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情到深处——欠抽

    284。情到深处——欠虐

    “什么?这两个畜生!”凤怀庭咬牙怒道。凤家之所以效忠于墨景祁并不是丝毫没有理由的。当年凤家几乎经历了一场灭顶之灾,当时是还是皇子的墨景祁出手相助的。不管墨景祁这个人的为人如何让人诟病,但是他千真万确的是救了凤家满门和诺大的基业。也正是因此,当初凤怀庭才会将和定王走得近的凤之遥赶出家门并不仅仅是因为怕被皇家猜忌而已。在凤家明明知道墨景祁是被墨景黎所害的情况下还投靠他,在虽然是商人却还秉持了几分正气的凤怀庭眼中却是忘恩负义的畜生行径。

    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皇后,淡笑道:“凤老爷也不用动气。说起来,令郎也是为了凤家满门的性命着想罢了。”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他的推波助澜。将大半个凤家交给墨景黎他并不觉得惋惜。钱什么时候都可以赚,但是赚钱的人…凤家两个嫡子守成足矣,真正有能力的是眼前的这一位。凤家可是在他的手里才有了如今的声势和财富的。

    定王府旗下的产业五花八门数不胜数。韩明月他已经信不过了,韩明晰和冷皓宇应付起来已经渐渐的有些吃力。何况西北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开始渐渐的陷入了瓶颈,他非常需要商业方面的天才啊。所以…一个凤家算什么?有了足够的人才他很快就会有两个三个甚至十个凤家。墨家人虽然不擅长经商,但是他们却从来没缺过钱,因为他们更擅长用别人赚钱。

    凤怀庭能够让凤家在他的手上发扬光大,自然也不是笨人。有些无奈的苦笑道:“只怕是黎王早就盯上了凤家的产业了吧。”凤家是先皇的人,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墨景黎虽然不至于像墨景祁一样多疑但是也绝对不会放心让凤家脱离他的掌控。何况还有凤家那令人垂涎的财富。这次的事情与其说是凤之遥的事情导致的,不如说是凤家的财富带来的。

    墨修尧笑而不答,他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启禀王爷,柳贵妃求见。”月形门口,卓靖沉声禀告道。

    墨修尧对着凤怀庭一笑道:“这不就来了么?凤三在不在?”

    卓靖有些为难的看了看众人,点头道:“在,不过凤三公子……”有些不好看就是了。

    “他怎么了?”两个声音齐声道,话音未落,两人都看向对方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叶璃含笑拍了拍皇后的手背,浅笑道:“卓靖这么说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但是吃点小苦是免不了的,叶璃当然不会说墨修尧派秦风提前带走凤怀庭就是为了收拾凤之遥。这次凤之遥惹出的一大串事情可是让定王殿下分外的不高兴。如果凤三事先直截了当的说了,对墨修尧来说也不过是动动嘴的事情罢了。结果现在搞了这么多事,王爷当然不高兴了。

    “走吧,去看看胆敢扣押本王的人,柳贵妃到底长了几个胆子。”在场的众人,除了叶璃和墨小宝,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的为他语气中的森冷抖了抖。包括年纪最小的冷君涵也机灵的将小脑袋藏进了叶璃的怀里。叶璃抱起冷君涵跟着站起身来,墨修尧瞥了一眼埋在他娘子怀里的小鬼,轻哼了一声伸手将他拎了过来。冷君涵半挂在空中,呆呆的望了望一头白发的某人,噘着小嘴将小手伸向叶璃,“姨姨抱……”

    旁边,卓靖一脸佩服的看着被墨修尧拎在怀里的小团子:谁说冷皓宇的儿子胆子小?这分明就是长了雄心豹子胆啊。

    墨小宝也跟着摸汗,冷小呆不会被他父王弄死吧。这可是他预定的未来第一个手下啊……

    定王府大厅里,柳贵妃端坐在雕花的檀木椅子里垂眸沉思。在她对面,风流俊俏的凤三公子被人捆成一团扔在椅子里。凤之遥身后还一左一右站着两个高大男子,眼神内敛,太阳穴前经脉微微凸起,一看就是内家高手。原本柳贵妃是绝对不会带凤之遥来定王府的,毕竟凤之遥可算是她的筹码之一。但是她到了定王府之后才发现,没有凤之遥她根本就进不了定王府。

    凤之遥靠在椅子里,被绑成粽子的模样让他十分的不舒服。还有身上被人抽了几鞭子也是火辣辣的疼着。这不禁让许久没受过伤的凤之遥在心中暗暗骂娘,盯着柳贵妃的眼神也越加恶毒起来。他一定要弄死这个女人!

