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养女成孽

    283。养女成孽

    丞相府里

    书房里,柳丞相看着坐在一边一脸淡漠的女儿皱紧了花白的眉头。背着手在书房里来回不停地打着转,好半天才回头盯着柳贵妃道:“女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柳贵妃抬起头来,有些不悦的道:“怎么了?”柳丞相没好气的道:“怎么了?你还问怎么了?我们之前已经商量的好好的,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招惹墨修尧?”

    柳贵妃秀眉浅蹙,“我怎么招惹墨修尧了?”

    柳丞相头痛,有一个聪明美丽深得盛宠的女儿是好事,但是有一个不听话的女儿却是一件万分头疼的事情。揉了揉额头,柳丞相吸了口气才心平气和的道:“我们之前说好了,先解决殉葬的事情。现在这事还没解决你却惹墨修尧,万一他突然插手…你要知道,爹和黎王现在还顶着那些读书人和老学究的压力将这件事压住的。只要定王随便说一句话,那些人又会闹起来的。”柳贵妃以手支颐,淡淡的看着柳丞相道:“那你想怎么样?”

    “不管怎么说,你先将凤之遥放了,他是墨修尧的人。墨修尧既然已经表示了无意插手京城的事情,咱们暂时就不要再去招惹他了。”

    柳贵妃不悦的道:“定王抓走了谭继之,爹…你难道不知道凤之遥做了什么事?”

    “不管他做了什么!”柳丞相坚决的道:“他掳走了皇后又怎么样?这对我们没有任何坏处,如果皇后还在的话新皇登基她就是皇太后,到时候华家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干涉朝政辅佐新皇。现在不是正好么?新皇年幼,若是生母再早逝,到时候你身为先皇的贵妃,自然就是宫中最有权势的人。何况,华家有这样一个把柄捏在我们手里,到时候……”想到华家被柳家踩在脚下甚至控制在掌中的情形,柳丞相露出了一丝踌躇满志的笑容。

    柳贵妃垂眸,某种闪过一丝不屑的冷光。宫中最有权势的人?那又如何?即使是太后之位,如果没有那个人,她还要那些尊贵的地位有什么用?

    柳丞相回头就看到柳贵妃唇边还未消散的冷笑和不屑,心中一突皱眉问道:“难道你还没对定王死心?!”

    看到柳贵妃坚定的眼神,柳丞相只觉得胸中憋着的一口血要吐不吐的万分难受。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有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当真是冤孽!

    “都多少年了,定王若是能看上你也不会等到现在,你怎么还……”柳丞相苦心劝道。

    “闭嘴!”这一句话确实触了柳贵妃的逆鳞,精致的容颜上瞬间染上了一层怒焰。柳贵妃怒视着眼前的父亲,咬牙道:“我不相信,他不会不喜欢我的。他只是没砍刀我而已!”刘丞相瞬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刘丞相瞬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他实在是不明白柳家的教育到底是什么地方失败了才会养出这样的死心眼的一个女儿来。已经三十多岁的女子,放在普通人家都是做奶奶的人的,就算当初不进宫她也应该是一个名门世家的当家夫人了。这样年纪的女子还有哪一个会一门心思的将心思挂在男人身上?还是一个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男人!

    “冤孽!冤孽啊……”柳丞相顿足长叹道。

    柳贵妃却并不在意父亲的焦急,唇边勾起一丝浅淡却甜蜜的笑意,“对,就是这样。他只是没看到我而已,明天我就去定王府见他,他一定会明白我对他的心的。”

    “你确定他不会将你赶出来?”柳丞相毫不留情的泼冷水。柳贵妃抓了定王的人,定王最有可能的反应就是同样将柳贵妃扣下来。到时候他们还是要用人去换回来,说不定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柳丞相在心里一点也不看好墨修尧肯替凤之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毕竟只不过是一个属下而已。如果定王因此动怒只怕更多的是因为威严受到了挑衅。柳丞相实在无法承认这个女儿是自己教导出来的。

    柳贵妃信心满满的一笑,“不会的,除非…他不想要凤三的命了。”

    柳丞相冷笑,“你去见他向干什么?指望他娶你为妻?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定王对王妃情深意重,这么多年身边也一直只有定王妃一个。你以为定王会为了一个凤三而对不起自己的妻子?”

