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十皇子墨夙云

    276。十皇子墨夙云

    冷皓宇和慕容婷突然前来自然不可能只是串门而已。各自落座,冷皓宇皱眉道:“我们的人传出来消息,柳家似乎知道了关于墨景黎的儿子的消息。”

    凤之遥刚刚回到楚京,自然不清楚这两个月楚京发生了什么事,不解的问道:“墨景黎的儿子?是叶莹生的那个么?被人绑架了?”冷皓宇抚掌笑道:“你的消息实在是太慢了一些,前段时间墨景黎刚做了摄政王,回到府里一脚将自己的儿子给踹死了。虽然这个消息被压着没有宣扬出去,不过京城里的权贵们却大多数都是知道的。”

    凤之遥挑了挑眉,他也不是笨蛋自然立刻就想明白。笑道:“这么说…墨景黎是白白给别人养了几年的儿子?那现在如何?他的亲生儿子在柳家手里?”

    “阿璃,你怎么看?”墨修尧看向叶璃问道。

    叶璃蹙眉,想了想道:“我觉得可能性不太大。墨景祈小心多疑,连身边的人都从来不信。墨景黎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都没能找到线索,那就证明当初墨景祈处理的很干净。没道理柳家就能找到,而且…这个时间未免太巧了一些。”墨景祈刚刚驾崩,新皇还未登基柳家就甩出了黎王府唯一的儿子这个消息,实在是不能不让人多想。

    墨修尧看向冷皓宇,冷皓宇耸肩道:“他们也没得到具体的消息,只是柳家最近暗地里动作不少,只能隐约知道是和墨景黎的儿子有关的。但是具体那孩子是不是墨景黎的儿子还需要时间。”墨修尧挑眉笑道:“不用让人查了。浪费时间。”

    冷皓宇不解的看着他,墨修尧问道:“是或者不是多咱们有什么意义么?”

    闻言,众人皆是一怔。可不是么?他们并没有打算搀和到这些事情里面去。那么那孩子到底是不是墨景黎的儿子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墨修尧站起身来,看着冷皓宇笑道:“你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去查查北境的事情。横竖现在凤三也在京城,你在京城的生意也关门了。不如去紫荆关走一趟?”

    冷皓宇意动,如今紫荆关正在交战之中。虽然有暗卫暗中保护,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忧冷淮的暗卫。

    “我也去。”慕容婷连忙道。

    虽然冷皓宇是定王府的人,慕容婷却不算。墨修尧自然也管不到慕容婷,这是冷皓宇的家世。冷皓宇有些犹豫的道:“紫荆关如今正在交战中,太过危险了。”慕容婷嗤之以鼻,“你当我没见过战场么?”她可是从小跟着爹爹一起在边关长大的,何况当年永林守城的时候她也算参与过的好不好?

    “君涵在京城一个人没人照顾,你忍心么?”冷皓宇继续劝道。

    慕容婷皱眉,这倒是一个问题。儿子生下来到这么大还没离开过她的身边呢。目光瞄到坐在一边的叶璃,慕容婷眼睛一亮,眼巴巴的望着叶璃,“璃儿……”叶璃掩唇笑道:“你只要不怕君涵被宸儿欺负,尽管送过来就是了。”一个孩子是带,两个孩子也是带。何况墨小宝虽然偶尔爱粘人,但是其实自理能力相当不错,根本不需要他们费什么心思。

    只不过,不知道为何墨小宝认准了冷君涵是个软绵绵的可以欺负的小包子。每次见面不是捏捏就是就是恰恰。叶璃怀疑墨小宝是不是将被他父王欺负的怨气都转移到冷君涵身上去了。每次看到白白嫩嫩软绵绵的小君涵被墨小宝欺负的眼泪在眼眶里眼眶里打转却倔强的不肯掉下来的小模样,叶璃就心疼的一抽一抽的。偏偏冷君涵就是认准了墨小宝是个好哥哥,被欺负完了回头就忘,下回见面还是御宸哥哥御宸哥哥的叫的亲热无比。难怪墨小宝要叫他冷小呆了。那呆萌的小样儿就连冷皓宇这个做爹的看了都忍不住掩面。他是做了多少孽才有了这么一个呆儿子啊。

    “没事。君涵就是被我们宠得太过了。性子软绵绵的也不知道像谁。正好放在你们家帮我好好调教调教。”慕容婷大气的挥手道。

    太座大人下定了决心,身为一个妻奴冷皓宇也只得遵命了。不过他还有一点做爹的觉悟,望着墨修尧叮嘱道:“千万别让小世子太欺负我儿子了。”墨修尧挑眉,这是他能够管得了的事情么?他是定王不是带孩子的奶娘。

    “冷二,你不会以为本王是让你去探亲的吧?”看着冷皓宇纠结的模样,墨修尧淡淡道。身为一个优秀得力的下属,难道不应该努力的揣摩上司的每一个行为和决定么?冷皓宇着赶着去探亲有舍不得家里的孩子的欣喜有担忧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冷皓宇无奈的垂下了头,他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恭听王爷训示。”

