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宫中火起,离京

    289。宫中火起,离京

    皇宫的建筑大多是纯木质的结构,边关更是粉刷了各种色彩的漆作为装饰。火一燃起来自然是愈燃愈烈,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整个秋凉殿都包围在火海之中不说,就连周围的宫殿也开始蔓延。叶璃三人只能带着珍宁公主退到了远离秋凉殿的御花园中。将珍宁公主放在一处开阔平坦又通风的小湖边,看着远处已经开始有人救火的火光处,吩咐道:“去请个太医来。”

    “阿璃!”太医还没来,一袭白衣的墨修尧已经如风一般的掠了过来。看到叶璃没事才松了口气,瞥了一眼旁边的珍宁公主对叶璃挑了挑眉。叶璃无言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当着珍宁公主的面说这些事情并不合适。后面,墨小宝被侍卫抱着也跟了过来身后还有同样被抱在怀里的冷君涵。

    “娘亲…”墨小宝欢快的从侍卫怀里跳下来直扑叶璃。却在中途被墨修尧拎住了后背的衣服吊在半空中挥舞这手脚,“娘亲,娘亲…孩儿好担心你…父王坏,放开我!我要娘亲……”叶璃好笑的将他从墨修尧怀中接过了来,安抚的拍了拍笑道:“娘亲没事,让你当心了。乖孩子……”墨小宝心满意足的在叶璃怀里蹭了蹭,无视墨修尧阴沉的脸色连连点头,“娘亲没事就好。孩儿最爱娘亲了……”

    靠着假山坐着的珍宁公主看看在叶璃怀中咯咯直笑的墨小宝,再看看叶璃脸上温柔浅淡的笑容,眼底闪过一丝羡慕和苦涩。叶璃看在眼里,将墨小宝放在地上,蹲下身轻声问道:“珍宁公主,你还好么?”

    珍宁公主点点头,低声道:“多谢…多谢定王妃救命之恩。”对着眼前清雅婉约的女子,她是真的无颜相对。她的母妃做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但是却是定王妃不计她母妃的关系而救了她的命。而她的亲生母亲,不仅利用了她甚至还险些害死了她。为什么…为什么她的母亲是这样的人?

    “姐姐!姐姐!”一阵急促的呼叫声传来,闻讯赶来的秦王带着才八岁的弟弟匆忙的赶了过来。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墨景黎等宗室王爷和朝中权贵。秋凉殿那把火燃得不小,虽然已经有人去救火去了,但是今天带着微风的天气却让火势更甚,现在几乎要蔓延到三四座宫殿了。即使他们现在站在与秋凉殿对角的地方,也仿佛能感受到那火势的热烈。

    墨啸云冲过来,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地上的珍宁公主。连忙冲上前来,“皇姐,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珍宁公主连忙用手掩住脸上的伤痕,道:“没…没什么大碍……”但是那一块新伤哪里是她用手就能掩盖得住的?众人不犹豫的倒抽了一口气,原本还秀气温婉的少女脸上多了巴掌大的一块疤痕。这会儿那疤痕还带着些血肉模糊的感觉和被火烧的焦灼,让人看在眼里不由得想要呕吐。不少跟着来的夫人小姐们都惊叫出声纷纷后退了两步。

    珍宁公主脸色一黯,更加畏缩的低下了头想要用头发将脸上的疤痕遮住。

    “不要陪头发,头发不干净配到了伤口更容易感染。”一只纤细的素手轻柔的按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想要扒拉头发的手轻轻地按住了。珍宁公主一愣,抬起头怔怔的望着眼前唇边带着淡淡的浅笑的女子。在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厌恶和惧怕,但是从她温柔清亮的眼眸中,她却看到了如此丑陋的自己。珍宁公主抖了抖,连忙低下了头。

    叶璃轻叹一声,从取出一方素白的丝帕细心的系在珍宁公主的脸上,遮住了那狰狞的伤痕,“等太医来了开一些治疗伤痕的药,很快就会没事的。”

    大楚女子家教甚严的闺中女子外出也有带面纱的习惯,所以珍宁公主带上面纱之后虽然在都露出容颜的闺秀中间显得有些异类,但是却也不算突兀。周围的众人也松了口气,她们大多是养在深闺的女子,哪里见过那样的伤痕。现在被遮起来了总是好的,同时也有更多人将目光转向了那温婉清丽的的白衣女子,对定王妃如此面不改色的气度佩服不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墨景黎看了一眼回到墨修尧身边的叶璃,沉声问道。

    珍宁公主轻咬着唇角不肯说话,墨景黎看向叶璃,叶璃淡淡道:“我们也是在御花园看到火光才赶过去的,只来得及救出珍宁公主。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其他人我们也不知道。”

    墨景黎皱眉问道:“珍宁公主这个时候怎么会在秋凉殿?”

