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太后的变化

    277。太后的变化

    “母后这是有什么事?”看着带着一群人强闯进来的太后,皇后蹙眉问道。

    太后恶狠狠地盯着皇后,厉声道:“十皇子在哪里?”皇后不动声色的看着太后,淡淡问道:“十皇子?母后问这个做什么?”太后冷哼一声道:“十皇子马上就要登基继位了。哀家身为他的皇祖母,不教导他还有谁能教导他?”皇后神色平静的拒绝道:“新皇自由太傅和朝臣教导,就不劳母后费心了。何况,新皇尚未登记,母后是将要为父皇殉葬之人。不宜相见。”

    显然这些日子太后是真的把皇后惹毛了,否则以皇后的性情是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太后被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指着皇后的手抖了半晌才道:“放肆!华氏,你虽然身为皇后却没能为皇上留下半个皇子。哀家看该殉葬的人是你才对!”太后对眼前悠然雍容的皇后十分嫉恨。皇后虽然无子,甚至连唯一的女儿也不知所踪。但是明面上却是谁也不能动她的。不仅是因为她是华家的女儿,更是因为他是皇帝的原配嫡妻,是大楚的嫡后,所有皇子公主的嫡母。无论是哪个皇子登基都必须尊她为皇太后。

    太后不得不承认,即使她在看不起在厌恶柳贵妃,其实她和柳贵妃才是一样的。无论再受宠,无论有多少子嗣。没有那嫡妻的名分,她们连拒绝殉葬的权利都没有。

    皇后垂眸,淡然道:“只可惜,皇上临终之前无意让本宫相陪。母后,臣妾看你还是早些回宫歇着吧。许多事情不仅是臣妾做不了主,连新皇一时间只怕也做不了主。母后若是有什么话想说还不如去找黎王说的好。”

    太后咬牙切齿,她当然想要去找墨景黎。但是自从皇帝驾崩以后,墨景黎就再也没有进宫来给她请过安了。即使偶然进宫也是来拜见皇后商议新皇登基的事,等到她得到消息赶去的时候墨景黎都已经出宫了。现在太后的权利已经被削的干干净净,想要办什么事情都很是不便。太后知道,墨景黎这是铁了心要置自己于不顾了。

    “皇后你在说什么?哀家只是来看看十皇子。”太后忍住怒气,咬牙道。

    皇祖母要看孙儿,自然不能不让看。正好十皇子也醒了,皇后只能让人去请十皇子出来。

    得到皇后让步,太后这才满意的坐下来喝着宫女送上来的茶水。也才有空看到坐在一边的叶璃。太后对叶璃的印象素来是不太好的,倒不是说她对叶璃本身有什么意见。而是从一开始就立场不同。而如今她自己混的性命朝不保夕,而叶璃却成为了定王唯一的妻子,定王妃之名与定王一样名扬天下。这让原本还自诩为一代女杰的太后如何能看着舒服。

    “定王妃?”太后皱眉道。

    “正是。见过太后。”叶璃放下茶杯,浅浅微笑。一袭青衣悠闲地倚坐在皇后左侧的椅子里,看上去不像是名震天下的女中豪杰倒像是一副清雅幽静的仕女图。

    太后自知没什么能跟叶璃说的,轻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十皇子整理好衣冠从里面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自然是他的生母。十皇子的生母本姓李,生下十皇子后被封为李贵人。而如今宫里的人们都称一声李娘娘。或许是因为从小卑微,却突然一朝月上枝头成了天下最尊贵的女子。李氏的惶恐不安其实并不下于十皇子,所以她很多时候都会行为失据,战战兢兢的恍如被惊倒的小鸟。这样的小家子气自然入不了太后的眼,看着眼前战战兢兢的母子俩,太后不悦的哼了一声。