    墨修尧微微一勾唇道:“训示就不用。半年之内,北境大军若是踏入紫荆关一步,你就不用回来了。自挂东南枝去吧。另外…本王是个爱才之人。嗯?”冷皓宇眼神一变,有些欣喜的望向墨修尧。墨修尧含笑不语,冷皓宇扬声道:“王爷尽管放心。属下定不辜负王爷的苦心。”

    “去吧,你儿子不用担心。若是你们赶不及回来本王带回西北去也可以。正好清云先生如今闲着可以帮你们教导一二。”

    冷皓宇和慕容婷都是一喜,自从有了孩子他们一向都常驻京城。其实这对于冷皓宇手下的诸多事务并没有什么好处,但是却又不放心让慕容婷一个人带着孩子。如果冷君涵被带回西北,安全的问题自然不用担心。由清云先生亲自启蒙,这绝对是别人求也求不到的好处。冷二公子显然将墨小世子如此机灵古怪,聪明睿智归功于清云先生的教导有方。

    “多谢王爷。”

    第二天一早冷皓宇和慕容婷就秘密去了紫荆关。他们两个在冷家也不受重视,在京城更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因此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冷君涵当天晚上就被送来了定王府。虽然对于要离开爹娘才四岁的宝宝表示有些受伤。但是听到以后要和小宝哥哥住在一起的消息之后,冷小呆很快就将爹娘的离开抛到了脑后并表示以后要和御宸哥哥一起睡。看着儿子难得的宛如吞了苍蝇的表情,定王很是愉悦的同意了冷小朋友的请求。并示意墨小宝无比要照顾好小弟弟,不能让他受到丝毫的委屈。

    于是定王府的日子就在墨小宝和冷小呆每日你追我躲,你欺负我傻笑的欢乐中晃晃悠悠的过去了。至于这其中不时传来的例如还没登基的十皇子遭到几次刺杀,不想殉葬的太后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柳家和黎王府暗中几次交手之类的事情都被定王府的人们给无视掉了。只是一转眼便到了新皇登基的日子。

    墨景祈的灵柩已经被移到了皇城最西面的一座偏殿暂时安放。可能是墨景祈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死的那么早的缘故,墨景祈的皇陵还没有修建完成。而历代帝王陵墓所需耗费的时间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所以墨景祈短时间内是无法下葬的,只能暂时安放在一座宫殿里。等到皇陵竣工以后再择日将梓宫送入皇陵。

    大楚新皇登基历来都是八方来贺。即使是当初墨景祈登基的时候,摄政王墨流芳已逝,大楚却还有一个墨修文撑着,还有威名远扬的少年名将墨修尧。整个大楚也还算相当的稳定强盛。包括西陵在内的周边各国自然都派了使臣前来道贺。而这一次,除了南诏和周边几个极小的国家派了使臣前来以外,邻邦的西陵和北戎都没有任何消息。一个才七岁的小皇帝,朝堂上还两派对立各怀心思。定王府又早已脱离了大楚。西陵和北戎两大强国确实有资格不见他们放在眼里。何况他们现在没有心思恭贺大楚新君即位,他们现在正虎视眈眈的觊觎着大楚这块肥肉。

    十皇子的登基大典是定在三月十二这个还算不错的日子。定王府自然也早早的收到了请柬,而在登基大典的前几天,叶璃就被皇后派人请入了宫中。

    这不是叶璃第一次看到十皇子,这个原本就如影子一般默默生活在皇宫的一个角落的孩子在墨景祈事后突然被退到了最引人注目的地方。这半个月来却是饱受惊吓,叶璃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偎在他的生母怀里沉睡者。只看那蜡黄消瘦的小脸就知道他这些日子过的不好。听到叶璃的脚步声,十皇子立刻睁开了眼睛,一双茫然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恐和惧怕。呜咽了两声就要哭出来了,他的生母连忙惊慌的捂住他的嘴,不知所措的望着叶璃和皇后。

    皇后皱了皱眉,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快放开他吧。定王妃不会跟个孩子计较的。”

    那穿着华丽的衣饰,容颜普通的女子这才小心翼翼的放开了捂着十皇子嘴的手。不安的看了看叶璃才低声哄着怀里的十皇子,十皇子哭了一会儿似乎累了,才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皇后想要让人抱他去歇息,又担心再次惊醒他。叶璃走过去在十皇子身上的穴道上按了几下,才低声道:“抱他去休息吧。小心一点不会惊醒的。”

    “多谢…多谢定王妃。”战战兢兢的谢过了叶璃,才带着十皇子进后殿去歇息。

    看着人离开了,叶璃才挑了下眉对皇后问道:“这是怎么了?”