    珍宁公主不肯说话,墨啸云吸了口气起身拍了拍畏惧的躲在自己身边的弟弟道:“皇祖母将我母妃关在了秋凉殿,皇姐是去看望母妃的。”

    “不错,正是哀家将她关入秋凉殿的。”太后在一群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徐徐而来,正好听到墨啸云的这句话,淡然的接口道。

    墨景黎沉声道:“柳贵妃被关在秋凉殿?本王怎么不知道?”

    太后冷笑一声,“这是内宫的事情,哀家怎么不知道还要跟黎王商量怎么惩罚不守规矩的先皇嫔妃?”墨景黎无话可说,纵然他不满太后背着自己处置了柳贵妃的事情,但是却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毕竟,就算是摄政王也只能管政事,明面上,先皇后宫的事情他是绝对不应该插手的。

    沉默了一下,墨景黎道:“既然如此…却不知道柳贵妃是否丧生火海。”所有人都看向珍宁公主,此时火势未灭,除了珍宁公主谁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形情形,也没有人知道柳贵妃到底是不是被烧死在里面了。但是珍宁公主却咬死了不肯说话,众人也无可奈何。

    墨修尧目光淡淡的从众人身上扫过,就在墨景黎以为他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只听墨修尧悠然道:“既然宫里有事,想必这宴会也办不成了。本王和王妃就先行回府了。另外,过几日本王和王妃就要启程回西北了,到时候就不来辞行了。”

    墨景黎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点头道:“如此,定王就请先行一步吧。”

    墨修尧点点头,一手抱着墨小宝,一手牵着叶璃的手就准备转身往出宫去了。

    “定王妃。”一直没有说什么的墨啸云突然开口,走到叶璃跟前沉声道:“谢谢你救了皇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受小王一拜。”说完,对着叶璃叶璃深深地一揖。看着才十二三岁的少年如此郑重其事的行此大礼,叶璃淡淡一笑道:“秦王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秦王好好照顾珍宁公主吧。告辞。”

    看着一家三口在侍卫的簇拥下走出御花园,墨景黎心中一松。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有些相信,或许墨修尧真的对大楚的事情没有兴趣。

    出宫的马车上,趴在叶璃怀里的冷君涵早已累的呼呼大睡。墨小宝坐在墨修尧怀里,虽然还没有睡着不过也没了之前在宫里的精神。毕竟才五六岁的的孩子,闹腾了大半天也足够他们疲惫的了。

    叶璃一边轻轻地拍着冷君涵,一边问道:“修尧,柳贵妃死了么?”

    墨修尧摇头道:“未必,柳贵妃在冲冠后宫十几年,就算真的树倒猢狲散也还会有一些能用的势力。今天宫中大宴人来人往,她想要逃出皇宫也未必未必不能。”

    叶璃蹙眉道:“她既然还有人可用,为什么还要那样对珍宁公主?难道她当真想要烧死珍宁公主不成?”想到此处,叶璃也不由得心中生寒,要多狠的心才能忍心如此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哪怕这个女儿的父亲不是她所爱的人,但是孩子却依然是她的亲生骨肉啊。珍宁公主冒着被太后惩罚的危险去看她,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报,也难怪刚刚救她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神会犹如死灰。

    墨修尧摇头道:“不知道。让下面的人注意着,一旦那个女人出现,杀无赦!”他对柳贵妃是不是要烧死珍宁公主以及为什么要烧死珍宁公主都没有兴趣。但是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柳贵妃就一定要死!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留着绝对是个祸害。

    叶璃沉默的点了点头,她对柳贵妃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同情。

    “听小宝说之前在花园里,沐扬的夫人对你无礼了?”将柳贵妃的事情丢到脑后,墨修尧淡淡的问道。

    叶璃瞥了一眼恶人先告状的墨小宝,笑道:“一个被醋意扭曲了的女人罢了,难不成我还要可以出手对付她不成?你放心,瑶姬也不是省油的灯,不会让她好过的。”墨修尧轻哼了一声,道:“当初果然还是对沐阳侯府太过心慈手软了一些。”想起和沐阳侯府的某些恩怨,墨修尧就有些后悔起了当初打算利用沐阳侯府让瑶姬和沐烈隐藏在京城的计划。因为这代表他暂时还不能向沐阳侯府出手。但是一见到沐阳侯府的人,特别是见到沐阳侯本人某些原本极力遗忘的不好的记忆又再次涌了上来,让墨修尧的心情十分不好。

    新皇登基的当天宫中便起了大火险些烧了半个皇宫,这样的消息在民间迅速的传扬开来。人们纷纷议论着只怕是新皇无德不堪继承帝位,才导致了上天降罪云云。听得定王府中的众人暗笑不知。新皇不过是一个才六七岁的孩子,能说什么有德无德的?只是留言一旦起了,想要湮灭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特别是当有有心人在其中推波助澜的时候,留言更是如野火一般迅速的扩散蔓延。

