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调虎离山

    298。调虎离山

    常年笼罩在云雾之中的深山里,就是平日里也很难见到阳光直射。因此在这大部分地方都较为干燥的西陵,这群山之中倒是个难得的湿润幽绿之处。

    小院门口,纤柔苍白的少女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住了,“什么人?”

    杨纤雅吓了一跳,有些惶恐的道:“我…我想去看看阿林的伤势……”守在院门口的侍卫面无表情,似乎丝毫不为跟前的柔弱少女所动,“公子吩咐姑娘好好在院中修养,那位林侍卫伤好了自然会来与姑娘相见。”

    杨纤雅轻咬着唇角,低声道:“但是…我很担心。呜呜…我身边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只有、只有他了…求求你们,让我去看看他吧。”见眼前的少女哭的楚楚可怜,两名侍卫也有些犹豫。毕竟是公子带回来的,命他们好好照顾的贵客……

    “姑娘你等等,咱们去禀告公子一声。”最后侍卫只能妥协道。

    “出什么事了?”杨纤雅正要言谢,门外传来了朱凌的声音。侍卫连忙行礼,并肩杨纤雅要将自己的侍卫的事情说了一片。朱凌挑眉看了看眼前荏弱中带着一丝惊慌的苍白少女,若有所思。杨纤雅小心的问道:“朱公子…不知道阿林的伤势怎么样了?我们,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启程回京?还求朱公子能够派人护送我们主仆二人回京。等回到京城,小女和凌家都会感激公子的。”

    朱凌眼眸微闪,看着杨纤雅的神色更加温和了一些。淡笑道:“杨姑娘尽管放心便是,等你们修养好了在下便让人送你们回京。不过,那位林侍卫着实伤的不轻,只怕还要躺些日子。”杨纤雅松了口气,点头道:“如此多谢朱公子了,阿林他没事就好。我…我能去看看他么?”

    朱凌笑道:“杨姑娘在门口看看就好。他的伤还是不要近看的好。在下已经派人快马回京给凌公子送信了,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凌大公子就会亲自来接杨姑娘了。”闻言,杨纤雅露出一丝欢欣和放心之意,“真是太好了,多谢朱公子。朱公子果然是好人……”

    朱凌淡笑,“哪里,杨姑娘是忠烈之后,这些事情都是在下举手之劳罢了。”

    安抚了担心侍卫的杨纤雅将她送回房中,朱凌才出了小院往外院而去了。虽然这建在山间丛林之中的院落比起别处城中的院落来显得格外简单,却也还是有里外两进,而书房正是在外院的一角。进了书房,跟在身后的侍卫才开口道:“公子,看来这位杨姑娘确实是虎威将军的女儿。刚才公子说凌公子要来了,也没见她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朱凌点点头,书案后面坐了下来有些疲惫的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小心一些总是好的。那个叫阿林的侍卫醒过来了么?”

    侍卫点点头道:“刚刚醒过来没多久。他伤的太重了。背上那一刀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他说的情形跟杨姑娘说的都差不多。墨家军刚开始进宫荔城的时候,杨将军就安排了十几个人护送杨姑娘回京城投靠凌家。只是没想到墨家军攻城的速度竟然会那么快,他们刚离开荔城没多久荔城就破了。他们乔装成普通人经过被张起澜占据的小县城的时候不小心暴露了身份才被墨家军追杀的。”

    朱凌凝眉,颔首道:“看来这阿林还是个忠心的,叫大夫用最好的药,无比尽快治好他的伤。”

    “是,公子。”

    “祖父那边有什么消息么?”换了个话题,朱凌询问起正事来。侍卫脸上的神色也多了几分担忧,摇头道:“没有,自从汴城被墨家军围困,老将军那里就再也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了。张起澜守在县城里,凡是过往进出的都要经过严格的盘查,只怕老将军想要送信也送不出来。公子,难道我们就一直躲在这里?任由张起澜占据着出入汴城的要道么?虽说汴城储备丰盛,但是若是连续被围困一两个月,只怕还是有些吃力。”

    朱凌思索了片刻,摇头道:“不,墨修尧不会这样做。他比我们更赶时间。拖上一两个月,西陵各地的援军都足够赶到汴城了。到时候他区区四十万大军就算是再厉害的精锐之师,也是龙游浅滩,虎落平阳。”

    “公子的意思……”

    朱凌皱眉道:“墨修尧的兵力本就不多,这个时候他还能分出数万大军占据一个不算大的小县城。我怀疑……他已经知道我们的存在了。”侍卫也是一惊,道:“定王派张起澜守在汴城,是为了防止我们增援汴城,给他来个前后包抄?”

