打扫一遍,两天之后就来禀告墨修尧,请定王和王妃移居回王府了。

    墨修尧自然也不会客气,这王府是定王府历代先祖的基业。也是近两百年里历代定王的居处,当初定居西北放弃定王府的时候,墨修尧依然让人暗中照料着这里,所以已经过了六七年了,整个王府保存的依然十分完好。等到一家三口正式入住了定王府,上门来拜见的人自然更多了起来。因为这证明了之前的圣旨并不是虚言,定王府真的又要重新回到大楚和京城了。

    虽然墨修尧回绝了大部分人的拜访,但是有些摆放的人本身却是无法拒绝的。回到王府当天下午,外面的侍卫就来禀告福熙大长公主和昭阳公主求见王爷。这两位,昭阳公主还好说,但是大长公主却是不能拒绝的。只得让人将她们请了进来。

    大长公主如今已经是八十高龄,比起几年前更是苍老了不少,虽然精神看着还不错,但是身体却显然已经大不如前了。被昭阳公主和宫女扶着慢慢走了进来,墨修尧和叶璃也立刻带着墨小宝上前迎接,“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看着墨修尧一头白发神色平静的站在自己面前,满是皱纹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疼和欣慰,又有些无奈的看着墨修尧道:“看来你当真是恨极了皇家,连我这个姑母也不肯认了么?”墨修尧垂眸,还是叫了一声皇姑母。大长公主这才欢喜起来,目光落到站在一边的墨小宝身上眼睛亮了亮更是慈爱不已,“这就是小御宸么?跟你小时候倒是有七八分像。”昭阳公主笑道:“姑姑,昭阳看这小世子长得倒是比修尧小时候更招人爱呢。”大长公主含笑点头道:“确实如此。”

    墨小宝也不怯场,站在墨修尧和叶璃身边落落大方的上前见礼,“御宸见过姑奶奶,见过昭阳姑姑。”

    “好孩子…好孩子…”大长公主笑道,取出随身携带的一把匕首递给墨小宝道:“姑奶奶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这个小玩意儿你拿着玩儿吧。”那是一把几位精致小巧的匕首,刀柄和刀鞘上都镶嵌着各色的宝石,一拔开匕首,刀身光可鉴人寒意四溢,显然是把宝刀。“墨小宝回头看了看爹娘,墨修尧淡淡笑道:”长者赐,不敢辞。收着吧。“

    墨小宝本身也很喜欢这小东西,听了父王的话自然欢喜,双手接过匕首脆声道:”御宸谢过姑奶奶。“可爱的小脸一脸严肃和恭敬,喜得大长公主连连叫好。

    昭阳公主取出一块玉佩递给墨小宝笑道:”姑姑可没有宝刀送你,这块玉佩看着还有些样子,御宸收着玩儿吧。“

    墨小宝一并接过,谢过了昭阳公主。

    大长公主和昭阳公主看着眼前还只道墨修尧大腿高的小包子,模样俊秀不说只那气度就可看的出教养不凡。在回想皇帝宫里那几个孩子,说起来皇帝皇子也不少,但是只怕那一堆皇子加起来加起来也不如定王府这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再看看站在墨修尧身边温婉清雅的定王妃,也不得不叹息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生养教养出如此优秀的儿子。

    ”皇姑母,昭阳公主,如今天气还有些凉。不如咱们里面坐吧。“叶璃轻声笑道,一面引着两人往大厅而去。

    如今才刚刚搬回来,定王府的人并不多。侍卫加上伺候的侍女仆人统共也不过才百十个人,连从前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因此偌大的王府也显得格外的宁静萧瑟。

    进了大厅,宾主落座。大长公主慈爱的将墨小宝拉到跟前细细的过问,墨小宝对这个跟太公一样和蔼可亲的老人很有些好感,认认真真的一一作答。一边的昭阳公主听了也不由笑道:”原来小世子是清云先生亲自教导的。难怪才小小年纪就很有一番气度了呢。清云先生如今可还好?“

    叶璃笑道:”外祖父虽然年事已高,不过身体倒还是健朗。偶尔还会为书院的学生授课,宸儿在老人家跟前养着确实受益匪浅。“

    大长公主笑眯眯的看着墨小宝,一边抬头对叶璃和墨修尧叹了口气道:”当初皇上做了糊涂事,清云先生在西北可还习惯?“

    叶璃道:”有劳皇姑母关心,外公年轻时候也曾云游天下。西北比起云州虽然稍有些苦寒,却也还过得去。外祖父这几年心情放松,看着精神倒是比从前好得多了。“大长公主和昭阳公主对视一眼,都有些沉默了。叶璃的意思她们自然明白,她们的来意墨修尧和叶璃想必也清楚。只是身在其位,有许多事情即使她们不愿意却也不得不去做。

