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华国公的反应

    279。华国公的反应

    听了叶璃的话,华国公先是一怔显然是没反应过来。墨修尧也不说话,端着茶杯平静的等待着华国公的反应。好半天华国公才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神色从容的两人道:“这是怎么回事?王爷,你……”墨修尧放下茶杯,看着华国公歉然道:“事出突然没有知会老国公一声,实在抱歉。”华国公好半天才真正的反应过来,嗨了一声不悦的瞪着墨修尧道:“谁要你道歉?老夫就想问问你无缘无故的将皇后带到定王府来做什么?王爷还嫌盯着定王府的人不够多么?”

    闻言,叶璃浅浅一笑道:“让老国公操心了。确实是咱们年轻识浅,一时冲动了。”

    华国公叹了口气,看着叶璃道:“王爷和王妃都不是冲动行事的人。老夫也不问为什么了,请皇后出来吧。我设法送她回宫。”

    叶璃和墨修尧对视一眼,他们原本也没有指望这么两句话就能说得通华国公让他们把人带走的。但是凤之遥既然已经涉险将人带出来了,在不能确定凤之遥确实无法说动皇后之前他们却无法让华国公将人带走。墨修尧看向华国公,平静的道:“所以本王才跟老国公说抱歉,暂时恐怕不能让老国公将人带回去。”

    “这是为何?”华国公皱眉问道。

    皇后被定王府劫出宫的事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之所以匆匆前来定王府也是为了希望能够借定王府的势力查一查这件事。却不想是这么个结果。而无论是为了他与定王府的私交,还是为了大楚和西北之间的关系,这件事明显都是不能外传的。所以现在这个决定可说是对所有人都是最好的决定,他不明白定王和王妃为何会反对。

    叶璃有些无奈的叹气,看起来华国公是不知道凤之遥的事情的。如此一来,他们谁也拿不准华国公听到了是凤之遥自作主张将人劫了出来,会是个什么反应。

    想了想,叶璃正想说些什么,门口传来了皇后的声音,“让父亲担心了,我这就跟你回去。”

    三人回头往门外望去,褪去了宽大的披风皇后依然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凤袍出现在门口。脸上的神色淡淡的也看不出心中是什么想法。皇后踏入大厅,门外凤之遥也跟了进来。一身红色锦衣的男子双眼通红,神色疲惫阴郁,看上去竟是比昨晚挨了墨修尧一掌的时候脸色更加难看了。

    “凤三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昨晚没找大夫看看?”叶璃开口淡淡的问道。

    华国公第一眼看到跟在皇后身后的凤之遥就变了颜色,只是看着叶璃和墨修尧都在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放在扶手上的手慢慢的收紧了一些。叶璃眼角看了华国公一眼,笑吟吟的看着凤之遥问道。

    闻言,皇后有些意外的回头看了凤之遥一眼。之前她也发现了烦恼歌只要脸色不好看,只是两人闹得有些不愉快,她也不好多问只当他昨晚没休息好。现在仔细看才发现凤之遥不只是神色不对,脸上还有掩不住的疲惫和苍白。

    “没事,多谢王妃挂心。”凤之遥哑声道。

    叶璃蹙眉道:“修尧下手可不轻,回头还是让大夫看看,免得落下了病根。”

    凤之遥沉默的低下了头,既不拒绝也不答应。

    叶璃这么一说,在场的两个人自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皇后脸色一白,华国公脸色也更加难看了起来。

    墨修尧摆摆手道:“有什么事还是坐下说吧。华姐姐,就算要回宫也不急于这一时。”一声华姐姐却让皇后红了眼睛,其实从她当年嫁给墨景祁之后墨修尧就不再叫她华姐姐了。这看似寻常的一声称呼,却让她无法自已的想起了曾经还是个豆蔻少女的悠然时光。

    华国公注视了在座的众人良久,方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挥手道:“罢了,横竖都已经这样了。晚一会儿也不会坏到哪里去。”

