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驾崩,墨景祈的报复

    274。驾崩,墨景祈的报复

    因为墨景祈的话,众人还是全部都离开了寝殿,将最后的时间留给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这个忙忙碌碌了一辈子却似乎一事无成的帝王最后的时间里会想写什么。

    墨修尧抱着墨小宝一手牵着叶璃走在大长公主和华国公身边。如今这个国家真正的耆老也就只剩下这两位了。其他人都走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这会儿自然是谁都没有心情转身出宫去了。皇帝的遗诏还在皇后手中握着,又有大长公主华国公和定王看护,自然是谁都没有从中作梗的法子。但是他们也同样没有拂袖而去的潇洒。

    一行人在御花园的凉亭里坐了下来。凉亭并不大,坐在里面的自然就只有大长公主华国公以及墨修尧和叶璃了。华国公笑眯眯的看了看墨修尧有看看坐在墨修尧膝盖上一看就是个机灵鬼的墨小宝笑道:“定王这几年看上去神色倒是比在京城的时候好了许多。”墨修尧点头笑道:“几年不见,老国公健朗依旧。”华国公摇摇头,叹息道:“老了啊……”

    凉亭里有些安静,好一会儿华国公方才问道:“以后的事情,定王可有什么打算?”

    墨修尧有些意外,抬眼看着华国公挑眉道:“老国公不劝我?”

    华国公摇头,有些无奈的道:“这个局既然已经打破,有何必在重蹈覆辙。破镜重圆也并非不留丝毫瑕疵的。何况…大楚束缚着定王府已经太久了,如今龙飞于天,无论成败只怕都不是任何人力可以回转的了。定王说是不是?”墨修尧淡然一笑,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华国公虽然一辈子征战沙场,但是却并不代表他就不懂政事。定王府重新回归大楚固然是大楚百姓甚至许多朝臣的心之所向,但是对于墨家军将士和定王府属下的臣子们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即使墨修尧身为定王府的当家人,也不可能丝毫不顾及属下的心情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华国公摆摆手道:“老夫是看不到定王殿下将来的辉煌了,不过想必以定王之能又有王妃和众多能人辅佐,必定不会辜负墨家历代先祖的心愿。”墨家历代先祖的心愿是什么?一统天下,平定四方,万国来朝。曾经定王府的历史上出现过不止一位有这样的能力的惊采绝艳的人物。但是却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折戟沉沙,抱憾而死。

    “老国公…”大长公主有些惊讶的道。华国公不会来劝墨修尧她是知道的,但是听华国公此时的言语竟是对墨家军和定王府的未来极有信心。要知道…如今从大的局势来看,定王府并不占优势。

    华国公摇头笑道:“大长公主,咱们都老了。将来的事情还是要看年轻人的了。”大长公主怔住,看着眼前华国公一头白发,满脸皱眉。再看看自己一手满是皱眉的手。可不是么…他们已经老了,再折腾有能折腾几天?罢了……。

    墨景祈最终还是死了,无论是为人子为人兄为人父为人父,甚至是人君他都是失败的。所以临时前他也并不求有儿孙绕膝群臣哀戚。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寝殿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当众人接到太监的禀告重新赶回寝殿的时候就看到已经断气的墨景祈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上半身的被褥和衣物几乎都被血迹染成了暗红色,他的眼睛还睁着,无神的望着床顶华丽的游龙帷帐。大长公主轻叹一声,走上前去抬手将他的眼睛合上,道:“走吧,到外面去听遗诏。”

    皇城里响起了沉重的钟声,昭告着天下人一代帝王的驾崩。

    “奉天承运,皇帝昭云:……立皇十子墨夙云为帝。废太子之位封为秦王。秦王生母柳贵妃,殉葬。”皇后的声音平淡的在寝殿外响起,在众人惊怔的神色中,皇后最后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太后皱了下眉。太后心中一突直觉不好,只听皇后淡淡的念出了最后一句,“太后…为先帝殉葬。钦此。”

    “这不可能?!”太后脸色铁青,站起身来厉声吼道,“是你!是你篡改了皇上的遗诏是不是?”

    对于遗诏的内容,皇后也并非一点都不吃惊。只是她早已习惯了平静的表情,倒是显得没什么变化。淡淡道:“遗诏是皇上当着所有人的面亲自交给臣妾的。之后臣妾也并未离开过所有人的眼睛。还请太后明察。”

    众人默然,可不是么。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别说皇后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女子,就算是有什么技巧的她又怎么能料得到皇帝会将遗诏交给她还是先准备了一份。

