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百姓无辜

    301。百姓无辜

    “定王,幸会。”龙阳打了这眼前的男子半晌,终于慢慢的吐出几个字。

    这是龙阳第一次看到这个名扬天下的定王。从某个方面来说,墨修尧的名气甚至不他那位文能治国武能安邦,曾经对大楚功勋卓著的父亲墨流芳的名气更大。因为他作了定国王府数代一来定王都没有做过的事情。那就是与大楚恩断义绝,从此墨家军和定王真正的成为了这世上争霸天下的一方势力。也从此真正摆脱了大楚的束缚,以后墨家军的成败荣辱与大楚都再也没有丝毫的关系。

    眼前的男子一身白衣如雪,再加上那一头雪白的长发随意的披散,与这个血腥的战场截然不同的干净却让龙阳产生了一丝危险的感觉。龙阳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即使他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上过战场了。眼前的这个男子,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温文平和,那干净的如天上白雪山间皓雪的雪色之下涌动着的分明是让人惊惧的血腥之气。

    墨修尧平静的看着龙阳,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青花瓷杯,一边淡淡道:“原本,本王是想要跟龙将军和朱将军好好聊聊的。但是龙将军,不得不说…本王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龙将军可知道,本王生平最讨厌的事情是什么?”

    龙阳看着墨修尧,沉声道:“请定王赐教。”

    墨修尧慢慢的放下茶杯,宁静的房间里响起茶杯碰到桌面的清脆声音,“是被人威胁。本王平生最恨的便是被人威胁。另外,本王比较好奇的是,龙将军是怎么认为本王会为了那些大楚人,就放弃攻城的?”仿佛说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墨修尧慢慢的笑出声来。龙阳沉默了片刻,方才道:“是老夫相差了。大约是…人老了心就软了吧。若是老夫年轻时候,大约也会做出和定王一样的决定。”

    墨修尧点头笑道:“果然还是龙将军能理解本王。既然如此…龙将军可准备好了接受您如此决定的后果?”

    闻言,龙阳脸色一变,沉声道:“定王,汴城你已经攻下了何必再多造杀孽?此事是老夫一人所为,定王若是有气,不妨将老夫这条命拿去便是。”墨修尧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忘了告诉龙将军,虽然龙将军昨夜放走了城中大半的百姓。但是…墨家军同样也俘获了不少西陵的士兵。勉强…也可填补那些逃走的百姓的数量吧?”

    “定王……”龙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老夫一人做事一人当,定王便是将老夫千刀万剐老夫也绝没有一个不字。请定完…放过无辜的百姓和将士。”

    墨修尧恍若不闻,对着门口的人挥挥手,笑道:“带龙阳将军去看看……”

    门外,卓靖挥挥手进来两个侍卫将龙阳带了出去。房间里,墨修尧慢慢的闭上眼睛,许久,低沉的声音慢慢的从雪色的长发下传了出来,“这些人…真是讨厌!父王,大哥…等我通通杀了他们你们就能安息了…就再也没有人能伤害阿璃了……”

    叶璃处理完战场上的事情,带着凤之遥等人回到汴城的时候城里城外的墨家军士兵正在轻扫战场。空气里还飘散着浓浓的血腥味。一行人走在城中的街道上,不时有在清理街道的士兵上前行礼。

    凤之遥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道:“这是怎么回事?城里怎么一个百姓都没有?”就算是刚刚打完仗,百姓们害怕不敢出门,但是也不至于一个人也没有的程度啊。甚至连街道两边的楼上窗户里也没有人偷看什么的。整个城池静悄悄的除了那些清理街道的士兵就仿佛一座死城。

    跟前的士兵犹豫了一下,看了眼叶璃等人才禀道:“启禀王妃,凤将军,王爷方才下令将所有的百姓和俘虏都拉到西城外去了。”

    叶璃蹙眉,问道:“拉到西城?去干什么?”

    “西城外…是汴城的刑场。”

    “刑场?”凤之遥想了想道:“抓住西陵什么重要将领了?龙阳还是雷腾风?不对啊,就算抓住他们也不用急着现在就行刑吧?”杀了龙阳还好说,可以打击西陵的士气,但是雷腾风的身份活着比死了有价值得多。凤三公子一时头晕忘了雷腾风昨晚才从他手下溜走了。

    士兵看了看叶璃没说话。叶璃凝眉道:“如实说吧。”

    士兵沉声道:“王爷下令将所有的俘虏和汴城的百姓,全部杀了!”