    李氏吓了一跳,退下一软便跪倒在了地上,“奴婢…奴婢见过太后娘娘。”李氏从前只见过太后几次,而且都是远远的磕一个头便罢了。太后身份尊贵自然不是她这样的低位嫔妃能够接触得到的。此时乍然听到太后冷哼,下意识的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皇后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却也分外无奈。李氏如此胆小并不能怪她,但是新皇的生母如此上不得台面却实在是让人头疼。一边的十皇子看到母妃突然跪下,也被吓得不轻跟着也想要往下跪。

    一只玉手轻柔的扶住了他的胳膊,这即使是一只女子的手,那力道也不是小小的七岁孩童能够相抗衡的。十皇子这一跪自然是跪不下去了,不由得惊惶的看向身边拉着自己的人。叶璃坐在椅子里,含笑看着眼前睁着大眼睛满眼惊恐的孩子,微微一笑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身为男子汉不可以随便下跪哦。”

    原本眼泪已经蓄在了眼底,想要哭出来的孩子呆呆的望着眼前笑容温柔的女子,一时间忘记了哭泣。只觉得眼前的青衣女子十分的温柔和善,让他觉得比呆在母妃身边还要舒服和安心。似乎原本还惧怕不已的心里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不由得悄悄向叶璃靠了靠。

    皇后这才松了口气,看向李氏道:“妹妹,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起来。你们还不快些,扶李娘娘起来。”

    周围侍候的宫女连忙扶着李氏起身,到一边的椅子里坐下。李氏有些局促不安的看了看皇后和太后,有看了看对面正对自己的儿子微笑的叶璃,无措的绞着金丝绣成的华丽衣角。

    此时太后却早已沉下了脸色,一拍桌子厉声道:“定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哀家身为十皇子的亲祖母,难不成还受不得这一拜了不成?”

    叶璃含笑不语,低头安抚着惶恐不安的十皇子。皇后平静的道:“天地君亲师,母后你确定要受这一拜么?”十皇子虽然还没有正式登基,但是从遗诏颁布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是大楚的皇帝了。身为皇帝,即使是亲娘也是不用拜的。更何况,刚才那是行礼么?那分明是十皇子和李氏被太后吓跪下了。这一跪若真是跪实了,那才是太大的笑柄。

    太后强压下一口怒气,对着十皇子挤出一丝笑容道:“夙云,过来让皇祖母瞧瞧。”

    十皇子哪里见过什么皇祖母,只觉得眼前这个满脸凶恶的老太婆十分可怖,连忙往叶璃身后躲了躲。太后眼神微沉,却并没有动怒,取出一块玉佩晃了晃晃了晃,道:“来,果然让皇祖母看看,这个是皇祖母给你的见面礼。”

    十皇子犹豫的看了看那块玉佩,有转头去看皇后,皇后正低头喝茶。却看自己的母妃,李氏却依然在无措的绞着衣角,哪里有功夫管他。最后只得去去看叶璃。叶璃轻声笑道:“喜欢么?喜欢就接过来。记得谢谢皇祖母。”

    “孙儿多谢…皇祖母。”十皇子接过玉佩,丢下一句多谢皇祖母就又躲回叶璃身后去了。让刚刚摆出一副和蔼的容颜想要拉着他说话的太后抓了个空空,脸色再次扭曲起来。皇后看在眼里,忍住下趁着太后还没发怒,淡然道:“十皇子昨儿受了些惊吓,母后若是关心他不如改日再开看看吧。”太后太后无法,只得恨恨的拂袖而去了。

    目送太后出门,叶璃方才扬眉笑问,“太后这是怎么回事?被殉葬的旨意吓得连自己的脑子都忘记带出门了?”看到这样的太后叶璃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不习惯,曾经太后在她眼中就算不是高深莫测的,至少也还是破有些手段的。但是像今天这样强闯皇后的宫殿,吓到未登基的新皇,简直是下下等的的手段了。

    皇后笑道:“太后也是被逼得失了分寸了。毕竟,事关生死的事情谁能不惊惶失措。”

    叶璃皱眉道:“黎王呢?难道黎王当真就不管太后了?”