    朱凌抬手按了按眉心,道:“我倒更趋向于他想要张起澜歼灭我们。”

    “这怎么可能?”侍卫冷哼一声,不信的道,“不说咱们熟悉此处的地形远不是墨家军能比的,就是兵力上张起澜那区区几万人马就不是咱们的对手。”朱凌摇摇头,叹道:“墨修尧不会做无用之事的。派人下山去再探汴城的和墨家军的情况。”

    “是,公子。”

    两日后,朱凌正坐在书房里与杨纤雅下棋。这几日的相处,少女终于褪去了最初的惶恐和不安。特别是在知道朱凌是朱焱老将军的孙子之后,更是完全放下了心来。虽然她年纪尚幼没有见过朱焱老将军,却也听外祖父和舅舅们提起过的。朱家和凌家也颇有些交情。褪去了惊惶不安的少女也渐渐变得开朗了起来。朱凌这才发现少女并不像普通西陵女子一般不善琴棋书画。相反的她颇工书画,虽然没听过弹琴但是棋艺却也十分不错的,完全不像是所谓的将门虎女。但是再想想杨将军的夫人乃是西陵前太师之女,可说是西陵数一数二的书香名门了,这一切又都说得过去了。

    朱凌虽然生于将门,却长在汴城这样的地方。当世三大书院之一的龙山书院就坐落在汴城,朱凌从小也是由当世名儒教导长大的。然而因为许多原因只能常年呆在这样的山林之中与这些不通文字的将士为伍。如今难得遇到一个颇有才华的人,即使是一个女子也足以让两人交谈甚欢了。

    “启禀公子,属下有事禀告。”门外有人朗声禀告道。

    朱凌看了对面凝神思索棋局的少女一眼,淡淡道:“进来吧。”

    门外的人进来有些迟疑的看了看杨纤雅,杨纤雅很是知趣的站起身来道:“公子有事纤雅就先行告辞了。棋局不妨日后再续,我去看看阿林。”朱凌眼神温和,点头道:“如此也好,林侍卫再过几日就能下床了,你不必担忧。”

    “我知道,多谢公子。”杨纤雅再次谢过朱凌才告辞离去。

    看着少女纤细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朱凌低头望着眼前未完的棋盘有些出神。

    “公子?”跟前的侍卫有些疑惑的唤道,朱凌这才回过神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侍卫道:“这些日子墨家军围着汴城,但是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攻城。反而每日只是派了几个小将在城下叫骂,随意的打了一通便收兵回营了。墨家军中自墨修尧以下,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一个也没有出现过。另外,昨天两军交战之时,老将军率领七万人马出城,往我们这边而来了。只怕是打算要先对付张起澜。”

    朱凌一怔,剑眉紧锁道:“墨修尧以下主将都没有出现在战场上?但是…这边也只有一个张起澜啊。其他人去哪儿了?”

    侍卫道:“墨家军暗中抽掉了人马离开大营,老将军怀疑墨家军早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打算,明面上围着汴城,却集中了大部分兵力对付咱们。只怕是老将军不放心,所以才赶来帮助咱们来的。”

    朱凌闭了闭眼,“汴城由谁守?”

    “龙阳大将军也在汴城。”

    “那就好…不,不对,墨修尧不是想要对付咱们,他是想要引祖父出城!”突然想到什么,朱凌脸色大变猛然起身道:“墨修尧没出现在墨家军大营,也不在张起澜那里。那一定是藏在别处!凭他那点人马,咱们不出现的话,他根本就找不到我们。他是想要引祖父出城,然后慢慢的消耗汴城的兵力!”

    侍卫闻言脸色亦是大变,“那…公子咱们该如何是好?”

    朱凌沉声道:“传令下去,出兵攻打张起澜部!务必在明天早上之前拿下县城,好接应祖父!”

    “属下这就去!”

    深夜,幽静的群山里在今晚显得格外的寂静。隐藏在夜色中的院落里,轻快的掠出一个纤细的身影。避过了巡夜的守卫,身形灵巧敏捷的进入了坐落在前院的角落里的隐秘书房。

    即使是今晚,整个山林大部分将士都已经离开了,书房外面依然是守卫森严。暗影悄无声息的接近,犹如魅影一般的迅捷动作,在门外的四个侍卫反应过来的时候,其中三人已经倒在地上。

    “是你!?你……”

    “嗖——”一把匕首飞出,钉在了最后一人的心口上。

    “林寒?”暗影低声道。旁边的屋檐下,一个高大挺拔的声音悄无声息的落下,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四具尸体,眼中没有丝毫的波澜,“王妃。”来者,正是原本还该躺在床上爬不起来的虎威将军府的侍卫阿林。