    等了许久也没有见到墨修尧的到来,更没有人来上茶。柳贵妃却没有心思挑剔定王府的待客之道。精致的秀眉紧锁,仿佛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

    “王爷,王妃……”门外传来侍卫和丫头行礼的声音,柳贵妃抬起头来眼睛一亮,掩在袖中的手紧紧的攥起。

    墨修尧和叶璃并肩进来,墨修尧手里还抱着一个穿着白衣的粉嫩男孩儿。跟在墨修尧和叶璃身边的却是那让柳贵妃恨得咬牙切齿的定王府世子墨小宝。看到柳贵妃,墨小宝眼睛一亮柳贵妃顿时感觉不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墨小宝欢快的道:“大婶,你怎么又来了?”

    “大婶?”冷君涵好奇的歪着脖子看柳贵妃,疑惑的眨了眨眼睛。这个姨姨很漂亮啊,跟府里上了年纪的大婶一点都不像。

    “笨蛋冷小呆,府里那些年纪大的大婶叫嬷嬷。这个叫大婶。”墨小宝鄙视的道。显然,冷小呆不小心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了。听着墨小宝不伦不类的解释,再看看柳贵妃越加精彩的脸色叶璃也忍不住暗暗发笑。或许是被墨修尧打压的太狠了,墨小宝胡说八道的功力可说是一日千里,现在就连叶璃也不大分得出来他是认真的还是故意在气人了。

    “定王!”柳贵妃脸色发黑,再说下去她只怕真的要忍不住先揍那个小鬼一顿。

    墨修尧神色淡然的跨进大厅,随手将冷君涵往凤之遥身边的椅子里一放,扫了站在凤之遥身后的两个人一眼道:“滚出去。”

    那两人动了动,却惊恐的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不要说去对凤之遥或者椅子里正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他们的小孩儿做什么了,就连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整个人仿佛瞬间僵硬了一般。很明显,定王的功力比他们想象中的更高。这就是四大高手之一的实力么,汗水无声的从两人额头上沁出,仿佛淋了大雨一般飞快的从额头上滑下。

    墨修尧轻哼一声,回身拉着叶璃走到主位上坐下。

    墨修尧离开了好几步远之后那两人才松了一口气。在发现自己能动的同时身子一软跌到在了地上,也不用柳贵妃再发话,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冷君涵坐在椅子里欢快的朝墨小宝招了招手,得到墨小宝鄙视的白眼之后也不在意好奇的戳了戳旁边被捆得紧紧的凤之遥,“哟哟…凤叔叔你怎么啦?”

    凤之遥无奈的苦笑,求救的看向叶璃。这时候他可不敢去求墨修尧,不然墨修尧松绑的手段绝对不是他乐意消受的。叶璃抿唇一笑,一抬手指尖一道银光射出。凤之遥直觉的胳膊一凉身上原本捆得紧紧地绳索立刻就松了。回头看了看定在墙壁上入墙三分的银刃,凤之遥寒毛直竖。好吧,这一位他同样惹不起。

    “凤三,没事吧?”叶璃看看凤之遥身上别鞭子抽破了的衣服,还有上面的斑斑血迹问道。

    “没事。”凤之遥摇摇头,其实也就是被抽了几鞭子而已,对于凤之遥这样上过战场的人来说连小伤都不算。不过就是面子不好看而已。

    “定王,本宫……”柳贵妃凝眉,有些焦急的道。

    墨修尧一抬手阻止了她的话,优美的薄唇中吐出的话却让柳贵妃遍体生寒,“将她拉出去,抽十鞭子再来说话。”只是一照面,墨修尧就看清楚了凤之遥身上的伤痕。

    “定王你……”柳贵妃顿时脸色煞白,“你说什么?”