    皇后摇头道:“他们母子的事情我也看不明白。”比如她从来没明白过太后到底疼不疼爱两个儿子,或者说她到底是更疼爱哪一个儿子。而黎王和墨景祈墨景祈兄弟俩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未免恨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这孩子叫墨夙云?”叶璃低头看着躲在自己身边怯生生的十皇子问道,“名字取得不错。”其实墨景祈的儿子着一辈的名字都取得有些不合适。开国第一代定王名字便叫墨揽云。虽然没人规定皇家需要避王爷的名讳但是这样的名字总是让人有几分不舒服的。

    皇后看着十皇子,眼中掠过一丝怜爱,道:“是钦天监的人取得。”墨景祈从来就没将这对母子放在眼里过,自然也不能指望他亲自取名字什么的。

    叶璃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小可怜,这孩子胆子是再是太过于小了一些,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些日子被吓到了的原因。别看墨小宝天天欺负冷君涵,冷小呆冷小呆的叫着。冷君涵可比眼前着孩子要机灵胆大的十倍不止。也难怪皇后如此担忧了。

    身为皇帝,像墨瑞云那样胆大娇纵的固然不行,但是像十皇子这样可能连坐上皇位都会被吓哭的更不行了。前者还勉强可以撑撑场面,后者连场面都撑不起来。

    看着十皇子,皇后叹了口气,疲惫的道:“大长公主和朝臣们将人交给本宫,但是本宫又哪里又那个忍耐扭转一个孩子的性子。这孩子实在是被教的太过懦弱胆小了。”叶璃微笑道:“长乐公主被皇后娘娘教导的聪慧大方,假以时日,十皇子总是会好一些的。”

    皇后苦笑,“现在哪里有假以时日,就连眼前都要应付不过去了。如果到时候十皇子真的连登基仪式都坚持不玩,就算黎王和柳家提议要另立新君也不算说不过去了。到时候……”皇后没有说出口的是,到时候只怕这孩子和李氏都活不成了。无论是哪一方最后占了上方,都绝对不会允许皇位最正统的继承人还活在世上的。

    “那么,皇后娘娘的意思是?”叶璃看着皇后,轻声问道。她不相信皇后不知道,这正是她最好的脱身机会。眼前这楚宫中的混乱和未来几乎可以预见的乱局根本不是扶持一个新皇就可以彻底解决的问题。

    皇后叹气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叶璃摇头叹息,“皇后娘娘这是何苦?难道娘娘真的不想有朝一日还能和无忧有再见之日么?”

    皇后神色黯然,听了叶璃的话微微出神。

    皇后低眉沉思着,叶璃也不去打扰她。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十皇子问道:“小殿下,你几岁了?”十皇子眨了下眼睛,看着眼前温柔和蔼的姐姐怯生生的道:“七岁了。”糯糯的童音让叶璃感叹自家小宝打说话顺溜了开始就十分的清脆,咬文嚼字干净利落竟似从来没听过这么软乎乎的童音了。这么可爱的孩子,身在皇宫还被推上了那样一个位置,真是可惜了。

    “这些日子,小殿下怕不怕?”

    十皇子小小的身子一抖,脸上显现出惊恐之色。显然想起了这些日子的遭遇,眼睛顿时泪汪汪起来。望着叶璃点了点头,叶璃叹气搂着他小小的身子帿子道:“不用怕,有很多人会保护小殿下的知不知道。以后小殿下会成为大楚的皇帝,知道什么是皇帝么?”