    定王府的人没有去理会这些,因为他们都在打包行装准备再次离开京城反悔西北,虽然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土生土长的楚京人,但是这几年在西北的生活让他们对璃城更有归属感。所有人都带着欢喜愉悦的笑容打点着准备启程的行装。而朝廷上除了黎王正式成为了摄政王代理朝政以外,同时也宣布了皇后病逝和柳贵妃殉葬的消息。而应该是太皇太后了的太后却因为先皇的嫡后病逝,新任皇太后难担重任为由免去了殉葬之事。以发代首暂时先安放入皇陵。将来等太皇太后薨逝再附葬太皇陵墓。

    没有再理会京城的风风雨雨,墨修尧一行在三天后离京返回西北。而在他们的马车上,不仅多了一位雍容美丽的中年女子,还有一名同样美艳动人的的青年女子和一名气度不凡的老者。

    “天香。”马车里,叶璃伸手握住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华天香的手微微一笑。

    华天香美丽的容颜上还带着震惊的神色,怔怔的望着叶璃好半晌才轻轻吐了口气,“璃儿…姑姑……”皇后点点头,怜惜的顺了顺她乌黑的发丝,轻声道:“天香,这些年辛苦你了。”她本是华国公的嫡亲孙女,皇后的亲侄女,本是京城闺秀人人羡慕的对象。却同样也因为这样的身份,已经年过二十却依然待字闺中。寻常的女子,这个年纪早就已经相夫教子,当家理事了。她却只能为了躲避显眼而比如寺庙说是为祖母祈福不如说是带发修行。

    华天香摇摇头笑道:“姑姑你说什么呢,我好吃好穿的哪儿受什么苦了。倒是姑姑你,看到你真是……”说道激动处,华天香也不由得红了眼睛。原本原本在慈云寺中听到消息,她是真的以为姑姑已经薨逝了。今天早上本来如往常一样在自己的厢房里做早课,却突然被人迷晕了。没想到一醒过来就就见到了以为已经去世的姑姑和多年未见的好友。而她们已经在前往西北的马车上了,也难怪她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璃儿,姑姑,我……”看着眼前的两人,华天香还是有些疑惑的想要问些什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哪儿问起。

    叶璃拉着她的手笑道:“华国公将你交给我了,以后华大小姐就要麻烦你到西北去过苦日子了。”

    “是爷爷…”华天香有些激动的道,恍然想起前几日爷爷来看自己的时候说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嘱咐,当时她并没有多想,原来爷爷早已经打算将她托付托付给阿璃了么?皇后轻声道:“你爷爷是为了你好。如今新皇登基,黎王摄政。前些日子黎王隐约提出想要迎娶你做侧妃的意思。父亲虽然当场回绝了回绝了,但是你只要还在闺中一天,总是……”

    华天香抹着泪道:“我知道爷爷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们都走了…爷爷他……”

    “放心吧,华国公德高望重。墨景黎刚刚掌权不会对华国公如何的。不过,为了避免麻烦,你还是要改个名字的好,还有皇后呃…华姐姐也是。”

    两人点头,叶璃的话她们当然明白。虽然见过她们的人并不多,但是该做的防范还是要做的。若是让人知道璃城特别是定王府出现了那么多不该出现的人不嬪出现的人,无论是对定王府还是对华家都是不好的。

    华天香想了想,大方的道:“我外祖父家里姓杨,对外便叫若华吧。”

    皇后淡淡一笑道:“既如此,我便借了天香的姓,称我杨夫人便是。”言下,竟是连一个名字也不愿意取了。叶璃轻叹一声,有些担忧的望着皇后。皇后笑道:“能够除了皇宫这枷锁,已经是我这一生都未能想到的幸运了。何况到了西北还有长乐在,一切都会好的。”

    “我只怕凤三……”叶璃皱眉道,自从凤怀庭被凤之遥说动跟他们一起回西北之后,凤之遥父子俩的关系渐渐地也不再那么僵硬了。凤怀庭跟皇后和和华天香不一样,他是墨修尧光明正大从墨景黎那里要过来的。墨景黎已经将凤家掏空,自然也不会在乎凤怀庭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就连凤家的其他人其他人也大方的便是可以一起带走。但是凤家的两个嫡子却不愿意去西北寄于庶弟的篱下,何况他们如今正得黎王重用。凤夫人对丈夫的决定十分生气,自然也是站在了儿子的那一边。整个凤家除了几个忠心的仆人和年幼的庶子庶女,竟没有人愿意跟着已经没有财势的凤怀庭去西北受苦。