    墨修尧漠然道:“凤三是我定王府的人,他就算犯了天大的错也有我定王府承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小的内宫嫔妃处置了?本王不管你要说什么,这顿鞭子你不受也得受。”门外的侍卫听到吩咐,立刻进来毫不迟疑的往柳贵妃的方向走去。当朝贵妃不能抽?后果很严重?王爷生气后果更严重!碰巧这几天王爷的心情都不太好。

    “站住!”柳贵妃厉声叫道,“你不能动我!我是当朝贵妃!”

    墨修尧不屑的撇嘴,“你是先皇遗妃。本王抽了你又如何?谁敢来救你?你爹?墨景黎?”

    “我找你有事说…是对定王府有好处的事情。不听你一定会后悔的。”柳贵妃咬着因为恐惧而有些干涉的唇焦急的道。

    “拖下去,不要让本王说第二遍。”墨修尧冷然道。

    两个侍卫干净利落的一左一右拽起柳贵妃往门外走去。柳贵妃不过会一点花拳绣腿的功夫哪里敌得过两个侍卫,几乎是毫无反抗的被拖走了。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鞭子破空的声音。墨小宝好奇的睁大了眼睛,“她怎么不叫?”

    叶璃掩面,挡着两个孩子这样做真的好么?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不仅墨小宝毫无惧意的往外探头探脑,连一向乖巧的冷君涵也睁着大眼睛一脸好奇和兴奋?难道她养孩子的方法真的有问题,等冷皓宇和慕容婷回来她要怎么解释他们乖巧的儿子变得如此凶残?

    十鞭子其实是很快的,不到半颗中柳贵妃就被人给拖了回来放回了原本坐着的椅子里。只是这一回那一身白衣上染满了艳红的血痕,柳贵妃也无法再维持她婀娜的坐姿,只能无力的趴在椅子里那模样比凤之遥凄惨多了。

    凤之遥一脸畅快的看着比自己更加凄惨的柳贵妃,顿时觉得身上的伤口不那么痛了。只是一对上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眼神,凤之遥立刻没胆子的往后一缩。他还是比柳贵妃惨,可以预见等待他的未来绝对是多灾多难的。

    “现在,你可以说了。”墨修尧心情似乎好了许多,浅酌了一口清茶道。

    柳贵妃痛的直发抖,哪里还说的出来什么?她跟皮粗肉厚的凤之遥可不痛,而且定王府的侍卫这十鞭子可没有丝毫放水的意思。她现在还能坐在这里都是因为动手的人知道抽完了她还要跟王爷说话才稍微留情罢了。

    柳贵妃喘着气,看着墨修尧眼神带笑的端着茶杯递给坐在他身边的叶璃,即使在对自己说话也没有施舍给自己半个眼神不由得浑身发冷,“你好狠……”

    墨修尧扬眉,“本王不是来听你说废话的。”

    吃了这么大的苦头,柳贵妃若是还不知道之前那一套对墨修尧没用,那她当真是白活了这几十年了。咬了咬牙,柳贵妃道:“我可以帮你不费吹灰之力的拿下大楚北方与北戎接壤的三个州。”

    “哦?”墨修尧侧目,怀疑的看着她。

    见状,柳贵妃知道墨修尧有了兴趣心中一喜沉声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墨修尧往后微仰,靠在叶璃身上问道:“说来听听。”

    “我要你娶我为妃!”

    “噗——”凤之遥咳嗽连连,怨恨的望着对面的女人。他一天一夜没有喝过一口水,这女人居然害他被呛到!