    “什么?!”叶璃和凤之遥都是一惊,对视了一眼凤之遥稳住心神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士兵连忙将这一日一夜交战的情况说了,当然也包括龙阳拿汴城的大楚百姓威胁他们撤军的事。也来不及听完,一行人匆忙的往城西外的刑场赶去。

    城西外的一大片开阔的地方,自汴城建成以来这里就是刑场。然而毫无疑问,今天在这里将要人头落地的人将会是汴城这几百年来的总和还要更多。龙阳被两个麒麟的士兵压着,面向着刑场无力的看着眼前被迫跪倒在地上的俘虏们。这些人中甚至还有许多人身上还带着伤,此时他们却也能被人押着跪倒在地上引颈就戳。

    平坦而冰冷的青石地上已经染上了暗红的血迹,显然现在跪着的这些人并不是第一批。龙阳被身后的人押着动弹不得,目眦欲裂,“够了!定王!够了…都是老夫的错,你现在就杀了老夫吧!”龙阳双眼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他真的错了,为了守住汴城却无意中惹怒了一头蛰伏多年,渴血的雄狮。或许是年轻的时候杀孽太重,才会在他已经暮年的时候报在这些无辜的将士和百姓身上吧。

    “定王!你杀了老夫吧!”龙阳嘶吼道。

    墨修尧唇边微微勾起一丝笑意,抬手指着下面血泊中的人笑道:“我不会杀你的,龙阳将军就好好看着吧。看看这些将士,这些百姓都是怎么死的。是你…害死他们的。两军交战,本王从不殃及百姓,这一次…是你逼本王的。经过了这一次,本王相信,以后战场上不会再出现昨天那种情况了。你说对么?”

    “如此滥杀无辜,你就不怕报应么?”龙阳沉痛的道。若是从前,龙阳也是不信报应的,他只信人定胜天。但是到了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这世上的确是有报应的。

    墨修尧挑眉轻笑,“本王怕什么报应?定王府历代忠心为国,又得到了什么好报?”

    “难道王妃和世子爷不怕么?”龙阳道。此言一出,墨修尧皱眉的气息顿时冷凝如霜。墨修尧猛然抬眼看向龙阳,那仿佛淬血的目光让龙阳也忍不住心里一颤,只听墨修尧厉声道:“给我杀!”回头看向龙阳,墨修尧冷然道:“你最好祈祷阿璃一世平安,否则…本王要这天下苍生为她殉葬!”

    听到墨修尧的命令,刑场中行刑的人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刀……

    “住手!”一声清越的女声从后面传来,众人手中一顿只见一个白衣身影仿佛一朵白云落在了刑场中间。叶璃回身看着脚下暗红的血迹皱了皱眉,再看看被押到刑场周围呜咽着哭泣的百姓微微松了口气。总算还来得及……

    “阿璃,你怎么来了?”墨修尧一怔,冷漠的脸上多了几分暖意,站起身来看着刑场中的白衣身影柔声问道。叶璃抬眼,望着上面的高台上白衣如雪白发也如雪的男子,俊美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暖意和温柔。丝毫也不想刚才那个冷酷无情的宛如修罗的声音。

    带着凤之遥漫步走上高台,凤之遥先一步领略到自家王爷刀锋一般的目光。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站到了一边,王妃正好赶在这个时候回来,不关他的事啊。

    “阿璃,你怎么来了?辛苦了好几天怎么不回去休息?”看着叶璃清丽的眉宇间难以掩饰的倦意,墨修尧不悦的沉声问道。

    叶璃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她不能回去休息是谁害的?

    “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叶璃低声问道,如果可以她并不想在这个地方问墨修尧。但是现在却不是能给她选地方的时候,稍有迟疑,近十万人就有可能人头落地了。前世今生,叶璃从骨子里依然是个军人。她不畏惧打仗,也不畏惧死亡。但是杀俘,杀无辜的平民都明显不在她的道德底线之内。更何况,这对墨修尧和墨家军的名声并不好。几年前,墨修尧在西北杀了数千大楚士兵,就已经让许多文人诟病了。如果再加上这满城的百姓,那对墨修尧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墨修尧微微蹙眉,沉声道:“阿璃不用管这些事情。先回去休息好么?等我处理完这些事就回去陪你。咱们可以在汴城休息两天。”

    “修尧。”面对墨修尧明显的想要转开话题,叶璃凝眉静静地看着他,眼眸中多了一丝担忧,“修尧,我有些累了。你先陪我回去休息好么?这些事情咱们改日再议。”叶璃柔声道,声音里多了几分脆弱和疲倦。

    墨修尧心中一软,低头看着叶璃眼眶边的暗影。终于俯身一把抱起叶璃往外走去,叶璃靠在墨修尧怀里,抬起头来给凤之遥使了个眼色。凤之遥微微点头,表示交给自己之后才放心的靠着墨修尧闭上了眼睛。这几天下来,她真的是有些累了。

    墨修尧抱着叶璃路过刑场边上,目光淡淡的从跪了一派的西陵将士身上扫过。清冷的眼眸中掠过一丝不屑和讥诮。这些西陵将士中不乏有刚烈不屈之人,兵败被擒本就已经新生死志,这会儿在看到墨修尧如此嘲弄的眼神哪里还忍得住。其中一人狠狠地唾了一口唾沫,冷笑道:“姓墨的,要杀就杀,二十年后爷又是一条好汉。必定屠尽你定王府满门!”