    “不…这不可能!皇儿不会这么做的!荒谬…自古哪有皇帝驾崩要生母殉葬的?!”太后兀自不肯相信。自古以来却是没有这个规矩,但是遗诏上说的是令太后为先皇殉葬。如此算来却又不算失礼了。而另一边的柳家柳丞相也同样瘫倒在地。他的外孙没能当上皇帝不说,他的女儿还要殉葬。这突如其来的冲击让这个在朝堂上混迹了一辈子的老人精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而另外的一个当事人,从今以后就要君临天下的十皇子墨夙云…所有人都看向跪在地上一脸茫然的十皇子。十皇子今年也才七岁,生母只是一个墨景祈意外临幸的宫女。生下墨夙云之后也没有受宠,只是随便的封了一个贵人罢了。这些年,这母子两个就仿佛幽灵一样的生活在皇宫里,几乎所有人都将他们遗忘掉了。但是现在…这个一脸茫然的孩子却得到了所有人心心念念却失之交臂的东西。

    墨修尧看着那一脸怯弱的十皇子,唇边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淡淡道:“既然遗诏已经宣读完了,剩下的事情就与本王无关了。本王先走了。”再一次,定王当众变大了他无意介入大楚朝政的意思。一边脸色铁青的墨景黎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点头道:“定王慢走。”

    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抱着墨小宝牵着叶璃转身出宫去了。至于宫里的事情会怎么样却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出了皇宫,京城的街道两旁都已经挂上了白布,往日的灯红酒绿金碧辉煌也掩盖在了肃然的黑色和白色之下。皇帝驾崩,举国致哀。即使这个皇帝并不见得得民心,百姓们却依然要穿上孝服,禁歌舞,禁婚嫁以表示对帝王的哀悼。

    定王府里自然没有这么严的规矩,只是一些明显的大红大紫的东西被取了下来,府邸里的人们一切生活却还是照旧。他们如今虽然身在京城却已经不能算是大楚的子民了。而是如西陵北戎南诏一样,只能算是客人。对于客人自然不需要那么严格的规矩。

    回到院子里坐下来,墨修尧却难得的有些失神了。叶璃坐在他身边轻声问道:“修尧怎么了?累了么?”墨修尧摇摇头,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的留住,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在想…墨景祈是不是死的太容易了一些……”按照几年前墨修尧的想法,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让墨景祈死去的。他就要墨景祈或者,看着他在乎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失去,看着他的江山支离破碎,甚至看着大楚国破宫倾。若不是这样,他有一千种办法在得到父兄去世的真相的时候他就可以要了墨景祈的命。

    即使是这一次,他都有想要救回了墨景祈继续折磨他的念头。但是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叶璃轻声叹息,抬头看着墨修尧问道:“你觉得墨景祈死得还不够惨么?”

    墨修尧低头想了想,墨景祈死之前只怕是除了没有看到国破宫倾以外,该失去的都已经失去了。即使是大楚,安排了十皇子继位只怕他自己也不抱什么希望了。所以才会连死了都比不上眼睛吧。这样算来,墨景祈确实死的也够惨了。或许…现在的失落只是因为墨景祈如今的惨状里没有他亲自动手而只有推波助澜的遗憾?

    “我们恨我们该恨的仇人,让他们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但是我不希望你让这份恨意熏染了你的心。人死债消,恨一个死人没有任何意义。你若是还不满意,我陪你进宫去将墨景祈鞭尸,然后大卸八块如何?”叶璃轻声道。

    墨修尧莞尔,搂住叶璃笑道:“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想这件事了。虽然有些遗憾不是亲自为王兄报仇。不过…墨景祈那样的人还不配脏了本王的手。有句话怎么说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叶璃浅笑道:“你想明白了就好。”

    之后的这几日,整个京城自然是热闹非凡。墨景祈的灵柩还停在皇宫之中尚未出殡,宗室和朝臣们却已经先吵翻了天。而争执的焦点无外乎就是两件事情,一是,十皇子继位的事。二是,太后和柳贵妃殉葬的事情。太后是黎王的生母,柳贵妃是太子的生母,墨景祈临时的这一击却是打在了黎王府和柳家两方最要命的地方。不过,跟柳家比起来,黎王府的情况却要好得多。

    因为墨景黎本身就已经是摄政王,即使他不是皇帝,但是小皇帝亲征之前还是得听他的。他还有的是时间来算计筹划。而柳家却不同,太子变成了秦王,柳贵妃还要殉葬。如此一来柳家在宫中可以说是再也没有半点支撑和依靠。到时候墨景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打击柳家的最好机会。即使太后跟柳贵妃一样要殉葬,对墨景黎的打击也远没有柳家来的厉害。因为墨景黎已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实权王爷,有没有太后的支持与他来说其实并不是十分重要了。

    此时的彰徳宫里却是一片哀戚,空荡荡的宫殿再也没有往日的宫女太监成群。太后失魂落魄的坐在凤椅里,鬓边原本保养良好的发间已经生出了几缕白发,整个人也是容颜憔悴神色恍然。

    墨景黎坐在一边沉默的喝着茶,神色平静无波,即使是身为他生母的太后也已经看不出他的半点情绪来了。

    “黎儿…黎儿该怎么办?祁儿他好狠心…哀家是他亲娘啊!”太后喃喃叫道。她怎么也没想到墨景祈竟然会留下那样一道圣旨。她没能借着小儿子登基继做母仪天下的皇太后,圣旨连孙子登基之后成为太皇太后都没有。她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或许也是唯一一个被自己的儿子下令殉葬的太后。从前的尊荣富贵仿佛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她就连性命都要保不住了。

    自然成为太后一来,她从未有如此慌乱过。即使是当初墨景黎在南方叛乱起兵她也没有这么慌乱过。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跟她想得不一样了?