    “伤势不要紧吧?”杨纤雅——叶璃,轻声问道。

    林寒低声道:“避开了要害,已经不要紧了。只是看着严重罢了。”叶璃点点头道:“没事就好,你看着我进去看看。”

    “是。”

    叶璃进入书房,不一会儿便出来了。很快两个人影消失在院落里。不久之后,一道绚丽夺目的焰火冲破重重雾气和黑夜,绽放在群山的夜空中……

    天色将亮之时,小县城的战斗也正式打响。这座小城本就不比汴城这样的城池坚固,城墙的高度和厚度都远远不及汴城。甚至还有一些地方根本就没有城墙。这样的小城想要防御却远比进宫要困难的多。所以朱凌带着人几乎是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就攻进了城中。与城中的墨家军将军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城池的一角隐秘之处,张起澜带着部下站在高处居高临下观看着城中的厮杀。属下低声提醒道:“将军,对方预计有近十万人马,咱们该撤了了。”

    张起澜摇摇头道:“不行,根据王妃给我们的消息,对方至少有十八万人马。”

    “但是这县城实在是太小了,十几万人马根本就施展不开。对方不可能将全部兵力都带出来的。”部将低声提醒道。张起澜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道:“这个本将军当然知道,没看见现在这才还不到十万人就挤得快没地儿了么?吩咐那些外围的小子暗中往外撤,已经接上了的给老子打!拖住他们,一定要拖到朱焱的人马也到了为止。”

    闻言,部将苦着脸道:“若是这样咱们可就真的没活路了。”十几万人就已经够他们受得了,再来几万人加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将军,还要他们怎么活?张起澜含笑拍拍属下的肩膀道:“怕了么?别怕,将军我陪着你们呢。就算真没活路了,咱们也能拉上一个西陵名将陪葬,不亏。”

    部将眼睛一瞪,高声道:“谁怕了?老子才不要给朱焱陪葬!老子还要跟着王爷打天下呢!”张起澜笑道:“有这个勇气就好,老子看好你。哈哈……”

    正说话间,城外东边有火光涌现。张起澜深吸了口气道:“来了……”

    朱焱来的极快,这边才刚刚看到火把那边已经冲到了城门下。小县城的城门根本不堪一击,墨家军也没那么多的兵力再去防守城楼城墙。不多时,东边的城门就被西陵将士冲破了。墨家军将士便被这一西一东两面的敌军夹在了中间。张起澜看了看已经大亮的天色,有些惋惜的道:“该撤了!”鸣金的号声一响,墨家军没有丝毫的恋战走的干净利落。西陵士兵这些日子憋屈的厉害,看着墨家军落荒而逃就想要上前追击。却被朱焱拦住了。

    “别追了,前面可能有陷阱。”朱凌道。

    朱焱点头道:“不错,墨家军撤退看似纷乱却乱中有序,还不是大败之象。这番作为只怕是想要引咱们上钩。”

    吩咐属下将士去打扫战场,朱凌和朱焱才有时间单独说说话。因为朱焱的身份关系还有朱凌如今身上担着重任常年呆在深山之中,祖孙俩往往是一年半载也见不了一次面。这一次距离上一次见面也是大半年以前的事情了。看着眼前身形挺拔神色坚定的孙儿,朱焱欣慰的点了点头。同时在心中又对这个孙儿万分的愧疚。就是为了替他掌管这支军队,这个孙儿才只能常年呆在深山里不见天日。这孩子本事他唯一的亲人,也是最疼爱的晚辈。有时候朱焱甚至会想,当初那么坚持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好孩子,辛苦你了。”看着朱凌,好半晌朱焱才轻声道。

    朱凌淡淡一笑道:“祖父言重了,这都是孙儿该做的事。对了,祖父怎么会带兵出城了,汴城的防守……”朱焱挥手道:“我知道墨修尧此举就是想要引我出来。但是汴城有龙阳在,我在不在也没有什么关系。倒是你这边…不知怎么的我总是有些不放心。尤其是这两日,每每想到总是感觉心惊肉跳。你那边可有什么事?”