    旁边的叶璃也不由得往后一倒,靠着她的墨修尧只得自己坐起身来回身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拉近自己,“阿璃……”叶璃抱歉的笑笑,她倒不是生气了或者不信任墨修尧,而是被柳贵妃给吓到了。她刚刚被墨修尧让人抽了十鞭子居然还痴心不改的想要嫁给他。她就不怕墨修尧利用完了就弄死她么?这是欠虐吧?柳贵妃之所以不爱墨景祁,大概就是因为墨景祁对她太好了。

    看到叶璃的笑颜,墨修尧满足的蹭了蹭,“阿璃,你怎么说?”

    叶璃挑眉,这种事难道不是应该他自己解决么?推给她是什么意思?

    “纳妾这种事不是应该王妃说了算么?”墨修尧无辜的问道。

    纳妾?叶璃俏眼微眯,声音平静带笑,“王爷想纳妾了?”

    “本王是个好丈夫,后宅的事情爱妃说了算。”墨修尧大度的道。

    “定王,本宫说的不是纳妾。”柳贵妃脸色铁青,“我要你娶我…为平妃!”原本她想说的是嫡妃,但是看着定王对叶璃的态度就知道不可能,柳贵妃决定暂退一步。只要她成为了定王的妃子…到时候…

    “嗤…”凤之遥嗤笑,“柳贵妃,你该不会是不知道吧?这平妃对嫡妃,就跟贵妃对皇后一样。都是妾!”

    柳贵妃眼光一厉,狠狠地盯着凤之遥,“凤三,闭上你的臭嘴,否则本王让你跟她一起身败名裂!”

    凤之遥扬眉,“身败名裂?就像柳贵妃你一样么?亲自上门要挟王爷纳你为妾?啊…让我想想,你用的筹码还是大楚北方三州的土地。这种行为叫什么来着…叛国?”

    柳贵妃气的发抖,刚想起身就让身上传来的疼痛弄得动弹不得。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下了心中的怒火,看向墨修尧道:“定王,你说如何?”

    墨修尧平静的道:“本王从来不管内宅的事。”

    凤之遥偷笑,这话说的真有趣。定王府有什么内宅事么?

    柳贵妃却觉得她听明白了墨修尧的意思,要不要娶她要叶璃说了算。这让柳贵妃很是不满,但是墨修尧都这样说了柳贵妃只能安慰自己这是因为徐家定王才给叶璃面子。微扬起下巴傲然的望着叶璃道:“叶小姐,你想必不会不明白本宫对定王府和墨家军的好处吧?”

    叶璃挑了下眉,制止了一边想要跳脚的墨小宝淡淡微笑道:“以柳贵妃的脑子…应该想不出这种事情来吧?本妃猜猜这是谁的主意?谭继之?”

    看着柳贵妃阴郁的脸色,叶璃浅笑道:“谭继之现在就在定王府手里。柳贵妃觉得拿这个谈条件有意思么?不过本妃还是应该感谢贵妃提供了这么一条有趣的消息。另外……”看着柳贵妃想要插嘴,叶璃声音一沉道:“柳贵妃所说的那三个州全部于北戎接壤,边界线长达上千里。一旦墨家军接手之后,前要面对北戎进攻,后要面对大楚臣民的口诛笔伐。贵妃这是想要帮定王府还是想要害定王府?”

    柳贵妃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话来。她确实不懂这些,这不过是她听谭继之分析了一些之后自己思索的。

    “你…你胡说!墨家军岂会惧怕北戎和一群草民?”柳贵妃苍白着脸道。

    叶璃莞尔一笑不再接话,跟这个为了个男人疯狂的什么都不顾的女人谈什么民心纯属浪费时间。抬手轻轻勾了下耳畔的发丝,叶璃看着柳贵妃淡淡道:“看来柳贵妃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想法了。那么就请回吧。没那个本事就别想别人的男人。你若真的缺的荒的话,城西有家清风馆。”

    “咳咳咳……”凤之遥脸色扭曲的放下了茶杯,一脸惊恐的望向叶璃。清风馆…那是一家男风馆吧?王妃你怎么会知道的啊喂…。

    ------题外话------

    标题党请看正文标题。书院逐字的审核你伤不起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8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84.情到深处——欠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84并对盛世嫡妃284.情到深处——欠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