    墨景黎放下茶杯,抬头平静的看着太后道:“母后,这是皇兄的遗诏。”

    太后一怔,半晌才反应过来墨景黎是什么意思。从某些方面来说,遗诏可能比圣旨更加有效果。虽然说君无戏言,但是只要墨景祈还活着她总有机会想办法让他收回成命。但是现在,墨景祈已经死了。他身前留下的最后一道圣旨,即为遗诏。为表对先帝的敬重,先皇的遗诏即使是新帝登基也是不能轻易推翻的。墨景黎这是在告诉她,他也没有办法。

    “不…不会的!哀家不信!”太后有些跌跌撞撞的冲过来,一把抓住墨景黎的手道:“哀家是你的亲娘啊,黎儿,你救救母后吧,母后不想死。我知道…我知道你有办法!”墨景黎淡淡的摇头道:“母后恕罪,儿臣没有办法。”

    太后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险些被身后的椅子绊倒。无力的跌坐在椅子里,望着墨景黎的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意味,“黎儿…你当真要置哀家于不顾?你别忘了,哀家若不是哈为了替你劝皇上,皇上怎么会下旨要哀家殉葬?!”

    太后也想明白了,这完全就是儿子对自己的报复。报复自己当初在他中毒的时候向着墨景黎,在他病重垂危之极还劝说他将皇位传给墨景黎。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那母后做到了么?”墨景黎冷然道。

    “什么?”太后惊怔。

    “皇位…皇兄的遗诏母后也听到了。传位十皇子!一个本王连见都没有见过,根本什么都不懂的黄口小儿。这就是幕后你劝告皇兄的结果?”墨景黎起身沉声道,说到后来却是越说越怒,墨景黎的声音也渐渐高昂起来,“不仅是皇位的事,我的儿子的事情你同样什么都没做!现在墨景祈死了,母后你告诉本王,我要去哪里找我的儿子。”

    太后皱眉道:“就算祁儿骗了你,你将来多纳几个侧妃要生几个儿子没有?”

    墨景黎脸色铁青,他当然更太后说不出他再也不能有孩子的事情。这几个月,他也暗中看过不少名医。这件事情上墨景祈并没有骗他,他早在数年前就中了中了一种宫中秘传的绝育之药,无药可解。所以,没有人知道那个孩子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

    “总之,这件事儿臣无能为力。母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墨景黎道,拂了拂身上微皱的衣服就要转身出去。

    “不…”太后扑过去抓住墨景黎的衣摆,泣声哀求道:“黎儿,你救救母后吧。母后不想死…黎儿……我是你娘亲啊,黎儿……”墨景黎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眼前一声狼藉的太后,漠然的抬手拉开了她抓着自己衣摆的手。低声道:“母后,身在皇家连你自己也不信什么骨肉亲情了吧?不然…你当初对皇兄做的又算什么?”

    太后跪坐在地上,眼睁睁的望着墨景黎毫不留恋决然而去的背影,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也大声怒骂起来,“逆子!墨景黎你这个逆子!哀家是你亲娘啊…哀家到了黄泉路上也不会放过你的!不…我不要死…我是大楚的皇太后……”太后边哭边骂,终于骂泪了趴在地上呜咽的哭了起来。她终于想起了前几日去看大儿子的时候,在她劝说他将皇位传给墨景黎的时候,他望着自己的眼神代表着什么含义了。只可惜为时已晚……

    “哀家是皇太后…哀家不会死的……”

    彰徳宫外,太后的哭叫声已经被关在了重重宫门里。墨景黎回过头望着紧闭的宫门,脸色阴沉眼中的神色变幻不定最终却都归于虚无。

    “王爷,太后……”跟在身边的谋士低声建议道。其实以黎王和太后的身份,真的要保住太后的话也并非不可能。墨景黎漠然道:“不必。让人注意这柳家柳家,别让柳家和柳贵妃搞什么动静。太子…秦王的生母,必须死。”

    谋士心中一颤,原来是为了这个。如果要保下太后的话,那么柳家人势必会以此来要求同样免除柳贵妃殉葬的事。而黎王显然是不准备让柳贵妃继续活下去活下去了。为了打击柳家,黎王竟然……

    “微臣领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7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74.驾崩,墨景祈的报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74并对盛世嫡妃274.驾崩,墨景祈的报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