    墨修尧端着茶杯,神色平淡的盯着杯中的茶水不言不语。叶璃唇边含笑,却也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一时间,大厅里有些淡淡的凝重和尴尬。

    许久,大长公主才叹了口气,望着墨修尧道:”修尧…皇上下得圣旨你怎么看?“

    墨修尧抬起头来,淡淡一笑道:”皇姑母是长辈,便是看在当初皇姑母对修尧的照拂,也不该骗您。这话修尧跟皇上也说过了,定王府…与大楚早已恩断义绝。皇上的旨意,对定王府来说毫无意义。“

    大长公主闭了闭眼,满是皱纹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疲惫和憔悴,”当真是无可挽回了么?定王府和皇室毕竟…。毕竟还是一家人啊。“

    墨修尧笑容冷淡,”杀父杀兄之仇,墨家军数万英灵枉死之恨,还有定王府这几年统领西北之事。谁能忘?大楚皇室不能,定王府、墨家军还有本王…也不能!“

    ”罢了…我知道劝不住你。“大长公主也不勉强,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是看着墨修尧出生长大经历那么多事情的。如今的墨修尧看似平静如海,深不可测。但是那海底蕴含的惊涛骇浪丝毫不比少年时候的炙烈如火来的温和。许多事情,他一旦选定了路。无论前路再如何艰难他都绝不会再回头了。但是大楚如今的现状…失去了定王府的扶持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大长公主不知道。只是看着那勤政殿里争得面红耳赤的大臣和权贵们,年轻时候有铁腕之称如今却早已白发苍苍的大长公主只觉得一阵阵无力涌上心头。他们都已经老了啊…太祖皇帝天纵英才,如今的大楚竟然…后继无人!

    大长公主都放弃了劝说,昭阳公主自然也不再多说什么。她没有大长公主的筹谋韬略,但是她的一生幸福都为了大楚而付出了。帝女,由公侯主婚故曰公主。身为皇室公主,她没有反驳的权力。所以,皇兄需要和南诏结盟时她必须无怨无悔的下嫁南诏王子。当大楚不在需要这个南诏驸马时,她只得无怨无悔的守寡终身。而如今,如果大楚因为他的子孙无能而陨落,她所能做的也只是为他陪葬而已。大长公主了解墨修尧,昭阳公主同样了解。所以她今天之所以陪大长公主一起来,只是想看看墨修尧还有那从未见过面的小世子而已。

    撇开各自的立场之后,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就要和睦很多了。其实大长公主大概也是应了墨景祈的委托来劝说几句,至于结果来之前大长公主心中也早就有数了。因此,也不很劝。只是大概的问清楚了墨修尧的意思也就罢了。退一步还能留下一些往日的情分。

    ”既然如此,等到皇上…修尧就尽快回西北吧。这京城…只怕没有什么平静的日子了。“大长公主叹息道。

    ”皇姑奶奶,你和昭阳姑姑跟咱们一起回西北好不好?“墨小宝抬头仰望大长公主,脆生生的道。

    大长公主一怔,慈爱的看着墨小宝摇头道:”皇姑奶奶不能跟你们去西北。“

    ”为什么?“墨小宝疑惑的偏着小脑袋问道。在墨小宝看来,璃城有太公,有舅公有舅舅,还有很多很多的好人。可比这楚京好玩儿多了。在璃城他可以自己到处跑着玩儿,但是在楚京里,他连自己带着人出门找冷小呆玩儿都不行。冷二叔叔说楚京坏人太多了,所以小孩子不能出去玩儿。

    大长公主轻声道:”因为皇姑奶奶的家在这儿啊。“

    ”哦。“墨小宝似懂非懂,他和父王娘亲的家在璃城,如果让他一直住在楚京他也不会答应的。所以皇姑奶奶也舍不得离开家他远了吧。

    墨修尧放下茶杯,看着大长公主道:”皇姑母,墨景祈与其在我这边下功夫,还不如让他好好想想以后的事情。扶持幼主,定王府并非不做不到,而是不会再做了。“当初定王府之劫起源何处?不就是父王扶持先帝么?定王府功勋卓著,再加上扶持幼主代为摄政,已经让皇家对定王府的警惕之心提到了最高。古来,权臣又有几个能有好结局?定王府走到如今的地步,是决计不会再走回头路了。

    大长公主无奈的苦笑,并非墨景祈到现在还不知道何为轻重。而是…他根本就没得选。后宫中除了柳贵妃的两个儿子以外,几乎没有能看的皇子。如果真的让太子登基,柳家当权,大长公主不用猜测都能想到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如今的局势当真是让大长公主有心无力。有些遗憾的看了看倚坐在自己身边的墨小宝,若是皇子中有一人能有定王世子七分的聪慧,他们这些老骨头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把小皇子辅佐成才啊。

    可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7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72.大长公主来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72并对盛世嫡妃272.大长公主来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