    不只是这样,柳丞相自己也是个男人。就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也绝对不可能抛弃定王妃这样容貌能力同样出众还曾经同舟共济的结发妻子,去喜欢一个已经嫁过人为别人生过孩子的女人,即使那个女人美若天仙。为了单纯的美色抛弃糟糠之妻那是下三滥的做法,柳丞相不是好人,但是也还不是下三滥。就连他都不屑去做的事,定王怎么会去做?

    柳贵妃有些奇怪的看着柳丞相道:“父亲,我真是不明白。你不会看不出来不管是新皇还是墨景黎都远远不如定王。只要墨修尧想,他能够得到的绝对不会比大楚少。若是我好了,柳家自然也就好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反对?”

    柳丞相在心中苦笑,却也再一次肯定了对这个女儿教育的失败。看来…是该放弃的时候。幸好,还有两个孙女已经快要及笄了。容貌才情虽然略逊于这个女儿,却也还是堪称上佳的。黎王和秦王那里都要小心平衡。至于定王…抱歉,柳丞相从来没有考虑过投靠定王的可能性。不只是因为柳家和定王府之间那些年的龌龊,更是因为墨修尧的行事与柳家截然不同。就算定王真的纳了柳贵妃,柳家也绝不会因此而得到丝毫的好处的。

    有些无力的挥了挥手,柳丞相淡淡道:“罢了,既然我说的你听不进去就随你的意吧。只是…我只盼着你莫要连累了柳家。以后…你也不用回来了,到底是先皇的嫔妃,总是往宫外跑到底是不妥。”柳贵妃一愣,有些不解的望着柳丞相。这么多年,她的父亲从来没有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过什么话。说不上怒气或者冷淡,只是一种淡淡的心灰意冷和疏离,柳贵妃直觉的不喜欢这个感觉。

    “父亲……”

    “罢了,你去吧。对了,我打算将娴儿许配给黎王做侧妃。”柳丞相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柳贵妃愣了一会,才起身漫步走了出去。她不笨,自然明白父亲这样做意味着什么。这表示柳家将会把筹码押到黎王身上,柳家这是已经打算要放弃自己和秦王了。至少以后秦王对柳家来说不会是最重要的了。这一生,除了对墨修尧的求而不得,柳贵妃从来都是一帆风顺的,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成为被人放弃的那一个。

    父亲…父亲…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幸福啊难道有什么不对么?父亲,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回头,柳贵妃看了一眼书房里正低头沉思的柳丞相,脸上闪过一丝恨戾,脚步平稳的往前走去。

    深夜阴暗的牢房里,原本盘膝坐在床上调息的凤之遥满慢慢睁开了眼睛。侧首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的是床上盖着披风沉睡着的凤怀庭,某种掠过一丝担忧。

    “卓靖?”目光望向牢门口,凤之遥试探的问道。

    牢门口传来一声低沉的笑声,秦风出现在牢门口一脸闲适的看着他调笑道:“不是卓靖,不过卓靖让我带句话给你。”

    “什么话?”凤之遥挑眉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他记得秦风是没有跟他们一起来京城的。

    秦风漫步踏入地牢中,满面笑容的道:“卓靖说…王爷很生气。至于我怎么在这里,说来也巧了,刚刚进京就听说凤三公子被个女人给抓了,这不就赶着来探监了么?毕竟比起卓靖来,还是咱们之间的同僚之谊更加深厚几分不是么?”