    墨修尧眸光一冷,淡然道:“既然如此,本王成全你。都杀了!”说罢,也不再理会眼前的人事,抱走叶璃漫步走出了刑场。留下来的人面面相觑,王妃的意思显然是不让杀人的,但是王爷却让都杀了。这杀还是不杀就成了一个问题,按理说他们自然应该听王爷的吩咐,但是这几年来王爷可从来没有逆过王妃的心意。再说了,墨家军的将士都是最精锐的战士,每个人都有着身为战士的骄傲。在战场上杀人是一回事,这样屠杀毫无反抗之力的普通百姓,他们还真有些下不了手。

    “凤将军,这要怎么办?”监斩的将领上前来问计。

    凤之遥摸了摸下巴,沉思了片刻。用下巴指了指还跪在刑场上的那一拨人,道:“那些,全杀了。剩下的先放着吧。”王爷说全杀了嘛,辱骂诅咒定王,也当得起一死了。只是可怜了跟他一起的那一百来人,也只能当他们倒霉了。跪在刑场上的人是全杀了,其他的…当然要等待王爷王妃的命令了。凤之遥默默地想着。

    监斩的将领心满意足的去执行命令去了。凤之遥看看旁边面如死灰的龙阳暗暗摇了摇头。龙阳也是犯了墨修尧的大忌,用大楚的百姓当肉盾,若是墨修尧退了一次,后面的西陵将领也会跟着起而效之。更重要的是,当时城中还有先行入城的近千麒麟。若是墨修尧真的下令退兵,龙阳腾出手来汴城内那先入城的近千麒麟就要遭殃了。只不过…王爷这火发的也忒大了一些?

    叶璃从沉睡中醒来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坐起身来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她虽然很累但是也不至于刚被墨修尧抱在怀里就睡着了的程度。猛然想起之前在刑场上的事情,叶璃抬起头来就看到薄纱的山水屏风外面,墨修尧正坐在灯下提笔写字。似乎听到了叶璃起身的身影,墨修尧放下笔站起身来走进里间,微笑道:“醒了?”

    叶璃点点头,仔细看了看墨修尧。夜明珠的珠光下,俊美的容颜带着浅浅的笑意,温和而舒适。

    叶璃靠进他怀里,抬头看着他有些疲色的容颜轻声道:“怎么不休息一会儿?不是要在汴城整修两天么,有什么事明天再处理也来得及。”墨修尧将下巴支在她的头顶上。摩挲着柔软的发丝淡笑道:“睡不着…把要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明天好陪你。阿璃,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不知怎么的,叶璃突然想起了朱凌临死前的神情。满是血腥的月白衣衫躺在被鲜血染成暗红的土地上,眼神黯然无光……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了一些,叶璃有些头疼的闭上了眼。

    “阿璃怎么了?”墨修尧轻声问道。

    “没什么。”叶璃低声道,“有些累罢了。”

    墨修尧眼神微动,轻轻地拍拍她纤弱的背,柔声道:“既然累了,那就再睡一会儿。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好么?”叶璃点点头,靠在墨修尧怀里确实让她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强撑着睡意,叶璃低声道:“修尧,战争不关百姓的事。不要滥杀无辜,民心……”

    墨修尧低头,看着渐渐陷入沉睡的清丽容颜。低下头轻柔的落下一吻,“阿璃的心太软了,这样可不好。会很容易被人伤到的,无辜…这天下有谁是无辜的?”

    太守府临时腾出来的书房里,墨修尧坐在椅子里,神色淡然的看着眼前的凤之遥和秦风。凤之遥心中万分无奈却也不敢在墨修尧的心情明显万分糟糕的情况下去触他的霉头。脸上原本还懒洋洋的悠闲笑容也渐渐地变成了僵硬的假笑,最后渐渐地再也维持不住了。

    看了一眼明显没有打算开口的秦风,凤之遥轻咳了一声道:“王爷……”

    墨修尧抬眼,淡然的看着他问道:“刑场上的人处理完了?”