    皇后和凤之遥这才一左一右的坐了下来。凤之遥坐在华国公对面,目光却是定定的望着皇后仿佛身边的人都是不存在的一般。见状华国公皱了皱眉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老国公,你当真想将皇后送回宫去?”墨修尧望向华国公平静的问道,“老国公应该知道,皇后失踪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宫里。即使现在老国公不着痕迹的将人送了回去,将来新君或者别的什么人想要找皇后的麻烦,这绝对是个把柄。”

    华国公有些恼怒的瞪了凤之遥一眼,他也是经历了无数世事的老人精了。看到眼前这情形又怎么会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侧首看看端坐在身边神色平淡的女儿,华国公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回去有了如何?若是可以我们华家又何尝愿意……王爷的意思老夫明白,但是皇后的身份到底不同于别人。若是将来被人发现皇后身在西北的事情,对王爷和定王府的名誉都是天大的打击。”

    当初华国公府又何尝真的愿意将女儿嫁给还是皇子的墨景祁?华家的富贵已经到了顶点,只要他还在世无论是哪一位登基都会给华家留一份颜面。一个皇子妃甚至是皇后,对华家来说从来就不是一件好事。只可惜…当时的先皇担心华家和定王府走的太近,于是强硬的将华家绑上了将要继位的墨景祁的船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只是区区的指婚?

    华国公一直是知道凤之遥的存在的。但是他从未将凤之遥看得太重要。并非他看不起凤之遥,而是凤之遥毕竟比皇后小了好几岁。皇后出嫁的时候凤之遥其实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当时即便有一些什么,他也只当是小孩子一时的迷恋造成的。所以当年皇后出嫁前夜凤之遥潜入华国公府他不仅没动手抓人,反而让他顺顺当当的见到了人。不然以当年凤之遥不过十五的年纪,想要闯入戒备森严的国公府哪里有那么容易?

    这些事情华国公自然不会说,打量着眼前的红衣男子。已经三十多岁的凤之遥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大雨中落拓而去的单薄少年,俊美无俦的容颜更多了几分年轻时候没有的沉稳优雅。更重要的是,与墨修尧同岁的凤之遥到现在不说娶妻就连一个侍妾通房都没有,而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华国公自然是清楚的。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凤之遥无疑都是最让人满意的女婿人选,只是可惜……打量着对面有些消瘦憔悴却依然不掩俊美的男子,华国公的眼神也渐渐的变成了惋惜和无奈。

    叶璃唇边噙着淡淡的微笑,轻声道:“老国公,华家可有意扶植新皇?”

    华国公一愣,没想到叶璃会如此直接的问出这样的问题。但是看着墨修尧不以为忤的淡定饮茶,秉着对定王府和墨修尧的了解还是摇了摇头直言道:“华国公府只怕是有心无力了。”华国公府的后辈子弟虽然不是什么纨绔子弟,却也没有什么特别杰出的人才。他还在世的时候自然可以帮衬几分,但是他已经年过八十,谁知道还能支撑几天?一旦他过世了,不仅是扶持着新皇的华国公府会遭到灭顶之灾,只怕被他们扶持的新皇也要跟着倒霉了。

    “若是如此…新皇登基之后。皇后娘娘要如何自处?”叶璃问道。

    华国公皱眉,皇后是墨景祁的嫡妻,无论哪个皇子登基都要尊她为皇太后,这是常理。但是华国公同时也明白,虽然十皇子的生母懦弱无用,不怕皇后弹压不住她。但是深宫中的女人却是最善变的。而且如果十皇子经来顺利亲政,那么一直袖手旁观的华家绝对讨不了好。到时候皇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如果十皇子出了什么事,那身为嫡母的皇后同样也不会有好听的。

    华国公犹豫的看向皇后,这些年对于这个女儿他一直是心怀愧疚的。她是为了华家才加入皇室的,但是同样的因为华家她在宫中也只能维持着表面的尊容,永远也得不到丈夫的心甚至连个儿子也不能有。华家人从来都是知道的,不是皇后生不出儿子,而是…墨景祁不愿意让皇后生下儿子。

    “父亲不必如此,女儿一生尊荣无限,并没有什么委屈的地方。”看着老夫愧疚的双眼,皇后淡淡微笑道。侧首看向坐在墨修尧身边的叶璃,皇后笑道:“我知道王妃是为了我着想,只是有些事情…命该如此,实在是无法强求。”

    叶璃蹙眉道:“难道皇后娘娘就不想再见见长乐么?”