    “这次是意外。”听到王爷很生气几个字凤之遥还是习惯性的缩了缩脖子,然后强作淡定的道。这次真的是个意外,他哪里知道那个女人会那个时候跑到大理寺去?柳贵妃那个为了王爷脑残了的女人可不是墨景黎,要是他敢跑的话,柳贵妃真的敢杀了凤怀庭。他虽然恨凤怀庭忽略自己,但是还没到要他死的地步。

    秦风歪着脖子对旁边的牢房里的人一笑道:“伯父,在下秦风。算是凤三的朋友,伯父还好吧?”

    旁边牢房里的凤怀庭早在他们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醒了,牢房这样的地方总不是个能让人睡的沉的地方。凤怀庭一怔,点了点头道:“老夫还好,多谢秦公子。”

    秦风挥挥手道:“这次的是都是凤三行事冲动,回去我们王爷自会好好的教训他。伯父,咱们这就走吧。”  凤怀庭神色复杂,唇边多了一丝苦涩的味道。自己的儿子行事冲动却要别人来教训和替他向自己这个做父亲的道歉。平生第一次,凤怀庭感到也许对这个儿子自己真的做错了。

    秦风走上前去,随手拔出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随手一刀,牢房上足足有手指粗的铁链和硕大的铜锁就断开了。秦风伸手接住随手往后一抛打开了牢房。秦风站在牢门口含笑看着凤怀庭道:“伯父请吧。”见凤怀庭还有些犹豫,秦风笑道:“伯父不用担心,凤家的其他人虽然在黎王手里,不过黎王是不会伤害他们的。”只是凤家的财产就悬了,可惜去年在西陵狠狠的捞了一笔原本就财大气粗的定王爷表示不差钱,而且好歹是凤三家的产业也有点不好意思下嘴,不然他们也可以分一杯羹。

    凤怀庭这才走了出来,看看秦风道:“定王手下果然是卧虎藏龙。”

    秦风淡淡一笑,随意把玩着手中的匕首道:“雕虫小技,让伯父见笑了。伯父请,咱们的人在外面接应。”

    凤怀庭谢过,看了凤之遥一眼往门外走去。秦风冲着凤之遥一乐,也跟了上去。还留在牢房里的凤之遥顿时傻眼了,“秦风!我还没出来呢。”

    秦风无辜的望天,“什么?我得到的命令是救被定王府的属下连累了的凤老爷出去啊。还有什么人么?没听说啊。”

    “你!”凤之遥咬牙切齿,秦风笑得格外愉快,“凤三,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继续坐牢吧。说不定等你出来的时候王爷气就消了呢。还有,别告诉我你弄不开一个小小的铁链。啊呀,还有…王爷有命,既然你这么喜欢坐牢,就在里面多待两天吧。放心,那个女人为了王爷,一定不会杀你的。”

    “你给我等着!”凤之遥怒瞪着扬长而去的某人,虽然知道墨修尧会这样做绝对不会只是单纯的惩罚而已。但是想起秦风那得意嘲笑的神色还是忍不住怨恨的在心中诅咒道:“本公子诅咒你情路坎坷!”

    刚刚走出隐秘的牢房的秦风无端的打了个寒战,抬头望了望天。三月的天果然还是有点冷啊。

    秦风带着凤怀庭出去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看到定王府麾下的人如此强悍的实力让凤怀庭心中更多了几分动摇和深思。

    回到定王府天色已经微亮了。凤怀庭被人安排熟悉了一番又用了一点早膳就被带去见墨修尧和叶璃了。墨修尧和叶璃并没有在书房里,而是在定王府深处的一个幽静的小花园里。凤怀庭被人带过去的时候,墨修尧正在练剑,不远处的石桌边上叶璃和皇后坐在桌边说话。桌边不远的地方,两个孩子蹲在地上头挨着头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晨曦淡淡的洒在庭院里,幽幽的兰香弥漫在鼻息间让人顿时觉得心旷神怡。