    “可是凤老爷子……”虽然凤怀庭没有明说,但是他对于凤之遥和皇后之间的事情的态度叶璃还是看得出来的。皇后摇摇头,微笑道:“阿瑶从小就没有父母关怀,对于感情总是比别人看重的多的。以后有了他父亲看着他,他慢慢的会明白的。这么多年…我也累了。只要以后天香好好地,长乐好好地好好地,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叶璃沉默,感情的事外人很难插手。凤之遥和皇后的事情也只能他们自己解决了。华天香有些懵懂的看看两人,却也感觉到气氛有些沉重,拉着两人笑道:“我们当然会好的,大家都会很好的。姑姑还是叫我若华吧,免得以后不小心叫错了。”

    三人皆是一笑,叶璃点头道:“不错,我们都会很好的。”

    京城某处阴暗的角落里,一身狼狈的女人身形消瘦,穿着最朴素的灰布衣服,头发只用一个粗陋的木钗挽着,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模样。躲在这阴寒的几乎无人行走的巷子最里面的一间破旧的小房子里,一双眼眸中黑暗中透出令人心寒的光芒。

    “定王已经离开楚京了?”

    “没错,今早定王就已经带着王妃和世子出城了。”一个低沉的有些嘶哑的男声低声道。

    “已经这么多天了,你还没有找到办法送我出城?!”女声有些尖锐而愤怒的道。

    男子搓着手有些为难的道:“如今正全城戒严,听说新皇登基当天宫里起了一把火,还将珍宁公主的脸给烧毁了。只怕上面在抓纵横的刺客。”

    “?”女子震惊的睁大了眼,因为好些日子的不见阳光而显得有些苍白的容颜上露出显而易见的惊骇。男子以为她吓到了,连忙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你别怕,刺客怎么样也不会跑到这种地方来的。”看着眼前虽然穿着粗布衣服,素颜未施却依然美丽的惊人的女人,男人眼神一变手也有些不规矩的往上划去。

    女子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一把挥开他道:“滚开,我没心情!”

    “宝贝…别着急,我们很快就有办法出城。宝贝儿……”男人懒腰将女子一把抱起压倒在床上,眼中闪动着惊人的欲念,埋头在女子身上狼吻一来。

    女子忍着心中的厌恶,任由男人在自己身上肆意妄为。心思却已经飘散到了别处去了。怎么会…珍宁怎么会被烧到?虽然当时担心珍宁会坏了自己的事,所以给她下了一些迷药。但是自己明明吩咐过自己离开之后将珍宁送出去再放火烧秋凉殿的啊。

    只是她却不知道,她需要一个替自己烧死在里面的人。不是烧死的死人,而是活活被烧死的人。那些替她办事的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又怎么会愿意自己去送死,或者让自己身边熟悉的人去送死?被柳贵妃亲自迷晕了的珍宁公主自然就是最好的替死鬼。否则等到珍宁公主醒过来告诉了别人,他们一样也逃不了。

    珍宁…你别怪母妃。母妃没有想要烧死你,这只是个意外。谁让你……

    “宝贝儿,你怎么不专心?”男人不满的道,面貌平平的脸上充满了红潮,狠狠地吻上女子娇柔的红唇。女子厌恶的闭上了眼睛,跟眼前这粗鄙的男人比起来,墨景祈简直要算是绝色美男子了。但是如今,她却只能依靠这个男人才能逃出楚京去。墨修尧…叶璃,都是你们害的!都是你们害的…

    “宝贝儿,你真美啊…。”男子猴急的撕裂女子的衣衫,他平生从未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这样的艳福若是从前是连想都不敢想的,而如今,这个美丽的尤物是属于他的了,将来还会成为他的娘子。

    幽深的小巷,漆黑的小屋里。响起一阵阵暧昧的喘息和撞击声,很快又加入了女子娇柔的呻吟……

    ------题外话------

    都讨厌柳贵妃是吧?恨不得她立刻死啦死啦滴是吧?偶偏要把她炼成超级女反派!过程是艰辛的,解决是悲惨的。

    ……。

    某凤:想活着么?

    柳贵妃:当然想!我要活下来,我要墨修尧和叶璃不得好死!

    某凤: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活下来要受各种苦。

    柳贵妃:本宫不怕苦!

    某凤:活下来可能会死去活来还不一定能报仇(骗你丫的,是肯定不能。让你报了仇我会被人弄死。)

    柳贵妃:本宫愿意

    某凤:活下来可能会被N个男人xxoo?

    柳贵妃:本宫…

    某凤:活下来要嫁给……

    柳贵妃:其实本宫愿意本火烧死,本宫这就回宫。

    某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8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89.宫中火起,离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89并对盛世嫡妃289.宫中火起,离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