    “处理完了。”凤之遥连忙答道。

    “处理完了?”墨修尧扬眉冷笑,“那么,城外的俘虏营里关的是什么?”凤之遥赔笑道:“辱骂王爷的那个家伙,还有当时跪在刑场上的人确实都杀了,王爷明鉴。剩下的…王爷不是没吩咐么?”

    “哦?”墨修尧偏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道:“那么本王现在吩咐了,你去将他们都杀了吧。”

    “王爷…”凤之遥苦着脸,低声道:“王爷请三思。”

    墨修尧冷眼看着他,凤之遥继续道:“王爷,咱们墨家军军纪严明从不杀戮无辜百姓。王爷若是一时气愤将这些人杀了,墨家军和定王府的名声便毁于一旦了。而且,西陵人生性悍勇,若是他们知道墨家军屠城之事,必定会全力帮助西陵守军守城。对咱们后面的战事也是大大的不利。”看看墨修尧不为所动的模样,凤之遥在心中叹了口气,只得继续道:“而且,王妃性情和善,必然不会赞成王爷此举。王爷何苦为了不相干的人让王妃不愉快了呢?”

    说到此处,凤之遥抬眼偷看了墨修尧一眼。见他剑眉微皱显然也在思索才微微松了口气。若是王爷不管不顾非要杀了那些人不可,那恐怕是谁也劝不了了。

    过了好半晌,才听到墨修尧冷然道:“那些俘虏全杀了,普通平民全部逐出城去。凤三,若是再办不好,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凤之遥松了口气,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不杀俘虏的说法。各国在战场上抓到俘虏除了可以交换和做奴隶以外,一般都是杀了。虽然凤之遥不屑杀无反抗能力的西陵士兵,但是也知道这些人是绝对不能放回去的。自己留着也麻烦,如果墨修尧一定要杀,他也不怎么在意了。

    “属下遵命。”凤之遥恭声道,看了看墨修尧又问道:“王爷,龙阳…怎么处置?”

    提起龙阳,墨修尧脸色一沉。神色阴郁的道:“把龙阳带到刑场上去,让他看着那些西陵人是怎么死的。”

    凤之遥这才明白白天的时候龙阳为什么会出现在监斩台上。在心底摇了摇头,龙阳把王爷得罪的太狠了,只怕是谁劝都不管用的,“属下遵命,这就去吧办。”

    “不许让王妃知道。”墨修尧慢慢的补上了一句。

    凤之遥和秦风对视一眼,这种事情…瞒得住么?

    “是。属下遵命。”

    说完了事情,墨修尧却没有让他们退下的意思。一时间两人都有些茫然。墨修尧盯着两人看了许久,才问道:“阿璃出了什么事?”两个皆是一愣,有些不明白墨修尧的意思。墨修尧皱眉,有些烦躁的道:“阿璃心情一直不好,这次你们出去出了什么事?”

    王妃心情不好?

    两人低眉思索了片刻,也没想出来有什么地方让王妃心情不好的。战事一直都很顺利,墨家军虽然有些损失但是那都是在意料之中的无可避免的损失,其他并没有什么了啊。看着墨修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秦风开口道:“朱焱将军的孙子朱凌为王妃挡了一枚暗器死了,还有朱焱将军在王妃跟前从城楼上跳下,自尽殉国了。”秦风思索了半晌,也只有这两件事足以称得上是特别的。

    “朱凌?那是什么人?”墨修尧问道。

    秦风从头到尾将这次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原本叶璃和秦风只是前去协助张起澜对付有可能出来的朱焱和那隐藏在不知名的地方的靖国军的。之后叶璃和林寒林寒孤身潜入靖国军驻地的事都是叶璃突然决定的,并没有告知墨修尧,所以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越听,墨修尧的脸色越加阴沉。站在旁边的凤之遥也不由得往后不着痕迹的退了两步。等到秦风说完,书房里一片沉静。凤之遥苦着脸等着墨修尧可预见的怒火来袭。等了许久,才听到墨修尧平静的声音,“本王知道了,你们出去吧。”

    唉?

    凤之遥一怔,旁边秦风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利落的转身出门了。凤之遥一抖,连忙也跟着冲了出去。书房里,只剩下墨修尧一人独自对着桌上的孤灯,“朱凌…死人还让阿璃心烦,果然是死的太容易了!”

    ------题外话------

    呐呐…其实修尧心理一直是有一点点问题滴。应该就是压抑的太过了,或者亲们可以当成是严重创伤后遗症神马滴!就是表面上越平静越压抑,爆发起来就越恐怖。这才是清云先生担心修尧,要阿璃跟着出征的原因。因为清云先生看出来了阿尧平静压抑下面的暗潮汹涌。那嘛…偶是这样想的,考据党论证党数据党表较真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0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01.百姓无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01并对盛世嫡妃301.百姓无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01。