    “是凤老爷?过来请坐吧。”叶璃最先发现凤怀庭,转过身来含笑道。

    凤怀庭走上前去拱手道:“见过定王妃。见过…皇后、娘娘……”几乎是一瞬间,皇后便清楚的察觉到凤怀庭对自己颇有微词。淡淡的一笑并不说话,她如今也只是客人,自然不能喧宾夺主。叶璃心中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皇后能察觉到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察觉不到。墨修尧将皇后拉来一起见凤怀庭,也不知道以后凤之遥会不会怪他们。不过叶璃是理解墨修尧的想法的,如果皇后将来要跟凤之遥在一起,那么凤怀庭就是他们必须要过得一关。如果凤之遥真的不在意凤怀庭或者凤怀庭根本不在意凤之遥的话,那么也没什么。但是看凤之遥的表现明显不是那么回事。而凤怀庭之所以对皇后有敌意自然也是因为凤之遥。

    “凤老爷请坐吧,凤三行事冲动带累了凤家。还请凤老爷勿怪。”

    闻言,凤怀庭苦笑,“王妃言重了,老夫惭愧。”如果不是他一直忽略这个儿子,疏于教导。凤之遥或许不会将皇后看得那么重,甚至一时冲动去闯宫劫人。皇后当年对凤之遥的照顾他同样也是知道的,所以即使如此他也没脸怪罪皇后。看了一眼有些害羞的扑进定王妃怀里的白衣孩子,和那一脸肃然的走过来,爬上旁边的凳子端端正正的坐好的黑衣男孩儿,凤怀庭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如果…之遥的孩子说不定已经比这两个孩子大了吧。

    旁边,墨修尧收住剑势随手一掷将剑插回了不远处的树上挂着的剑鞘里走了过来。叶璃随手地上自己的手帕,墨修尧接过来擦了擦几乎没有的什么汗的额头挨着叶璃的身边坐了下来。

    “王爷……”凤怀庭想要起身,墨修尧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不必多礼,这次都是凤三行事不周,凤老爷没受什么苦吧。”墨修尧问道。

    凤怀庭心中有些难受,这已经是第三个人对他说这样的话了。这表示定王府的人是当真将凤之遥当成自己的家人而不是单纯的可有可无的属下了。但是同时这也是对他这个为人父的最大的讽刺。但是此时凤怀庭也没有心情计较这些了,有些担忧的问道:“王爷,之遥他……”他知道,凤之遥并没有跟着他们从地牢里出来,虽然秦风告诉他凤之遥另有任务。

    墨修尧随手拂开被微风吹起的白发,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意,“凤老爷放心,凤三今天就会回来的。不过他这性子,受点教训也是好的,免得以后再头脑发热。”

    听墨修尧这么说,凤怀庭心中有些忐忑,却也只能作罢。至少他相信定王绝对不会让凤之遥有性命之忧的。对着墨修尧拱了拱手道:“在下多谢王爷相助。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在下出力的地方,王爷尽管吩咐便是。”

    墨修尧笑道:“凤老爷不必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只是……”

    “?”凤怀庭平静的等待着墨修尧的话。

    “凤家的产业只怕是…据本王所知,两位令郎已经投靠了黎王。你们回来之前本王接到消息,凤家人已经被放回去了,代价是…凤家七成的产业。”墨修尧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平静的道。

    ------题外话------

    好多亲们关心皇后和凤三。那嘛…正文里可能不会有关于凤三和皇后的结局。不是偶故意为难他们,亲们看见了吧。父母这一关也很重要。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啊,凤三也不是真的六亲不认苦大仇深的主。虽然凤怀庭这个爹千般不好万般不对,但是只要他还关心他儿子,就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成过亲,生过孩子的女人。如果是普通人家就算了,还是个身份如此复杂的女人。就像现在,没结果婚的孩子父母也不会乐意让儿子女儿嫁娶一个离过婚或者丧偶的。不过我也不会太虐他们就是了。请相信,这文是温馨向…

    ps:虽然偶更新少了点,但素请相信偶是真滴爱你们。请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8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83.养女成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83并对盛世嫡妃283.养女成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