    朱凌摇头道:“孙儿一起都好,祖父是太过担忧了吧。孙儿一切都会小心的。既然祖父出来了也有好处,咱们驻守在这里,可以和龙阳将军互相呼应,牵制墨家军攻城的速度。何况…咱们两边加起来兵力已经超过六十万,墨修尧四十万不到的兵力难道咱们还怕他不成?”对于祖父的担忧朱凌也不会轻忽,那并不是一般的老年人的疑神疑鬼,而是一位荣马半生的老将军对危险地本能的预感。

    朱焱欣慰的拍拍孙儿的肩膀道:“好孩子,你长大了。”面对祖父的赞赏,即使沉稳如朱凌也不由得露出欢喜的笑容。祖孙俩坐下来交换了一番对目前战局的看法,朱焱更是欣喜于孙儿的成长。等到朱焱说起自己救下杨纤雅的时候,朱焱方才皱了皱眉头道:“你说她是已故虎威将军的女儿?你确定?”

    朱凌一怔道:“自然确定。她身上信物身边侍卫的腰牌一样不少。另外,孙儿问过她许多关于虎威将军和凌家的事情,也都没有什么破绽。”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朱凌脸色微变,有些不安的望着朱焱。

    朱焱凝眉道:“你说的不错,那丫头性子外貌都有几分像虎威将军的女儿。但是…前两年虎威将军带着她夫人女儿前往荔城的时候来汴拜访过我。杨家那那丫头自幼娇生惯养,而且性子随了虎威将军并不爱琴棋书画。除了女红还好一些,也就是略识几个字罢了。下棋更是半点也不懂得。”

    “那……”朱凌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了。虽然最开始他也同样对杨纤雅存着防备之心,甚至即使是现在也没有让她知道过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经过几次试探之后他是真的认可了杨纤雅的身份的。如今突然知道对方的身份根本就是个骗局,心中的愤怒是可想而知。

    “祖父…我要立刻回去,我怕……”

    朱焱的神色也凝重起来,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个自称虎威将军之女的来历不明的女子,怎么能不让人感到不安。想了想,朱焱点头道:“好,你去吧。自己千万小心。”

    “是,祖父你也……”

    “老将军,公子!我们被墨家军围起来了!”门外的士兵匆匆进来禀告道。其实不同他禀告朱焱和朱凌也知道了,他话音还未落,城外就响起了震天的战鼓声。两人匆忙的出门了登上城楼,只见城下旌旗猎猎,墨家军士兵手持兵刃严阵以待,阵容肃然哪里有半点一个时辰前落荒而逃的模样。

    大军之前,张起澜横刀立马朗声笑道:“朱老将军!墨家军鹰军主将张起澜久仰朱老将军威名,还请老将军不吝赐教!”

    朱焱放眼望去,眼前黑压压一片的墨家军至少有十几万人马。张起澜可不是云霆陈云这样没经验的小将,手中黑色的站起一展,墨家军的将士便向四周散去,看似散乱但是若仔细看去却会发现其中的奥妙。一般的将领若是冒然插入这浑天大阵中,不填上相当数量的兵力就别想再冲出来。

    朱凌神色微动,显然也看出了这阵法的妙处,对朱焱道:“祖父,孙儿下去试试。”

    朱焱点头,吩咐道:“张起澜是墨家军的老将,千万小心。”

    “孙儿明白。”

    城门被打开,西陵士兵从里面冲了出去。一身月白衣衫的青年没来得及换上战袍,直接从城楼上一跃而下落在冲出城门口的骏马上。一踢马腹朝着墨家军大军冲了过去。以朱凌一马当先,西陵士兵如一条蛟龙在墨家军中横冲直撞。所向披靡。但是却始终无法冲出墨家军黑色的罗网的包围。后方,骑在马背上观战的张起澜摸了摸下巴有些跃跃欲试的笑道:“这小子有点意思。”

    身后,部下提醒道:“将军,你不是他的对手。”

    张起澜顿时黑了脸,他也不是傻子。行兵打仗和单打独斗本来就是两回事。所以在军营里长大的张起澜自然也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打不过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小子不丢人,但是被自己的部下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就不那么让人愉快了。没好气的瞪了部下一眼,“就你多嘴!”

    部下无奈的翻白眼,还不是王爷怕你一时激动就往前冲才要我提醒你的么?我招谁惹谁了?这年头做属下的难,做一个为上司着想的属下更难!

    “将军?怎么样?要不要拿下这个小子?”

    张起澜回头看他,“谁去?你?”

    部将挥挥手,指了指旁边观战的某人。

    张起澜看看一边面部表情的秦某人,立刻垮下了脸,“秦统领,你到底要不要告诉我王妃去哪儿了?要知道,王妃出了什么意外你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秦风侧首看了他一眼,笑道:“将军放心,我已经派人去接应王妃去了,不会有问题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98》,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98.调虎离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98并对盛世嫡妃298.调虎离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