    “长乐?”华国公睁大了眼睛,“长乐在西北?”虽然当初华国公府派出了人马保护外孙女儿,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之后那些人也没有再回华国公府。所以,华国公只是猜测长乐失踪是被派去的人救出之后隐藏起来了,却没有想到人就在西北。

    叶璃笑道:“这个自然,长乐到底是个女儿家,一个人孤身在外怎么能让人放心?”

    华国公看看皇后再看看凤之遥和墨修尧叶璃,雪白的眉头也紧紧地锁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外面卓靖进来禀告道:“王爷,王妃,华国公府来人了。摄政王召见老国公。”

    墨修尧扬眉,神色不悦,“墨景黎的架子倒是越来越足了。”

    华国公倒是不动怒,站起身道:“罢了,他到底是先皇亲封的摄政王。召见老夫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打扰王爷王妃了,老夫这就先告辞了。”说罢,就往门外走去。

    皇后也跟着站起来,跟着华国公往外走去。凤之遥见状想要起身,却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迎面而来,压得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皇后起身而去。

    走到门口的华国公突然回过头来,看着皇后道:“你先在定王府住些日子,现在没准备好也无法送你回宫。”

    “父亲…”皇后蹙眉,有些担忧的道。

    华国公却不给她反驳的机会,断然道:“就是这样,不用送我了。”

    “父亲,我……”看着华国公出门,皇后还想跟着出去,却听见身后扑的一声,凤之遥吐出一口血来。

    “阿遥!”皇后一惊,凤之遥有些艰难的对她笑了笑,唇边的血迹却不停地滑落,原本红色的锦衣上开出了无数暗红的花朵。皇后连忙上前扶住他,扫向墨修尧道:“怎么回事?怎么会伤的这么重?”

    墨修尧事不关己,安然的饮茶道:“我昨晚打的可不重,是他自己不想活了吧?”昨晚墨修尧那一掌的确不重,所以刚才他又加了一股暗劲。正好迫得凤之遥吐血却不至于上了根本。

    “你……”皇后皱眉,微怒的瞪着凤之遥。

    叶璃连忙道:“还请皇后娘娘先扶凤三回房休息吧。我这就让人请大夫过来。”看着凤之遥吐了血更加苍白的脸色和摇摇欲坠的身子,皇后也顾不得其他,只得扶起凤之遥往外走去,全然忘了她们还可以唤吓人来帮忙的事。

    看着皇后有些艰难的扶着凤之遥离去,叶璃有些不解的问身边的丈夫,“这两人…到底是行还是不行啊?”

    墨修尧扬眉道:“这个本王怎么知道?华国公本王替他打发了,人也替他留下了。若是凤三还是没办法,那就让他自己去死吧。本王又不是他爹什么都要替他想。”

    叶璃没好气的捏了他一把,叹气道:“这两人……”摇了摇头终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皇后的心思她有些明白,除了身为皇后的责任以外,这个时代的女子到底还被不事二夫的思想束缚着。或许要她放弃皇后之位不难,但是要她接受凤之遥只怕还要更加困难一些。

    墨修尧含笑将她揽入怀中,轻声笑道:“放心吧,至少凤之遥这次应该能将人劝到西北去。毕竟,长乐还在西北。”一旦卸下了身为皇后的责任,长乐绝对是对皇后最重要的人。只要皇后还想要见女儿,就不愁她不肯离开了。只是要怎么样才能让她接受凤三,那真的不管他的事。他是王爷,不是月老。