    十皇子仰起头望着叶璃,道:“知道,是父皇那样的。”

    “嗯…你父皇那样的不值得效仿。不过…你也看到了你父皇很威风对不对?所有人都怕他。”

    十皇子点头,叶璃继续笑道:“所以啊,小殿下你会成为大楚新的皇帝,以后所有人都会怕你,所以你不用怕他们。他们不敢伤害你的。”十皇子声音里带着哭音,“可是…可是呜呜…昨天呜呜,夙云怕怕……”

    叶璃连忙拍着十皇子轻声哄着,其实她也不擅长哄孩子。墨小宝不需要人哄,暂时住在定王府的冷君涵也是个乖宝宝,“不怕不怕…小殿下要勇敢哦。勇敢的孩子什么都不用怕,别人才不敢欺负你知道么?”

    许是叶璃的安慰有用,或者单纯是叶璃的声音让孩子感到安定了下来。十皇子渐渐地收住了哭音,眼巴巴的望着叶璃道:“姐姐…姐姐陪夙云么?”叶璃无奈的苦笑,她可不能陪着他。相反的,如果这孩子将来当真成为了一个独立优秀的郡王,说不定他们还会成为敌人。但是看着眼前这样一个一个软软的可怜巴巴的七岁孩子,谁又能真的硬下心肠不闻不问呢?

    “没想到你还挺会哄孩子。”皇后早就已经回过神来了,只是看到叶璃和十皇子沟通只觉得十分有趣便在一边看着了。看看叶璃,皇后笑道:“说起来嬼峸来这孩子胆子小,还是第一次这么相信一个刚见过一面的人呢。就是本宫见了这么多面,平时也不过是规规矩矩的行个礼罢了。”叶璃笑道:“大概是因为我住进都在带孩子,所以比较有孩子缘吧。”

    皇后只当她说的是墨小宝,微笑道:“这孩子若是有小世子一般的胆量和聪慧,本宫就不必担心了。”

    叶璃低头摸了摸显得有些沮丧的孩子的头顶。已经七岁的孩子并不是真的什么也听不懂,他还是能够明白大人的语气中对他的失望和担心的。叶璃轻声道:“这孩子不笨,多费些心思未必不能好起来。只是……。”

    叶璃看着坐在一边发呆的李氏皱了下眉。不是她狠心不顾母子情谊,李氏实在是不适合教育孩子。因为她自己都有很多不懂和无能为力,自然也不能不能教导孩子什么。她所能给予孩子的只有一味的溺爱。若是生在寻常百姓家,这样也未必有什么不好,大不了就是交出一个平庸的纨绔子弟,或者让嫨家里养着罢了。但是十皇子生在皇家又是在这样的风口浪尖,李氏这样的母亲确实无法给予孩子合适的教育。

    皇后明白她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跟大长公主商量的。或许,请大长公主进宫亲自教导十皇子是个不错的注意。毕竟当年大长公主大长公主可是辅佐过两代先皇,有铁腕公主之称的。”

    若是别的女子,自然会趁这个机会将十皇子养在自己跟前。毕竟虽然是皇后但到底不是新皇的生母生母,将来新皇亲政了对嫡母和生母的感情深厚就决定了将来的生活和尊荣。但是皇后却并不想剥夺了李氏和十皇子之间的母子情谊。她是没有儿子儿子那有怎么样?那并不代表她就要去抢别人的儿子。就像是她的女儿,她的长乐永远都是她的宝贝女儿一样。

    “皇后娘娘说的是。”叶璃笑道。对于皇后不养十皇子叶璃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虽然皇后现在不肯跟凤之遥走,但是谁敢肯定将来她不会有想通了的的时候。若是到时候已经于十皇子养出了母子情谊来了,那反倒不好办。到时候叶璃回去也不好跟凤之遥交代了。

    “娘娘…。”李氏有些不安的道。她虽然愚钝,却还是明白皇后娘娘这是对自己不满意了。在这宫中她唯一的依靠就是儿子。无论如何她也不想和儿子儿子分开。

    皇后淡然道:“你放心,本宫只是请大长公主进宫教导十皇子,不会分开你们母子的。”

    “多谢…多谢娘娘。”闻言,李氏这才松了口气,欣喜的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7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77.太后的变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77并对盛世嫡妃277.太后的变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