    皇后苦笑道:“还能怎么样?这孩子…我当初只当六皇子性子骄纵蛮横,被人惯坏了只怕不堪为君。但是这十皇子…只怕比六皇子还要麻烦。也为难这孩子了,长这么大他只怕也没见过他父皇几面。他生母也不是个能教导他的。这些日子受了不少惊吓,连睡都睡不好。如今…别的不说,只怕连登基那天都应付不过去。”

    看着皇后疲惫的神色,叶璃也只能叹息。十皇子的生母只是个以外被墨景祈临幸的宫女,原本就是贫苦农家出身自然教导不了十皇子什么。虽然如今以为,十皇子即将登基的原因,宫里的人们都尊称一声太后。但是那一声华丽的礼服也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和能力。穿着那华丽的太后凤袍,只将那本就微小不起眼的女子衬得更加的渺小和不安。如今外面的事情还有黎王华国公文武大臣撑着,宫里的事情却要皇后一力承担。如果这时候新皇出了什么事,就算不怪在皇后身上,一个保护幼主不利的罪名却也是逃不了的,也难怪皇后会这般疲惫了。

    看到皇后这个模样,叶璃几乎有些不忍心再替凤之遥的事了。

    皇后看到叶璃有些走神的模样,不由笑道:“可是有什么话要说?咱们也不算是外人,直说便是了。”

    叶璃抬起头来,看着她低声道:“凤三回来了。”

    皇后一愣,低头怔怔的望着手腕上的白玉手镯出神。叶璃也不催她,安静的陪坐在一边喝茶。过了好半晌,皇后才回过神来,有些歉意的笑的对叶璃笑了笑道:“让你看笑话了,一时之间…他不是在西北好好地么?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叶璃平静的看着皇后没有说话,皇后脸上淡淡的笑容也渐渐地散去了。无奈的看着叶璃道:“王妃能来告诉我这件事,想必是…从前的那些事情王妃也都知道了。”叶璃点头,轻声道:“从前的事情,并不是娘娘你的错。凤三不肯死心是他的执念,也不是娘娘的错。娘娘若是无心,我会告诉他让他不要再来打扰娘娘了。但是娘娘若不是真的无动于衷,何不给彼此一个机会?”

    “机会?”皇后苦笑,看着叶璃摇了摇头道:“多谢王妃。我知道王妃并不是喜欢管闲事的人,能跟我说这么多已经不易了。请王妃转告他吧…我只当他和修尧一样,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并没有其他的。”

    叶璃蹙眉道:“他想要见娘娘一面。原本刚回京就想进宫来,我和王爷劝住了他。但是我若是带了这么一个答案回去,他只怕无论如何也不会心服口服。到时候到时候也还是要见娘娘一面。”

    皇后摇头道:“见面就不必了。如今宫里宫外戒备森严,新皇登基在即我也没有心思想这些事情。王妃跟他说吧,让他不要进宫了,我没有时间。”

    叶璃沉默,没有时间,确实是一个很好地拒绝借口。当一个人连见你的时间都没有了,自然足够的表明了对你的不在乎。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皇后都是个个极聪慧的女子。

    “娘娘以后有什么打算?”叶璃凝眉问道。

    皇后不解,抬眼看着叶璃。叶璃抿唇淡笑道:“娘娘想要我说服凤三,总要给我足够的理由。至少…要让他知道没有他,娘娘也能够过得极好,甚至比有他有他更好不是么?”皇后明白了,沉声道:“新皇登基,我会成为大楚的皇太后。这还不够么?”

    “或许够了。”叶璃叹息道。

    两人一时间相对无言,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放肆!让皇后出来!哀家要见她!”

    “启禀太后,皇后娘娘正在接见定王妃。请太后稍等。”门外的宫女苦心劝道。

    “大胆!哀家是太后,要见她还要等着么?姓凤的,你给哀家出来!”

    叶璃皱眉,不解的道:“不是说殉葬么?怎么还在闹?柳贵妃也还在么?”

    皇后淡笑道:“柳家还有秦王那边都不同意柳贵妃殉葬,关键是摄政王的意思也有了动摇。既然柳贵妃都还活着,太后自然暂时还不能动了。那几家现在还在和朝臣还有那些读书人扯皮。听说有了一个说法,等到皇上下葬的时候再殉葬。也不算违背遗诏。”

    “那跟太后也没有关系吧?先皇都下葬快二十年了。”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这种事,我说什么都是错。干脆就让他们自己去争执罢。”听着外面吵得越来越不成样子,里面的十皇子似乎又被吵醒了,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皇后皱眉,扬声道:“请太后进来吧。”

    门外安静了一会,片刻后太后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踏入了正殿。

    看着眼前的太后,叶璃也不由得一惊。记得第一次见到太后的时候还是在那彰徳中。太后高高在上雍容华贵母仪天下,而现在的太后却仿佛一夜之间原本的的那些雍容高贵的皇家威仪都消失殆尽了。花白的头发,用脂粉都掩盖不了的皱眉,还有那眼中的凶狠戾气。不像是母仪天下的一国太后,倒像是被困在樊笼里的斗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7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76.十皇子墨夙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76并对盛世嫡妃276.十皇子墨夙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