    叶璃一想墨修尧说的也有理,而且即使他们是为了皇后着想也不该过多的干涉她感情方面的事。要接受谁不接受谁都是皇后的自由。不能说因为凤之遥为她付出的最多,理所当然就要皇后接受凤之遥。而且现在已经比他们预计的好多了,至少华国公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想将皇后带回宫中。只要华国公不反对,皇后离开京城的阻力就已经小得多了。

    “刚刚你是不是下手太狠了一些?”叶璃想起来凤之遥吐的那一口血,那可货真价实的是吐血了不是装样子骗皇后的。

    墨修尧不在意的道:“凤三这些日子郁结在心,昨晚受了伤也一直认真。让他把那口淤血吐出来是好事。不用在意。”

    是么?叶璃有些怀疑。真的不是因为凤之遥给找了这么大的麻烦墨修尧趁机报复么?

    王府深处,碧树掩映的院落中。皇后已经换下了那一身华丽惹眼的凤袍。一身不起眼的白色衣衫让她看上去少了几分尊贵多了几分柔美,整个人看上去也年轻了许多。

    送走了为凤之遥看诊的大夫,皇后握着大夫留下了药方秀眉紧锁。想起大夫说凤之遥郁结在心时间已久只怕有损寿元的话来。回头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睑下带着重重的阴影的男子,皇后心中突然一酸,终究只能幽幽的叹了口气转身去找人抓药熬药去了。

    “别走……”衣摆被人拉住,凤之遥的声音带着清晰可闻的虚弱。望着皇后的眼睛里充满了祈盼黯然和小心翼翼。

    皇后无奈的僵持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败下阵来。走到床边的凳子上坐下看着他道:“阿遥,好好休息一会儿。我不走,等你睡着了我再让人去煎药。”

    凤之遥不满,“我睡着了也不能走。”

    皇后为难,她需要去找人煎药。也不知道是叶璃故意的还是定王府现在的人真的太少了。凤之遥的院子里竟连一个侍候的人都没有。想要做什么都只能皇后亲自去或者除了院子去找人。

    凤之遥倔强的盯着皇后的脸,大有她不答应他就不闭眼的架势。

    看着皇后担心的蹙眉,凤之遥低声道:“我没事…伤的不重不用吃药也会好的。”其实他伤的真的不算重,那口血吐出来之后原本一直沉闷的心口到时轻松了许多。不过倒确实是很痛,凤之遥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被墨修尧暗中下绊子恶整了。但是能有此刻的温馨相处,即使墨修尧真的将他打成重伤,他也只会感激他。

    “胡说,怎么了不吃药?你以为你还是孩子么?”皇后轻声斥道。

    凤之遥莞尔一笑,想起自己还小的时候经常被墨修尧揍得满身是伤却不肯敷药,眼前的女子也是这样训斥他的。

    “等一会儿再去。不能趁我睡着了偷跑。”

    “好,你好好休息吧。”皇后轻声道,眼前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那个还不满十岁却已经惊人的俊美的倔强少年,皇后的神色也柔和了很多。

    得到了承诺,凤之遥这才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题外话------

    亲爱滴们。偶还在桂林木有回家。至少找个网吧码字。泪奔…木有电脑好痛苦,陌生的地方找电脑更痛苦。评论暂时木有回复亲们见谅啊。哪嘛…皇后会好滴,会不会和凤三在一起这个…还要待定。还有大家关心滴墨景黎的儿子的事情…难道偶会剧透吗?不过被踹死的那个肯定不是墨景黎的儿子。墨景祁不会冒那个险,他要是能预测到墨景黎知道那不是他儿子的反应的话,估计也就不会弄出那么多事,不会那么多疑猜忌定王府把自己搞的惨兮兮了。酱紫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7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79.华国公的反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79并对盛世嫡妃279.华国公的反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